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爷爷的那口饼锅,撑起了绵长的家乡味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19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一锅,一饼,就是爷爷的人生

爷爷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是他有一口贴大饼子的铁锅。

爷爷说,不知道铁锅大饼子的人,绝对不是地道的东北人。的确,一锅,一饼,就是爷爷的人生。

爷爷是务农的一把好手,也是做饭的行家。想当年,他做的大饼子人称一绝。烧火做饭前,他先发面揉面,他说,面不能活得太稀,太稀了做不成型,直接出溜到锅底泡汤了;太硬,味同嚼蜡,失去了玉米的醇香。

锅烧到一定热度后,爷爷捋起兑了碱的面糊不停地揉团,然后抡起左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椭圆的大饼子就牢牢贴在锅壁上,那动作轻快又有几分潇洒。

更绝的是,爷爷贴的大饼子,无论是大小、厚度、形状,几乎一模一样,整整齐齐绕着锅壁贴一圈。盖上锅盖,就等着黄澄澄、喧腾腾的大饼子出锅了。

人们于是善意地称爷爷为“张圣手”。爷爷眼睛眯成一条缝,自豪地说:“你咋不说我这锅好呢,给啥我都不换!”

爷爷的铁锅是曾祖父闯关东时带过来的。当年,他们凭着一辆手推车,一副扁担,踏上未知的漫漫征程。一路风尘,他们扔掉许多家什,唯独没有丢下这口大铁锅。

铁锅足足有十二印,纯手工煅造,据说要经过多道工序,千锤百炼才打成。经年累月铁锅不但不陈旧,而且在乌黑的锅底表面生成一层油光,炖菜从来不糊锅。

在那个粮食匮乏的年代,爷爷就用一口大锅撑起了一家九口的生活。那时候家家粮食不够吃,靠野菜充饥才得以渡过难关。

爷爷自有他的办法,他把野菜洗净摘好,然后用自制的木棍当搅拌器,大半锅水滚沸的时候,菜茎菜叶像一尾尾小鱼在水里翻腾。

这时,爷爷一边往汤里撒玉米面粉,一边用木棍轮回搅拌,不一会儿,面粉就均匀地附着在菜叶上,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但那金黄的色泽不禁让人感到,这么一大锅面汤,再也不会挨饿了呢。

爷爷说,这挂糊菜汤关键在抡棍,力道轻了,面就直接化在汤里了;重了,面和菜会分离,清汤巴水没味道了。

一年四季中,夏季是乡亲们最快乐的时刻,因为这是挽救生命的季节。几场暴雨过后,土豆黄瓜豆角茄子南瓜纷纷成熟了,这也是大铁锅最能派上用场的时候。

进得园子,随便划拉一圈,一筐食材就在锅里面了。爷爷的大铁锅最省油,菜放进去哧啦一响,葱花和着菜叶的原香就四外散开来,让人垂涎欲滴。

每当这时候,爷爷就在菜上面贴一圈大饼子,并且高度比原来低一些。他说,这样菜的香气汁液会渗到大饼子里,菜里也会融入玉米的醇味。

我们最喜欢的就是铁锅炖豆角了。那时候没有肉,爷爷抄起铁勺舀一点荤油,在锅底一圈一圈地打旋,待油都化成迸溅的液体时,他扬一把葱花下去呛锅,放入豆角翻炒,油和菜特有的香味一下子四散开来。

待每根豆角都湛绿的时候,再下点土豆南瓜,呛汤加调料,围着锅壁贴一圈大饼子就完活了。揭开锅的时候,带嘎嘎的大饼子下端沾满了油星,在热气中冒泡。

一家人或围或坐,一口大饼子,一口豆角土豆,再佐东北特有的葱叶蘸大酱,这情形,即便是几十年后也记忆犹新,就连邻居阿二也经常端着玉米粥过来,就为了划拉两口爷爷的铁锅炖,那份沉甸甸的饱实感,似乎把他衣服上的补丁都给填平了。爷爷不知道的是,在夏日里他每天都要做的这道菜已经如今有了个新名字,并且成了东北的特色菜,叫“一锅出”。

当然,这种奢侈的享受多半是属于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吃的多是南瓜粥、玉米糊。他们说,孩子们要多吃大饼子,实诚,还补钙呢。

那时候家家都有一帮半大孩子,大人们看护不过来,就由着他们在外面随意玩耍,而孩子们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爷爷的大院子。他们在那里爬墙头、捉迷藏、玩弹子,整天穿梭不停。

爷爷从来不赶他们,含着烟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耍闹。而孩子们偶尔消停下来的时候,那多半是爷爷在做饭了。他们围在爷爷的大铁锅前,看着锅里的食材议论纷纷,比如哪根豆角长,哪块茄子大,这些议论,除了童心,还源于两个字:饥饿。

