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盲人女孩上大学有多难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1-16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本文作者是一位全盲女孩,考上全日制大学,让她感觉自己被拉入了人群之中。可惜,上大学的过程中,她发现一切愈发不遂人意,逐渐有了掉队感。

终于走进人群之中

路过篮球场,我听到男生们的喊叫夹杂篮球砰砰跳动的声音。有盲人同学拄着盲杖从我身边走过,盲杖底端的滚轮摩擦着水泥地面。因为熟悉了校园路线,我已摆脱对盲杖的依赖,凭借汽车压过减速带的声音,就能判断该往哪个方向走。

这是我第一次去学院的音乐厅上表演课,满怀期待。

四年前,全盲的我考上东北一所全日制本科大学,学的是音乐表演专业。学校一所残障联合大学,为残障人士开放了针灸推拿、康复治疗和音乐表演三个可就读专业。我的专业隶属特殊教育学校,但课程是在音乐学院与健全的同学一起上。

这种特殊的办学模式,让我坐到了健全人之中,和他们同频共存,本身应该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全盲的我,并非天生就看不见。

健全人见过的世界我也真切地看到过。小时候我的眼神儿可以看一些东西,坐在第一排能看见黑板,走在路上能看到公交车站牌,还在电影院看了不少电影。莱昂纳多演过的《泰坦尼克号》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我都看过,那时小李眼睛很迷人,笑起来坏坏的。

失明后了解到,有段时间网上的消息集中调侃他,说他近些年变成了中年大叔,身材肥胖,胡子拉碴。我很难想象他会气质全无成什么模样,在我的世界,他的形象永远停留在了少年时代。

因为天生视力条件不好,小学没上完我就逐渐变成全盲。十一岁那年,爸爸送我去了盲校,就这么一路读到中专毕业。后来身边的盲人朋友都去推拿店上班,我也蹭去南京的一家推拿店工作,工资三千多一个月。

推拿店开在军校旁,来推拿的人好多都是兵哥哥、兵叔叔、兵爷爷,他们身材壮硕,肌肉发达,按捏起来无比吃力。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很累,感觉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与父母沟通后,我就自己找了所可以读高中的盲校,立志考上大学。

我和我的猫咪

我没有读过初中的功课,那所盲校当时也没开初中部,我就作为借读生,直接跟着读高中。上课的第一天我就哭了,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暑假只好找老师补课,英语和数学在补课期间大有长进。见我有所长进,上高二那年,爸妈和朋友都劝我早点参加高考,我去了,自然是没考上。

因为是借读生,又高考落榜,我也不好意思再回那所学校,只能另找盲校就读。新学校离家很近,但只开设高二和初一年级。我跟着高二读,可读了三个月,感觉老师太水,还不如自己学,我就回家了。

在家自学半年多,我每天熬夜背文言文,做数学卷子,把我们学校往年的考试卷子电子版拿回来,自己抄下来重新做。第二年我终算考上这所全日制大学,当时音乐表演专业只招六个残障人士,我是其中之一。

被挤出海面的水滴

坐在音乐厅的座位上,同学陆续从我身边走过、落座,音乐厅喧哗起来。不久,随着喧哗声偃旗息鼓,从台上传来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她是今天的表演课老师。自我介绍后,她开始邀请同学一个个上台表演,让他们模仿一下小松鼠的神态和动作。我听到舞台上传来蹦跳的声音,舞台地板被同学们跺得咚咚响。

“张亮,你在这儿跟我玩儿老鹰抓小鸡呢?别晃。”“那个谁,你咋跟木头一样杵在那,你家松鼠是这样的?”音乐厅内哄堂大笑,我也跟他们一起笑,坐在台下跃跃欲试。

终于轮到我。老师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说了一段话:“我们表演要有动作,你们不方便,等以后有语言类的表演你们再上来吧。” 心情瞬间跌入低谷,我感觉自己面部僵硬起来,音乐厅的舞台应该很宽,却没有我的位置。

我像一颗不融于大海的水滴,被卷着走了一段,最终还是生生被海流挤了出来。

如果说在等待开学、等待真正汇入人群之前,我想象的是可以一点点消弭我和人群的差距。那么读完4年大学,我认知上的收获,实际上是更为具体地感受到与健全同学有哪些无法弥合的差距。

无法表演,只能唱歌

我们寝室六个女生,都是盲人女孩,有全盲,半盲和低视力。盲人这个群体也存在鄙视链,低视力的嫌弃半盲的,半盲的嫌弃全盲的,全盲则在鄙视链的最底端。我们寝室有个半盲女孩,心高得很,不太和我们全盲的人聊天,发誓要找一个健全人男朋友。

