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给食物做造型,见证爆款的诞生与衰老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5-30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一块蛋糕被Leo复原了。

“复原”不是把它从松散的碎屑变成一整块,也不是从复合物质变回蛋、奶和淀粉——后者或许只能寄托于魔术。复原是指,一块三角蛋糕变回了三角蛋糕,修复了缺口、碎屑,奶油光亮,断面光滑平整,成为等待上镜的候场模特。

Leo是一名食物造型师,他的工作是将形形色色的食物调整至最佳状态。被“美容”过的食物照片,会成为广告,登上菜单、宣传Banner、城市大屏、商品详情页,无孔不入地渗入人们的一日三餐与宵夜茶点;而食材本身则被干净利落地丢弃——它们已经不再符合“食用”的要求。

在庞大的现代食品产业链中,食品造型师是微小的一环。但从某种程度上,他们目睹了资本是如何翻涌着进入餐饮业,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爆品,又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无声退潮。

脆皮、冰沙与浮油的艺术

食物造型师与美食摄影师,是两个不同的行当。摄影师负责布景、拍摄与后期,将照片处理为商品海报;而前者负责对付食物本身。

调整色泽、去掉瑕疵、摆成特定造型,或者用Leo的话说,“就像明星上镜前的化妆”。添补缺口、裂纹是遮瑕,将断面切割整齐是修容,加入色素让颜色更鲜亮,则像涂上眼影、口红。

调整摆盘调整摆盘

或者更加困难的,是“以假乱真”——用特制材料代替原料,又严格地遵循品牌方的配料与用量。大多数食品广告客户,都有着精细到偏执的要求,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样的食物更适合上镜,也无法提供机密配方。

所以,能记住不同品牌的外观特征、做出近乎完美的“仿品”,才是食品造型师真正的竞争力。

Leo最津津乐道的手艺之一是做炸鸡脆皮,国内最有名的那三家连锁快餐,“一个鳞片大而疏松,一个鳞片小而密集,还有一个是整张的脆皮”,他试了30多种配比粉,调配出三套对应的复刻配方,“做到最后,就像是搞化学实验。”

最难模拟的是冰淇淋。在超大型打光灯的烘烤下,真正的冰淇淋几秒钟就会泛起水珠,不出5分钟就会融化。所以,造型师通常会制造一些酷似冰淇淋的材料——冷饮店柜台常见的那种橡胶模型不行,“没有奶油微微起沙的质感”,在极高的分辨率下原形毕露。

造型师需要回答的是怎么用不可食用、不融化的合成材料模拟出最接近真实冰淇淋的样子,像是从答案逆推一道数学题。

仿真材料制作的冰淇淋仿真材料制作的冰淇淋

Leo记得有一次,欧洲客户不相信“造假”的食物能无限逼近真实。“导演和我们说,你有本事做得跟真的一模一样,我才(允许)用假的拍。”

那天,假体模型和冰淇淋机并排放着,Leo用冰淇淋机挤出一层,再徒手捏一层,拍下来给导演看,“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导演答不上来。

仿制冰淇淋仿制冰淇淋

当然,“造假”不是漫无边际的,他们有一套严苛的标准,那就是产品实物的原料、比例和形态。譬如一个汉堡,“产品放10个小龙虾,我们也只能放10个,不多不少”——只是面饼可能是特制模具,更蓬松也更容易固定;小龙虾摆得更靠前,“层层垒起”才显得量大、饱满。

Leo从15年前开始做造型师。在这之前,他在一家国字头酒店当美工,摆盘、雕萝卜花,那时的目标是让食物“好吃又好看”。一个偶然的机会,Leo在朋友的介绍下给食品广告做摄影助理,一个拉面的镜头,反反复复,磨一整天。再后来,就是汉堡、披萨、炸鸡、各类冷饮,要求愈发复杂,从一个几秒钟的镜头,到长时间的静物拍摄。几年以后,他从酒店辞职,成为国内首批专业的食品造型师。

拍摄现场拍摄现场

成为专业造型师之后,他在做的就不止是加工和装点,镜头里的“食物”也不一定是真的食物。

在所有食物里,最先出现商拍需求的是西式快餐;后来,中式连锁餐饮开始出现,造型师有了新的任务。除了炸鸡和披萨,Leo还琢磨出中餐的拍法,比如在焖肉面的碗底垫一层透明的啫喱,这样面条更挺括,焖肉也不会沉底;再淋一层带油花的汤头,用干冰机喷出一些热气。

