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没坐过牢的男人不是完整的男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25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19岁那年我因帮表弟打架被拘留15天。在我故乡的小县城,只有一个看守所,不像大城市会有拘留所,所以我等于直接进的监狱。
我人生中从未饿过饭,就那天,从早到晚一顿饭也没吃。到了下午临下班前,警察开了个条,便开车将我送往了位于城北的看守所。进去后狱警令我解去鞋带、腰带,给我一把牙刷、一盒牙膏、一双筷子、一只搪瓷口缸,然后将我送进去了监仓,也就是犯人口中的“笼子”,号码按西方人的说法还挺不吉利,因为是13。我是同年上的大学,学的外语,才知道13是西方人眼中的忌讳数字。
      母亲和妹妹闻讯煮了鸡汤并带了件军大衣给我送进去,狱警只给我军大衣,鸡汤不知是他们自己喝了还是倒了,我因此挨饿一整天,夜晚饿得难以入睡。
      进笼子后,铁门“咣当”一声锁上,管教拎着一大串钥匙头也不回的走了。
      几个人围上来,都剃着光头,为首的个挺高,面皮白静,五官清晰甚至可以说清秀。他带头问我话:“你是哪的?”
      “钢铁厂的。”
      “认识唐XX吗?”
      “认识,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问过几句话他们便不管我了,指了指“床”尾最后面的位置,让我去那睡。我看了看床,其实就是沿墙而建的一个大通铺,水泥的,下面铺着席子而已。床的尽头是水龙头和马桶,在床的尽头的角落里,还有一个老头一动不动的蜷缩着,身上盖着旧得发黄的棉被。
      一夜无话,次日在饥肠辘辘中醒来,挨到8点,开早饭了。犯人们争先恐后的挤在铁门边从栏杆下方的空隙领饭。每人一个铝制饭盒,里面是一方饭,就是工厂食堂常见的四两大小,饭发黄发黑。菜也放在饭盒里,就是打饭阿姨随手捞的一瓢连汤带水的包菜,汤面上甚至连油花都看不到。但饿急了的犯人都是几下就吃完了,尤其是头一天挨了整天饿的我,几乎指着那一盒饭救命。
      吃完饭后犯人便开始在相连的外屋放风,外屋就是四面高墙,一扇门用来送饭,屋顶是铁栏杆,高五六米,人爬不上去,爬上去也出不去。犯人排成排在外屋来回走动,走几圈后便赶紧回床上躺着,盖上被睡觉。因为过多的运动会消耗体力,第二顿饭要下午五点才开,中间有8、9个小时是什么都不管的,饿了就接点自来水充饥吧。
      可能是打听到监狱里的艰苦,母亲托狱警带100元钱给我,但到我手里的只有50。监狱里的东西很贵,至少是外面的两三倍,我用那50元买了方便面和辣椒酱。在顿顿吃清汤包菜的情况下,辣椒酱是很受欢迎的。狱友们都来分享,晚上高个牢头还偷去了我放在架子上的剩下的一包方便面。
      第二天又送来一个“拘留仔”。牢头照例又是一顿审问,问完之后叫他拿自己牙刷去刷马桶。那是个湖南藉的年轻人,年轻可能比我大一两岁,长得也是眉清目秀,身材魁梧。他可能不愿拿牙刷刷马桶,牢头上来就是一巴掌,将他抽得晕头转向。此后那个湖南“马嘎”可谓受尽欺辱。有天晚上牢头带几个小弟把他摁在外屋的水泥地上,用被子蒙着踢他,踢得他鬼哭狼嚎。背着枪的武警在楼顶的过道走来走去,仿佛没看见,直到马嘎的叫喊声变小了,武警才停下来,喊一声:“打够了没有?”牢头这才带小弟们收手。
      本省人瞧不起湖南人,甚至有民谚教你别和湖南人做朋友。
      牢头的小弟里有一个一脸稚气的短命鬼,个子小,表情阴郁,是个只有16岁的初中生,他打湖南马嘎时很卖力。他进来是因为抢了小学生十几块钱被判了6年,在本地看守所服刑。其父隔三岔五送钱给他买吃的,因此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第三天又进来一个拘留仔,此人一看就是老江湖。满脸笑容,进来就给牢头献殷勤,遵循牢头的要求用自己牙刷去刷马桶。在牢头的“审讯”中得知他是山东人,当过兵,打过越战,因父母早亡,复员后就没再回老家,自己一个人在本省闯荡,牙齿是因为有一次分脏不匀被战友用三棱刺打掉的,整整掉了四颗,因此像开了个狗洞。