我和寝室另外三个全盲女孩关系较好,常一起逛街。出行的时候,我们四个人拄着盲杖一个挎着另一个的胳膊,站成一排往前走,盲杖在我们脚下相互碰撞。冬天,冰雪未消的日子,如果有一个人滑倒,整个队伍都会倒下。

有一次,我们四个人参加学院的朗诵演出,穿好礼服,蹬着高跟鞋,每个人都自带气场。上舞台时,不知是谁先发出第一声“扑通”,然后就接二连三的“扑通”,大家摔作一团,引起台下哄堂大笑。四个人既紧张又羞耻,相互搀扶起来,鼓励一番,继续勇敢地往舞台上走。

对我们盲人学生来说,为了能让健全的同学看到,付出再大代价都在所不惜。

我们只能依靠嗅觉和听觉,试图融入健全同学的生活氛围里。原本食堂的窗口我们几乎都能背下来,一楼第一家卖汉堡,第二家卖面食,第三家卖煎饼。但调换窗口的事时常发生。有一次我想吃煎饼,到达第三家窗口时,发现味道不对,变成了炒菜。我在空气中嗅到一丝汉堡的味道,顺着一排窗口往前走,在第八个窗口找到了它。

点餐完毕扫码付款,有时工作人员很忙,顾不上理我。二维码有的窗口放在台子上,有的窗口挂在很高的位置。运气好时,拿起手机,打开扫一扫,手腕一抬就能听见清脆的一声“滴”。运气不好就要花点时间找方位,胳膊在空中甩来甩去。

学校里有咖啡自动贩卖机,特教学院也放了一台,能做热拿铁、美式咖啡。但它的一切功能都是触屏的,没有任何语音提示。于是买咖啡就相当于抽盲盒,今天乱点一通,扫出一杯拿铁,明天点出一杯卡布奇诺,后天可能点出一杯美式来。有位盲人同学花了十几块钱,结果刷了杯白开水。

最大的困难是没法写汉字。学校用的还是统一的纸质试卷,我们又不能不答卷,最后学院想出给全盲的同学找代笔的方法,安排同学帮我们写卷子。

每次考试的时候,老师把卷子发下来,代笔就坐在我身边,我们低声对话。他念题,我说答案,他再帮我写在试卷上。遇到比较复杂的题,我会花大量时间算,代笔会表现得很不耐烦。这样的考试,注定无法和健全人比分数。

大二时我变得非常自卑,觉得自己不信。连出门拿盲杖这件事,我都打心眼里觉得羞耻,认为盲杖代表残缺、丑陋、亦步亦趋,缓慢迟钝,一如我自己。后来一位朋友对我做了一番开导,我才鼓起勇气再次拿起它,可还是会不习惯,忸怩,甚至会脸红。总觉得有很多目光在盯着我。

我曾和一位健全的男生谈恋爱,但体验并不好。《推拿》里说:“他们把能看见的地方称之为主流社会。”我可能并不在前男友的主流生活中。

他在明,我在暗。某次我送给他一个大礼盒,里面装着我喜欢看的小说、诗歌,和手工做的小玩意。他总说对盲文很好奇,我就每天给他抄写一首拜伦的诗,怕他看不懂盲文,还去打印店把它转化成文档,印在a4纸上。我原以为这种礼物会让他感动,可是后来他只字不提,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为了安慰我,有一次他说:“一个盲人和一个明眼人过独木桥,明眼人看见那么高的距离就害怕,结果一失足,掉下去死了。盲人啥也不知道,安然的走过桥,什么事儿也没有。”我受不了这种过分强调身份的语气,对他好感渐失。

毕业后,他去帝都读研,总是把“想和我去香山看红叶”挂在嘴边,可一直没有兑现。那时我还想幻想香山的红叶多么美丽,分手后再也没想过。也许是我高攀了,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寻找爱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找回自己

大学4年,是我愈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的过程。那段时间我开始刷各类网页,想做一个勇敢表达的人,把不喜欢的东西用文字写下来。当我袒露自己身份,网上很多人问:盲人的世界是不是一片黑暗?盲人女性来大姨妈该咋处理?盲人会不会做爱?会不会有性欲?

