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2-28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前段时间,美国爱荷华州,一名叫詹姆斯·大卫·罗素的39岁男人,被控杀人,并吃了遇害者的部分身体。

几个月前,一名西班牙男子因同类事件被判刑15年零5个月。至于他吃了谁,就不细说了。

2017年3月,埃塞俄比亚西南地区,传统苏瑞部落。
图源:ICPhoto

在20世纪,仍然存在一个原始部落,他们把逝去的孩子烤了分食。从人类文明的角度来看,他们是原始而落后的,然而在他们看来,所谓的文明社会不吃人却杀人,可能才是真正的野蛮。

1963年2月,法国人类学家皮埃尔·克拉斯特走进一片森林,这里是白溪,白人管制之下的瓜亚基人居住地。

他带着纸、笔、小刀和糖果,接近这片土地的最后一批印第安人,与他们共同居住和生活,在费尽心机的观察、访谈和思考后,他记录了这片蛮荒文明的生活方式、秩序、制度和逐渐消逝的荣光,收录在《瓜亚基印第安人编年史》之中。

《瓜亚基印第安人编年史》
图源:amazon

克拉斯特曾经师从法国人类学泰斗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他以敏感而悲悯的心灵平视着瓜亚基人,呈现了一个族群曾经发生过什么和为什么如此,所谓野蛮和残暴有了诗意而温柔的现实根基,小说般的叙事唱出了一个族群的优美挽歌。

环环相扣的杀戮
完成生死之间的补偿

瓜亚基人并非天生嗜血的族群。对于外人,暴力是他们唯一的语言,但在族群内部,他们致力于消除一切暴力。

一丝不苟的礼节被贯彻始终,成员之间力图互相理解和交流,摩擦和怨怼都会得到安抚,大人对孩子极尽宠爱,孩子们之间任何的危险游戏都会被喝止。一个瓜亚基人听说克拉斯特带着他的大儿子去了小卖部,就冒着风险进入白人的地界,以便保护自己的孩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秉性慈爱温厚的族群也潜藏着残暴乃至不可理喻的一面,瓜亚基人的行为逻辑颠覆了文明社会对于残暴的定义和尺度。

如果有一天,一名男人离世了,他的幽灵会逗留在原地,等待人们偿还对他的亏欠。死亡带给他的最大损失就是孤独,所以人们要找一个人陪他上路。这个人必须是他深爱的人,他的女儿被选中,而男孩们作为未来的猎人,生命要被保留。

图源:korsakoff

这种行为与他们的宗教信仰有关:他们相信死者是一群不可见的幽灵,不愿意离开生者的身边。应对方法之一是离开营地,让幽灵没法找到他们的行踪,第二种方法就是用另一个人的生命偿还死者。

雷暴曾经引发了杀戮的循环。一个暴雨连天的夏夜,在逃离白人的路上,一个孩子被雷击中而断气,孩子的舅舅冉比安基拿起弓,要为自己喜欢的外甥复仇,第二天侵晓时分,他把巨弓对准一个小男孩娇弱的脖子——因为孩子的灵魂不需要同伴就可以上路,不会再困扰生者。杀戮之后的冉比安基必须进行净化仪式,也就是清洗和呕吐。

被冉比安基杀死的孩子深受加古基的疼爱,后者决心复仇,要用另一个孩子的死来偿还。加古基和冉比安基杀死孩子,都是要为了报复他们共同承受的创伤。

图源:korsakoff

第二天,加古基拿起弓,呼唤一位即将长成的少女的名字,宣告她的死期。两个长夜的等待后,少女睡了过去,加古基趁机射死了她。

随后加古基也经历了清洗仪式,彻底断食。五六天后,受害者的母亲为他送来蜂蜜,加古基成为她的教子。“杀人者和牺牲者之间形成了奇异的纽带,它创造出一个秘密空间,让双方在其中冰释前嫌。同时,它也保证在部落中,受到同一个不幸事件牵连的两个家庭不会因此结下仇怨。”

