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娶了三陪女的男人,拼死要保护这个家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18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2017年12月,我和伍平急匆匆地赶到医院,见肖鸣远蹲在地上,摸着急诊室的铁门自言自语,“医生,一定要救救我婆娘,有什么法子都给我使上……不用担心我没钱。我身体很好,挑一百多斤的担不在话下,起码还能卖四十年苦力,我能赚钱……”

见我们来了,肖鸣远连忙用衣袖揩眼泪,又将双手往衣服上蹭了蹭,紧紧握住伍平的手,“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故意当你们面哭的,你们别介意。我有好些年没做那个了,你们会有好运的。我的天要塌了,为了我婆娘,眼泪不自觉地掉。我一个乡巴佬,没什么见过世面的亲戚,自己应付不过来,只能求你们帮帮我……”

伍平扶肖鸣远在椅子上坐下,安慰他说:“医药费不够的话,你说话,我多少还有点,你拿去应急。至于其他,我特意叫了老蔡过来,他会帮着处理,都是兄弟,不必见外。”

我点头,“你只管放心照看嫂子,交警队和公安局那边,我到时候会去了解情况。”

肖鸣远连忙站起来,“老蔡,你来了。我欠你一个道歉,以后再不会说你坏话了”

我告诉他,好坏都过去了,那时候大家都小,都有狭隘的时候,与其说囿于见识,不如说囿于生活。

“都是因为我们拥有得太少。我也曾被你保护过,也曾被你误伤过,却一直记得你是为了守护自己的一些东西。没关系的。”

我和肖鸣远算是小学同学。原本他高我一届,但由于当年提倡素质教育,上面严查班级人数,我们班超员了,为了应付检查,学校安排我去六年级寄读一段时间。

就这样,我和肖鸣远成了同桌,伍平在前排。班里同学基本不搭理我这个“新人”,肖鸣远和伍平同样是大家眼中的“老鼠屎”,在班里被孤立很久了。两人对我热情有加,上来就说:“有我们罩着你,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汗毛。”

只是很快我就发现,他俩其实也是自身难保,但凡班里有人丢了东西或者教室有人喧哗,老师总是最先怀疑他俩。就算怀疑错了,也不忘补骂一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伍平不招人待见的原因是他爱做小生意,班上很多人都欠着他钱。伍平家有个亲戚是开商店的,伍平常拿着一堆零食到班上卖,小孩本就嘴馋,加上他这边还能赊账,每次带来的货品很快就被一抢而空,等到算账时,大家才发现欠伍平的钱已经还不起了。伍平也不恼,就拿着账单去同学家里找大人要,导致大家不是被骂就是挨打,哭哭啼啼一大片。

至于肖鸣远被人嫌弃,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家里穷。他住在深山里,上学来回要走三四个小时,父亲左手残疾,母亲有智力缺陷,家里实在困难。肖鸣远平常穿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头发也脏兮兮的,浑身酸臭,成绩则常年垫底。

但我却很喜欢他俩。记得开主题班会,老师让每个学生上台讲“我的理想”,轮到肖鸣远,他过于紧张,说话磕磕巴巴,“我,我,我要做自己的英雄,守护好自己回,回,回家的路,不让它们被,被,被茅草给拦住了;我还,还,要赶走内心的妖魔鬼怪,无论走到哪里都,都不害怕,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其他孩子拍着桌子笑,只有我和伍平为他鼓掌,老师还因此对我进行冷嘲热讽,“下面那个低年级的学生,你觉得肖鸣远这个现世报能成为英雄,以他为榜样吗?”

