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贩卖快乐的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24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01

在未来,快乐,人类这种最基本的情绪,已经成为一种稀缺的资源。

作为一个创业多次的老手,我已经嗅到了其中的商机。经过对市场的多次分析,我找到了这个领域的商业空白。

如今的时代,科技发达,物质丰富,人们的生活多姿多彩,无数种娱乐方式,都是获得快乐的手段。

在方法变得更加多样化的同时,人类的快乐阈值也在不断被拉升,不管怎么变,“获得刺激-得到满足”的原理却不变。

刺激的限度是有上限的,总有一天,大脑对刺激的感受度,将受到巨大的限制,要想获得更多的快乐,就必须投入更多的成本,找到更多的方法和手段,但是过度追求刺激,将会对大脑产生非常之大的负面影响。

如果不加以控制,大脑对一切的刺激和感受将会变得越来越弱,人们感觉不到快乐,那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呢?

我发现了市场的空白和痛点,经过多日的思考后,做出了一份基本的商业计划方案,方案中是我宏伟的商业蓝图。

这个方案提出的首要的问题是:有没有一种手段,能够跳过“刺激”这个步骤,让大脑直接获得满足。

我给这种快乐,做了一个明确的注释:以最低的成本,最小的伤害,获得最持续的快乐。

在我创业的时候,积累了一些人脉,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人,李教授——脑神经学领域的知名专家。

在见到他之前,我就把这份大胆的计划发给了李教授。

很快,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小吴啊,你这样该不会是让我研究某种新型毒品吧!”

我连忙解释道:“这只是我的构想和假设,我计划中提到的是,以对大脑最小的伤害,获得持续的快乐,毒品这种东西只是通过对大脑强烈刺激,获得非常短暂的满足,但伤害巨大,而我这种却完全不同,跳过刺激,直接满足大脑。”

沉默许久,电话那头才传来声音:“好吧,我明天下午有空,你来见我吧!”

看样子,李教授对于我的计划还是有兴趣的。

02

很快,我就见到了李教授,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头发白了不少,但依然精神矍铄。

当他看到我时,眼神中透着精光,似乎要将我看透。

“你是说跳过刺激,让人直接被满足?那你可知道,正常的快乐是怎么产生的吗?”

我自信地说:“这个简单,通过足量的刺激,让大脑产生到足够的多巴胺,这是脑部的一种神经传导物质!”

李教授说:“很好,那么你的计划是直接获得多巴胺物质,然后绕过刺激,尤其是避免那种有害,容易成瘾的刺激,例如毒品。”

我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说道:“您只说对了一半,绕过刺激是不错,但最终要获得的不是多巴胺!”

李教授被我搞糊涂了,说道:“那你想说的是什么,还有其他的手段吗?”

“你不觉得,多巴胺也是一种手段吗?”

“哦,理论上来说却是如此。”

“其实绕来绕去,出发的点不太一样,我更偏向于一种精神性的角度,而不是生理性的多巴胺。”

李教授顿了顿说道:“你说的对,准确说,多巴胺带来的严格来说是只能叫做快感,而快乐,更加偏向于精神性!”

“还是那个老掉牙的理论,马斯洛需求分级,最高等级是自我价值的实现!”

“那你所指的获得精神性的快乐,就是满足这样的条件是吧?”

我笑了笑,继续说:“我商业计划已经写明了,我要帮人实现的,就是这种最高级的快乐!”

“人的自我价值的实现有很多种,那么你所指的那种最高等级的快乐,有具体的场景吗?”

我喝了一口咖啡,望着医院的天空,雄心壮志燃起,我缓慢地吐出四个字:“改变世界!”

李教授听到我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差点被口中的咖啡呛到,他擦了擦嘴,说道:“你这说的太不着边际乐了吧,你以为人人都能改变世界吗?”

“我说的改变世界,对于世界本身来说就是虚假的,但对本人来说,确是真实的。”

“你这说的,该不会是想要做某种电子游戏吧?”

“如果我是以电子游戏为手段,就不会来找您了,现如今的电子游戏,早已不如当年那样让人快乐了,人需要一种更强烈的,更加真实的,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东西,获得高等级的快乐,而实现这种快乐,直接通过脑神经学的手段。”

李教授有些不解,显然被我这种大胆的假设给怔住了,接着说:“你是说通过某种脑神经学手段,让人误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世界,获得巨大的成就,并且信以为真?”

