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一次相亲骗局,我被骗了五万块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07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国庆节前的某天,我正和朋友商议假期去哪个城市旅游。突然母亲打来了电话,说是老毛病哮喘又犯了,吃了几服药也未见好转,我让她来北京治疗,她找了一大堆借口推脱。

我实在放心不下,只能放弃旅游计划,当天请完假就乘坐绿皮火车赶回了老家。到家后,我马不停蹄地带着母亲去县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好在治疗及时,病情很快有所好转,我悬起的心终于落地。

一天中午,母亲躺在病床上拉着我说:“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也该成个家啦!”

父亲也在一旁帮腔,说了一大堆规劝的话。如果这事发生在平时,我一定会找其他话敷衍过去,但这次怎么也张不开口,毕竟母亲正躺在病床上吸氧。最后,我接受了父母提出的相亲要求。

几天后,大病初愈的母亲拉着我走进了人民公园,这个地方在我们县城很有名气,它还有一个别号——爱情圣地。按照母亲的话说,这里的姑娘种类齐全,应有尽有,看照片也长得漂亮,并且都是高材生。我拗不过母亲,也不好意思说那些资料都可以夸大,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她进了“爱情圣地”。

母亲做事很细致,为我的相亲做了计划。她先是拉着我在公园内逛了一圈,按她的话说这叫摸行情,知己知彼才能找个好姑娘。

期间母亲遇到心仪的姑娘,就偷偷用手机拍照,一圈转下来,情况摸了个八九成。最后她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红纸和水笔,把我的信息逐一往那张红色大纸上写,当写到身高的时候,她冲我一乐,直接多写了五公分。

可就在刚才母亲还嘀咕别人家姑娘可能谎报了身高,这会儿却当着我的面虚报身高,着实让我哭笑不得。接着她从怀中掏出一张我五六年前的照片,说那时候的我人瘦精神头发多,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她用胶水将照片固定在红纸的右上角,嘱咐我站到后面的石台阶上,这样会显得我更高一些。

我受不了母亲这种卖货式的相亲,便以上厕所为借口逃离了。为了防止别人认出我,还特意戴上了太阳镜。由于我和母亲有约定,这次相亲不能逃避,所以我除了在公园溜达,不能去其他地方。

我把自己当作看客,挨个打量姑娘们的征婚要求,结果越看心越凉,原以为自己在外面闯荡多年会成为优势,可事实恰恰相反。

很多姑娘在征婚牌上明确写着要长期在本地发展,有车有房,最好是医生、公务员或在编教师。不仅如此,我还发现自己的年龄已经到了被嫌弃的地步,很多人要求男方年龄要在二十八岁以下,哪怕女方年龄已经超过了三十岁,依然会要求找个年轻的小伙。

最有意思的是男士征婚,有相当一部分表示可以接受年龄比自己大三到五岁,甚至更大的女士,哪怕二婚也可以考虑。

放眼当下,我最大的优势好像只剩下了工资。但如果按照姑娘们的要求,婚后我要返回县城工作,那就意味着我必定要辞去程序员的工作,可从县城的就业环境来看,一旦我回来,就只能改行谋生。

虽然程序员这份工作存在诸多心酸的地方,但好在它能带来一份不错的收入,这也正是我当初选择前往大城市发展的原因。如果硬让我在工作和婚姻之间做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工作,因为只有工作在,才有邂逅爱情的资本,反之,希望则十分渺茫。

我在公园逛了很久,临近关门时才去和母亲汇合,结果发现她正与一位大妈拌嘴。起因是大妈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我,母亲觉得她工作不稳定,便婉言谢绝了。不料大妈破口大骂,说我是没人要的大龄剩男,哪怕到了四十岁也找不到媳妇。母亲哪受得了这个,摆开架势跟她大吵起来,我担心母亲哮喘复发,铆足劲儿才让她们平息下来。

等那位大妈走远后,旁边的一位大爷低声说:“那人闺女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找到人家,当娘的心里急,脑神经不好了,前几天也是因为这事跟人吵了一架。”

母亲听后忍不住地摇头叹气,默默拿起征婚牌回家了,我伸手去扶,结果被她一把甩开。

相亲公园的插曲并没有削弱母亲的热情,她托人找到了资深媒婆王婶。为了增加成功率,王婶建议先从农村入手,还说农村姑娘能吃苦踏实,母亲不等我发话,直接应承下来。

第二天,天色还没亮透,母亲就把我从被窝里拽了出来。我匆匆洗漱,乘坐着昨天约好的汽车去接王婶。

结果到了王婶家楼下,她对着汽车看了几秒,阴阳怪气地说:“小伙子呀,现在相亲得讲排场,前几天有人开着辆破日本车去相亲,结果愣是没成,后来他听了我的话,换了辆四个圈,当天就成了。”

