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确诊癌症后,我从死神那偷来了二十年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6-08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来自癌症的威胁在这个时代愈演愈烈。

据估计,2020年全世界新增约1800万癌症病例,另有1000万人口被癌症夺去生命,后者中,中国占到了30%。除此之外,癌症所引发的恶性肿瘤已成为中国城市居民疾病致死的第一大元凶,在农村,它与心脏病危害相当。

对个体而言,癌症不仅仅夺走一副自由健康的身体,还会从经济及生活上烙下并不光彩的身份隐喻。对于一些患者来讲,癌症会使他们丧失晋升机会和工作岗位,而对一些家庭而言,癌症手术费和治疗费就是金钱的无底洞。

本文的主人公杨永华就是一位膀胱癌中期的患者。他曾在确诊一周后收到公司的病退通知,而切除病灶后的接连复发,也一度令他绝望。不过,时至今日,他已在癌细胞泛滥的威胁下与之共同生活了二十年。

肉体凡胎对抗可怕的疾病,需要胜利信念,更需要前人经验。在杨永华的经历里,你可以看到家庭氛围如何对病人心态造成影响,也可以明白在患者心中,“医生”一词意味着什么。

以下是他的讲述:

我记得很清楚,查出膀胱癌那天是2002年阴历腊月二十八,说话就要过年了。

第一次发现尿里带血,我并没有重视,第二天继续血尿,我才觉得不对劲儿了。

去医院做检查,医生没用显微镜就发现了满视野的血尿,专业名词也叫“肉眼血尿”。我已经58岁了,首先就要考虑是否为恶性肿瘤。

在协和医院膀胱镜室,给我做检查的夏大夫不露声色地告诉我,你得住院了。“不过,就要过春节了,春节后就马上来住院吧!”

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我还是听出了一丝异样。我知道,不好的事情,医生是不会直接和患者说的。

果然,夏大夫把我妻子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在回家路上,我和妻子都沉默着。说什么呢?事已至此,只能面对了。

得了绝症,单位催我办病退

膀胱癌和其他癌症不同。其他癌症是治疗的过程会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而膀胱癌,检查本身就让人痛苦不堪。我那还是二十年前的检查,膀胱镜撑裂尿道的事也偶有发生。

原本去医院的路上,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常规检查,满脑子还盘算着把阳台好好重新布置一下,建一个室内花园。忍着剧痛做完第一次检查后,医生得出了诊断结论:膀胱癌中期。

我无比清醒地意识到,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家里的阳台,花开得正好

拿到诊断报告第二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按惯例,单位在这一天发饷,这原本是一年中最让人有获得感的日子。催我去单位拿奖金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但我听着却很烦。

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有钱没命花”是什么滋味。

我的工作是化工工艺设计,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除本设计院工作外,我还参加行业协会、当顾问,时不时地做一些额外咨询工作。有种生产工艺中要使用苯,不知对我的病是否有影响。

年前,单位总经理刚给我吃了定心丸,说虽然我快到退休年龄了,但作为高级工程师,只要我不提,单位是不会主动叫我退的。

结果没想到春节刚过,我们设计院人事部就来电话,通知我办病退。

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把工作单位、职业身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不是因为患癌,在我的人生规划里,还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从单位离职。所以这个打击对我来说,不亚于癌症确诊。

我想起原来有个三十多岁的编辑朋友,不幸确诊晚期胃癌后,单位发了几个月工资,就让她办理病退。

她的胃癌还算是工伤。多年的美食编辑工作,让她饮食极其没有规律;再加上工作太卖力,经常晨昏颠倒;还有残酷的公司政治,令她常年焦虑难安,年纪轻轻就染上重病。

被单位辞退的时候她还在治疗中,组织关系的解除同时意味着单位给她上的商业医疗保险也将中止。

这份让她把命都赔上的工作,竟然没等她离世,就要把她抛弃,她当时的难过和愤怒,我到今天才能够真正体会到。

手术后一场意外,是我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入院不久,夏大夫给我做的第一次肿瘤切除手术,采取的是半麻。

我的手术难度有二:一是肿物较大,手术中容易出血;二是肿物所在位置不易手术,即输尿管和膀胱的连接处。

有人把泌尿科医生比喻成“人体下水道修理工”,我的肿瘤位置可以理解为——下水道S弯管的上方。想把手术设备伸进去都很困难,切除起来更不容易,弄不好很容易把输尿管打穿。

