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1-06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摘要:2021年12月29日,一个星期三工作日,上海迪士尼(以下简称“上迪”)持续了近一天的混乱。一切开始于前一天晚上8点,官方忽然公布消息——明天“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活动中,世界商店销售点取消。

从凌晨开始,直到夜幕落下,持续近20小时的排队中,游客为限购的玩偶争吵到崩溃大哭,排队憋尿到尿血,体力透支到借轮椅……在《快乐无边》的主题背景音乐下,有人满载而归,有人在找工作人员维权,更多人进退两难。

这一日,绝望到达顶峰后,他们又平静下来,认为自己仍然深爱这些玩偶。

人人皆“牛”

12月28日这晚,赵丹只睡了两个小时。第二天是上迪圣诞原创玩偶的最后一次销售。她23点上床,凌晨1点背上暖宝宝、折叠凳、热水、巧克力,和丈夫出发前往迪士尼。丈夫几乎支持她的所有喜好,为了这次夜排,专门下单了冲锋衣、口粮和500个暖贴。

一个月以来,活动的销售方式改了又改,提前线上报名、抽签,最后要限时线下购买。为了参加这次限购,赵丹时常焦虑。即便在第一时间抢到早享卡——比8点半开园时间提早一小时入园的特权,她还是怕买不到玩偶。她特意穿上了星黛露的衣服,背上星黛露挎包,很难看出她已经40岁了。

爆火的玲娜贝儿十几天前就卖完了。这次销售的是兔子星黛露、小熊雪莉玫、小猫杰拉多尼、小狗可琦安和小乌龟奥乐米拉,粉丝叫它们“六宝”。

玲娜贝儿和“六宝”。图源网络
前一晚很多人都没有睡好。20点的官方消息公布后,29岁女孩田婧的计划被打乱。她本与朋友约好凌晨出发,夜排世界商店销售点。这里位于迪士尼小镇的开放区域,不需要门票,黄牛长期聚集。但现在通知这个销售点被取消,就只剩园区内的三家商店可排队。

4天前,官方价149元的早享卡购买通道开启时,她就看到消息。因为家离上迪只有10分钟车程,她犹豫了一下,想着直接去夜排也行。但两小时后再来看,早享卡已经卖完,她只能等5000位早享卡用户入园后再进,失去了先机。

早享卡很快被黄牛以翻倍、甚至更高的价卖出。她的朋友索性不去了。可田婧心存侥幸,万一能排上呢?

凌晨两点,队伍排起了上百人。两个多小时后,喻成宇一行六人到达了停车场测温点。他参加过2021年的每一次新品发售,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拥挤——队伍绕了两圈,又沿着湖边蔓延,起码有上千人。在他停车的20分钟里,目测人数起码又增长了一倍。

2021年12月29日凌晨5点半的上海迪士尼。图源网络
喻成宇和妻子都是八零后,从上迪营业开始,季卡、半年卡、年卡一路办过来。妻子是个纯粉丝,曾经有人想用800元收购一个“星黛露”挂件,她都没出。但他们在这个凌晨来排队,是纯粹为了当代购。

4天前,喻成宇的妻子已经抽中购买“六宝”的资格。这是一次线上抽签,官方公布的中签人数只有2700人。为了能中签,喻成宇把亲戚朋友叫了个遍。而这天凌晨排队的纯粉丝里,有人拉上94岁的外婆,一共30多个人帮忙,都没中。

喻成宇第一次代购也就在两三个月前。偶然一次,他帮妻子在二手交易网上挂了一条玲娜贝儿毛毯,原价300多,随着很多人抬价,最后600元出手。但几天后他发现,这条毛毯又被买家以1000元再次出售。喻成宇后来逛到其他二手平台,这款毛毯最高价格到达3299元。

再早一段时间,玲娜贝儿的常规款(非节日限定款)刚开始出售,喻成宇用官方年卡8折价——176元,帮朋友带了几只。一个月后,朋友特意来感谢他,因为已经涨到了1000元。喻成宇搜索了日本二手交易网站,它在上面被挂到4万日币(折合人民币2000多元)。