我板着脸没有说话,但对王婶的好感减了大半。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王婶所说的村子。王婶熟练的翻开随着携带的通讯本,指着其中一个号码说用你手机打给他。

我盯着她挂在胸口的手机,心生疑惑。王婶见我迟疑,解释说自己的手机电量不多了,我不好再说什么,掏出手机拨打号码,电话刚一接通,王婶就把手机夺了去,转身走向旁边的麦地。

司机乐呵呵看着我,问:“第一次相亲,对不对?”我问:“你怎么知道?”

司机指着王婶,压低声音说:“她可不是手机没电了,是不舍得花钱,现在媒人都这样。”我不禁冷笑:“打个电话能花多少钱?”司机打趣道:“花一分钱也是钱啊,这些媒人精得很。”

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姑娘家门口,发现周围停满了轿车,其中不乏百万豪车。

我轻声问王婶:“这都是来相亲的吗?”

王婶嘴一撇,说:“你以为呢,现在是车越好,成功的几率越大,人好看不见,车好一眼就瞧见,现在男女比例失调厉害,要多花心思才行呀。”

我不再说话,默默站在王婶旁边等候女方的召唤,农村相亲是来女方家,让女方逐一挑选。

可是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女方家人出门,最后竟等来两位胡子拉碴的老汉,按照父亲的交代,在相亲过程中不论遇到谁都要客气,我赶忙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中华烟递了过去,俩老汉接到香烟的第一反应是观察烟头上的品牌文字,最后才笑呵呵地点燃。

王婶说俩老汉是村里的媒人,现在相亲需要好几个人配合,叫上他们能帮我多说几句好话。我心中一暖,继续在门外等着。

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我有些烦躁,便找王婶询问情况。王婶说女孩出门了,要到下午才能回来,并提出先去村里饭店吃饭,下午见完女孩再回家,省得白跑这一趟。

到了饭店,王婶和俩老汉菜单都不看直接点菜,算上司机一共五个人,却足足点了十菜一汤。

农村讲究无酒不成席,我又点了两瓶好酒,俩老汉以身体不适拒喝,我提出把酒退掉,王婶站出来说买都买了,哪有退的道理,下午还得靠俩媒人说好话,并嘱咐我结账的时候再买两包好烟塞给他们。

从饭店出来,我们直奔姑娘家,本以为可以见到人,结果仍然被告知还没回来。王婶见我有些着急,开始说好话安慰我情绪。于是我们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王婶一脸歉意地说今天姑娘住在同学家了,明天上午回来。我想破口大骂,但还是忍住了,转身上了车。

王婶马上喊住我:“先别走,把俩媒人的辛苦费给了啊。”我一愣:“什么辛苦费?”

王婶一边掏出二维码,一边解释:“现在相亲成不成都要给媒人好处费,我那份就算了,他们俩的你得给,再怎么说人家陪了一天,一人三十就行。”

我压着怒火匆匆扫码付款,返程中我和王婶一路无话,她打了半路的手机,听上去是安排明天的相亲。

等到王婶下了车,司机叹息道:“兄弟,你太老实了,他们合起来蒙你呢,我在村里上厕所的时候,听到那媒婆打电话,她早就知道今天的姑娘不在家。”

我问:“那为什么还让我去?”司机摇头道:“你去了就得给他们花钱啊,又吃又拿多好的事。”

听完司机的话,我愤愤地回了家,不仅白耽误一天工夫,还花了小一千块的冤枉钱。

当晚,王婶约我明天去见另一个姑娘,我笑着挂断了电话,结果没几分钟,王婶发微信找母亲要辛苦费,母亲叹口气转给了她。

有了王婶的前车之鉴,我不再相信职业媒人,父母开始发动亲属关系帮我物色适龄的姑娘。

母亲的舅家侄女说她邻居家有个好姑娘,强烈要求我去看看,母亲软硬兼施,最终押着我一起乘车前往。

虽然这次面对的不是职业媒人,但母亲还是在半路上买了一大堆糖果,说相亲这种事图个吉利,再说到时候见面的都是亲戚,所以成与不成都不能空手去。

到达村里后,母亲拿着糖果四处发放,眨眼间就发出去一多半。稍后舅妈把我领进一个小院,院子里坐着一位穿着时尚的女孩,正抱着手机玩游戏,口中不时蹦出几句脏话,听得我和舅妈不知所措。

