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给女主播当托,我拉遍全网榜一大哥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5-24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替主播找优质大哥

“谢谢大哥送的火箭!”

直播间里两名女主播在进行一场对决,屏幕上燃烧着PK特效,礼物得分水涨船高。

5分钟后,一名女主播获胜,她的战果算下来约折合600元,输掉的女主播,嘟着嘴委屈地在自己胸口上写下了“我是猪”。

直播间的门外,我和刚刚还在“激烈竞争”的两名主播讨论着下一场的战术。我是一名直播运营,通俗来说,是直播间里的托。运营和主播的共同目的,就是在下一场直播收到更多的礼物。

在南部三线小城的深夜12点,写字楼灯火通明,音乐响彻,这样的直播公司数不胜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其中。

灯火通明的背后是后疫情时代,小镇青年的生活与就业难题。

我曾是一名美食编辑,在北京工作了一年。2020年疫情开始后,我回到老家报社,继续美食编辑工作,也给本地许多餐饮企业写软文兼职。这两年餐饮越来越难做,很多餐厅倒闭了,我也决定今年回学校读书。

想着还有几个月开学,我可以找一份工作过渡赚点钱。没想到找了二十天,没有一份合适的,连面试机会都没有——因为没有单位要人了,只有不太正规的销售,外卖骑手等工作。

终于看到一个新发布的“新媒体运营”,招聘启事看起来很奇怪,没有提具体工作内容,只写了“小白快来,月入过万”。虽然有点迷惑,但我还是立马赶去公司面试了。

在软件上搜到的招聘信息在软件上搜到的招聘信息

公司位于本地最火的商圈,在一座豪华的写字楼上,公司里只有几个男生,正紧盯着手机屏幕,老板靠在椅子上问我:“喜欢看直播吗?”

我说:“不怎么看,我之前是个美食编辑。”

“那是之前的风口了,现在的风口是直播,我们是做娱乐直播PK的,你知道吧?这边有一百多个女主播,你来做直播运营,就是吸引看直播的人送礼物,底薪3000,五天试用期,提成百分之三,一个月一万块不成问题。”

见我若有所思,他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想来考虑好,现在工作不好找,做这行起码轻松好玩。”

我望望身后,来面试的人络绎不绝,决定明天就来工作。

这行工作时间跟着观众跑,晚上6点才上班,凌晨2点下班,具体下班时间还是要看主播的情况。

雨下了一整天,晚上6点到公司,刚走出电梯,听到传出的音乐声,办公室坐了大概20个人,大家都紧盯着屏幕,地上摆放着三个巨型手机支架,每个上面都放了60台左右的手机,满满当当。我和其他几名新来的同事站在门口,没人在意我们。半个小时以后,一个男生招呼坐在沙发上的我过去。

一名员工在家观看直播培训

这是个瘦瘦的男生,衬衫上面的扣子解开,露出了胸肌和纹身,像90年代香港电影的古惑仔,手上戴着金戒指,腰间还别着他的奔驰钥匙,发光的LOGO清晰可见。

在会议室,他瞥了我一眼,问道:“之前做过吗?”我摇摇头。他没有再说话,带我走出会议室,到了一个正紧盯着电脑屏幕的人旁边:“你在三组,以后你就跟他。”说完就离开了。

我硬着头皮上去和这位师父打招呼,递上了在楼下买的可乐。他很健谈,告诉我他叫小林,给我介绍:“刚才那个是总领导,听说一年就赚了几十万,我原来学的汽修专业,做直播运营轻松体面,这家公司我才来十几天,但是我做运营很久了,有什么不懂的我教你。”

做直播运营,第一步是拉“大哥”,在平台的同城页面,点击“附近的人”,可以看到哪些主播正在直播。进入主播的直播间,右上角有一个礼物榜,可以浏览哪些粉丝送了礼物,送了多少,礼物和现金比值是1比10。

小林把我拉进了一个群,告诉我:“我们只做娱乐PK,什么游戏,女团,卖货的大哥都不要,送礼超过1000点(价值100元)的大哥,把他的名片发到群里,标注送了多少,然后用你的号给大哥发私信,把我们主播的直播间发给他。”