“感觉错过了一个亿。”他开始意识到这东西有空间。这次,喻成宇决定当一个“粉牛”(既是粉丝又是黄牛)。

想捡漏试试运气的田婧是个纯粹的粉丝,但也当过代购。那次她买了一套玩偶,在社交平台一晒出,立刻有不少人留言,“姐妹,(某只)加价一百,出吗?”太心动了,田婧想,溢价竟然这么容易。

“人人皆‘牛’。”田婧这样描述现在的圈子。

“切了”

临近凌晨6点,测温点的队伍终于动了。从停车场和地铁站两个测温点到安检口,平常是一段500米左右的直线距离,现在被隔离带分开,像一条足有1公里的蛇形跑道。喻成宇和所有排队的人开始第一次赛跑——测温之后,他们要迅速涌向安检口,这意味着一次重新排队。

为了六个人一起行动,喻成宇不得不放慢速度,后面不断有年轻女孩超过他。在安检口站定,他发现旁边的人5点半才来,而自己4点40就到了。为了争夺数量有限的娃娃,每一个环节都变得不容出错。

第二次赛跑在安检口到检票入园处之间。98年的女孩魏可带着早享卡,凌晨5点到现场,将近7点才进入入园通道。因为是钻石年卡用户,有资格选择人脸通道。但她很快发现,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人脸识别反应很慢,旁边刷卡通道进去五六个人了,自己前面还卡着不动。

喻成宇站在刷卡通道,也在为自己没有选对队伍懊悔。有人卡住了,队伍里躁动起来,“怎么不让他去别的地方处理!”后面的人大声抱怨。

7点一过,早享卡用户开始入园,这一天当中最声势浩大的奔跑和最关键的选择都在此时发生。入园后,他们有三家商店可以选择:甜心糖果屋——离大门最近,部落丰盛堂——要再走近300米,而米奇米妮同心铺在另一个方向。

上海迪士尼地图。图源网络
“一定要买到!”抱着这样的心态,40岁的赵丹拼命往前跑。在人脸识别检票口时,她排在第四。进入园区后,她果断直奔甜心糖果屋,到达时站在了队伍的第24位。丈夫则去远处的部落丰盛堂,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策略。

在这座1.16平方公里的园区里,路线选择在这一天成为了关键。喻成宇感到懊悔。他刚入园时,一位朋友先到了甜心糖果屋,说工作人员告知预计要排5小时,喻成宇决定转向部落丰盛堂。等他几分钟后到达,又听说那里要排10小时。

因为没有抢到早享卡,一位4岁孩子的妈妈订了迪士尼乐园酒店, 2000多元一晚,有早享免排队服务,跟迪士尼官方早享卡一样,可以在开园前一小时进入。她7点乘酒店专车出发,十几分钟后从酒店专享入口入园。她也盲选了部落丰盛堂,到达时已经排在队伍后端。

7点34分,她掏出手机,跟群里的小伙伴汇报现场情况,听到工作人员正告知刚到达的游客——停止排队。“部落丰盛堂切了。”用圈里的话这样说,但谁也不能确定原因。

即便排进了队伍,这位妈妈仍非常不满——早享卡游客原定7点半入园,但这一天提前了近半小时,她觉得是这个原因导致自己排在了后面。“这分明就是信息不对称。”事后,她还去和入住酒店做了交涉。

此时,原本打算捡漏的田婧被堵在检票口。网上传出消息,里面不让排队了,旁边的小姐妹立马低下头哭起来。田婧回头一看,检票口和安检口的蛇形通道里人挨着人,心想,走都走不了。

进退两难

徐煜文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在队伍里,他早就有了尿意,憋到8:40,憋不住了。

10分钟前,官方通告的8点半正式开园时间到了,但队伍依然没动。这位23岁的男生没有抢到早享卡,为了买星黛露,他专程跟领导请了假,前一晚租住在附近80元/天的民宿里。

徐煜文后来回忆,他第一次拨打了上海迪士尼客服电话,无人接听。3分钟后,再拨过去,电话通了。他跟对方说,自己想上厕所,“那边回,不好意思先生,目前这边无法满足您的需求,您在现场找一下演职人员。”

