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留在县城的年轻人后来怎样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3-22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去大城市,还是小县城?是困扰90后整整一代人的问题。在县城买房、生活成本更低,离家更近,在诸多叙述中,更适合年轻人安顿生活。阿龙是安徽省颍上县人,在县城打拼了10余年,他在尝试过各种可能后,发现县城生活不易。

阿龙一刀剁掉自己的手指是在一次下乡做席中。
那时离过年还有不到一个月,冬天最冷的时候,晚上8点多,忙完这晚的最后一桌席,他扔下勺子,点燃一根烟,往席棚的角落里走去。从乡下田野里刮来的冷风迎面吹来,他眯着眼,整个人疲惫不堪。

冬天是安徽北部农村做席的旺季,乡村的红白喜事较多,阿龙已经连续做了28天,人有些恍惚,切菜时胳膊都在发抖。可他算了算,年前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还有几家乡村婚宴在等他去张罗。

等席棚下的三两桌人陆续散去,他艰难起身,打算再把排骨剁一剁,明天来了就可以直接下锅。挂在木桩上几个灯泡摇摇晃晃,形影闪烁,他盯着排骨,拿起笨重的砍刀挥下去,却剁在了自己的拇指上。拇指从关节处几乎完全断掉,仅连着一点皮,血哧哧窜在案板上,他已感觉不到疼痛。

阿龙今年30岁,高中毕业后进城谋生,他已经在县城生活10余年,在这期间娶妻生子。县城所在的阜阳市颍上县,地属华北平原的黄泛区,淮河沿着本县南部边界流过,曲曲折折,泥沙俱下,阿龙的县城生活就在这片平地上摊开。

下乡做席,是县城青年阿龙生活的又一次掉落。去年国庆,我们几位同学在县城聚会,因为在乡下做席,他晚上十点才匆匆赶来。两年没见,他衰老了许多,明亮的眼睛黯淡下去,说话很少,露出一副疲态。

做席要早上四点起床,赶路去乡下,因此他一口酒也没喝,只是盯着面前斟满酒的酒杯发呆。一个对红白事做席很感兴趣的同学问:“你怎么想到要下乡做席的啊,倒是很久没吃过乡下的席了。”这句话,让颓唐的阿龙有了话头。

“我是和一位舅舅下乡做席,他在这行做了几十年,邻里八乡的红白喜事都找他做。我跟着学,无论刮风下雨,一有活我就得背个布兜,兜里装着两把砍刀,插着三四把长勺,往乡里奔去……”他主要负责切菜、配菜,两三天里要做几十到上百桌席,菜刀始终登登登切个不停。在他的讲述中,有同学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乡下做席的菜

在皖北乡村红白事做席多数是乡村厨师,很少有县城去乡下的,更别说阿龙这样的年轻人。可阿龙也别无选择,十年来,他开过服装店、早餐店,送过快递,做过物流,全都以失败告终。

差不多5年前,阿龙靠他爸的支持,在县城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终于成为一名城里人。如今大女儿已经10岁,在县城上小学,小女儿1岁半。家里家外都要用钱,阿龙只能凭借过人的勤奋勉强维持。县城发展空间有限,能选择的职业不多,在开的早餐店因为疫情关门后,阿龙再无门路,只能去送外卖,下乡做席。

如同断指,阿龙县城生活断断续续,终究无法安顿下来。赶去医院缝合拇指后,阿龙无法工作,在做席赚钱的最佳季节,他都只能待在家里养伤。

县城在中国是农村的尽头,城市的开始。枢纽节点上的县城,资源和空间都极为有限。因此,县城的年轻人很少谈论机会和运气,可为了生活,他们又不能不拼尽全力冲击头顶上低矮的天花板。

18岁那年,当班里的同学都在冲刺高考时,他回到镇上帮爸妈做棉花生意。那时他就要独当一面,做起事来风风火火,质检、谈价、卸货、算账、给钱都得他干。每收够两万斤棉花,他要雇一辆大卡车,跟车到山东菏泽卖。买家不付尾款,他硬生生在小宾馆住了四天,以蹲守老板的方式解决了问题。

