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校考没了,艺考生怎么办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28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通过艺术考试低分上大学的时代,已经过去。2021年9月,教育部官网出台政策,到2024年艺术类专业将基本实现省级统考全覆盖,各院校不再组织校考,同时将逐步提高文化课录取成绩。2022届艺考,部分院校已经停止部分专业校考,一些艺考生失去前路。

关门前换赛道

2021年12月28日这天,艺考生李睿做了一个决定,她打算放弃主攻的编导专业,将艺考方向转为录音艺术。为了恶补录音基础知识,她找到北京的一家培训机构,试听了一个小时的课,结束后,对方管她要2000块钱。李睿感到愤怒,掏了钱,又赶忙买了张飞机票回到家乡大连。

在大连,她报了集训班,补交插班费,10节课收费一万元。在当地这也算贵的,但没有办法,1月中旬至2月初,各大高校即将组织艺术考试,时间迫在眉睫。

促使李睿作出改变的,是这样一则公告:12月28日下午六点左右,浙江传媒学院发布了2022届艺术类招生简章,除保留播音主持、录音、表演专业的考试,全线取消编导、戏文、摄影等艺术专业校考,改为省统考成绩录取。

当时李睿正在修改她的故事写作,为接下来的考试作准备。消息出来后,她所在培训机构艺考群一下子炸了,传来艺考生们阵阵哀嚎和声讨。往年,浙传的一个专业招生人数少则三四十,多则上百,编导摄制专业都加起来,就是近千张艺考合格证。

对李睿而言,是更为重大的打击。原本她将浙传作为校考的最后一道升学防线,如果不能稳妥地考入北电、中传等顶级名校,至少读浙传也总算有一重保险。现在,她几乎只能用三本地方艺校做保底。

李睿另一个好朋友,同为学编导的艺考生,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告诉她,不参加艺考了,打算回学校补习文化课。李睿以为她在开玩笑,1月2日,那位同学果真已经回到学校开始上课。“我现在学文化,还能到560分。”好友说道。

通常来讲,艺考生在走向自己心仪的大学之前都要经历三次大考,按照时间顺序分别是省考(统考或联考)、校考、高考。其中最受重视的就是校考,这也是各高校自主招生的通道。

取消校考的,并非只有浙传。中戏、上戏取消除导演以外的所有专业,北京师范大学数字媒体专业取消艺考,南艺取消编导摄制类的考试。细数下来,考试难度适中的中段志愿院校已经所剩无几。

李睿所在的培训机构,在线上组织了一场动员大会,老师们轮流打开摄影头发言:“不要想着复读,只会一年比一年难,同学们拼一把。”

这一观点也不能视作空穴来风。2021年9月24日,教育部官网出台政策,里面详细阐述了关于未来艺考考试的规划与趋向。包括扩大省考覆盖面,全面提高文化成绩,到2024年校考全面取消,届时,只有几所顶尖院校有校招资格。

2022年1月初,各大高校还没有开放报名通道,李睿已经开始思考转专业的事了。

李睿有艺术天赋,学过钢琴、二胡,初中阶段就开始自己作词作曲。本以为会走音乐道路,高二上学期疫情居家,她看了许多电影,由此对学习导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21年暑假,她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在一家培训机构进行了20来天的编导专业集训。寒假又来了一次。第三次是高三暑假,这一次是专门为艺考最后冲刺而去的。她有明确的目标,通过艺考上大学,将来能成为一名导演。

艺考还未开始,选择的道路已经收窄,摆在李睿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走编导专业,只能往最顶尖的院校冲;另一条是走回音乐,在自己擅长的氛围内,录音专业可报考的院校相对要更多些。三本艺校不再李睿的考虑范围内,她选择了后者。这是一招险棋,“最起码我有音乐的底子,最差的结果也能上二本学院。”李睿说。