徐煜文看向周围,蛇形的围栏里,前后左右是密密麻麻的的人头,除了保洁,没有演职人员。他痛苦地蹲了下去。

将近20分钟后,徐煜文入园,在游客中心使用了卫生间。他发现自己的尿液变成了棕红色,并伴有灼烧感。

徐煜文回忆,顺着米奇大街,他来到了在钟楼前。在这个常举办盛大活动的地点,他发现十几个上迪高管模样的人出现了。他冲向他们,用英文朝一个外籍模样的人大喊脏话。后来,在警察的询问中也承认了这一点。

“我排队排到尿血啊!尿血啊!”他大喊,并被围观的人拍下了视频。他看上去愤怒极了,双腿前屈,摊倒在了地上。被人拉拽起来,又跪坐下去,戴在头上的那顶星黛露帽子凌乱地歪向一边。

后来,这段视频被起码5个不同的机位发在网上。陌生的网友在传,有人因为没买到娃娃而下跪了,传到后来说他是黄牛。徐煜文说自己只是在想,“哪怕这个星黛露我不要了,我也要尿尿啊……”

这个时间段里,导游罗琪带着的10个普通家庭还没入园,光安检就等了两个多小时。一个6岁的孩子开始不停地哭闹,孩子母亲反复地问罗琪,有没有什么办法快点进入?

“进退两难。”罗琪说,即便当场买下1299元/位的礼宾服务,也难以立刻从安检通道里退出来,更别说进去。为了买玩偶排队这么多人,她工作两年来第一次见,蛇形围栏也只有在国庆、新年这样的盛大节日才会安置。听说园里已经停止排队,多数人还是静静地排着,没有放弃的样子,罗琪说,“不懂他们究竟在坚持什么。”

夜晚的上海迪士尼。图源上迪官方公号
另一边的园区里,有些人排得站不住了,到服务中心去借轮椅。排队间隙,98年的女孩魏可得知一名尊贵的33VIP会员(有专属停车场,看烟花VIP位置,年消费万元以上)也站在自己前面排队,心里平衡了些。

有人过来询问她,“你排的位置1000块卖不卖?”“不卖!”肯定是职业代购,她想。

到上午9点多,有人听说商店货已经不全了,索性从职业代购那里先买一套,原价500多元,已经卖到4000元。

魏可还发现一位中年妇女,推着婴儿车在队伍里。“那孩子是不是她借的?”周围的人讨论。一个人头就意味着能多买两套娃。在圈子里,大家对黄牛保持了一种高度敏感。自从玲娜贝儿火了,粉丝群里时常出现从炒鞋圈来的人,问“现在什么款式卖得好?”“都卖多少钱了?”

一个没机会排队的女孩看上去快哭了,她站在队伍外面,一上午也不肯走。后来,魏可的朋友把位置让给了她。让位的人出来后被更多女孩围住,大家纷纷求他,“大哥,能不能再给一个位置?”

快乐无边

10点左右,赵丹买完了所有东西,从甜心糖果屋里出来。她瞅瞅店门口的长队,工作人员又放了20个人进到店里。她想,自己大概算是最早买完的那批人。

她带着自己拿下的两套玩偶及周边,走到广场上。数不清的人过来询问她,卖不卖?也有女生打身边的男生,怪他没有买到。

“迪士尼的女孩永远年轻。”万圣节那天,赵丹和丈夫一起看了特殊烟花,“浪漫到想哭。”

赵丹办过钻石年卡,入园听见花车巡游主题曲《快乐无边》就好开心。魏可也说,就是喜欢这里大家都笑脸盈盈地样子,“同样是消费,与其去专柜看柜姐脸色,乐园里的人们更让我快乐!”