我前几天的工作就是拉大哥。小林让我多注册几个平台号:“一天只能发15个私信,每天拉到100个以上才能合格,对了,千万不要拉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大哥,你拉不来。”他还叮嘱,不要在本地找大哥,滑动地图,去其他城市找,本地直播的圈子小,拉到其他主播的大哥去抢生意,不合适。

晚上8点,总领导又出现了,他站在桌子上,扭动着身子给每个运营发了一支烟,用手指着头顶喊:“抽完这根烟,流水要破千,呜呼——”新来的运营领不到烟抽,在嘈杂的音乐和弥漫的烟味里,我用手机走遍了大江南北,寻找潜在的榜一大哥。

“大哥”是很容易找的,三个小时找了50个,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做?小林紧盯着电脑屏幕,让我别管,以后慢慢教我。

晚上2点结束工作,雨依旧在下,那天和我一起来的新运营有5个,下班时就剩两个,其他三人火速离职了。回家后母亲打开门,闻到我身上浓重的烟味,问我干嘛去了,我说上班。她让我找个健康的工作:“身体要紧,那么晚回还一身烟味。”我没说话,澡也没洗就睡了。

五天的试用期很快过去,第六天刚上班,总领导告诉我:“试用期通过了,成为正式员工要签个协议。”我翻了翻,上面写着,一个月内离职扣除百分之五十的提成和底薪。还有很多关于直播方面的要求,如:“不准教唆主播和玩家发生不正当关系,不许拉黑同事账号,同事要相互配合。”

主播向网友介绍多肉植物

我似乎是这五天第一个签转正协议的运营。做这行日夜颠倒,晚上6点上班,下班时天都亮了。重复的拉大哥工作也使人感到烦躁,我看到有几个同事把手机往桌子上重重一拍,背上包离开公司,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按了手印,签下协议,直播运营工作正式开始。总领导推了一个有着清纯少女头像的微信给我,说以后我就负责这位主播的工作。

“她叫清柠,也是新来的主播,以后你们能赚多少就看自己本事了。”我添加了清柠的好友,那边立马同意了,发来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我晚上9:30直播,你做好准备,待会我把平台号发给你,你登上去。“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要怎么做,小林在一旁点醒了我:“今天开始你就要正式运营了,日常拉的大哥,等主播开播的时候,就有用处了。”

晚上9点半,打开清柠的直播间,没有一个观众,我进去看了看,清柠戴着一副眼睛,梳着个丸子头。她的账号也有一些短视频,穿着短裙的自拍,配上伤感的音乐和文字:“好想有个人来爱我。”

小林重重拍了一下我的背:“赶紧登陆她的账号啊。”我磨磨蹭蹭不得要领,小林一把夺过手机,让我看着他:“之前不是把大哥的账号发在群里了吗,你用她的号,点进名片和大哥私信,发一段比较暧昧的话,如果大哥回复你,就有机会了。”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小林恨铁不成钢:“你就给大哥说,‘小哥哥,处对象吗,你有两个选择~’”

我问小林为什么要这样说,他说:“这样又暧昧,还可以吸引大哥回复,要是大哥回复什么选择,你就回复‘对象,或者我啊~’”

同样的,主播私信一天也只能回15个,要找优质的大哥回复。除了发私信,还要进大哥的短视频页面,给他的短视频点赞评论。我发现,每一个短视频都被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攻陷,评论区都是一些暧昧的话,甚至有主播会直接发软色情图片,吸引大哥注意。

第一天直播,清柠的直播间来了不到20名观众,收到的礼物不超过5元,没人的时候,我还要陪清柠在直播间聊天,活跃气氛。小林告诉我这很正常,前7天确实没人看,但7天以后平台会给主播推流,你每天拉人,私信,做好准备工作,到时候就明白了。

第二天,直播间还是无人问津,想想也是,打赏100元就会有全国的女主播给你发私信,也没那么容易选到你。

第三天,终于有大哥给我回复了一个表情,我激动地问他:“哥哥在忙什么呀?”大哥也很迅速:“刚下班,正在吃饭,你吃饭了吗?”