      山东佬很会做人,给牢头提鞋送水,扫地刷碗,样样都干。牢头有时带小弟出去干活,回来就会带回香烟,也会赏他几支。没有烟抽的时候他就捡牢头及其兄弟扔在地上的烟头抽,行为极为卑贱。我从心底里有些瞧不起他,但他经历过部队、战争,经历过盗窃团伙和正儿八经的牢狱生活,可能早就习惯了夹起尾巴做人。
      山东佬怎么进来的没跟我说,但湖南马嘎沾沾自喜的跟我讲述过他的经历。他是入室盗窃的惯犯,没事就在居民区踩点,趁人不在家时就撬门进去行窃。那时的防盗门技术很一般,很容易就能撬开锁。他行窃多次都未失手,但这次因此被人发现堵在屋内,该住户又有防盗窗,因此被公安瓮中捉鳖抓了现行,但因刚进去,行窃未遂,警察仅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置他,所以他暗自庆幸。
      我每天都在外屋走动,不像别的犯人要不然打牌要不然睡觉。我因此养成了来回踱步的习惯,后来毕业走上社会多年仍然没改掉。我看到外屋的墙上有人用锐器刻满了“正”字,一般都是三个一组。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用筷头在墙上刻字,每刻上一笔就安慰自己还有多少笔就可以出去了,真真正正的度日如年。
      过了几天牢头突然叫我邻近的一个人快点喊国家放他出去。那小子因为赌博被抓进来,与牢头同属一乡镇,牢头对他也比较照顾。他本来只拘15天,但因家人未来交伙食费领他出去,因此一直关在里面,到牢头提示他那天他已经关了整整一个月。
      于是那小子在笼子里大喊:“国家,放我出去!”
      喊了半天,没人理他,突然一个武警出现在墙头,取下八一杆不耐烦的对着他说:“喊什么喊?把手脚挂铁门上去!”
      那小子只好乖乖的将自己的脚穿过监室铁门的栏杆,双腿搭在横杆上,双手抓着铁栏。他挂好之后武警便走了。那傻逼一直挂着,不敢下来,直到快吃下午饭了牢头笑他他才下来。他可能是伤了家人的心,家人不想管他了,直到我出去那天,他的家人也未来领他。
      突然有天傍晚,我们都上床躺好了,警察送进来一个穿着西装但是下身着解放鞋的农民。警察语重心长的叫牢头好好关照一下他,牢头嘻皮笑脸的答应着。那干瘦农民没有被,可怜巴巴的蜷缩在他的位置。午夜时分本县公安局长来了,我后来在报纸上看过他的照片,才知他是公安局长。他把那个农民叫过来,问他饿不饿?农民说饿。局长大人掏出一个塑料袋递给他,里面装着三只包子,农民接过来便狼吞虎咽吃起来。
      局长说:“现在知道饿了吧?你不是一天只吃一两米吗?”他笑着跟大家讲,这家伙在街上四处拉人入他的教派,说入了教一天只吃一两米。或许因为大家当他不正常,或者他本身就挺可怜,牢头并未为难他。那农民第二天便被带走了,不知是放了还是去了别的笼子。
      农民走后回来一个性格挺嚣张的人,原来牢头身边的空位是他的。他脚上戴着死刑犯才戴的那种重镣,看起来足有十来斤重,因此走路都慢慢挪。他好像是前段时间惹了事被拉去关禁闭,大概就是小黑屋,时间到了放了出来但管教仍未解除他的脚镣。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裤子,戴着脚镣的他用一种神奇的手法将裤子换好了,一边换一边唱牢歌:“究竟为什么抓我来坐牢,我实实在在莫名其妙……”他的歌声带动了其他犯人,他们一起唱起来。也不知那歌是谁写的,词还挺押韵。
      15天像漫长的15年。等我在墙上划上三个“正”字,一直阴郁的天气突然放晴。一大早阳光便洒满了放风的外屋。我焦急的等待着家人的到来,直到临近中午才听到管教叫我名字,我欣喜的抱上当被子盖的军大衣就要走。牢头叫住了我,让我把我的筷子带走,我问为什么?他的小弟代为回答:“你还想回来吃牢饭啊?”