我说:“能。他是我朋友,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都能成为自个的英雄,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
“能个屁,一副熊样,话都说不好。别怪我没提醒你,自己靠着两坨屎不知臭,到时候沉沦了,可别怪我。”老师说完,其他同学拍手叫好,我做鬼脸表示不屑。

过去,祖父常跟我念叨“无论成人还是孩童,要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不能人云亦云。”所以我一向是不便分类的学生,不怎么听老师的话,尤其是眼前凶神恶煞的这位。

我固执地相信肖鸣远是个很好的哥哥——

他说话算数,说他们山上有肥硕的黑野猪,有长着漂亮羽毛的野鸡,还有随处可见的冬笋。隔几天,就真的给我带来了冬笋炒野猪肉,和一根长长的蓝色羽毛。“打野猪时要学会往一边闪,它到死都横冲直撞的,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有,碰上下大雪时,山上肥硕的野鸡伸手可捉。”

两周后,我回到了自己班上,肖鸣远和伍平还是会经常来看我,说如果有人欺负我,就告诉他们。有次,我走过道去讲台擦黑板时,不小心将一位女同学的书碰掉了,就在我一边道歉一边捡书的时候,那位女同学突然大声说:“一个没爸爸的人,我鄙视你,哈哈哈——”其他同学听见了,都跟着起哄。

我委屈极了,去找班主任,得知她去镇上开会了,于是转身告诉了肖鸣远和伍平。肖鸣远和伍平抄起凳子就来到我们教室,站在讲台喊:“要今天是个男生带头嘲笑我们朋友,他的脑袋就开花了。我们不打女生,但你要记得,你们回家吃热饭,人家回去吃冷饭,冷饭之前也是热的!我们都要更加爱护他。”

我心里一阵温暖,瞬间就笑了,朝着他们喊:“我就知道,你们是我的大英雄。”只是我没料到,在几天后的一个午后,那个脏兮兮的英雄跪倒在了自己家门口。

那天,肖鸣远来找我,光着脚,他有一双7块钱的小白鞋,进办公室的时候穿着,出来后马上就脱下来去河边洗了,“班主任说明天要领着班上一些同学去我家做客,我来邀请你,还有几个女生。”

“那可不得了,你要好好招待啊。”我看着肖鸣远那双沾满泥土的脚丫子说道:“不过他怎么想着要带人去你家做客?平时那么瞧不上你,这回就不怕走远路了?”

“来者就是客,不用想那么多。我现在就盼着鞋子早点晒干,等下赶紧跑回家收拾一下,将家里的红薯干、鸡蛋还有野果子都拿出来,另外那根野鸡毛你能不能借给我用一下。告诉你哦,我喜欢我们班上的婷婷,想装扮一下,在自家门口跳舞给她看,你得给我伴唱,因为我家里没有录音机,没有声音我怕自己跳起来没感觉。”

那时我刚被选为学校合唱团领唱,那个叫婷婷的女生也是合唱团成员,“你们每次排练,我就躲在外面的角落里跳舞,那么多人,我还是能听见她的声音。想着她,我就觉得自己的舞跳得很好看,都跟郭富城差不多了。”说着他甩了甩头。

第二天,肖鸣远的班主任果然领着十几个同学出发了,男生人手一个蛇皮袋。一路上肖鸣远兴奋不已,忙着给大家介绍:“那是仙女峰,那是云峰……”

那是春天,山明水秀,成片的杜鹃花簇拥着蜿蜒小路,肖鸣远还会学各种鸟儿吟唱,但除了我和伍平,其他人都不怎么搭理他,还有女生抱怨山路太绕。

那是我第一次去肖鸣远家里。与春天的明艳极不相称,那里仿佛是凛冬留下的残骸——两间木板房,怕房屋倒塌,外面用两根大树干支撑着,那间看着像堂屋的房间,地面是泥土,凹凸不平,只有一张破旧的四方桌,屋里那个女人的眼神满是惊恐——那是肖鸣远的母亲,但没有孩子和她打招呼,只有肖鸣远一直在忙碌着。

提了一桶井水过来,却没有杯子,只有一个水瓢,说很快能煮出一锅饭,“不管多少人,要让大家吃饱,我们的锅能煮出锅巴来,可香了,嚼出的声音像唱歌一样。”

就在肖鸣远满心欢喜地劈柴时,班主任显得不耐烦了:“你真以为我们是来做客的?你欠着我一年的学费,每次都说要交,再拖下去你都要毕业了。我也是要生活的,由着你们一次次失信,我就得饿死。你家值钱的东西没有,谷子总有几百斤吧。”