和大哥聊天和大哥聊天

小林笑着说:“大哥上钩了啊。”我点了点头,他抢过我的手机回了句:“哥哥好努力啊,我还没吃饱,哥哥吃饭也不和我分享一下。”发完,又把手机给回我,让我学着点。

通过短暂的交流,我知道大哥是贵州人,叫做飞哥,是一名货车司机,在外漂泊了十多年,才刚刚回家,又准备跟着朋友去广东打工。和飞哥聊得正欢快,飞哥说突然要睡了,添加微信的请求还没有说出口,那边已经不回消息,我懊恼自己聊的忘了正事,只能祈祷他明天再上线和我聊。

第四天,直播间陆陆续续来了一些观众,可以去匹配一些主播PK了,但匹配到的主播同样没观众,两人在镜头前大眼瞪小眼,一起发出感慨,颇有点难姐难妹的味道。

飞哥依旧没有上线,也有其他的一些大哥回我消息,有安检员,工厂工人等,是些形形色色的普通人,他们添加的微信是清柠的,加了微信怎么办?小林让我别管了:“主播加大哥微信以后,怎么撩大哥就是她的本事了。”

几天后,清柠的直播间渐渐开张了,我也第一次见她来到公司直播,她比镜头里的老一些,妆容和面貌倒是没有太大变化。她只比我大一点,但眼神里总有一种憔悴。

今天公司会给清柠安排一场“PK”,和清柠一起PK的是安安。清柠和安安约定,输了的人要在朋友圈发:“胸太小,未婚夫跑了。”9点30分,PK开始,寒暄过后,对方先发来真心话挑战:“要是有一个很帅的男生醉倒在你旁边会怎么样?”

清柠因为直播没多久,还有些拘谨,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安倒是很兴奋:“睡他呀,各种姿势睡他。”直播间一阵哄笑,一发“穿云箭”让直播间的氛围达到高潮,“穿云箭”是一种虚拟礼物,一个就要2888点(288元),算是中等价位礼物了,安安开心地喊道:“谢谢大哥送的穿云箭!”而我们只收到几根应援棒和烟花。

PK结束,直播间又重回寂静,我看到前几天拉的一位大哥在安慰清柠:“宝宝,刚才输了好心疼。”清柠生气地说:“那还不是因为你不给力。”大哥连忙道歉:“宝宝对不起,我的错。”看到直播间氛围还不错,我就去拉新大哥了。

晚上12点,飞哥上线了,他道歉说:“前几天我去广东了,好害怕要隔离,所以没有看手机,对不起对不起。”我发了个娇嗔的表情:“原谅你了,加个微信,让你不看我私信。”我把清柠的微信发给他,告诉清柠:“这个大哥挺热情的,好好对待。”

一周过后,清柠每天的直播都可以收到200元以上的礼物,许多我拉来的大哥出现在直播间,偶尔刷一些小礼物,PK匹配到的主播越来越有质量,有输有赢了。

五一节的晚上,考虑到大哥们也在休息,有心情和钱看直播,公司决定组织一场PK,争取一波业绩。

直播前,安安和她的运营过来和我们商量“战略”。让清柠先赢一局,安安赢一局,第三场决胜局,就是让大哥送礼物的关键。

主播继续工作

直播开始,安安颇为嘲讽的打了先手:“哟,又是你啊,上次才输过我,这次又想输。”话音刚落,安安收到了几根“荧光棒”,清柠撒娇地在直播间发起喊话:“不会连几毛钱的PK都打不过吧,要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啊?”

飞哥直接送了价值1314点的一个“真爱大炮”,其他大哥也不能示弱,纷纷送上礼物,我在直播间聊天页面用几个账号轮流捧场:“飞哥牛逼,辉哥牛逼!!”第一局最终以5600比6的优势胜出,安安在胸口写了一个“丑”字。

第二局,清柠像躺平了一样,任对方嘲讽,也没说几句话,轻松输掉了对决,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第三局是最终局,两边的气氛都到达了高潮,直播间没有了平常的节目氛围,纷飞的礼物特效,主播声嘶力竭:“大哥们再刷100,再刷100,来个超跑,谢谢大哥们刷到礼物,我要打败她。”

清柠最后以3200点获得了胜利,安安获得了1900点,在直播间里,我听到了安安的抽泣,她快速下了播。五秒钟后,两个主播同时从直播间走了出来,拉着手去了厕所,安安可以提前下班了,清柠还要趁热打铁,播到晚上2点。

一天的直播正式结束,我算了一下直播受益,大概1140元,分到我手上只有不到40元,不过总算达到了“礼物要过千”的小目标,我和小林吐槽:“我还以为一场直播能就有几万礼物呢,没想到1000就算高的了。”

