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在大阪做牛郎,贩卖爱也错过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5-31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牛郎,指的是日本专为女性服务的男陪酒员。

这个离中国社会很远的群体,随着2019年“日本第一牛郎”罗兰在中国社交网络的爆火,逐渐被人们所知。

网上铺天盖地的描述中,牛郎是艺术家,是“真正的心理咨询师”,虽然表面上做陪酒工作,但他们拥有的高情商和帅气造型,会把你从现实“剥离”出来,通向幸福的梦境。在日本NHK电视台的纪录片中,牛郎被称作“贩卖爱の男子”。

爱这种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牛郎业蓬勃发展的背后,是经济腾飞之下,日本女性的空虚与男女地位的不平等。

“收拾房间花的一个小时,本可以给全东亚女性带来幸福啊。”

视频里,一名满头金发的男子,躺在豪华酒店的床上,对镜头说着一些不着调的话。

他叫罗兰,是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被称为“牛郎皇帝”,据说在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读了一个星期后,因为想做牛郎直接辍学了,26岁那年的收入达到了3亿日元(约1780万人民币)。

在中国互联网上,大家也探讨着罗兰的帅气与成功,用放大镜观察他的每一个动作,想要明白他受女生欢迎的秘密。

越来越多中国客人去光顾罗兰的牛郎店,他的预约费涨到了每80分钟10万日元(约5900人民币)。巨大的利益驱使下,许多牛郎效仿他,进驻中国社交网络。

我觉得这个行业挺有意思的,平时也喜欢翻翻其他牛郎的微博,28岁的大辉便是其中一位。他微博只有200多粉丝,平时爱发一些生活照。从他的照片看,长得很像前几年流行的魔术师刘谦——穿着小西装,梳着金黄中分的发型。他在25岁开始去牛郎店工作,并在3年后拿到了450万日元(约26.5万人民币)的高额月薪。

歌舞伎町的路边牛郎海报歌舞伎町的路边牛郎海报

关注久了,我成了大辉的老粉,于是在微博上私信问他愿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

没想到,他很愉快地同意了。

大辉出生于日本三重县,一个盛产葡萄的海滨县城。他父亲是一名汽车厂工人,母亲是传统家庭主妇。

大辉还有一个弟弟 ,在大辉9岁的时候,他们的父母离婚了,母亲带着他和弟弟在爷爷奶奶家生活。父亲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大辉和他只是“偶尔联系的关系”。

好在祖父对他不错,只要不惹事就不会管他,除了学习不太好,大辉的童年还算愉快。祖父盖了一座新房子,让大辉母亲带着他和弟弟俩去生活,并在那里完成了学业。

日本的学制和中国类似,小学初中读完九年后,可以选择就读职高或普高,大辉选择了可以考大学的普高,但他认为自己没有“读书天赋”,想早早出去工作。读高中那三年,他每天晚上去麦当劳和烤肉店兼职,高中毕业后,他放弃了考高校的机会,找了一份和父亲一样的汽车工厂类工作。

在汽车厂,大辉每个月可以拿到30万日元(约1.8万人民币)的薪资,他只工作了三个月就离职了。大辉的弟弟和他一起毕业,在老家做工程脚手架,月薪有50万日元,于是他投奔弟弟去做脚手架,一直做到25岁。

三年前的某次制作脚手架的过程中,大辉的脚不小心受伤了,这份工作是做不成了,大辉提出去大阪闯荡的想法,母亲非常支持他,觉得年轻人是应该出去见见世面。

大阪作为日本三大都市之一,是日本年轻人向往的繁华圣地。告别了家乡和母亲,来到大阪后,大辉却根本不知道能做什么,这时候弟弟告诉他,自己曾经在牛郎店工作过,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妨去找找机会。

21世纪后,日本曾拍摄过多部牛郎题材的影视剧,年轻人对于牛郎工作并不排斥。固然有人单纯为钱而来,但不乏仰慕知名牛郎,想一起共事的粉丝,以及通过影视剧对这份工作萌生兴趣的年轻人。

大辉也看过很多牛郎主题的电视剧,当天晚上,他直接去了牛郎店应聘。

我问大辉为什么准备做牛郎后不考虑去东京,东京有世界闻名的“歌舞伎町”,位于新宿的核心娱乐区,那里是亚洲最大的“红灯区”。仅在歌舞伎町,正规挂名的牛郎店就有300来家,中国社交媒体上活跃的牛郎,大部分也是歌舞伎町出身。