读书与否将县城年轻人的道路分为两条,读书上大学,县城就是一个起点,阿龙不读书,县城就是他的全部。早早结婚后,第二年阿龙的孩子就出生了,生活压力变大。他和妻子决定从镇里进县城发展。

阿龙有三个中学同学,一个在县里开饭馆,一个在镇上开小网吧,还有一个继承了家里的婚纱摄影店。网吧和摄影店都处在濒临倒闭的状态,原因是网咖正逐渐取代网吧,大影楼正淘汰街边婚纱摄影店。

县城可供普通青年发展的路径实在是有限。没有足够的资金,阿龙只能做相对低端的生意,他和老婆决定在县城开一家平价女装店。

女装店开在县里一所中学附近,算是闹市,人流不息。两边的门面店都是卖衣服的,小县城消费低,这条街上没什么大品牌,基本上都是加盟店,卖的衣服也都是杂牌子,几十块钱一件,甚至一百块钱就能买三件。

开店,装修是件大事,那段时间阿龙和老婆都很积极,每天从镇里往县里跑,认真研究装修风格,亲自挑选装修材料,并监督工人施工。一个多月后,一间干净亮堂的店面落成,尽管看上去与旁边的服装店并无多大差异,阿龙满心欢喜,梦想着这家店可以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第二次进货加盟总店那边就出了问题,不仅缺货,价格还上涨了一倍。硬撑了半年,来店里逛的人越来越少,再加上进货成本高,价格超出县城的人消费水平,没人买。最终关门大吉。

进县城的第二次创业,阿龙撺掇两个初中同学合伙开物流站。当时是2015年,县镇的物流、快递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阿龙瞄准了这个方向,说服了同学阿岩和阿福,加盟市里一家新开的物流公司,在县里设立一家物流分站点。

与阿龙一样,阿岩和阿福也是一直在县城谋生的青年。三个人中阿岩学历最高,大专毕业,学的是煤矿专业,毕业后在县里的一家煤矿工作。那几年随着煤炭降价,矿上也越来越不景气,他每月工资从八千降到三四千,下矿次数却不减。结婚接着孩子出生,一种家庭责任感使他对下矿产生畏惧,怕发生意外,便辞职回镇上帮爸妈维持家里的婚纱摄影店,生意日渐惨淡,退无可退的情况,他只能选择前往县城发展。

阿福高中毕业后一直混迹于县城,干过装修、装过空调、卖过房子,像一只勤奋的“猪”追赶每个风口。

物流站的仓库租在农贸市场里面,十来平米的屋子,房顶有五六米高,卸完货就没地方站脚了。大货车每晚七八点从市里开过来,三人甩掉身上的衬衫,光着膀子卸货,在货车上爬上爬下。货物基本都是大件,钢材、床板、成桶的油漆等,每件都有几十公斤重。卸货一个多小时,他们的裤子都湿透。

阿龙几个人正在卸货

卸完货的第二天,阿龙骑一辆电动三轮车载着阿岩和阿福,穿梭于高楼耸立的城北开发区,把货物一件件送到客户家里。此时颍上县城即将通高铁,房价一直在上涨,均价五六千,最高达到一万多。干物流站,阿龙他们是没有底薪的,一件货挣一两块钱,每到月底算账,三位老板一个人只能赚一两千块钱。

不到三个月,阿福率先脱离了这里。阿龙了解阿福做事只有三天辛勤的性格,跟他说,总部很快就会给他们设置底薪加提成制,还给交五险一金。阿福不信这一套,不来干活后消息也不回,从此没再和阿龙联系过,继续混迹于县城的其他行当。

第二年阿龙在县城买了套房子,但十几万首付是他爸给的,装修钱得靠他自己挣。不久后阿岩也开始动摇,常借腰肌劳损的原因不来干活。阿龙的坚持什么也没能改变,每月还是只能赚一两千,总部承诺的底薪和五险一金也始终没兑现。

县城一角

县城物流市场就那么大,还有几家大公司驻守在这,新公司很难有大的发展。站点草草收场,阿岩迫不及待地回到了煤矿上班,宁愿多下矿,工资起码会实实在在的多一些。

阿龙试图在县城安顿的生活,又一次被中断。

生活将县城的年轻人分为两波,一波是多数没读书的普通青年,一波是在县城当老师或公务员。这一分野最明显的是在朋友圈,有编制的年轻人会晒日常生活,是一些泡澡、打球、旅游的照片。而阿龙几乎一年都不发一次朋友圈,现实生活已足够他应对。