手术台前的医生

随着大夫一声兴奋地大叫,手术宣告成功,而且竟然没流一点血。

事后我听说,很多人在膀胱癌手术后,引发肾脏积水、输尿管狭窄,严重的还造成膀胱穿孔、瘤细胞转移等众多并发症,现在回想起来,也还是很后怕的。

但术后还是发生了一场意外。

那是术后没两天,导尿管还没拔除,我清洗时不慎压到了未愈合的伤口,当场就引起了膀胱大出血。

血突突地往外涌,很快,衣服、床单都被鲜血浸透,没被床单吸入的鲜血顺着床沿流淌到地上,在地板上汪起一大滩血。

没有流出的血,在我的膀胱里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血块,堵住了尿道口。排不出血和尿,我感觉膀胱都快憋炸了,难受异常。

好在大夫及时赶到,把我推进急诊手术室,用一种特殊仪器把膀胱里凝结的血块吸取出来。事后我才知道,那一次大出血,其实是我患癌以来和死神最近的一次较量。

手术之后,我每个月都要做一次膀胱镜复查,看看肿瘤是否复发。这每月一次的检查,就像参加法院裁决,“有罪”还是“无罪”,全凭一纸检查结果裁决。

等待复查报告的日子,也是我最煎熬的时刻。膀胱癌的致死率在所有癌症种类中虽然并不算高,但是极易复发。

肿瘤复发就像一个幽灵,家人都不愿意提及,但似乎又一直围绕在身边,或许有事忙起来才能淡忘一点。

接连几个月的复查,都没有再发现肿瘤的踪迹。但就在以为生活回到正轨的当儿,一次毫无征兆的检查显示,我的膀胱又出现了6处肿瘤,癌症竟然悄无声息地复发了。

心态好,受的罪就少

那天我是自己去医院的,因为做检查、取结果早已成了家常便饭,我便没让妻子陪着。

手术那么成功,我也以为自己战胜了癌症,想不到没过半年又复发了,我的内心立刻被绝望的情绪占据,所有身体、心理遭的罪又要受一边了。

“别紧张啊,这又不会要你的命。”夏大夫看见我状态不对,就安慰道。

他说他有一个老患者,病得太重,手术也无能为力,也就坦率地告诉病人,你这病确实不好治,我们也尽力了。病人听后,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很洒脱的扬了扬手说,不好治就算了!

几年后,那位病人又来找夏大夫。许是因为没有把生死太放在心上,她旺盛的生命力竟然战胜了癌症,为她赢来了一线生机。

我明白,夏大夫是希望通过这件事告诉我,和疾病抗争,心态好是第一位的。

医生在交流患者的病情

其实刚确诊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没救了。有次小儿子一家请我和妻子吃饭,这小子一见到我就说:“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在心里暗自计较起来:命都要没了,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小儿子告诉我,他一个同学的爸爸也是膀胱癌,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治疗效果不错。

膀胱癌毕竟也是癌症,而且容易复发。我不敢期望这种好事能在自己身上发生。过分期待奇迹,如果没实现,会是更沉重的打击。

没过几天,小儿子同学的父母就来我家,专门告诉我,他是怎么得病、怎么住院、怎么手术、怎么化疗的……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确诊癌症还不是终点,后面还有很多努力可以去做。

算起来,第一次手术治疗之后,我的膀胱癌共复发了三次。第一次复发与第一次手术时间仅隔半年不到;第二次复发与第一次复发时间隔了8个月;第三次复发与第二次复发相隔一年多。

后面两次复发,我的心情不再像头一次那样,大起大落、大悲大恸。我开始接受患癌就是会多次复发的事实。

我以前单位的技术部主任,也得了膀胱癌,但他对病情讳莫如深,不和任何人提起,好像得病是多见不得人的事。他把痛苦深深埋藏在自己心里,弄得自己心理负担很重,人从老远一看,就是苦难深重的模样。

等到我也确诊膀胱癌之后,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语言谨慎、沉重。知道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一句也没多问他,就怕犯了他的忌讳。

我俩通话后没多久,他就悄无声息地走了。

我还认识一个比我还年轻的中年男人,也是膀胱癌。手术之后,他总是怀疑自己的肿瘤没有切除干净,成天疑神疑鬼,惶恐不安。

为了验证他的猜想的真的,他天天和医生磨,非让医生为他进行第二次手术,把肿瘤细胞彻底消除。

他的心态,不仅影响了术后康复,还让他平白多挨了一刀。

家人与医生,是患者最大的精神支柱

和膀胱癌斗争的这二十年里,我很明显地感受到,家人和医生的态度会对患者的治疗产生不可估量的效果。

记得当时第一次手术做完,开始化疗的时候, 上海的妹妹告诉我,母亲脑溢血了。原本害怕自己可能走在母亲前面,现在却可能随时失去母亲,我没怎么考虑,就决定立刻起身去上海。