2018年11月30日,日本东京,新宿歌舞伎町街头

大辉告诉我,歌舞伎町的竞争压力很大,很多都是未成年人,而在大阪25岁做牛郎是很正常的事。在他心里,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我们是有思乡情结的,大阪离他老家很近,东京太远了,在大阪工作,有空还可以回家吃祖父做的米饭。”

牛郎店是一个永远缺人的地方,应聘进行的很顺利,25岁的大辉,成为了一名新人牛郎。

在日本经济起飞的80年代,牛郎店是一项边缘化娱乐,有钱的男人们更青睐于女性服务为主的风俗店。随着女性经济的独立,加上日本年轻人对婚姻的抗拒,以服务女性为主的牛郎店逐渐热门,目标客户也是那些出手豪爽的单身女性。

上班第一天,大辉提早了两小时去会所,为了服务好女性客户,第一步就是做一套属于自己的专属造型。

大辉造型

大辉扎了一头脏辫,开领的西装中间挂着一条佛珠项链。我表示这套造型是比较有男人味的,但似乎不太符合日本女孩子审美,大辉解释道:“我们牛郎店主打的就是男子气概,现在是属于比较小众的,但牛郎们的打扮还是会和普通人有很多不同,如果和普通人一样,别人为什么要花钱来看你?”

在动漫很流行的日本,很多女孩子来牛郎店就是为了见见动漫里的“白马王子”,牛郎们也会随着客人的爱好,做一些动漫的造型。就算不做动漫造型,大部分人的打扮也是比较“精致”的,他们浮夸的妆容和五颜六色的长发,遮住了眼睛和耳朵。

牛郎如此造型更深层的原因,是日本女性对“男子气概”的厌恶。展现男人味的造型,都会被认为是“オラオラ系(大男子主义,天天打架的混混)。”在造型上削弱男子气概,女顾客心理上更愿意接受。

大辉说:每个客人都有自己的审美,不管做什么造型都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是胖和油腻绝对不行,牛郎的平均体重为50-60kg,牛郎店人手紧缺,200多斤来做牛郎的也有,但一般没什么业绩。

整理好自己的造型,新来的牛郎还需要想一个花名,如“蓝宝石”,“圣杯”等,花名一定程度上决定客人对你的第一印象,大辉走的是“闪亮”人设,,取名:“夜神.大辉”,讲究一个气质。

大辉的名片

新人牛郎入职后,需要和上月业绩倒数的牛郎一起打扫店内卫生。正式开始工作前,店长还会安排前辈为新人牛郎进行礼仪培训,每家牛郎店都有自己的礼仪规则:为客人倒酒时,手要遮住客人的那面,防止酒液飞溅在女客人衣服上;添冰块之前需要询问客人,夹冰块要横着夹,用夹子盖住冰块的缺口;如果客人示意让你坐她对面,牛郎不可以双腿横跨坐上去,要侧身,双手平放的坐在圆凳上。

最后,前辈把大辉的帽子摘下,服务客人时不允许带墨镜和帽子,业绩超过200万日元的人除外.

准备完这一切,都市的夜降临了。

为了准备东京奥运会,日本政府曾对风俗业进行整改,牛郎店的营业时间提前至晚上6点,凌晨1点就会打烊。

天刚刚暗,大辉的牛郎店迎来了第一批客人,每位牛郎都有自己的固定客户,他们会加客人的联系方式,下次客人来之前会在Line上和牛郎店官网进行预约。

每次点名牛郎,需要支付点名+初始酒水费用,这个费用每人都不一样,人气越高越贵,平均为2万日元(约1180元人民币),初始费用不计算在业绩里,提成是通过客人额外购买香槟等礼物中获得。

在牛郎店官网,每位牛郎都有一条简介,展示身高、体重、星座等基本信息,排名靠上的荣誉越多,说明越有名气越会撩。熟客通常有固定预约的牛郎,很难翻到网站下方的名单。留给新人牛郎的机会不多,抓住第一次来牛郎店玩的新客非常重要。

第一次来牛郎店的客人被称为“初回”,只需要支付1000日元,就可以体验5-6位牛郎的服务 (名单轮流选取,机会公平),每位牛郎10分钟。服务结束后,有一位牛郎可以获得客人指名或送她离开,要是客人下次还来,大概率会发展成长期客户。

大辉是新来的牛郎,被安排在最后一位。他非常紧张,问了一些客人的兴趣爱好,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十分钟之后,客人面无表情地让他走了。第一次接待客人失败。