“大家都很可爱啊!”还没有玲娜贝儿的时候,赵丹喜欢迪士尼的其他卡通人偶。后来,她被玲娜贝儿的人设一眼迷住,这只粉色狐狸首发那天,她凌晨3点来等。从那时到现在,赵丹在这里花了几万元,几乎所有新款她都买。

这喜欢也不是毫无由来。过去的某一天,因为工作压力大,又和丈夫有摩擦,赵丹索性请假调休来到迪士尼。

那天下着小雨,游客不多。她看到迪士尼卡通人物——花栗鼠兄弟奇奇和蒂蒂蹦跳着过来,就凑过去问,你们觉得花栗鼠女神克里斯喜欢你们俩中的谁?这对兄弟打了起来。赵丹瞬间开心起来。那天,他们还为她跳舞,耍帅。

花栗鼠奇奇蒂蒂在花车上。图源上迪官方公号
“所以对我来说,喜欢‘七宝’是很自然的事情啊,就……后花园里老朋友。”赵丹几乎每周都要去迪士尼,将这里视为“做有氧运动的后花园”。

也是在10点多,“尿血”的徐煜文也从钟楼离开了。去年11月份,他第一次在园区跟“星黛露”互动。那天他戴了一个耳朵会动的帽子,“星黛露”注意到了他,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在这一瞬间,这个生活里只有上班、下班和偶尔见朋友的98年男孩,感到这个玩偶圆溜溜的眼睛里有光。

后来他办了年卡,隔三差五就来看“露露”,还做了水晶相册带来给“露露”看。现在,他想自己再也不会来上迪了,尽管微信签名上还写着:真的好爱星黛露啊。

从早晨得知不能再排队开始,田婧的朋友哭了一路。田婧哄了很久,朋友才决定下午回去上班。中午12点左右,两人往出口走,路过钟楼,看见许多人聚集在那里。

“是不是我们也下跪,你们才会给东西?!”有人在人群中喊,是凌晨四五点来“夜排”的人在表达诉求。田婧听说有一个女的没有买到,给工作人员跪下了,迪士尼给她特批了一套。后来她才得知,大家传的就是尿血的徐煜文,大概因为他留着长发,当天扎了个马尾,被误认为女生。

那时田婧心想,那我也去跪一下?这念头一闪而过,最终她们出了门,队伍还像早晨一样,有源源不断的游客往里涌。

15:45左右,导游罗琪也出了园。她觉得这是工作以来尤其累的一天。自己带的10个家庭都没玩到几个游乐项目,最少的只玩了两个。

这天,除了三个销售点,整个园区里的其他地方,几乎没什么人。而排队的游客数量太多了,部落丰盛堂门口的路在上午就被封了。平时通过只用3分钟的路,需要绕到后面的宝藏湾,走上10多分钟。

罗琪看到纯游玩的游客在质问工作人员,“凭什么因为排队买东西影响到我们普通游客的权益?”对方只有抱歉,游客还是不得不折返出去。

争吵还发生在很多地方。因为插队,因为某些店缺货……一个20岁出头的男生骂旁边的女生,来买这鬼东西干什么?

尾声

20点32分,官方在网上发出公告:2021年达菲和他的朋友圣诞系列商品售卖活动结束,并称“非常抱歉不能满足所有游客的需求,我们将不断改进和持续优化,努力给大家带来更多欢乐、更好体验”。

结束了疯狂的一天,徐煜文很烦,情绪崩溃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网友指责他作为一个男生竟然为了一个玩偶下跪。当晚,警察上门找他询问情况,单位领导也知道了。好在家人不知道,他一直隐瞒着,怕被他们觉得不务正业。

代购喻成宇最终有两个挂件没买到,转手之后能赚6400元,只用了10个小时。但他不着急出手,当天原价219元的玩偶,已经在网上涨到600元,现在又涨了,已经900多元。

但当天排队间隙,喻成宇问过妻子,以后还来吗?妻子否定了。赵丹也说,经历过这天后,“我圈子里很多妹子都退坑了,我和朋友们互相监督,谁去谁是狗,宁可花钱收。”

当园区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直播的人,排队要两三个小时打底,一个100元出头的周边能卖800元的时候,粉丝都觉得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这两天,网上又有了新年星黛露的款式图。喻成宇的妻子立马改变了注意——还是很想要这款。

“难说到时候(出新款时),我就是狗。”赵丹说。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围困迪士尼:买500个暖贴凌晨排队站不住就借轮椅 憋到尿血被网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