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95后入殓师:在太平间干久了,我看油漆印都像血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6-14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入殓师,一个神秘的职业选项。

他们鲜少在日常生活中被提起,同样是为人服务的职业,但和死亡挂上边,就会被人们忌讳。偶尔被提起时,从业者们常常被误解为拥有高薪:如果工资不高干嘛做这一行?他们有时甚至会被嘲讽“靠死人吃饭”。

但现实中的入殓师,和人们的想象有许多不同。

本文的主人公雷子,是个年轻的95后男孩,他在高考后主动填报了殡葬专业的志愿,毕业后顺利进入这个行业。他每天为陌生的人擦拭身体,按摩全身,更换丧衣,整理妆容。

现实中的入殓师,工资不高,通常只有几千块,很多时候还没有一线城市的保安高。但工作压力并不小,意外和死亡不会严格遵循着他们的上班时间到来,只要遇到突发情况,他们就得不分昼夜随时待命。

对金钱的无奈,对工作强度的压力,这些其他工作会遇到的烦恼,雷子也都遇到过。但他想坚持在这行做下去,做入殓师,就好像在人生中彩排和预演一场场生死别离。

一、学殡葬专业,成为入殓师

雷子今年22岁,爱拍抖音,简介那栏简洁明了:入殓师。

他的作品不多,大部分关于工作,也有絮叨的生活日常,其中一条vlog,他和其他三名同事处理一位断了左臂的遗体。

遗体生前是一位在工地干活的外乡工人,作业时发生了意外导致死亡,肇事机器使他左臂断失。“对于我们专业殡葬工作者来说,这种情况处理起来算简单的了,不出一个小时就可以把手臂复原在身体上。”雷子说。

车祸通常会更棘手。碰到断头的、尸体碎块儿的,雷子直言完成不了:“这得请资质更老的师傅来操作了。”若遇到面目全非甚至连尸块也找不到的,师傅会用捏泥像的材料,补上残缺部位,再化个妆力求还原原貌。

雷子和同事一起在操作室修复遗体

但不论棘手与否,只要接到通知,他们的工作就开始了:

通过病区电话,了解遗体的所属科室,确认是否疑似传染病患者。然后穿戴整齐:口罩、手套、一次性隔离衣,备好担架和接体车,前往病房。在与护士站交接确认后,需要核对遗体手腕带身份信息,并再次确认贵重物品交家属并签字,最后将遗体从病床换至担架上,送至接体车,由工作人员推入往生室。

这期间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要礼仪规范。把遗体送至往生室后,雷子会脱下一层层的隔离服,询问家属是否需要其它的服务(入殓、化妆和寿衣的选择等)。

“年少轻狂,”雷子这么形容自己当初的选择。

高考之后,雷子填报志愿时,突然不想紧绷了。第一眼看到这个专业他就被吸引住了: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这个词离寻常人的生活太远了,远到让人觉得陌生且神秘。做一个小众的选择,在尚未踏入大学的雷子眼里,是个很酷的行为。

但家里人不觉得酷,亲朋好友都认为他疯了。

得知儿子填报了这个专业后,父亲震惊得半晌没说一句话,一转身进了卧室就没出来。母亲无可奈何,留下一句“任由你。”雷子便带着一腔热血踏上了这条路。

实习时,和同事练习抬棺

但入学后,雷子才发现,做这行要过的坎儿,父母的不支持仅仅是开始。

其他专业的学生介绍起自己所学,向来大大方方。但是雷子的同门被问起专业时。大部分都会说得很委婉。有次雷子和室友小林一起出门玩,的士司机师傅问起“学什么专业的”,雷子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小林打了个哈哈:“法医。”

师傅“哦吼”一声,“法医不错啊,为生者权,替死者言。”说完右手离开方向盘向后竖了个大拇指。这种说法,比说自己学殡葬讨喜多了,同样和遗体打交道,法医往往能收获旁人仰慕的眼神。

但雷子倒是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好避讳的。毕业后常会遇到别人问起做什么工作,一开始他还会考虑对方感受,出于礼貌地说:“比较冷门,你别介意。”

现在他回答得直截了当:“殡仪馆上班的。”

二、网上说“抬尸日结1800”,我看见就想举报

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是两年半的学制,大三下学期,雷子就和同专业的几位同学一起来到贵州的殡仪馆实习。这些拿着2500块月薪的实习生,总是苦哈哈地互相打趣:“拿着最低的工资,做着最累的活。”