为了讨得客人的芳心,每个牛郎都有自己的绝招。除了言语上的关心,有些牛郎还擅长肢体动作,大辉看到有一位同事习惯托着女孩的下巴盯着她两眼放电。10分钟结束后,每位牛郎都会送给“初回”一张名片,他前面那位躲在衣物间里,在送给客人的名片上喷香水,希望能在客人的心里留下印记。

在心情极度忐忑的状态下,大辉度过了工作的第一天。晚上1点,他打扫完卫生,回到了牛郎店提供的宿舍——离牛郎店步行十分钟距离的一个三人间。牛郎店会在工作地周围为员工找好宿舍,保证他们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工作时衣服脏了也可以随时回去换。

紧张的心态三个月之后才完全消失,第一个月,大辉没有接待任何客户,也没有一分钱业绩,这在牛郎店是很正常的情况。为了保证新人牛郎的生活需求,销售额在30万以下的牛郎每天有8000日元薪水。销售额在30万到55万之间的,日薪涨到9000日元,等到销售额超过55万,可以有提成,并且不用再打扫卫生。

大辉工作的牛郎店

大辉逐渐适应了牛郎店的生活,面对客人也更加淡定,他发现来牛郎店的女性,大多数过得并不开心,要找到她们内心柔软的地方,去赞美,去夸赞,还要真诚。

新来的这位“初回”是一个很可爱的妹子,身材小小的,很符合日本人的审美,但是前几位牛郎好像没有让她感到满意。大辉端着酒坐在她身边,看了看女孩的模样,刚想开口的时候,没想到女孩先说话了:“你长得很有风范。”

大辉被她一句话说的有点措手不及,摸着头笑道:“你也很可爱诶。”女孩问他:“你是一位新人牛郎吗?”大辉只好尴尬的回答他:“我来了一个多月了,可是还没有客户。”

女孩抓着他的手,表示大辉是他喜欢的类型,并且很愿意支持他的工作。她还告诉大辉,自己也是一个在风俗店工作的风俗女,两人算是同行了。

牛郎店百分之七十的客户都是风俗店女子,她们在社会中比牛郎更受歧视,工作时也缺乏基本的尊重,逛牛郎店可能是她们生活中唯一的情感寄托,于是赚到钱后,风俗女转头就把钱花在了请牛郎上。

10分钟后,女孩表示要和大辉“重喝”,“重喝”是指第一次来牛郎店的客人,花2万日元,指名一位牛郎陪到打烊。这是大辉第一次被指名,女孩也成了他第一位客户。

两个人脸贴脸靠在一起,小声地诉说着,像一对在讲悄悄话的情侣。女孩吐槽工作,吐槽生活,大辉则在一旁安慰她,鼓励她,时不时摸摸女孩的头,做一些亲密接触的小动作,女孩也不抵触,就这样,两个人聊到了深夜。

内勤组喊住大辉:“今天要打烊啦。”两个人才从密语里离开,在电梯口,大辉挥挥手:“我今天好像还没有问你名字”“まなみ(真奈美)”。大辉看着客人的眼神,知道她以后还会来的。

我瞬间明白了,“初回”机制就是让客人选一个最喜欢的,否则人家下次就不来了。

大辉告诉我:“牛郎的工作就是要让客人觉得我是她男友、弟弟、儿子,激发她们的母性和保护欲,也会对你投入真感情。”大辉认为,在这样的名利场,真诚有时比套路更得人心。

大辉和同事们在一起

我表示这完全就不是正常的恋爱,金钱味还是挺重的,他没有否认也没有同意:“我们不就是赚钱的,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梦,只是客人们以为这是真的而已。但是我很享受这份工作,这些客人给了我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我想到大辉和我说过他的家庭:“是她们弥补了家人对你的情感缺失嘛?”他叹了口气:“是吧,虽然我不想埋怨家里,但家庭确实对我造成了一些影响,所以我很感谢真奈美,我对客人的感情也是真心的。”

从新人牛郎蜕变成资深牛郎后,牛郎店会针对每位牛郎打造一个人设,以购买实体广告位放置海报,上传社交网站,制作一些牛郎店实拍节目的方式,吸引更多的客人前来消费。

拥有一定的长期客户后,牛郎们就要考虑自己的形象了。在牛郎店整容是很正常的事,首先一定要做双眼皮,眼睛小的男生显得很“猥琐”,其次是削骨,隆鼻,女客人们都喜欢牙齿白的牛郎,不少人会选择把自己牙齿全部换成洁白的假牙。在日本,医美是很贵的医疗服务,出于对手术的恐惧,大辉没有整过容。