如今,他还会面临许多创意需求:用新鲜食材复刻世界名画造型,用甜品做微缩景观。Leo的团队将带鱼当作铠甲,设计出中世纪骑士的造型,在冷色的滤镜下,“带鱼骑士”是光洁的、新鲜的,表面甚至泛着油脂和水珠,仿佛刚从海里打捞上来。

制作中的甜品微缩景观制作中的甜品微缩景观

实际上,这套造型反反复复,做了接近两个星期。摄影棚里的空调温度调到最低,也挡不住带鱼散发出的腥气,备用的、废弃的食材堆在一边,“实际上的那个味道,哎唷,出来以后在外面缓了好大几口气”。

美味背后:膨胀、退潮、迭代

我们为什么需要食物造型师?

Leo这样解释:“现代快餐有两点和传统地方菜不一样,一是出餐快,没有米其林或者创意餐厅那么高的出餐标准,拿到手的食物往往已经不是最佳出品状态;二是全国各地都卖一样的东西,在北上广或者小县城,都要让别人认识它们的东西。”而造型师的工作,就是弥合生产与消费之间的裂缝,让人看到食物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最诱人的样子。“换句话说,就是延长食物的寿命,让它定格。”

这个行业是跟着连锁餐饮发展起来的。因此某种意义上,造型师最先见证餐饮业的飞速发展,比最老的老饕还要早。

Leo记得,刚入行时,需要食品造型的只有那几家最知名的西方快餐店。2008年,Leo还在做助理,品牌方要从香港或新加坡请来专门的造型师拍摄:“你猜待遇是多少?2008年,一天5、6万元,从坐上飞机开始算钱。”直到Leo和其他的本土造型师出现,品牌方才省下了这笔不菲的外聘经费——当然,标准不会因此降低,甚至更高。

在Leo的印象里,食品造型的需求,是在过去5年内突然发展,又在2020年“井喷”的。“忽然之间,所有人都找上门来,老的品牌不停有新品,新品牌想做出一点不一样的。”

在几大快餐巨头之后,先是出现了一大批中式连锁快餐,豆浆、油条、小笼包和盖饭加入了模特行列;之后是甜品和冷饮品牌,形态各异的千层、慕斯、雪糕、甜筒;然后是奶茶,从最普通的珍珠奶茶,到复杂的分层,点缀着鲜果;现在是咖啡、咖啡、咖啡,无穷无尽的咖啡——“咖啡疯掉了,我就这么跟你说”。中间穿插着火锅、米粉、拉面。一些品牌渐渐消失了,做了几个项目就销声匿迹;但是没关系,总会有新客户出现,新的需求堆满了案头。

这是一个非常精准的论断:根据CBN Data的数据,仅仅2021年上半年,有关食品新消费的融投资就超过250起,引来了265.25亿的热钱。在所有投资人、行业报告和财经媒体之前,Leo们最先感受到了行业的疯狂扩张。

新的需求通常是粗放的。面对做炸鸡的品牌,Leo常常接到的一种要求是:“我们要做肯德基、麦当劳的样子”——而实际的产品可能大相径庭,导致合作无法继续;也有时,客户想要一个爆品,他们要求越来越高的“新鲜感”“冲击力”。比如,分层的饮品要“正在相融的感觉”,“要口味碰撞的那一刻”。

流行的口味也在不断变化。而对造型师来说,那意味着新的形状、新的颜色、新的“食物质感”。

通常来讲,一个口味流行的逻辑是某家大公司先推出爆款,此后各个品类纷纷跟上。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抹茶——Leo记得,抹茶冰淇淋火了之后,他在几个月之内密集地接到了许多抹茶造型,先是冰淇淋,然后是蛋糕,然后是奶茶,最后丸子里也要洒抹茶粉。日式的、清新的造型反复拍摄。几个月以后,抹茶“哗一下地过时了”,取而代之的是琳琅满目的酸奶新品,甜品厂家开始要求“细腻的、粘稠的、乳白色的”质地。配方,工具,造型设计,一切推倒重来。

另一个秘诀是叠加,一个爆款加上另一个爆款。水果茶的造型要求是新鲜、清爽、果肉分明,刚刚做好水果茶造型以后,芋圆和红豆火了,奶茶里放上豆子圆子,拍摄要求就变成了料足、软糯,“要一种Creamy的感觉”。

甜品模型甜品模型

后来,料越加越多,造型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最怕的不是复杂,而是客户自己也不知道要什么。”Leo记得一次甜品拍摄以后,客户提出的反馈意见是“不够甜”——“什么叫不够甜呢?甜怎么拍呢?就像是五彩斑斓的黑一样呀。”最后,Leo增加了食物的明度,将背景板换成了马卡龙色系,“甜蜜的感觉马上来了”,客户点头通过。