在复仇当中死去的孩子大多数是女性,这解释了从17世纪初到20世纪下半叶瓜亚基群体中女人的数量明显少于男性的事实。

血亲复仇的行为可以追溯到古代,它是死刑的前身。

古代人以泛灵论描述世界,认为世间万物拥有同人一样的感情,精灵无时无刻不在人们身边,死亡意味着形体的消亡,而灵魂依旧存在,影响人们的现实生活,所以必须顺应灵魂的要求。复仇的对象不一定是杀手,可以是任何一个陌生人,这样就安抚了灵魂,并且克服了罪责感。

这种古老的传统仍然存活在20世纪的瓜亚基人之中。对死亡和复仇的另一种视角带来对于文明社会秩序的审视,道出人类社会关于如何对死亡负起责任的演变历程。

真实的食人族神话
为了灵魂的拯救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考察西太平洋岛屿的土著文化,他发现了食人族,学习了当地语言,并与他们交朋友。

他与一位传教士和食人族老人谈起欧洲正在经历一战,每天有几万人死去,食人族老人奇怪他们用什么办法吃掉这么多人肉,马林诺夫斯基愤怒地回答:“我们不吃人。”

老人被吓坏了:“不吃人也可以杀人?太野蛮了。”

这则轶事呈现了一种文化相对主义,“野蛮”的定义从来不是任何一种文明社会的人类专属的。关于食人族的神话素来在所谓文明人之间流传,一度被认为是为了丑化野蛮人、为殖民掠夺而开脱的杜撰。早在16、17世纪,印第安人就背上了食人的恶名,食人族的名单长度也随着殖民者对奴隶的需求量同步增长。

图源:The Guardian

克拉斯特曾经也以为是杜撰。直到他到达瓜亚基部落两个月之后的一个午后,最年长的印第安女性在闲聊中不小心向他吐露了秘密。

在伴随着虫鸣的睡意昏昏中,他们聊起她那些早逝的孩子,她一句恼怒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你说什么?”他随即替她说出“人们埋葬了她那死于仪式性谋杀的女儿”,她语气坚定地纠正道:“没有被埋!他们把她烤了吃掉了!”

原来,因为白人的禁令,瓜亚基人停止了食人仪式,并且对此守口如瓶。但当他们信任了克拉斯特,他们就毫不掩饰对人肉的喜爱,“人肉很甜!”“美味的肥肉!”

他还发现,吃人从来不是瓜亚基人的目的,往往在人死去或者被杀死之后,他们顺带成为了美餐,无论族内人还是族外人。吃掉全部死者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三年多前,也就是听从白人的管辖、来到白溪之前。

一旦某个小群体失去其中的一员,首要任务是通知整个部落,受邀者到齐之后,他们摆起烤架。在此期间,他们处理尸体的每个部位。等到肉完全烤熟了、不再带血了,他们就会把它分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果不能出席,缺席者是否接受送来的人肉,严格关系到赠予者的荣辱。

这个岛屿位于大堡礁尽头,有食人族的传说
图源:ICPhoto

分食死者并非百无禁忌。不能吃自己的孩子、父母、配偶或者同胞;至于人肉的部位,脑袋通常被留给老年人,年轻的猎人如果吃了脑袋,会出猎不利,而生殖器永远是给女人、尤其是孕妇吃的,确保她们能生个男孩。人肉的配菜是一种“蔬菜”,即冻子椰子树的树芯或嫩芽,以抵消人肉可能对食客的危害。

图源:colonial Williamsburg

为什么瓜亚基人吃人肉?仅仅是为了美味吗?克拉斯特多次侦查之后,真相才拨云见日:如果把死人埋了,很多灵魂会向活人进攻,把他们带到祖先那里去;如果把死人吃了,灵魂就飞走了。所以,食人是击退死者灵魂的附加手段。