馆里有两位师兄带着他们熟悉工作。早上8:30上班,到馆后他们先去前台要单子,拿到当天的火化数量和人员的信息。殡仪馆的火化工作一般集中在上午,所以过了中午他们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办公室值班。晚上如果有遗体需要灵堂服务的,他们也需要过去布置。

说是值班,其实都是在学习。

入殓师靠技术吃饭,所以得不断练习:抬棺、插花、化妆,还有告别仪式。

抬棺不仅是力气活儿,还讲究人员搭配和协调,“抬棺者之间身高差距大了且不说不美观,承重不同很容易出事故。”所以排练时他们会提前固定好搭档,配合练习。

殡仪馆的工作日常

但在雷子看来,抬棺再讲究也是个“粗活儿”,化妆才是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儿最忐忑的。

刚入学时雷子连上粉底都是一脸茫然,学校开设专项考核,他们同学间会互相给对方化妆,考核时倒也有模有样。

可平时考核练习的都是真人,真正给遗体化妆时,雷子才发现没这么简单。

那天馆里接到了一位面目全非的往生者,是个50多岁的中年男性。与同事一起上高速不幸发生车祸,他是受损最严重的一人。大概是头部与地面发生摩擦,导致头皮与面部大面积受损,脑部整体损伤严重,同时也离开了他的身体。

当时师姐带着他和其他同事一起,花了近六个小时,才将他恢复成一个完整的身体。因为脸部大部分是捏造的,上妆的触感与雷子平时练习的大为不同。加上受损面积大,连向来游刃有余的师姐也埋头细琢了许久才化好妆,才让家属能见上他的最后一面。

修复意外死亡的遗体(车祸,溺水,跳楼等)通常比较耗时,雷子和同事穿上隔离服一站就是大半天。不能喝水,也不能上厕所。忙到深夜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大家都又累又饿。“自然就少不了宵夜,那是我们最放松的时刻。”雷子回忆。

加班结束后,和同事一起吃宵夜

那时候吃的最多的是应季的小龙虾,一方砖红色的小矮桌,中间是一大锅的红油爆虾,再凑几个炒菜,装着啤酒的塑料杯子挤在碗盘之间。

“当你把一具严重受损的遗体处理伤口、缝合断肢、清洗身体、穿戴整齐、化个淡妆,最后安抚好家属。这一系列下来早已精疲力竭,哪有什么心思去思考什么人生、意外和遗体,唯有大快朵颐才能缓过来。”

一整天的忙碌结束后,蒸腾的热气让围坐在方桌周围的人们,感到些烟火气的慰藉。

但这段时光的充实与快乐,在结束实习后就再无踪迹了。

毕业后雷子尝试应聘老家的殡仪馆,但小城3000块的月薪让人失望。尽管如此,在外人看来是“铁饭碗”的内部岗也已经满员停止招聘了。他去过园陵,进过厂子,单调的工作内容他干了没到一周就跑了。

雷子怀念做入殓工作的成就感。

第一次处理遗体时,他紧张到手抖,但也兴奋着。

那天他花了近四个小时,终于修复好一具遭遇车祸的遗体,给破损的躯干缝接上断臂。当他给遗体化好妆,把散粉刷收入工具箱的那一刻,这个意外死亡的中年男人仿佛只是睡着了。

告别仪式上,逝者妻子紧紧抿着嘴,满脸泪痕。见到雷子等人时,她并步上前,哑声说了好几声“谢谢”。雷子知道那是真诚的感谢,他说,“我们一连几个小时,屏息凝神力求完美,只为了能在告别时抚慰生者。”

实习期间,雷子和同事轮流扮演遗体上手练习

雷子不想随随便便找份工作,他在家待业了一段时间,在网上搜索各种殡葬行业的招聘信息。

“其实我一直想纠正一个误区,殡葬行业的工资真的没有大家想象的这么高。网上有些‘抬尸日结1800’的说法,我看见就想举报。曾经我们扛木棺扛一天,也就拿一个月两三千的底薪。”

现实情况是,大部分殡葬从业者的收入甚至还没有一线城市的保安高。

好在没过多久,他就在殡葬群里看到了杭州一家医院太平间的招聘,给出的薪资比他待的小城要高,还包住。没顾得多想,他就带着行李箱来到了杭州。

雷子住的是单位的职工宿舍,离医院很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

同住的室友是带他的师傅,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其实,原本在殡仪馆的实习工作内容要更丰富,插花、整容、化妆、举办告别仪式这些全套的业务他们都会接触。但是在太平间,工作内容简化了不少,又因为他入职不久,接触的内容更简单了:接运遗体、清洗、缝合、穿衣。