找到肖鸣远家的米仓后,老师一声令下,孩子们欢天喜地,热火朝天地往自己蛇皮袋里装谷子。肖鸣远先是愣了,继而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样我就没得书读了,一家人还要饿肚子。田里的禾苗要秋天才能收割……”

老师不理睬他,反而教育他的学生们:“穷还有理了?他欠学费,上面扣我的钱。都像他一样,我就得去要饭,靠山还能吃山,但凡勤劳一点都不会过得像叫花子。”

肖鸣远急了:“我爸爸很凶,但是很累的,他一只手还要干活。我妈妈砍柴、挖笋、抓泥鳅都会,只不过经常迷路,我们总是要去找她,生怕找不着……”

我算不上这位老师的学生,斗胆抓住一个学生的袋子:“给人留一条活路吧,穷人不该死,这里没有人该死,都要吃饭的。肖鸣远一直当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

可肖鸣远的班主任却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也是,若有怜悯之心,他就不会来。怕肖鸣远有所防备,他还撒谎说是带同学们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美好。我想,这样的人还不如黄世仁。

锅里的米饭还没熟,仓里剩下的谷子,差不多都要见底了,我伸出食指往下戳,硌得疼。事已至此,无论是肖鸣远母亲,还是我和他,都无力抗拒。

就在所有人准备走的时候,肖鸣远捂着脸问他老师,“我的债还了吗?”老师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嗯。”肖鸣远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婷婷。我明白他的意思,过去对婷婷说:“肖鸣远想跳个舞给你看,我在一旁唱歌。”婷婷懵懂地点了点头。

“我好喜欢青蛙咕咕滴叫,旅行的燕子回来了,不停地诉说旅途的辛劳,不停地歌唱还是家乡好……”我背对着那些人唱起了这首《喜欢春天》,肖鸣远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地上还散落着一些谷子,他怕踩到,一蹦一跳的,像极了跳大神的。

其他同学陆陆续续已经跟着老师动身了,婷婷却在原地等肖鸣远跳完了才走,之后她快步追了出去,几秒钟后,又跑了回来冲我们笑了一下,没有说一句话。

肖鸣远似乎忘了自己刚才的窘迫,笑着说:“至少婷婷没有看不起我,她肯定喜欢我家,笑起来很漂亮。伍平那小子不够义气,居然也提着一袋子谷子跑了。不过我现在不怪他了,他和我说过悄悄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师这次动真格了。”

那天,我留在了肖鸣远家。晚上他父亲回来,听说了白天的事,拿起长凳就往肖鸣远身上砸,“死人还要守着自己的棺材板,让你不要读什么鬼脑壳书,偏不听。”

肖鸣远蜷缩着身子,护住自己的头:“爸爸,你莫打我的脸,我怕吓到人家女孩。”

肖鸣远母亲也捂住自己的头,挪动身子向儿子靠近:“莫打,莫打,打傻了很苦……”

“春天过后,是夏天,夏天过后才是秋天,田里的稻谷才能收获,我们才不会饿肚子,我会熬过去的,还要跳一遍舞给婷婷看,这次没发挥好,下次可以更好。”送我回家的路上,肖鸣远一直念叨,“最难熬的是夏天,夏天好长,干活最累……”

之后,肖鸣远来过学校一次,他退学了,来搬东西。离开学校前,他还不忘找到我们班上之前嘲笑我的那个女生说:“以后你不要骂我朋友没有爸爸,男人是很重自尊的。”