女孩的妈妈走来戳了戳她后背,女孩把手机揣进裤兜,很不情愿抬起头来,舅妈和女孩妈妈躲到一旁。

我打量了女孩几眼,说实话长得挺漂亮,皮肤不错。女孩看了我一眼,吐了吐舌头,便低下头摆弄衣服拉链。

我找了几个话题与她攀谈,却发现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最后索性掏出手机继续打游戏。我见此状况,只得默默转身离开。母亲问我聊得怎么样?我随口说挺好,母亲高兴得直点头。

中午我们在舅舅家吃饭,舅妈说下午让我陪着女孩去集市上逛逛,我推不开,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我和女孩并肩走在集市上,她开玩笑说会不会别人以为我是她爸,我有些生气,后来她暗示我买套化妆品送她,我瞅一眼标签要一千多,二话没说转头就回家了。

晚上,舅妈打来电话责怪我,话里话外说我太小气,我默默听着唯有苦笑。

转眼国庆节快结束了,我也该回去上班,父母变得有些焦急,天天催促我去相亲。

某天,我在朋友圈随手点赞了高中同学周琪的朋友圈,没想到她约我吃火锅,我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毕竟上学时关系还挺好,有段时间我还暗恋过她,看她朋友圈好像也是单身,我心里未免多想了一些。

我们再见聊了很多以前的事,彼此都很开心。后来聊到了工作结婚,她说想嫁的男人要有车有房有稳定工作,父母要有退休金,最好对象有兄弟姐妹,以便分担以后的风险,还说拒绝一起打拼这种假大空的道理。

我看着滔滔不绝的周琪,忽然想起她高中时的清高,那时她立志成为一名伸张正义的律师,说名利都是次要的,只要人生过得有意义。如今她却千方百计要嫁给可以让自己过上富足生活的男人,就在吃饭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她玩微信,将同样的情话发给不同的男人。

我不能否定她的价值观,只是心里清楚,我不是她要找的男人,她也不再是我记忆里的那位姑娘,现实改变了我们对生活的认知。

父母仔细分析了我相亲中存在的优势和劣势,优势是工作收入可观,劣势是年龄偏大,还有一点是县城里没房,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先买房再相亲。

尽管我一直想扎根北京,但高昂的房价让我只能仰望。思忖一番后,我答应了父母的要求,准备拿出钱交首付,不知道三叔怎么知道的消息,他劝父母直接全款买一套,他家儿子就是这么干的才结婚。

父母咬了咬牙拿出半生积蓄和我的存款凑在一起,在县城全款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的新房,共计花了五十余万。当晚,我在房间内敲代码,意外听到父亲跟母亲埋怨房价太贵了,根本不值这么多钱,母亲安慰他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听得我心如刀绞,半宿没有睡着。

临回北京前一天晚上,二婶说有位姑娘也在大城市待过,让我明天见见。我心想反正要回去了,见见也无妨,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我们约在一家咖啡店见面,姑娘叫李凌,刚从上海回到老家,身高和长相都挺不错,有点韩系女孩的感觉。可能同是在大城市工作生活过的原因,我们之间很有话题,天南海北聊了很多,竟然越聊越投机,以至于午餐都在一起吃的。

下午临别时,我们相互加了微信,母亲见我喜笑颜开,也跟着笑得合不拢嘴,甚至提出让姑娘来家吃饭。

回到北京后,我和李凌一直保持着联系,有时候视频聊到深夜,两人的感情也增进很多,那时我感到庆幸遇到她。

大概过了一多月,父母带来电话催我们尽快订婚,我知道农村的习俗一向如此,于是回到老家和李凌商量,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下来,我一看她没有犹豫,自己也点头同意了。

没多久李凌父母提出了订婚要求:万紫千红、一动不动。

万紫千红是订婚彩礼,具体指一万张紫色的五块钱钞票,一千张红色的百元大钞,加起来就是十五万整。一动不动是指会动的汽车和不会动的房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六六大顺”,分别是六箱好酒,六箱好烟,六十斤糖果,六十斤羊肉,六十斤牛肉,六十斤猪肉。

总之,所有的加起来至少还要几十万。父母彻底犯了难,当初全款买完房,存款基本见底了。我于心不忍,想要放弃这段感情,他们痛骂了我一顿,说男女比例失调,现在彩礼都高,最后背着我去借钱了。