虽然活儿轻松,但太平间的工作是随时待命的。

来到杭州后,雷子除了医院周边,几乎没有出远门玩过:“提心吊胆的,就怕一个电话过来赶不回去了。”

只要医院的急诊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就得过去拉遗体,半夜接到电话起床工作也是常有的事。在这个有1200万人口的城市,平均每天有700人行至生命的终点。雷子所在的医院,差不多每三天会接到一个成年遗体,每两天会接到一个小尸体。

医院解剖室

除了处理遗体,雷子更多时间需要在太平间值班。每到他轮值时,他内心还是会有些抵触。

不比之前的殡仪馆,白天上班,周围有一群热闹的同事。太平间在负楼层,灯光不甚明亮,常年气温低。每次一个人值班时,专业出身的雷子还是会感到害怕。

有天雷子从早上六点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回来已是精疲力尽。收拾完,正准备回寝室,突然透门缝隐约看见有个光头在里面待着。他心里直犯怵:这地方天天开着门,从没丢过东西,因为除了工作人员从没有闲杂人来这里待着。这个陌生的光头是谁?壮着胆子推门进去,一看,不知道谁的电瓶车推进来充电,后视镜上挂着帽子,被盆栽挡住视线,雷子恍惚间把它看成了光头。

虚惊一场,雷子安慰自己:“一定是昨晚睡眠不足,今天又忙了一天才神经兮兮。”

心里发慌时,雷子常会看剧,或者刷抖音。“每当刷到那些黑暗风的、emo的、还有什么恐怖影视解说的,我分分钟划走,”看到搞笑或热血的视频,他才会多停留一会儿。

三、太平间是阴冷的,孤独的,我喜欢阳光

从业以后,雷子每天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家属。

一天清晨,他和师傅接到急诊电话,去病房接一位年轻妈妈的遗体。病房外,一位白发苍苍的外公抱着一个在襁褓里的孩子,坐在不锈钢长椅上等女儿火化完。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让他难过了许久。

一位老父亲抱着外孙坐在太平间门外的长椅上,等待女儿火化完

他看过许多令人痛心的故事,“也遇到很多跳楼自杀的学生”,面对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生命的逝去,他很难释怀。

雷子说,“我怕死,不知道哪一天我可能也突然没了。”

有一天,雷子忙完工作,准备去洗漱的他站在浴室门口愣住了:墙上有三道血印。他强行镇定心神拉开门,满墙的血印子!他瞬间全身都软了。谁闲着没事在这种地方整这种损人的恶作剧?

连夜调取监控一查,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这些像血一样的印子是油漆,一直都在。但之前雷子从未注意过,今天突然瞄到一眼才闹了这一场惊吓。

过度劳累加上长时间精神紧绷有时会让他胡思乱想,“也是因为这些瞬间,才会让人更加珍惜生命。就像我在做的这份工作,使得我体验了一些其他人未曾有的经历,教会了我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很早就存在的油漆

后来,雷子攒钱在二手平台上买了一台相机。

最初他想记录自己的职业,支离破碎的身体,哭天抢地的生者,还有一双双黯淡无神的眼睛,雷子每天都在和这世上最痛彻心扉的故事交手。

但现在,拍视频剪片子成为一个无形的出口,“释放了我的负面压力”。

雷子的vlog都是自己配音,声音平和,尽量不让人听出情绪。后来他想,自己的视频是不是还是太消极了,于是他开始在纯记录的视频里一板一眼地讲道理: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弱小的生命在意外中如此苍白无力……

“光讲死亡总是压抑的,夹带几句大道理多少能更正能量些。”雷子笑了笑,“但也不是好办法,所以后来我就把镜头转向了操作室外。”

雷子拍的山城最后的棒棒

因为随叫必须随到的工作性质,雷子常常形容自己“独来独往孤单得像一条狗。”

但他喜欢一切喜欢有烟火气的地方。菜市场里卖肉的大叔,山城里最后的棒棒,深夜路边摊的大姐,还有冬夜卖糖葫芦的婆婆,雷子镜头下的小人物做着不同的事情,却又有相同的点——为了生存努力活着。

没活儿的时候,雷子会睡到自然醒,起床吃完饭,独自坐在医院的大厅里看人来人往,“让自己放松下来。”

不忙的时候外出拍拍天空

遇上好天气,他会带上相机,去逛逛老街和菜市场。

他才来杭州不久,在这座城市里,他没有旧友,也没时间结交新的朋友。

有时候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打发休息时间时,他就拿着四元零钱来回坐公交。“看着车厢里人潮汹涌,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太平间里是潮湿的,阴冷的,孤独的。我喜欢阳光。”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