县城的房子交付后,为了凑装修款,阿龙从信用卡和一些借贷平台套出七八万,每月背负高昂的利息。为了多赚钱,他开始在一家快递站点送快递,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块钱,还完各类欠贷,勉强够一家人生活。

在县城,快递站都集中在一条街上,足有二十多家,阿龙送一件快递能挣四块钱,还给交社保。就在他以为这活能干个几年的时候,第二年几个站点为了争抢客户,打起了价格战,把价格压得越来越低,没等他提出辞职,店长就宣布站点倒闭。

阿龙在快递站点忙活

县城的发展空间始终有个天花板,阿龙每一次尝试跃起,总是被拦截下落。无数年轻人的命运在县城这片小水域里漂浮。好在阿龙总是乐观,有一颗想要把生活过好的心。快递干不了,阿龙开始琢磨开早餐店。

有了之前开店失败的经验,阿龙给早餐店做足了准备。从没做过饭的他去市里学了半个月厨艺,回来后在家练了十来天。根据县城人的口味,他准备做菜馍,一锅菜馍要放多少油盐,配什么料子,他不断尝试,直到他和老婆都满意了才正式开业。

早餐店需要人勤快,三四点就要起来和面、熬稀饭,等到黎明第一缕阳光照进来,客人们才陆续进店。干活时,阿龙和老婆都穿着白色制服,戴着帽子和透明的塑料口罩,这种卫生保障在县城的小餐馆里难得一见。阿龙总结一套口碑生意经:青菜只买早上最新鲜的,沙拉酱、蕃茄酱都是大牌子,别人买一桶辣酱就几十块钱,他买的要一两百。

生活节奏缓慢的县城人,平时很注重早餐的质量,味道不错的饭馆很快就能口口相传。生意逐渐好起来,附近卖菜的、做工地的人都过来吃,还有人从城南专门开车过来,一句话不说,吃完用餐巾纸擦擦嘴就走了。在阿龙夫妇的操持下,饭馆每月利润都超过了一万元,这在人均工资才两千左右的县城,是很高的收入。

好势头被打断发生在2020年年初,疫情爆发后,他的早餐店三个月无法营业。同时他老婆在这期间怀上了二胎。疫情有所缓解后餐馆再次营业,可生意已不如从前。老婆预产期将至,阿龙意识到这家店靠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无奈下他只得把店转让了出去。

早餐店是县城青年阿龙生活的高光时段。关店后,生活回归到飘忽不定的状态。

失业,房贷,然后是二胎要养,阿龙不仅要跑到乡下做席,还在城里送起了外卖。他每月有一半时间做席,一半时间送外卖,一天送12个小时,能送五六十单。如果一个月送够700单,每单就是5块钱,达不到的话每单就只有三四块钱。

像匹不知疲倦的马,阿龙奔波在乡县的道路上,不敢有喘息的时间。“以前我还有心思和朋友去KTV唱唱歌,现在完全不想去,一闲下来心里就跟有蚂蚁爬一样。”干两份工作,一边做席一边送外卖,他才能维持住一家人的县城生活。

在阿龙剁断手指的那个夜晚,舅舅看到他的断指,吓得哭了出来。赶去医院的车飞奔在乡间路上,阿龙拼命攥着断掉的手指,血不断渗出来,滴在他裤子上、座椅上、档位盘上。一个多小时路程里,他甚至睡了一觉,因为连续干28天,太累了。

几个月过去,如今阿龙仍在家养伤,什么活也干不了,手指上缠着纱布,胳膊被套在脖子上的绷带吊着。偶尔,他带着一岁多的小女儿到楼下小公园里玩,小区里的孩子们横冲直撞,他猫着腰,把吊着的那条胳膊缩在怀中,另一只胳膊挡在正蹒跚学步的女儿前面。

这正是:抛的浮云故土牵,几欲高飞千丝连;偶想孩朋展豪颜,地距青云万丈天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