千奇百怪的需求背后,暗含着各路商家对爆款的渴望;而造型师在做的,是尝试还原这种渴望背后的隐秘本质。

在新消费最繁荣的当口,Leo甚至接到过“榴莲咖啡”的造型。这两种食物都曾孵化出爆款,Leo深谙其中的“美味”标准。“但是拼在一起是什么样呢?”Leo不知道谁会为它买单,或许厂商也不知道——一段时间后,它果然在市场上销声匿迹。

但这只是盛大繁荣中一次微不足道的失败。

色、香、味,谁在主导你的食欲?

在《饕餮之欲》里,冯珠娣写道:“我们痛快地享受着美味,同时也用特定的方式把自己的身体置于历史和社会生活之中。”口味是私人的体验,但饮食的欲望从来不是。

在长久的工作里,Leo感觉到的不仅有变化,也有一些东西沉淀、留存。比如火锅、烧烤和其他一些中餐进入了长期拍摄名单中,甜品的势头越来越猛了,而一些定位不够清晰的品牌消沉了下去。Leo记得曾有过一家新中式快餐,品控和口味都很好,可是不够新、不够出圈,“年轻人是不买账的”。

老客的拍摄还在继续。最大的那几家西式快餐,依然是Leo的老客,不仅每个月推出形形色色的新品,经典的炸鸡、汉堡也需要常常更新造型——从整齐摆放的炸鸡,到掰开的炸鸡,再到碰撞到一起、碎屑飘飞的炸鸡,“走进街边的快餐店”,这样的欲望总是需要更新鲜的刺激。

视觉感官上的刺激也许在某种情景下更能激发人的食欲

有时,Leo翻到多年前做过的同一款汉堡:“那时的设计、构图怎么那么土?”这样的时候,他才会意识到时间流逝,“有一些东西一定已经过时了”。

但对一些人来说,反而是那些过时的、陈旧的,才能唤起记忆里熟悉的味道。

一鸣是一个普通的大四学生。他是麦当劳的忠实粉丝,对其他连锁品牌喜新厌旧,却锲而不舍地追着麦当劳的每月新品。“只有麦当劳,对肯德基、汉堡王、德克士没有那种爱。”

有关的记忆要回溯到很多年之前。在一鸣生活的四线小城,麦当劳是第一家西式快餐店。那时的麦当劳门口还有一个巨大的麦当劳叔叔塑像,微笑着坐在长椅的一端,触感光滑,“后来不记得哪一次暑假回家,就发现拆掉了。”

小时候能吃到麦当劳的机会非常少,通常是生日或考完试,或者父母来不及做饭的晚上。“麦当劳里有一种特别的气味”,一鸣说,汉堡、炸鸡混合着儿童乐园塑胶地垫的味道,一走进店里就能闻到,延续至今。

小学门口开的第一家奶茶店是街景,奶茶粉加上塑料口感的珍珠,花花绿绿的吸管。然后是地下铁、快乐柠檬,只有饮料名没有海报。上岛咖啡窗前挂着巨幅的精品咖啡招牌,“小时候没钱去,长大了它就不在了”。被广告点燃的渴望通常来自乐事、旺仔、康师傅,暑假时电视里轮播的广告,酥脆的“咔嚓”声,呼噜呼噜的吃面声。

再后来,这种欲望被膨胀了。一鸣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2020年初的“居家隔离”。

“居家”的日子里,一鸣最常看的就是抖音上的美食探店。他想念大学所在城市的火锅、烤肉、奶茶和川菜,想念以前随处可见的海底捞、星巴克和一点点。“那是我最馋的一段时间”,内心深处好像有一个填不满的黑洞,日常三餐不足以抚慰。

2022年,身处上海的Leo,正处在居家隔离。

无法工作的日子里,他负责家人的三餐。日常烹调需要把工作时的经验全部抛弃,披萨不能只烤三分熟,清蒸鱼不能只把表皮烫熟。要考虑口味、香气、营养均衡。

他同样享受做家常菜的过程,享受儿子开饭前期待的目光。只是有一次,儿子提出想吃浇了西柠汁的鸡腿肉,他错把工作时用的橙色素淋了上去——出锅时看见那完美的、异乎寻常的光亮,他才意识到不对。

“工作的调料,和做饭的调料,一定不能混淆,你理解的吧?”只好倒掉重来。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