我笑着说:“并且这种手段,最好能够变成某种商品出售,这样才能够实现一种商业化的手段,攫取高额的利润!只要您能够研究出来,所得的利润将有一半是您的!我就负责商业化道路就可以了!”

“凭借如今的手段,我相信,这种方法,将是改变人类世界的一种手段,所以,李教授,您和我,真的要去做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在改变世界!如果成功,获得的不仅仅是金钱,那将会载入人类历史!”

我一口气将理想全部讲给李教授听,我知道他已经心动了,但是我不着急。

我接着说:“李教授,您就慢慢考虑吧!”

过了好半天,他才说:“可以这样,我想实现这种最高级的快乐,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可以从简单的快乐做起,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递进!你再容我好好思考一下。”

我站起来握住李教授的手,笑眯眯的说道:“我会用我的资产,给您配备一支专业的研发队伍,您就放心吧!”

03

很快,研发小组就有了阶段性的胜利,我始终坚信,以现在这种技术,是完全可以实现这种目标的。

研发成果是一种气体,对人体毫无伤害,用于改善负面情绪,见效十分快速。

我来到李教授的研究室,看到那一罐装在玻璃器皿中无色的气体。

我还是有点怀疑:“你这种不会是笑气吧,也就是一氧化二氮,一种麻醉剂。”

李教授:“当然不是,我们用的是一种无害的成分,不麻痹神经,不成瘾,不损伤大脑,只会让人产生愉悦效果,第一阶段的成果以消除负面情绪为主要功效!”

我很好奇,其中的成分究竟是什么,其实我更害怕的是成瘾行为,否则很容易被禁售。

李教授接着说:“你可以试试,放心,我们都已经通过了人体试验。”

我点了点头,然后抓起那一罐玻璃器皿,打开盖子,吸了一口。

那一瞬间很神奇,我很清醒,如沐春光,焦虑,压抑,愤怒的情绪一扫而光,胸中仿佛有一种澎湃的力量,身体中的每根神经清爽无比,虽如此,但丝毫不会感到亢奋。

我立刻问:“这种效果能够持续多久呢?”

李教授说:“这一小罐的话,可以持续三天!”

“可以实现量产吗?”

“其实不难,规模化生产不难,气体合成后,直接注入到密封的容器中就可以了!”

“让我看看制作流程!”

我接过那一张长长的化学制剂研究制作清单,一时间有点头大。

“那么这种方式生产成本高吗?”

李教授回复到:“并不高,这是详细的数据,你再看看!”

我像一头嗅觉敏锐的狼一样,在那些数据上看到了可以执行的计划,立刻想到一些开店营销方案。

三天,我很快付诸行动,我给自己的店铺其名为“快乐商店”,给新产品命名为“快乐气息”。

店铺外横幅上的广告很显眼,也很吸引人:快乐可以买得到,进店可体验。

店内整整齐齐摆放着可乐罐一样大小的罐子,但是开店许久后,都没有一个顾客。

我有点沮丧和焦虑,研发,开店,宣传,销售,都需要成本,这无疑让我很焦虑,这些负面情绪一来,我就打开“快乐气息”,贪婪吸吮,在情绪好转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错的灵感。

在周末人群密集的时候,我故意打开罐子,放在店门口,让“快乐气息”吸引路过的行人。

果然不出所料,行人路过的时候都忍不住停在店门口,显然,这种愉悦的气息已经吸引住了他们。

肯定有人好奇,这究竟是一样怎样的商店,怎么就到这里了,心情莫名其妙好得很。在他们纳闷的同时,一定会发现广告牌上的宣传标语。

有一个小美女忍不住好奇心,于是就到店里一探究竟,她问道:“请问老板,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我望着她说道:“让你获得快乐,是真正的快乐!”

“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笑着说道:“你来试试看不就知道咯,我这里有体验版本的。”

我从柜台的抽屉中拿出一个器皿,拧开盖子说道:“你使劲吸一口就知道了。”

她的目光中充满着狐疑,于是试探性的吸了一口气,许久,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真的让人快乐,我感觉我每个毛孔都在呼吸,在放松,就像在春风中一样,那里有明媚的光!”