离开的时候,他一步一回头,没有人挽留。走远后,他将帆布包里的课本扔进了垃圾桶。

没过多久,村里又传来肖鸣远的消息,“他发达了,以后有无数的爹娘,会哭的孩子有糖吃。”那些人是在哂笑,笑他天生卑贱,竟然去哭丧。

没有人知道,这个不属于他的春天真的是太难熬了,不然谁会去哭丧挣钱,12岁的肖鸣远在别人家灵堂里哭得稀里哗啦,是真伤心了。

听说,肖鸣远第一次哭丧的死者是个5岁的孩子,家里有点钱,父母怜悯他夭折,本想着要给他配一段冥婚,却因找不到合适的人而作罢。有人提及肖鸣远家,“那家人穷得可怕,都快揭不开锅了,到处借米,你让他家孩子来试试哭丧,算是给亡灵认个崽,也算有后了。”

为了不饿肚子,肖鸣远捧着一个5岁孩子的遗像,跪在一个小棺材前,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声大哭,“我的好爹爹,苦命的爹爹,怎么这么狠心,将我一个人丢下……”肖鸣远声音洪亮,情真意切,第一次就赚了60块,给家里买了米。

此后,他以此谋生,长达数十年,赚得最多的时候,有人给过上千块。再后来,有人发现眼泪其实不值钱,而真金白银才划算,便不再看笑话了,也学着降低价格,与肖鸣远竞争起来。

肖鸣远后来说:“当我发现拉下脸面就能填饱肚子后,其实还挺高兴的,主动一层一层地抠。以前我求老师手下留情,也没脸面,而眼泪一文不值,哭丧却让眼泪值钱。人逢绝处,有一口奶喝,喊娘就喊娘,求爹爹告奶奶,能求来就是幸运。”

那时候,所有同学都对肖鸣远嗤之以鼻,只有我觉得他很厉害。当时我自己为了赚钱,从河里背石头卖,4毛钱100斤,有时为了一趟多赚几分钱,临走前,还要往蛇皮袋里加石块,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一旁同样不缺嘲笑的人。尽管如此,我还是因没钱买合唱团的演出服而不得不退出,眼看着队员上电视。

不过直到我小学毕业,都没再见过肖鸣远。后来我考去镇中学,其他大部分同学都留在当地初中,包括婷婷。我和肖鸣远基本上算是断了联系。
直到我大腿骨折,婷婷来看我,谈到肖鸣远,我说自己怪挂念他的,家里还有些金银花,想给他带过去润润嗓子,婷婷却说:“不要给,人家瞧不上你的东西。”我这才知道肖鸣远在给婷婷的小纸条里讲了我一些“坏话”,说我本来就不配在合唱团待着,音乐老师一开始相中的领唱是他,他看我可怜才忍痛割爱让给我。

我当时承受着身体上的阵痛,祖父的离世,以及来自家庭的遭乱,肖鸣远的这些话,其实已经落不到我心上了。

再次与肖鸣远有交集,已是六七年后,那时我已经上大学了,一个初中同学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认识肖鸣远,“他自称是你哥,还说曾经资助过你上学。”

我要了肖鸣远的联系方式,质问他为何要胡说八道。

肖鸣远语无伦次,“那些话不是我说的……不对,是我说的,但不是心里话,我控制不住。是我不对,但真没恶意……不过有时候忍不住想,怎么就没人搭理我。这些年,我时常想起你和伍平。”

我没有揪着那些事不放,“哪天想我了,打壶烧酒来看看我,若是恨我了,打电话来尽情发泄,我帮着你骂,但不要去别人那里胡说,他们也不信你的。”

肖鸣远没有作声,过了一两分钟,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蔡哥,我是肖鸣远的婆娘,我们过几天会在家里摆一桌,希望你和伍平哥能来,老肖很是在乎你们。”

我当即应下来,对于有些人而言,拥有一个家不易,我理应过去祝福一番。

时隔很多年,我们终于又一次相聚了。

伍平彼时已经算是个小老板,在他叔叔的帮助下注册了一家劳务公司。而肖鸣远却依然不修边幅,还多了两撇不协调的胡子。肖鸣远的妻子站在一旁,五官标致,比肖鸣远还要高半个头,虽然年纪比肖鸣远要大6岁,但看上去比他年轻多了。

对于我和伍平的到来,肖鸣远红了眼圈,却极力憋住:“如果你们不来,我这个上门女婿都没娘家人来。”