没有客人接待的时候,大辉会去帮其他同事活跃气氛,一般这项工作是由店长去做。牛郎店的店长通常是小有名气的“牛郎网红”,在拥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和经济条件后,会跳槽开自己一家牛郎店,新来的客人很大一部分是他的功劳。

大辉的店长是一位主打“男子气概”审美的明星牛郎,最高纪录一晚上收入3千3百万日元(约200万人民币),店长的收费可不便宜,很多客人来看店长一眼,再通过“初回”选择其他牛郎,完成“重喝”指名后,店长就会坐在客人身旁做僚机:“哇,你点的这位牛郎很优秀,有哪些闪光点,是xx大学的研究生”等等,这是牛郎店的“老带新”模式。

无论店长在不在,没有客人的牛郎都有义务帮助其他同事撑场子,但牛郎店的同事情谊止步于此。这种销售类工作,相互之间的竞争压力是非常大的,来牛郎店工作没几天,大辉就发现了团体之间明争暗斗,他选择不加入。晚上下了班,小团体人员会一起去喝酒,或者去风俗店,从风俗女那赚的钱又给风俗女送回去,大辉每天独自一个人,上班下班,无拘无束。

大辉生日的香槟塔

牛郎店有明确的奖励和排名机制,每天业绩最好的那位牛郎,可以在大厅唱一首歌,表示今晚的荣耀属于我了。每月、季度、半年,一年,牛郎店都会开表彰大会,奖励业绩前5名会拥有写真海报,还可以在网站简介留下一条荣誉,让自己的排名前进一些。

大辉唱的第一首歌是在工作第4个月,真奈美一晚上给他买了50万日元酒水,让他登上了点歌台,大辉唱了一首杰尼斯知名偶像赤西仁的《Eternal》,表达对她的感谢。

和你一起存活着

以迷人的笑容,挺着胸膛牵着手

互相依偎的走下去

期待着这样的未来

真奈美坐在台下,双手紧握,像看着一位闪耀的明星,而这位明星是她的心上人。

休息时间,他还是会和真奈美联系,两人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吃饭,去游乐园,逛遍大阪每一条街道,直至……把情侣能做的事都做了。日本法律严禁风俗业有卖春行为,背后的操作空间却很大:“其实大家都做,但是我真的喜欢才做,不喜欢的客户我会拒绝。”

发生关系是牛郎最提升与客人之间关系的方式,所以有些牛郎“重喝”后当天晚上就和客人走了,我问他对真奈美是什么样的感情,大辉表示真的很喜欢她:“能和客人结婚是牛郎很好的一个结局,她当时也说过很喜欢我,但是我还没考虑好,所以没有结果。”

通过真奈美给他提供的业绩,大辉曾拿到过2020年上半年的第4名,2019年6月,大辉生日那天,真奈美一个人就购买了200万日元的香槟塔。

看着大辉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新人成为一颗新星,真奈美由衷为大辉感到高兴,但大辉爬的越高,两人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尽管牛郎是客人捧上去的,但客人对牛郎怀有的情感是仰望和爱慕。当牛郎走得越远,客人会觉得越配不上他。

除了真奈美,还有一位叫咲乃(さき)的客人为大辉豪掷387万(约23万人民币)买酒,每当大辉为其他女人服务。醋意盎然的真奈美就想买越贵的酒,证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咲乃的387万手写账单

牛郎的花言巧语,是那些女人这辈子听过最动人的话。有客人因为迷恋牛郎,付不起高额的酒水费用,选择去风俗店卖身。对牛郎动了真情后离婚的人也不在少数,她们以为遇见真爱,买越来越贵的酒只为牛郎以后和她们结婚,最后却人财两空。

2019年5月,日本“牛郎凶杀案”登上微博热搜,当时21岁的大学生由佳迷恋牛郎流玥,后者以结婚为幌子,每月诱骗由佳消费150万日元,由佳不惜去风俗店卖身赚钱,满足流玥的消费需求,在发现一切只是骗局之后,由佳把牛郎捅成重伤,表示:“我那么爱他,他不和我走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2020年春天,日本疫情状况逐渐严重,3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了通知,大辉所在的牛郎店暂停营业。