“如果你不把死人吃掉,你就会感到焦虑。如果你吃了他们,你就会觉得很平静。”一名消息灵通的瓜亚基人告诉克拉斯特。

“吃人肉和吃动物肉完全不同:它远远超越了纵情吃喝中强烈的世俗性,而是一个极为神圣的举动,因为它关乎生者对待死者的方式。”克拉斯特总结道。

图源:Britannica

列维-斯特劳斯指出,食人行为有多种形态和目的。

可以是食物性的(发生饥荒或为了品尝人肉的滋味);

政治性的(为了惩罚罪犯或报复敌人);

巫术性的(为了同化死者的美德,或反之,为了驱散死者的灵魂);

仪式性的(宗教崇拜、举行亡灵或成年祭典,或为了确保农产丰饶);

也可以是疗愈性的。

瓜亚基人的食人行为属于巫术性质。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这种行为无疑挑战了所谓“文明”和“野蛮”的标准,而只有破除任何社会的成见,才能开放而公正地观察和理解。

正如卢梭所说,“社会生活的起源在于我们能认同他人的感受。而最终,使他人认同自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他吃了。”此种寻求认同的方式,属于人类本能的一种。
图片
走向末日的悲惨狂欢

在搬到白溪之后,瓜亚基人背着白人又偷偷办了一次人肉宴,死者是一个小男孩。克拉斯特看到他母亲心碎的表情,眼泪流过她的双颊,一点点冲刷掉了上面黑色的哀悼纹饰。正是这张疲倦、惶惑而空洞的脸告诉他,这个族群的末日已经来临。

早在1953年,一个白人武装小队成功捕获了这个部落,随后,保护原住民的法令颁布了,但对这些印第安人而言,只不过是一次缓刑。直到1959年8月,在森林里,他们与白人相遇得越来越频繁,白人的报复性袭击也变得愈发凶残,他们终于决定缴械而降,来到白人的世界寻求帮助和保护。从此,他们搬到最后的居所——白溪。通过联系,他们还说服了兄弟部落加入这个阵营。

两三千年以来,农业在南美洲四处开花,在南美洲土著农民的包围下,瓜亚基人还保留着游牧文明,如同一群活化石,生活在农业尚未存在的远古时代。男人负责打猎,作为部落的主要供给。

首领使用话语施行自己的权力,但权力从来不会成为侵害群体利益的强权,他始终在团体的控制之下。克拉特斯推断,他们并非没有学会过农业生产,只是丧失了这一技能。可能是为了逃离瓜拉尼人的侵略,他们过上了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

初到白溪时,克拉斯特看到,瓜亚基族群大约有百口人,等到一年后离开时,已经不足七十五人。其他人都死于疾病和肺结核,死于医疗条件的匮乏和各种物资的短缺。而活下来的人则离开了自己生存的史前时代,被扔进一段和他们毫无瓜葛的历史之中。

图片
图源:expedition trips

他们最后的历史被一页页人口调查报告的精确日期、地名和数据所标注,记载了这个印第安部落的消失。1968年的最新消息显示,他们的人口已经不超过三十。

“我最想要记住的是他们的虔诚;是人的世界与物的世界中,他们的存在所产生的分量。我想要如实记录他们在对待某种古老知识时,那值得世人引以为范的虔敬,而这种知识早已被我们那野蛮的暴力在某个瞬间挥霍一空。”克拉斯特写道,白人毁灭“野蛮”文明的行为在他看来才是另一种残暴的“野蛮”。

马歇尔·戈谢在《自由》中道出,瓜亚基部落衰亡的原因是他们反国家社会的形态,所谓的野蛮人社会缺失明确的政府机构,同时也意味着极其有限的劳动分工、技术资源和生产能力。他们刻意拒绝了权力。

瓜亚基人的存在方式给予我们珍贵的提点:人类拒绝屈服权力,也拒绝过度生产,脱离所谓文明社会的禁忌,能否更从容、自由和坚定地生活?他们的文明是对我们思想和文化的丰富和补充。

参考资料:赖德尔《死刑的文化史》,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我们都是食人族》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人类相食是灵魂的拯救还是残忍的事实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