肖鸣远再怎么被人瞧不起,总是有几个亲戚的,他们不来就是觉得丢脸,包括肖鸣远父亲。过去,他从没觉得肖鸣远哭丧丢人,却在儿子新婚时觉得抬不起头来,说自家天黑了,“都说嫁鸡随鸡,我儿子就真嫁了一只鸡。我再怎么没用,至少娶的是个人。”

那天,就在我和伍平在屋外走了一段、站了一会儿的工夫,风言风语就传到了我们耳朵里,“他俩勾搭上,是女方爸爸过世,女方亲戚认为她不配哭丧——她在外面是做那个的,后来还有男人从外面找过来——因此才要找个人哭丧,哪想到,爹还躺在盒子里,女儿就和哭丧的眉来眼去。”

在我看来,肖鸣远妻子很不错,读了两年高中,处事得体。吃饭时,肖鸣远喝了一点酒又开始胡咧咧,他妻子便趁机岔开话题,面带微笑分别与我和伍平敬酒:“你们能来,我们永远不忘这番情谊,以前是你们包容他,我也一样会的。但我一个妇道人家,没啥能力,我不想他哭丧了,不是看不起,是太心疼他了。”

伍平马上答应,说老肖忠厚老实,干活卖力,只要不嫌弃,工作机会外面有的是。

那次重聚没多久后,肖鸣远就被伍平托关系安排在一家市场做管理员,干了近两年,市场的摊贩们大体是又听到了关于他过去的一些传言,集体抗议起来,都说他“晦气”、影响生意:“一个哭丧的穷鬼怎配管我们的市场。”

伍平无奈,只得建议肖鸣远先回家等等,从长计议。恰好肖鸣远妻子怀孕了,他正想回去照应。

过了几个月,肖鸣远打电话给我,喜气洋洋地说他老婆生了个“带把的胖子”,让我回去喝酒。那时我为了生计忙得晕头转向,说不能去。肖鸣远很不高兴:“伍平现在那么大一个老板,都说能过来就会过来,你不就是上了一个大学吗?现在这么看不起我。”

我甚至都没空和他争吵,直接挂了电话,如此一来,又是几年没有联系。

伍平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但自己成立了公司,还挂靠大公司接房地产的活,公司的法务问题则交给我处理,因此我和伍平每个月都有接触。伍平说肖鸣远其实不爱找他帮忙,只是爱唠叨,反复回忆从前那点小事,后来连伍平也不爱接肖鸣远的电话了。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帮伍平看合同,肖鸣远妻子突然打来电话,问伍平是否能联系到我。我接过电话,才知道肖鸣远妻子出了点事,有个男人当她儿子的面,强行将她压倒在路边,进行侵犯,却因自身原因,刚接触到便结束了。肖鸣远妻子觉得此事性质太恶劣,忍辱负重,没有洗澡,将内裤留了下来,打算报警处理。

肖鸣远却不想事情闹大,说怕孩子以后面子上挂不住,何况自己妻子确实有过不大好的过去,怕有些人拿来大做文章,因此他想让伍平帮着找一些人将对方揍一顿,赔钱了事。

伍平倾向于肖鸣远的意见:“报警的话,走程序太慢,警察把人带走,到时候就闹得尽人皆知了,找帮人给那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他自然会怕。”

我则支持肖鸣远妻子,说揍当然要揍,揍完再报警,这种事不能稀里糊涂的就过了,至于孩子,以后交给我来说,我会告诉他,自己妈妈被欺负了,他应该要有作为儿子的担当,要更加爱护妈妈,无论在哪里,不论是谁被欺辱了,丢脸的一定不是自己,而是那些泯灭人性的坏人,强奸犯才该被唾弃,抬不起头。至于过去,谁都有不体面、不光明的时候,正因为要和过去告别,才不能含糊了事。