在培训机构里学习编导

她马上制定学习计划,大部分院校的录音考试,第一关都是才艺展示和自我介绍,她打算裸考,等通过初试后,再有针对性的进行备考。每天她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去补齐录音的相关知识,她需要抽出一个小时练琴,录下才艺展示的内容;听线上专业课,4小时;练耳,(拿音乐软件反复听音频),2小时;试唱歌曲3小时,其他时间她还会创作乐曲,临睡前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这些对李睿而言不算什么,她只是替自己感到不值。这些年她学习编导,光金钱投入就已经超过了10万元。高一那年,她看到比自己年长几届的学长学姐们报考艺术院校,学校多报考专业也多;到了高二,她又围观了一次,那年中戏的戏文专业突然被取消,变成了纯文化分录取;轮到自己,能报考的学院更少了,“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李睿气愤地说。

艺考三年,难上岸

过去十几年间,全国艺考报名人数从2002年的3.2万上升到2020年的117万,翻了36.6倍。相对普通高考,通过艺考上大学分数较低,让一些人感到这是一个可以走捷径的路子。近几年的艺考改革,就是强调从严控制艺术类专业设置,给艺考降温。

校考大面积取消是从2020年开始的,疫情爆发,各学院将绝大部分专业取消,需要校考的专业首次采用视频初选,在线考试的方式。两年过去,线下考试仍然没有恢复,现在的艺考模式,依然采用统考+现场复试或是线上初试+现场复试的形式。这种考试模式给了考生们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2022年1月15日上午9点,中央戏剧学院开启线上第一轮初试。考试持续5天,由考生自由选择其中的某一时间段进行考试。

18日上午9点,郑州考生王莹莹早早来到培训机构,这天她要为中戏的电影导演专业准备考试视频彩排。她穿着白衬衣,外面套了件牛仔服,扎着丸子头。在一间空旷的教室里,架好手机支架,背景是一扇窗户,整理好妆容,她开始录制。

考试的内容是3分钟编讲故事,那天她录制超过7个小时,期间她反复背诵,练习讲述方式,讲述时的手势。调整背景,整理仪态。录到凌晨3点,她抵不住疲惫,在困意席卷全身之前,录完了最后一版。

王莹莹反复录制视频

第二天下午4点,王莹莹正式开始考试。她的电脑前摆放着两部手机,一部主机位拍摄考试内容,一部辅机位拍摄考试环境。接近5点时她完成考试,在上传视频时,她发现辅机位视频反复上传失败。随即,她打开5G流量,上传的进度不停地变化,从0%到80%,又再次跳回0%。在这样反复的变化里,她就这样看了整整三十分钟。

19日下午6点整,中戏关闭考试系统,“考试失败”四个字从她的电脑荧幕前跳了出来。王莹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结束了考试,她给学校数据库管理的老师打电话,还给校长的邮箱发邮件,都没能得到准确的回应。那天,“中戏初试系统故障”登上微博热搜,近千名考生受到影响。

王莹莹不甘心,她在朋友圈写道:“我可以接受因为实力不够,而被淘汰。但我接受不了,我连考试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这场考试王莹莹足足准备了三年。

2020年她第一次参加艺考,遇到了疫情。直到4月,中戏才出台新的艺考政策,她最喜欢的演出与制作专业取消考试,只剩下制片和影视编导两门专业。她描述那场考试,“糟糕透了”,她既不懂如何录视频,也不知道怎样在视频前呈现出更好的效果,在磕磕绊绊的过程中完成了线上考试。

后来,她才从旁人处得知,当年那场考试被质疑有很大水分:试卷的题目是提前出的,不少人请专业机构的老师代笔,把内容写好,再由考生背下来,视频的质量也有人把关。

当然,也有人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她的同桌在那年报考了中戏的影视编导专业,拿到了合格证,顺利上了中戏。“凭什么我的同桌,我的舍友都可以被中戏录取。我真的比她们差很多吗?我不甘心啊。”王莹莹提到一位从中戏毕业的老师,曾很认真的告诉她,“你很有灵气。你应该去考中戏的演出制作。”这让她觉得自己离中戏并没有这么遥远。