小林觉得我太幼稚:“现在经济不好,大哥也没钱啊,礼物过千就知足吧,以后还有更多主播给我带,带的人多了就有钱了。”

走出办公大楼,看清柠捂着肚子,我也想起晚上还没有吃饭,便提出请她吃顿烧烤,庆祝我们工作的胜利。在夜宵摊,我点了两份炒粉,一些烧烤,刚坐下,清柠把她手机递给了我:“看你人也挺有意思的,加一下吧,工作号不方便。”

我打趣道:“还以为你要结账呢。”看到二维码上的婴儿头像,我有点惊讶:“看不出来你都有小孩了。”她微笑着说:“是啊,女儿都半岁了。”

炒粉已经端上来了,空气里弥漫着香气,我猛的嗦拉一口:“那你还来做这行。”又紧接着叹了口气:“哎,孩子那么小就出来工作,真不容易啊。”

清柠摇了摇头:“有什么办法,家里没钱,我是有护士证的,原来在母婴医院里当护士,疫情后医院倒闭了,当时生小孩嘛,一年多没上班,现在小孩满半年就出来了。”

“不过这份工作还好,我经常可以不用去公司播,可以照顾女儿,在家播三四个小时,现在播一天就有100多块钱,别人打赏的礼物钱当天就可以领,加起来一个月能有四五千块钱吧,找个护士工作才两千六,而且好多地方都拖欠工资,还不如做主播。”

说完,她转过头看着我:“你原来是做什么的啊?”我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她露出羡慕的神情:“美食编辑这工作好啊,真羡慕你能回去读书。”

我摆摆手:“有什么用啊,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这里我找遍了,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话说,你做这行,你老公不说啥啊?”清柠笑了起来:“有什么办法,又不玩真的,没事。”

五一节公司放三天假,我坐火车去武汉玩了一圈,顺便看了一下招聘网站,发现很多我心仪的工作。假期回来工作第一天,办公楼里格外安静,不剩几个人了,小林呆呆坐在椅子上。

空荡荡的办公室空荡荡的办公室

我想和他打个招呼,还没等我开口,小林却说他不准备来了,他低声却愤怒地喊:“好多人都不来了,工资都不要了,离职的同事说这里谈的待遇全是假的,主播得你自己招聘的才有提成。”

“你招一个主播奖励1200,自己招的主播才有百分之三的礼物提成,我们怎么招的到主播?每天晚上6点上班,经常3-4点才下班,身体都熬坏了,一个月就3000块钱,我还不如随便找个工作。直播间的礼物,平台抽25个点,公司抽45个点,剩下的主播和运营分,赚那么多,却连百分之三都要扣。”

说完,小林像泄了一口气,说起自己的经历:“我从小就喜欢车,也到汽修厂上过班,汽修学徒一个月才1600块钱,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饭都吃不饱,要是有的选,谁愿意做这种烂活。”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那天晚上,我陷入了沉思,对这份工作充满了怀疑:没有去拉大哥,没有在直播间活跃气氛。似乎也没有人管我,任凭我干坐了一晚上。

清柠的直播已小有规模,排进了省100名,一晚上她可以获得200元左右的收入,下班的时候,清柠拍了拍我的肩膀:“摸鱼啊,小伙子。”我对她笑了笑,打了个车回家了。

大雨下了好多好多天,面试的人也少,第二天到公司,办公桌前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总领导见到我,他依旧没有正眼看我,说:“下次有新运营来,你可以带队了。”说完他就离开了公司。原来从新人到资深不过十来天的事情,我觉得很没意思。

看着窗外的大雨,今晚主播也不会来了吧,晚上10点,清柠日常开播了,我打开她的直播,PK正打的火热,我似乎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婴儿哭泣声,清柠连忙把音乐声调到了最大,那边的主播也明白了什么,赶紧结束了PK。

我给清柠的私人微信发了消息:“孩子哭了?”她没有顾上回我,过了许久,她问我:“你是不是打算不来了?”

“祝你一切顺利吧。”

我打算去武汉找份合适的工作,这十五天工资大概也拿不到了,就算给,估计也没多少,无所谓了。小林在离开后又去了楼上另一家直播公司,汽修太苦了,他还是想有份坐办公室的工作。

前两天我又在微信上问他的近况,得知他从那家直播公司再次离开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