这件事情最后正常报警走了程序,侵犯肖鸣远妻子的男人被法院认定为强奸既遂,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令人欣慰的是,肖鸣远和他妻子的感情并没有受到影响。后来他对伍平念叨:“我婆娘是没得错的,不过是老蔡毕竟是个读书人,死板,不切实际,爱出风头。”

我一点都不恼,告诉肖鸣远,“只要你觉得你婆娘没错,我就觉得你是个英雄。”

安宁的日子没过几年,肖鸣远家又出事了。2017年12月,我和伍平接到肖鸣远的电话,说妻子被车撞了,正在医院抢救。

在急诊室门口,肖鸣远的眼泪擦了又流,哆哆嗦嗦,自言自语:“那么好的婆娘不能就这么没了,有她和你们在,我才活成了个人样……”

当伍平准备去窗口交钱时,肖鸣远喊住了他:“钱我们还有些,等房子、家具、摩托车卖了再找你借。你们能来,我就很欣慰了。”

劝住伍平后,他又对我说:“我婆娘最佩服你,听你的话,以前我不大喜欢这样。这次怎么办,我全听你的,你不要计较我蠢就是,一定要跟进警方查个水落石出,到底谁开的车,撞的人。”

经调查了解,我得知肇事车辆的车主是当地一位地产商,但前去自首的却是一位20岁出头的女性,态度诚恳,承认自己属于无证驾驶,向警方表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医疗费用以及不少于30万的赔偿金,有个民警当即大包大揽,说愿意帮忙调解。

我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因为事实并非如此。

肖鸣远妻子出车祸之前,正骑着一辆摩托车送9岁的儿子去学画画,那个孩子有严重的自闭症,却偏爱绘画,天赋异禀。当我向孩子询问当时的情况时,他猛地跺起脚,举起双手不停地跳动。我说要找伤害妈妈的坏人报仇,他才安静下来,嘴里重复着几个词:“男人,大肚子,眼镜。”

我问当时开车的是不是一位戴眼镜的男人,大着肚子。小男孩的脸涨得通红,“是,是,他还要撞。”小男孩描述的现场情况是:他妈妈当时开摩托车骑在路边上,一辆越野车突然失控撞翻他们母子,小男孩没事,他妈妈倒在血泊里。越野车车主倒车之后,打算二次冲撞,小男孩赶紧爬起来站在母亲前面,对方才刹车。

怕自己表述不清,小男孩将整个过程画了下来,人物模样与现实中相差无几,最后一张画,只有一个小人,蹲在妈妈的旁边,红色的血液和黑色的眼泪混在一起。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表示同意协商,先接受那个女人通过转账方式垫付的医药费。当这一切都操作妥当后,然后向上一级公安机关,实名举报办案民警徇私枉法。我向调查组提出,“自首的女人没有驾驶证属实,但对其能否驾驶车辆存疑,要求他们让其在驾校教练的陪同下,驾驶学员车辆,是否能正常行驶将近20公里。”

调查组还没有明确回复我,我就得知,那个涉嫌交通肇事罪的女人被取保候审了。很快,一个自称姓焦的人联系我,“我方出价90万了结此事,不再牵涉其他。”

我问:“何为了结?”

对方示意我交出手机,然后说:“生死不论,因果不论,对错不论。”

我说自己做不了主,“但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这个世界就该论生论死,论对论错,论因论果。我信因果报应,但等不了来世,我现在就想看看善与恶的归属。”

对方给了我一个信封,“不急着表态,促成我们与被害人家属的和解,有你一份。”

我拿手机走人。对方再次叫住我,“为了一个三陪女,至于吗?我们调查了,那个男人连个像样的亲戚都没有,更别谈什么背景了,你了结此事,我们交个朋友。”

我在摔门之前告诉那人:“既然你查清楚了,你就应该知道他还有两个死脑筋朋友。我只知道那个女人是别人的妻子,是别人的母亲,有很多小日子等着她过。”

“未必。”关上门后,里面传来这两个字。

当晚,我接到了恐吓电话,说我得罪的不是哪个人,而是一个什么组织,如果他们有事,到时候我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我呛声:“我从小就不信这下三滥的手段,都触犯刑法了,还以为自己有多神气呢!”