动身前,夏大夫为我联系好上海新华医院泌尿科,让我去那里做化疗灌注。妹妹体谅我患癌,让我只在白天照顾母亲,她守夜班。

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躺在病榻上,我心里难过极了,脑海里无数次和母亲团聚的场景,都没有成真。得之不易的相聚,竟然是在医院,且我俩都身患重病。

我那时的化疗需要每周一次,每次做两个小时。还好采取的是膀胱灌注的方式,不需要静脉注射化疗药品,不会引起其他器官的不良反应。

而且因为照顾母亲,我的注意力全放在母亲身上,对自己的病看淡了不少,不再像刚开始诊断出癌症时那样沮丧。

看着窗外晴空万里,我心情好了很多

和我们一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母亲邻床的一对夫妻。男人四十多岁,突发脑溢血,家里人明显没什么思想准备。

男人得病前也是一个国企的中层,家里的经济支柱,现在他两眼失神、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的样子,可是把妻子吓坏了,不知道该把这样的老公怎么办。

这位妻子也是养尊处优惯了,一时无法接受家中顶梁柱的坍塌,每天只是愁眉不展地坐在一边哭泣。自己的丈夫大小便失禁,都是让他的妹妹精心照顾着。

相比这个男人,我的病倒是不需要家里人寸步不离的守候。但精神上的支持,确实是每个患者最重要的支撑。

我和妻子相濡以沫多年,工作上又是同行,感情很深。确诊癌症后,知道我正承受有生以来最严重的打击,她并没有慌乱,在我面前,她总是轻松、乐观的,就好像她知道我的病一定有办法解决。

后来,我的几次肿瘤复发,也是细心的妻子发现我半夜小便异样,赶紧催促我去医院检查,才没有贻误治疗。

但是,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让我很痛心的事。

我生病之后,为了照顾我,大儿子一边工作,一边奔忙于医院、单位和家之间,心力交瘁,还不幸患上了甲肝。在这场与癌症的“拉锯战”中,他一直处于战备状态,极难休息一回。

在寻常日子里,你或许会对家人的陪伴不以为意。一旦遇到重大的人生挫折,有没有人在背后托你一把,常常起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家人们的态度对我有很强的心理暗示,并且随着我对膀胱癌的了解,我渐渐不那么害怕、沮丧了。我也慢慢悟出,管理好自己面对癌症的心态,是和正规治疗一样重要的事。

其实,得了这样的重病,主治医生也是患者最大的精神寄托。

记得第一次手术治疗出院后,我寄希望于“保健品”提高免疫力。结果半年就复发了。

第二次复发治疗出院后,到北京中医医院就诊,也希望通过中医调理以提高免疫力。医生开了“针对病症的汤药”,吃了不短的时间,时过9个月,又复发了,中医我也不看了。

我后来总结,相比这些调养手段,去医院定期复查、正规治疗,才是患癌后的头等大事。

医生在手术的间隙休息

在我治疗的整个过程中,我都非常信任我的主治医生。年头久了,我和夏大夫好像不只是单纯的医患关系,变成了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我还会把我患病的朋友也介绍给夏大夫看。

结合我自己的治病经历来讲,医生这个群体内心的精神壁垒是很高的。或者说,多数大夫只对信任自己的那部分病人才有悬壶济世的能力。

医患之间的相互信任,对医生来讲,是为治好病的信心,对病人来讲,也是和癌症抗争时最大的精神支柱。

和癌症友好相处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和癌症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从最初发现时的惊恐、错愕,到如今共存时的坦然、镇定、积极作为,我对癌症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更新迭代。

癌症复发是常有的事。对我这样的患者来说,即便每次复查没有查出活跃的癌细胞,复发的几率也始终存在。我早已不寄希望于彻底治愈癌症,但至少,我能做到和癌症友好相处,并积极控制住它的发展。

在《细胞生命的礼赞——一个生物学观察者的手记》一书中,自然杂志主编刘易斯托马斯写道,人类有时候太狂妄自大了,相信自己是万物的灵长和主宰,其实疾病包括癌症都是生命存在的正常形式,人类要消灭所有疾病,消除死亡那是徒劳的。

癌症细胞也是我们人体的一个部分,是人的一个生命活动阶段。就像诺贝尔奖获得者哈罗德·瓦默斯说的,癌细胞是“对正常自我的扭曲”,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管教好它们,做好和它们打持久战的准备。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