我把盖子盖上,说道:“体验就到这里了,你想获得持续的快乐,就该购买店内的商品了!”

她很愉快地掏出了钱,毫不犹豫地拿了三罐子,顺便问道:“这一个罐子可以用几天,老板?”

我伸出了三根指头,她立刻心领神会,嘴里哼着歌,一路跑着跳着离开了,就像中了彩票一样。

小姑娘的举动显然打动了在场围观的人,他们纷纷前来体验,发现效果不错,毫不犹豫地就买了。

不多时,我店内的“快乐气息”就已经开始缺货了。

火爆的生意,在加上一些口碑传播,“快乐商店”很快就走红,利润超级可观。

于是我有了更多的研发成本,这样第二阶段的研发就能顺利开启了,这将离我理想中的目标越来越近。

04

“李教授,第一阶段只能对人的情绪产生影响是吧,效果仅仅停留在对负面情绪的纠正上,那么这种快乐能够持续升级吗,我要更高等级,更持续效果。”

李教授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提升快乐等级,的确可以,这种快乐源自于他人的认可和尊重,但可能会带来某些副作用!”

“具体是什么副作用呢?”

李教授推了推眼镜,目光凝视着试验台的空玻璃器皿,脸色凝重:“渐渐丧失对现实的感知!”

“这与第一阶段不一样,肯定会对人的行为产生影响吧。”

“这个说不准,说不定只是体现在情绪和心态上,或许只是我想多了!”

“先不说副作用吧,那么通过现有的技术,能提升等级吗?”

“这个并不难,但是需要继续投入更多的材料,想要更好的效果需要增加浓度!”

“那您先把它研究出来吧,费用是不愁的,您知道的!”

李教授表面上笑着答应,但是我知道他真正担心的是副作用,无法预知的副作用。

很快我的店铺就已经有了连锁分店,并且品牌的知名度已经打响。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即使我不主动提出产品的研发升级,就已经有一批老客户已经提出要求了。

他们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这种纠正负面情绪的“快乐气息”,有一点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很显然,消费者们对我的产品形成了依赖,并且渴望提升产品的体验。

虽然自己挣到了越来越多的钱,但金钱已经无法满足我了,相反,那种改变世界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

在我的压力下,李教授团队终于成功研发出了“快乐气息”的plus版本。

试验阶段过后,我再次见到了李教授。

“你真的想要把升级版推上市啊!”李教授面色凝重,说着紧紧握着那一个器皿。

我看着李教授手中的器皿,透过透明的玻璃,我看见那东西有了一种淡紫色。

我很坚定地说:“对,没有办法,基础版本的几乎快要失效了,必须推出升级版,这也是为了响应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这次不同,我试过,简直有点可怕,让我对现实有了误解!”

“具体表现在哪里?”

“我明知道这东西不能制造出来,但是那种渴望,不仅让我把浓度更高的气体制造出来,而且让我有那种不断加强浓度的做法?”

“那您加强了浓度了吗?最终版已经完成,真的能够改变世界吗”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显然已经有些激动。

李教授僵在那里,许久才点了点头。

我在那里大喊:“快给我,让我试试!”

此时的我已经像一头野兽一样扑过去,李教授显然是不想我一错再错。

我大声喊着他的助理:“赶紧把快乐气息给我,给你们涨两倍工资!”

那些人很快就按住了李教授,他毕竟上了年纪,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瓶子,我知道这淡紫色的玩意,只不过是升级版,最终版一定被他藏着。

李教授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声:“小吴,不要一错再错了,我开始研发这东西就错了,快乐不能依靠这种玩意,快乐是不断积累和创造出来的。”

我激动地说道:“快给我,你个糟老头!”

李教授牙关紧咬,我们拿他毫无办法,我突然灵机一动,这玩意,能改变对现实的认知,我手中的东西,或许能够试试,说不定能够撬开他的嘴呢!

我一把将瓶子摔在地上,那种紫色的气体像一种魔法一样,一下从实验中弥散开来。

几个人几乎同时大笑起来,我的头脑很清醒,更不可思议的是,李教授突然改变了态度,他在地上声嘶力竭地笑了起来,还不停打着哆嗦。

那一刻,我真的害怕他死了。我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连声道歉。

他一边大笑,一边对我说:“小吴,让我们改变世界吧,让人类消除痛苦,永远快乐!”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

他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铁盒子,缓了口气才说:“最终版就是这个,他是固体,不是气体!不过现在不要轻易打开他,否则,将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但是你要记住,以后总计版上市,定价一定要高,不能够让那些人轻易买得到!”