      我于是返回里屋拿了自己的筷子随着管教出了门。父母、妹妹和表兄弟姐妹们都来接我,领我到饭店给我接风。
      我算是回到了正常社会。
      遗憾的是我是光着头出去的,因此赶上犯人们被剪头,我也被剪了一个,我因此极感羞耻。
      伙食费花了37.5元,家人交完伙食费管教才会去监仓领人。15天37.5元,合每天2.5元,合每顿饭1.25元,这1.25元应该包括了食堂的能源消耗和工人工资在内。国家从来不干赔本买卖,就像从前枪毙犯人还要家属拿子弹费一样。据说有的贫困的家庭因为交不起子弹费就不让领尸。
      从那时起我看见水煮包菜就想吐,并且这么多年都对这种植物没好感。但是在牢中饥饿时,包菜也是美味。至于那米为什么那么黑那么黄,盖因是粮库中的陈年大米吧,不给犯人吃给谁吃?
      同年我上大学后,我的一个老师,本省名人,他在给我们讲课时突然问:“你们谁坐过牢?”我的心一咯噔,心想我算不算坐过牢呢?虽然我只是被拘留,可是我实实在在被关在监狱里,但这种羞耻的事对于少年的我来说是难以承认的。见无人回答,老师骄傲的说:“我坐过,说没坐过牢的男人不是完整的男人,我坐过。”他因为什么原因坐牢,没跟我们讲太清楚,或者他讲了,而我因为走神没注意听。
      后来我查到这句话是列宁说的,那他为什么认为没坐过牢的男人不是完整的男人呢?列宁是某党革命导师,是开创了人类另一元的革命家,但列宁给人类带来的就是好的影响吗?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如果一定要我来理解的话,我认为没坐过牢就等于没见过社会的阴暗面,不了解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们的心路历程,不了解那些坐过牢的人扭曲的心理。
      我出来之后打听过我那个唐姓发小的行踪,得知他因盗窃农民的经济作物被关在本省某著名监狱服刑,偷的东西微不足道,但和16岁小孩一样赶上严打,也被判6年。此君从小就有贼心,经常在厂区里偷东西,在市场我曾亲眼见过他偷东西,这也是我稍懂事后不再跟他玩的原因。他刑满释放后女友和兄弟在饭店给他接风,当晚便被寻仇的人枪杀于包房内。他与牢头认识,牢头得知我是他发小而对我客气。再就是我是当地最大国企的子弟,我们那些子弟里有结成帮派的,不好惹。牢头可能以为我也是和那些结帮派的子弟一路货,其实我是货真价实的学霸,是不和那些人玩的。
        这次“坐牢”的经历确实是我人生中的一段宝贵经历,我也因此而成了一个完整的男人,呵呵。
      最后给大家讲讲马桶边蜷缩的那个老头,他当年68岁,是五保户,因砍死欺负他的地痞而被判无期,正好在牢里养老。牢里谁都不惹他,牢头还曾开玩笑说:“我可不敢惹你,怕你拿菜刀砍我……”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