2021年,王莹莹第二次冲击中戏,这一次她在视频上作足了准备。硬件设施上,为了使光线看起来更柔和,她花了两百元购买了两盏打光灯,分别放在自己的左右两侧。她准备了两台手机,一台是苹果,一台是红米,就画质和像素而言,拍起来更好更清晰,人看起来更白更亮。

在妆容方面,尽管学校要求素颜,但大多数考生都会化淡妆,王莹莹上镜前会修眉、化眼线、涂唇膏、面部打底,让自己的五官看起来更立体。穿着服装也有讲究,同一学校不同专业要求也存在差别,王莹莹会揣测监考老师的偏好,“中戏的老师喜欢看起来乖一点的学生,南艺的广编专业更喜欢你穿得学生气一点,但考导演可能就需要穿得更有个性。”她准备了七、八套衣服,有衬衣,毛衣裙,还有为才艺展示准备的舞蹈裙。

为了考取中戏,王莹莹投入了大量的金钱。考试前她会选择租一间民宿,用来布置考场环境,增加氛围感。挑选的民宿或是中式复古风或是小清新的打造,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有时背景是一束植物有时是一幅风景画,“老师看到后会增加印象分,觉得你有艺术气质”王莹莹说。这些民宿住一晚在200元左右,在艺考期间,她前前后后住了一个月,花费超过七千元。

布置民宿环境

相比前一年,王莹莹在专业上打磨得更为成熟,但她很快意识到艺考即需要实力,也需要一点运气。2021年,中戏的一个专业报考人数达4千余人,初试过关率仅有2%。王莹莹没能成为幸运儿。她所在的培训机构,仅有一个人过了初试,当她知晓过关的女生,是一个对编导丝毫不了解的播音生之后,积累的情绪突然爆发:“挺离谱的,难道是她们更上镜一点,在视频里拍得更好看一点?”

那一年艺考,王莹莹拿到了中央美术学院的艺考合格证,“但我还是失败了”她说,“因为我没能成为中戏2021届电影导演那十五分之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21届艺考确实更为艰难。各大高校除北电、中传大部分专业恢复校考外,上戏、南艺、中戏的校考专业数量近一步缩减,中戏的传媒类校考仅剩戏剧影视导演与电影导演(原影视编导)专业。取消校考的专业或采取省统考成绩加上文化课成绩,由高到低录取;或直接取高考文化课成绩。

王莹莹意识到,像自己所在的河南高考大省,如果不举行艺术生校考,也就意味着文化生和艺考生之间没有区分,文化生也可以在高考填报志愿时选择艺术类院校。不仅如此,艺术类院校正逐年提升文化课成绩。在往年,同样是上一本,艺考生的文化课成绩一般要比普通高考生低30%,从2020年开始,各院校普遍把文化课成绩提升至50%。

王莹莹的另一个艺考朋友,在2021年参加校考后,拿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合格证,由于文化分没能过线,无缘北电。北电的专业要求很高,考生们把导演,戏文,摄制,戏称为“北电复读三件套”,2021届北电的戏文专业招生计划在20人,最后只招了18个学生。

那位失去北电的学生,后来凭借纯文化分考上了中戏的戏文专业,最近她们聊起,那位朋友劝她,“去拼文化分吧”。王莹莹哭了,她花了太多时间精力赌在专业上,文化课早就力不从心,2021年高考成绩下来,比前一年还低了40分。“我这样坚持,这样努力,都是在干什么。”她已经走不了回头路。

王莹莹为考试做的笔记

考生们去哪里

2月20日,北电的导演专业开始第一轮初试,100来道文史哲综合考题,平均一道题的答题时间为38秒。考试前几天,陈冬和他的艺考朋友们围在一起猜题,出试卷,反复背诵知识点到凌晨。考试结束后,他感到疲惫,提到一道考试,“下面哪一个是群口相声”,这不再他的准备范围内,但他并不懊恼,“考完了就过去了”。

北京电影学院官网显示,今年艺考报名人数超过了28500人,而它的招生计划只有600余人。陈冬的很多朋友都是冲着名校的牌子而来,他们会把自己心仪的学校当作微信头像或是朋友圈背景,但陈冬不一样,至少在他艺考的第一年他还处在懵懂的状态,学艺术的建议是母亲提出来的。