我把李教授扶起来,一把抱住他,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坚定地说道:“我会的,我一定会改变世界!您就专心负责生产好了!”

05

很快,“快乐气息”的plus版本就已经面世了,一出来就被抢购一空,处于长期缺货的状态,我们不得不抓紧时间生产。

我没料到的是,自己已经被警察盯住了,他们怀疑我的产品有一种类似毒品的功能,我相信,经过毒理检测,他们一定抓不到我的把柄,“快乐气息”已经被证实的确是无毒无害的。

直到我陆陆续续听到一些消息,我的顾客们沉迷于这种真实而又强烈的快乐中,丧失了对危险的感知,死于各种莫名其妙的意外之中。

这些消息让我不禁担忧起来,这还如何让我推出终极版的“快乐气息”呢?

很快,警察掌握了某些间接证据,那些死于意外的人,多数都是使用我“快乐气息”plus版本的人。

我就这样被逮捕了,我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于是将快乐气息终极版的药丸偷偷藏在身上,我从未体验到它的效果。

我被带到审讯室,对面的警官一脸严肃,呵斥道:“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贩卖新型毒品!”

我冷静地对他说:“不是,我是在售卖快乐,给人们带去幸福!”

警官显得有些急不可耐,说道:“还狡辩,那你怎么解释那些购买你产品的人都意外死亡了?”

“这和我的快乐气息无关!你在他们身体上查询到中毒的迹象了吗?”

“这个没有,我想知道你怎么做到的?”

“这是真实的快乐,怎么会要人命呢,他们意外死亡,是因为他们倒霉!”

“你还敢狡辩,老实交代!”说完他一巴掌打在我脑袋上,一瞬间我感觉耳朵嗡嗡作响,头也开始冒金星了。

用了“快乐气息”这么多天以来,我头一次感受到了痛苦,感到心头发闷,想要逃离这个鬼地方。

我想到了被我藏起来的终极药丸,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警察和我见证一下快乐的终极奥义。

我翻出那颗药丸,微笑着对警官说道:“这样吧,我让您见识一下,快乐是什么滋味的!”

那是一颗散发着浓郁味道的紫色药丸,充满着浓厚的郁金香气息,我心想这东西该不会是用郁金香的粉末做成的吧。

警察看到我的举动,一下子愣住了,为了让气味充满整个审讯室,我一下将那颗药丸压碎,挤成粉末,洒向整个审讯室。

一瞬间,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了,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舞台之上,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人,他们尖叫,欢呼,高喊着我的名字,我成了这个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

我的眼前闪耀着夺目的光,心中犹如巨浪涌动,就算咳嗽一声,都会引起他们的骚动,透过人群的目光,他们的眼神中闪耀着炽烈和狂热。

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主持,将话筒拿到我的身边,我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屁股,她坏笑着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在示意,会议结束之后立刻去找她。

美女主持一一罗列着我对人类的贡献:“吴居山先生,将成为人类载入史册的人物,是吴先生坚持不懈的努力,让人类永远摆脱痛苦和磨难,永远获得快乐和幸福……”

我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原来,我真的改变了世界,那种至高无上的成就感,将我湮没,让我陶醉,痴迷,即使死那也没有遗憾,因为我将永垂不朽,永远活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成为人们的英雄。

我知道,那位警官因为我,也一定能够改变他的人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回到了自己的店内,我主要呆在总店,这里早已经扩建,装饰华丽,总店现如今只出售终极版的“快乐气息”,而这一款价格昂贵,不是普通人能够负担得起的。

很快,店内一下子涌进来非常之多的人,他们将店内塞得水泄不通,想要抢购终极“快乐气息”。

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亢奋和癫狂,这种眼神让我突然闪过一丝害怕的念头,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最终,汹涌的人潮向我扑来,将我逼到墙角,抽干我周围的空气,直至让我濒临窒息。

我终于意识到我快要死了,但我竟然连对死亡的恐惧都没有了。

在彻底丧失意识之前,遗留在我脑海的最后一道念想是:死就死了,反正我的灵魂将永垂不朽,因为我已经改变了世界!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