运气好的时候,爷爷会把新出锅的大饼子分给孩子们一点。那些孩子看着爷爷出来,就知道能分得吃的了,像以前一样自动在爷爷身边围一小圈。

爷爷弯下腰,数了数,然后小心地把大饼子掰成几半,递到每个孩子的手心里。孩子们舍不得把饼子一口吃掉,舔了几舔,才挑一小块在嘴里,细细地抿着,那情形就像过年在吃糖一样。

爷爷则望了望空手,也习惯似的吮一下食指,好像那饼子的味道全烙在手指上一样。很多年以后,我想起爷爷这个动作,莫名地感到心疼。

在那个特殊年代里,玉米于人有一种特殊情节,有讨饭的上门,主人若能送一穗玉米,那就等于给了乞讨人特殊的尊重;赶上节日,有哪户人家赏了乞丐一块大饼子,那简直就是顶级待遇了。

那些走街串巷的乞讨人,背在袋子里的,就是这家的高粱,那家的玉米,还有沉甸甸的同情。

一次,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晕倒在村口,她衣衫褴褛,胳膊上缠着带着补丁的空口袋。有人说,这是随“大溜”过来的关里人,肯定是饿昏了。

爷爷听说后,一边让人把女人抬到炕头上,一边吩咐奶奶热上玉米糊。爷爷亲自喂她,并嘱咐奶奶:“一天内不要给她吃硬头货,她饿得时间太长了,吃了容易伤胃。”女人醒来千恩万谢要给爷爷叩头,爷爷紧紧握着女人的手说:“妹子,我也是关里出来的,咱们是家乡人呐!

是的,爷爷既是山东人,又是东北人。他既有山东人的朴实坦荡,又有东北人的大气豪爽。作为东北人的他用最简单的吃食,给了山东的老乡最温暖的慰藉。可以说,一碗玉米面见证了当年史无前例的大迁移,以及贫困年代里最质朴的情谊。

条件稍好一些的时候,爷爷学会变着法子给我们做吃食。他把大饼子劈成薄片,在油锅里烙,煎成金灿灿,带着糊香的小薄饼。有时候他也做费油的锅出溜,在面糊里放入葱花和各色调料,烙出来的锅出溜松软鲜香,还带着葱的甜味,百吃不厌。

如今,富裕起来的人们都买了便捷的电饭锅和电磁炉,大部分灶台消失不见了,爷爷的大铁锅倒显得有些突兀,甚至是新鲜物件了。

谁家来了城里的亲戚,准来借爷爷的大铁锅,吃一顿地道的家乡菜。这些人里,有当年的知青,也有漂泊在外的游子。他们信步在农家小院,捋一把葱叶,摘几个辣椒,这些时令菜都被他们称为“救命丹”。

当然,夏天的烀苞米,土豆拌茄子,冬天的小鸡炖蘑菇,血肠汆白肉都是他们垂涎的,因为在城里他们绝对吃不出这食材的原味。而爷爷的铁锅,成了相邻待客唯一的选择。

在那个宽敞的农家小院里,他们不必衣冠楚楚,趿拉着拖鞋,坐在台阶上啃苞米是常有的事,而汉子们喝着喝着就脱掉褂子,只留一件坎肩背心划拳行令,恢复了东北人粗犷的本性。这时候,爷爷是自豪的,那劲头就像他曾用大铁锅养活了一家人。

最让爷爷感到快乐充实的,是三叔回来的的时候。三叔十多岁就去广东闯荡,后来定居丽江开了一个度假客栈。

平时,他无暇回家,只在过年才有空回来和亲朋好友叙旧。一到年关,三叔的车还没到村上,爷爷已经把面和好,鸡鸭鱼肉摆满了灶台。其实,那些荤星都是摆设,这些年,三叔走南闯北,该吃的苦,都吃了,该享的福,也享了。

酸甜苦辣他都尝过,就是尝不到家长的味道。所谓吃到“吃到尽头是淡饭,喝到穷处是粗茶”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三叔最爱吃爷爷贴的大饼子,就着大葱蘸大酱,再喝一杯高粱酒,他们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他们聊的多半是三叔小时候的事情,在滚烫的炕头,他们满脸冒汗,一直唠到深夜。多年的经历坎坷和离情感恩,都在这深夜释放出来了。

很多南方人不理解北方人的吃法,比如不管什么饭局,餐前总要先上一碟大酱外加一把大葱;“一锅出”里,无一例外是一圈大饼子。其实,你若理解山西人在面里加醋,湖南人在米粉里加辣子,你就理解了东北人,那不仅仅是习惯,更是家乡情,家乡味呀!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