他深深记得那个场景,在地铁上,收到了母亲的一则短信,提到听到他创作的一首歌,“你可以朝影视创作方向去学习。”陈冬生长在离异家庭,他跟着父亲生活,母亲很少过问他,突然到来的短信令他有些吃惊。那时他刚刚开始尝试音乐创作,参加比赛被刷下来,心情很不好。对他来说,那是一段迷茫的时期,他不爱学习,不喜欢死记硬背的学习模式,更喜欢做创造性的事。

母亲的建议直接导致他去收集一些相关资料,并且去试听了一堂线下培训课,他决定走艺考的道路。陈冬的父亲很反对,说他走捷径,投机取巧,再说家里也没这个条件。陈冬很坚持,他觉得比起在学校浪费时间,那样更有意义一些。

2020年他第一次报考北电,拿到了导演专业的合格证,专业排名第24名。北电招收18个人,专业排名前18人里有4个人文化分没过线,于是名次开始顺延到第22位。最终,他离进入北电只差了2个人。

名次带给他的成就感超乎想象,他觉得自己有艺术天赋,天生就应该做导演。于是,他选择了复读。

2021年暑假,他去合肥拍一个纪录片,作为自己的艺术实践。拍摄的对象也是一个艺考复读生,女孩瞒着家人白天学习,晚上打工挣钱。他亲眼看见女孩晚上像换了一个人,穿上一双胶鞋,围上围裙,开始在菜摊上捡菜。整整十几天他跟拍女孩的生活,他问女孩为什么要坚持艺考,坚持复读,女孩说不想像她的姐姐一样,早早结婚嫁人。

陈冬很震撼,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本质上大家都在追逐名校,不太看重真正得到了什么。”以前他认为只有进入最好的学校,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但现在他不这么想。复读的那一年,他开始对世界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有了思考和看法,对人与人关系的重新理解都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的。

他曾看过比利时的一部电影《单车少年》,影片里少年和父亲的关系使他投射到自己的身上,回到现实中,他开始学着反思自己,去理解父亲。他乐意向朋友分享电影,是因为他真的热爱,他记得当《寄生虫》这部电影拿到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奖时,他带着各种不解、疑惑和人激烈讨论。陈冬说,他人生的道路好像因为学艺术这件事开始走向了一个更清晰的地方。

2020年疫情前最后一次线下考试

尽管走向艺术这条道路,他还是觉得很苦,为了拍片他要组织团队,安排大家的吃住问题,器材问题,协商各种事宜,“两年下来像掉了层皮”。今年艺考,陈冬不再执着于名校,他唯一确定的是这是他喜欢做的事,他要上大学,让自己的人生有新的开始。

2022届艺考还未结束,考生们正在全力以赴。

2月16日,李睿回到学校一手抓文化课一手抓专业课。数学是李睿头疼的科目,为了准备艺考,她错过了学校第一轮复习。她的妈妈帮她找了老师一对一辅导,每晚9点后的2小时,她需要功克数学,从基础题开始写起。

王莹莹也在准备其他学校的校考,她听说,中戏的初试成绩将在3月初公布,但自己的考试视频没有上传进入系统,学校至今没能给出具体的方案,她已不抱什么希望。距离高考不过100来天,她说自己没有难过的时间,能做的只有“好好努力复考,好好备考。”

艺考改革逐年推进,也考验着考生们的综合能力。可以预见的是持续数年的千人、万人艺考校考场面,未来将不复存在。

偶尔,陈冬还会想起2020年疫情前,自己从北京出发前往南京赶考的场景,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聚集在校园内,乌央乌央的人群,想起来便会热血澎湃。也只有那一年,陈冬写道:“南京考试结束之后我们就散了,我欣赏,敬佩的那些人们散落在中国南方的各地,没有再见面,也不知道是否有机会再见。”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部分为化名)

这正是:一世莫追镜中花,浮香过后撇凉茶;高枝少见凤鸟歇,多有麻雀百姓家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