我深刻地意识到,也许盲人这个群体真的与主流社会脱节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喜欢听京剧,那种绵长的唱腔,华美的戏词,填满了我大半个精神世界。我喜欢《锁麟囊》中人美心善的薛大小姐,她的戏词里有这样的唱段:世上何尝尽富豪,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哭嚎啕。

幸好在网上我遇到了媛媛。她是健全人,后来成了我的闺蜜,在我看来她是真正爱我的人。网上有人质疑我,只有她帮我解释。一次我们聊到考英语四级,她写了一份考英语四级需要注意的事项,用word文档发给我。这事让我挺感动,我们因此逐渐熟悉起来。

媛媛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后来开始送我化妆品,为我写化妆教程。她试着代入我的处境,告诉我如何涂口红不会落在嘴唇外面,眼妆怎么化才不会出现事故,眼线笔应该怎么握才不手抖。她还送给我眼影盘,外壳上用盲文标记上颜色,用得是简单的字母来代替,比如:D是打底,T是提亮,Z是主色,W是眼尾眼线,Y是哑光。

闺蜜送的迪士尼勋章

与她聊天接触中,我感受到了真正的关心和平等。她把我拉了起来。

一次社团晚会结束后,我得到了一个气球,回寝室的路上,我握着盲杖,突然想要把气球挂在盲杖上面。于是立马行动,把那个小小的、鼓鼓囊囊的小东西挂在盲杖手柄绳上,想来很可爱。我尝试把盲杖当成一个小姑娘来对待,后来挂了一个小公仔,浅色小熊点缀着我的小手杖。它成了我的仙女棒,抵御一切不顺心。

童年能看见时,我最喜欢照镜子,欣赏着自己做出的表情,提着裙角来回走着自创的台步。也许这正是我此后向往舞台的原因。

我渴望被看到,对于舞台、表演和聚光灯的执念,到了大学彻底被激发出来。大一我就加入了合唱队,但因为来到北方水土不服,脸上大面积生了痘痘,表演时被老师调到最后一排。前面站着一个一米七多的学姐,表演时只闻我声,不见我人。合唱队那么多人,我的声音也会被盖住。

在学校无法实现我的表演愿望,我下定决心出去学,于是报了一个配音线下培训班。上课的地点在一间很大的形体教室,和我一起去学习的都是健全人。我开始很担心自己是个异类,害怕给大家带来困扰。结果证明我想多了,大家没有因为我是个残疾人而特殊照顾我,更不会让我走捷径。

给我们上台词基础和表演课的老师叫刘扬,他是个演员,在网剧《穿越火线》里面演过“猴子”这个角色。表演课上,老师会播放一些动作教学视频,带着同学跟着做。我想起那堂音乐表演课,害怕极了,怕刘老师也会扶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到一旁,不让我表演。

没想到,刘老师叫了我一声,让我去前面,手把手带着我做运动。一开始他用口令教我,我肢体不协调,他就过来手把手教我做,每看我完成一个动作,他都会大声说:很好。我很激动,他和别的老师不同,主动向我的小世界走了一步,这已经让我很满足。

追逐美丽,热爱表演,我私下里为此做过很多事,它也悄悄改变着我。很长一段时间,京剧是我黑暗岁月里的一道光。

水袖、马面裙、腰包、对批、云肩、顶花、泡子、偏凤、片子、线连,它们从指尖略过,头面碰撞的声音都是那么悦耳。我还订做过京剧的戏服,也买过头面,虽然不会梳头,也不会化京剧妆容,但那种能把美紧紧握在手中的安全感很棒。

穿戏服拍的艺术照

我记得《小王子》里面有一句话: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如果世上所有的美丽都要通过眼睛去看,那这个世界该多么单调。

不过,想要遇到主动走进我小世界的人,还是可遇不可求。

有一次,我找到大学城附近一家摄影工作室,想让他们帮我化戏曲妆容,拍一组照片。我给他们发了《红娘》的剧照,问他们能不能梳这种京剧头,他们爽快地保证“没问题”。

结果让人生气,我准备了头面和服装,化妆师完全不认识这些是什么。她问我,这些小卡子我都要给你戴上吗?我推测她说的小卡子应该是泡子,后面的所有时间基本上都是我在解释,这个是鬓花,这个是偏凤,这个是顶花,这个是片子。

她一边拿着我的手机看样图,一边拿起片子涂抹上胶水,“啪”的一下糊在我脸上。我吓了一跳,摸了摸干巴巴的片子问她:“我不是说了吗,片子最好用水泡一泡啊,你怎么把干的给我贴上了?”

化妆师竟然说:“没事的妹妹,你看不见不知道,虽然没泡,但我给你贴得很好,看不出来。”结果去照相的时候,干巴巴的胶水让我嘴角动弹不得,我只能勉强挤出笑容,想象自己成为红娘的样子。

现在我已经毕业,在网站上兼职配音员,读小说挣钱,用嗓子演绎别人的生活百态。不过我仍然怀有演员梦,生活中,地板是舞台,白墙是大幕,我不断练习,渴望未来,站在舞台上一张嘴就能风华绝代。

这正是:不懂他人一生苦,能做仅为文中读;本应赏遍大千色,却被禁锢黑中湖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