挂了电话,我告知肖鸣远,“对方并非善类,还会找你,谈不谈看你自己。”
肖鸣远说:“如果我婆娘没事,任由他们吓唬,如果她有事,那我可以是各种坏人。”

那天,肖鸣远对我主动提起了他妻子的过往,“她是个苦命人,去按摩店上班并非她的本意。她爸爸得了一种怪病,整个人突然肌肉萎缩,连头都抬不起,吃饭都得靠人托住下巴。她本来在上学的,成绩还不错,不得已退学,为了赚钱养家才走错了路。”

肖鸣远妻子为家里盖了房,又给弟弟娶了媳妇,父亲的医药费都是她付的,到头来自己却被家人嫌弃了。有人劝她说,赶紧找个老实人嫁了,她说,“自己就这样,不骗人。”

肖鸣远说:“这些年来,亏了我婆娘,给我生了一个那么聪明的儿子,屋里屋外给我打理得井井有条,说要我们的家风雨不倾,我嘴碎,她却处处给我留颜面。两口子,你一旦习惯了并记住了对方的好,是千金都不换的。我就在乎这么个人。”

因此,当对方单独约见肖鸣远,以为能搞定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人时,却一样碰了钉子。那些人中间,还有伍平——他和车主的公司有业务上的往来,也过来当和事佬。我想替伍平在肖鸣远面前说几句好话,他是生意人,有些事得周旋。肖鸣远却反过来安慰我,让我不要怪伍平,“我就只有这么两个朋友,再怪就没了。”

事情尚焦灼,医院传来消息,说他们能处理的都尽力了,建议转院。伍平知道后也赶过来帮忙,还找人提前和大医院的急诊室打了招呼。

就在我们一行人跟着救护车快到高速路口时,有一伙人横在马路中间,怎么都不让救护车过,说什么“上次救护车轧死这里的一头猪跑了”。

伍平连忙打电话叫人,我选报警,大家正忙做一团,就见肖鸣远不声不响地背着一个包下了车,二话不说,抽出一把杀猪刀,大喝一声,“我数到三,你们还要害人,我就让救护车轧着你们的尸体过去。你们拿钱办事,我持刀救婆娘,看谁够狠。”

肖鸣远举起刀,救护车鸣起了警笛,声声急促,那帮人吓到了,作鸟兽散去。

肖鸣远妻子被送到三甲医院后,情况有所好转。伍平将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我,当天的肇事司机确实是那位地产商,他那天喝了酒,带几个女人去泡温泉,中途出了事。他不但有钱,背后还有势力,“至少政法委书记和一个副县长是支持他的事业的。”

说实话,冷静下来后,我确实也有点怵。现实如此,很多时候,能自保已是竭尽所能。

我向肖鸣远吐露了自己的想法,证据搜集得差不多了,确定了自首的那个女人不会开车,她的相关信息和资金往来也清楚了,如果阻力太大,得给公安机关时间。

换作以前,肖鸣远早就跟我吹胡子瞪眼了,这一回,他递给我一个棒棒糖,“儿子送你的。你们几时来,何时走,我都不怪。事情已经明朗了,我还有一身力气,就算死,也要死在保护婆娘子女的路上,放心,我们父子两个男人没什么怕的。”

自此,肖鸣远一直奔波于省政府和医院之间。好在老天开眼,在昏迷三十多天后,肖鸣远妻子醒了过来。几个月后,当地的房产贪腐案浮出水面,那位房地产商以及他背后的人一起被提起公诉,给人顶包的那名女子,构成妨害作证罪,被处以拘役。

几年过去了,如今,肖鸣远妻子除了腿脚不便,依然是家里的主心骨。我和肖鸣远也依旧如往常一样,没什么联系。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喋喋不休,我听着时而犯困,时而起鸡皮疙瘩。

但我从不否认,有些人为了一个家,是能当好一个英雄的,尽管旁人不以为然。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