后来我硬着头皮让李凌去劝她父母把彩礼降一些,她竟一口答应下来,最后告诉我只要给九万九的彩礼就行,那一刻我对她充满了感激。

订婚当天,我和管事的人一起去李凌家送彩礼。整个过程很顺利,还返还了很多礼品,父母直夸亲家懂事大度。

大概过了几天,李凌来北京找我,说是父母催着她结婚。我许诺她到年底再说,她没再说话,在北京待几天就回家了。

就在她到家的当天,李凌的母亲给我打来了电话,逼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刚说完年底,她在电话里就是一通埋怨,说我对她闺女不负责,现在村里人都知道我们俩住一起了,搞得我无言以对。

第二天,父亲打电话问我和李凌的关系怎么样了。我说挺好的,他说那就尽快结婚吧,同时告诉我一个事情,李凌的父亲身体不好,怕是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想了想,最终答应了结婚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让人恼火的事发生了。李凌的母亲要求我再拿八万的过门礼,否则就不同意结婚,我们全家都懵了,更何况家里已经没了钱,母亲急得差点犯哮喘病。我站出来对李凌母亲说钱可以给,但不是现在,并让她看了工资单,以此证明我的赚钱能力足以支付八万块。

但李凌的母亲不依不饶,非要我现在就拿出八万块,否则就不能结婚。我听到她这么说,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当初是她逼着我和李凌结婚,现在又拿钱为难我,我只能将结婚的事往后推。

最终,我们两家人因为八万的过门礼闹僵了,我和李凌的关系也不再像当初那么融洽。有时候给她发微信,她也爱回不回,后来因为钱的事大吵一架,俩人几乎形同陌路。

终于,我忍无可忍,提出了退婚,李凌的家人没有太大反应,只说能退还一半的订婚礼,也就是不到五万块钱。我感觉受到了欺骗,再找李凌理论的时候,她已经把我拉黑了,我决心要起诉他们。

二婶得知此事,赶忙站出来调解,说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真要是闹到法庭上只会让人笑话。我说不起诉可以,那就把订婚礼钱全部退给我。二婶把我的话传给了李凌父母,却被他们一口回绝。

我向公司请了几天假,准备找律师写诉状。结果律师告诉我这种事不好立案,哪怕是立了案,给出去的礼钱也很难收回来,毕竟当初连个收款凭证都没有。

后来经过我的多方面了解,李凌半年前曾退过一次婚,具体原因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没有将订婚礼钱如数退给别人。至于李凌父亲的病,也只是常见病,不存在生命危险,换句话说,我被他们骗了。

我看着满脸愁容的父母,心中说不出的委屈和愧疚。比起金钱的损失,他们更觉得颜面难以担当。

我被订婚礼的事搞得精疲力尽,有时候甚至安慰自己,剩下的一半礼钱实在要不回来就算了,好在工资还算可观,没几个月就能补回来。只是父母受到了很大刺激,他们对我变得时而急躁,时而冷漠。

某天,我和父亲小酌,他对我说现在村里二十五岁以上没结婚的男孩都扎堆了,可村里几乎看不到二十几岁的姑娘,男女比例失调太严重了。有的男孩好不容易去相亲,结果女方胡乱开条件,一般家庭根本负担不起。上进点的男孩都外出打工找对象了,不上进的就在家里打游戏瞎晃荡,天天像个二流子。

父亲还说村里谁家有闺女,父母天天闲逛。要是谁家有个二十几岁的男孩,父母得起早贪黑打工,就为了给他们娶媳妇,有的甚至开始盘算着从越南买一个媳妇回来。

最后父亲有些哭腔地劝我在城市找个有房的独生子女,哪怕是倒插门都行,只要我这辈子能过好。

听到父亲这番话,我心里难受到了极点,他尊重我的择偶意愿,只是我没让他看到相应的希望。他不会知道大城市的爱情比农村更现实,一套房子就足以击垮年轻人的山盟海誓。

几天后,我回到了北京,结果面临着公司裁员,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本来我是公司老员工,怎么都不会轮到我,但由于我前段时间请假太多,所以身处危险边缘。如果我真的被裁,以当下的经济环境,估计很难找到同等薪酬的工作,毕竟自己已经是“高龄”程序员。

我时常望着街头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这么些年,我写了很多代码,修改了很多bug,而此刻我发现自己的人生出现了bug,但我却不知该无法修补它。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