疫情期间窝在家的日子,大辉有一些同事会在家练习才艺,很多牛郎在空余时间都会学习街舞,音乐等技能,为以后出道成为偶像做准备。

在日本,牛郎和偶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牛郎这个职业最早在1965年出现,就是“为女顾客演出的男舞者”,当时牛郎的收入全凭女顾客心情,经过了几代牛郎的摸索,才确立了如今的经营模式。

而日本电视台推出“偶像”概念是在1971年,虽然社会上并不认为“偶像”是牛郎业的分支,大辉却觉得两者非常相似:“都是通过出卖色相赚钱,高高在上的地位,利用女人的保护欲和天性,建立情感上的亲密关系。”

2008年10月11日,台北,日本偶像团体“岚”在小巨蛋开唱

在日本做偶像出道很难,也有庞大的地下偶像群体。地下偶像收入微薄,靠线下见面获取微薄支持,陪睡的不在少数,和牛郎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没有牛郎过得好。

非常多无法出道的“偶像练习生”去歌舞伎町做牛郎,他们深谙女孩们的心理,也熟悉消费打榜让牛郎排名升级这类“养成系”玩法,和把牛郎视作男友的“女友系”玩法。失落的偶像们转战牛郎行业,一般都会有不错的业绩。

我问大辉有没有想过去做偶像,他はははは笑了几句:“没有想过,我没有艺术天分,以后要是不做牛郎了,我会去找一份销售类的工作。”

没事做的时候,大辉喜欢自己在家看动漫,他喜欢看《鬼灭之刃》,他认为自己像《鬼灭之刃》的主角炭治郎一样,为家人而战斗。牛郎店工作稳定下来后,他告诉了母亲自己现在是一名牛郎,母亲对他给予了鼓励:“这值得骄傲,能自力更生就是最好的。”

在牛郎店工作两年,大辉的收入翻了几番,拿到那么多钱后,大辉也“失去过初心”,但他只为了更好的服务客人,买了几套高档服饰,就把钱存下了,我问他:“以后想在大阪买房吗,把家人都接过来住,就和中国很多去大城市工作的人一样。”

他摇了摇头,以后还是准备回家,大阪的房价在58万日元-1百万日元(3.5-6万人民币)每平米,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个难题,但是他还是想回家:“能在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生活最幸福的事情。”

2020年5月底,门店禁令解除,大辉的牛郎店恢复营业。

疫情过后,来牛郎店的人也少了很多,大辉的长期客户只剩下2个。牛郎店都有赊账业务,很多客人身上没有钱却总想来玩,为了和牛郎一时快活,也不想钱怎么还。

惠美理(えみり)是大辉的长期客户之一,当初她和真奈美一样,是一眼相中大辉的“初回”,大辉曾和她关系不错,给了惠美理赊账的权限。

在牛郎店,赊账要留下ID(身份证)复印件,老家住址和电话。俱乐部都是连锁的,背后有大集团。惠美理在集团旗下的连锁牛郎店玩,用大辉的名义赊账,刷了一套90多万元的香槟塔。

发现惠美理联系不上后,大辉带人找到惠美理的老家,却被她父母告知:“你去找我女儿吧。”大辉第二次去她老家,父母不情愿地联系了惠美理,最后只拿回了一半费用。

听到这里,我缓了一口气:“那剩下的怎么办?”客人赊账欠下的钱,需要牛郎自己补上,45万日元(约2万3千元人民币)已经是非常小的损失。

疫情导致大辉的收入少了一半,他感到非常焦虑,26岁的年龄,重新找一份工作也很困难,而且在牛郎店工作这几年,他感觉到社会对牛郎店的偏见正在改观,并思考背后的问题:为什么日本年轻人不愿结婚,却将大把大把的钱送到风俗或牛郎店?

大辉想起自己童年时的生活,母亲曾有一份不错的工作,遵循传统为了家庭成为了主妇,又被父亲抛弃,父亲和其他女人结婚,每个月只需要付一笔费用。离婚率高达百分之三十的日本,目睹这种家庭惨状的年轻人再也不愿意过父母辈这样的生活。

他不愿放弃牛郎店的生活,这里有他喜欢的酒,喜欢的人,柔软又甜蜜,暧昧却心安。

大辉和同事大辉和同事

2020年6月,大辉27岁生日,真奈美参加了他的生日会。那天,咲乃又为大辉办了一台300万日元的香槟塔,从此真奈美再也没有来过牛郎店,她告诉大辉,自己找了男朋友,但两人还保持着联系。

我问大辉:“要是给你个机会,你会和真奈美结婚吗?”

“我挺喜欢她的,但我应该没有机会了吧。”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