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2-27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在老色批的价值观里,有门前过,不是罪过!可在《红楼梦》里,有个让老色批们难以理解的场景。

在第六十五回,衣衫不整,比李冰冰还要暴露的尤三姐直飙车技,她对意图不轨的贾珍和在场撮合的贾琏说:

“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大家一处乐。俗语说的,‘便宜不过当家’,你们是哥哥兄弟,我们是姐姐妹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

尤三姐的意图是“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敢欺负”。

贾琏和贾珍这对色批兄弟作何表现呢?

“吓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三姐儿这等拉的下脸来。兄弟两个本是风流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个女孩儿一席话说的不能搭言。”

“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儿能为,别说调情斗口齿,竟连一句响亮话都没了。”

如果这段不是《红楼梦》里的Bug,那我只能说贾琏和贾珍简直就色狼界的纸老虎。

尤三姐真的没有见识过老色批的厉害。

有句话叫“我可以骚,但你不能扰”,这对贾珍、贾琏有用,但在正常的世界里,不骚都会带来扰,更不用说破着没脸的投怀送抱了。

如果放到《金瓶梅》里,尤三姐的这种行为会被一群色狼给活吞了。

西门庆、陈经济、韩道国、二捣鬼、来保、来旺、殷天锡……

他们都是《金瓶梅》开篇所批判的“那一种好色的人,见了个妇女略有几分颜色,便百计千方偷寒送暖,一到了着手时节,只图那一瞬欢娱,也全不顾亲戚的名分,也不想朋友的交情。”

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怕过骨髓枯,也没有一个怕过人头落。

先说说出场不多的殷天锡。

吴月娘能过逃过这个色魔的手掌靠的是强烈反抗,可不是“破着没脸”who怕who。

再说说出人意外的来保。

这货在前七十九回的表现一直是寡言慎行,可谓精明能干。

谁知西门庆一死,这货便在第八十一回绷不住了色批的嘴脸。

他居然敢调戏勾引吴月娘,“不是月娘为人正大,也被他说念的心邪,上了道儿。”

这说明了什么?

一个女人拒绝男人的唯一正确姿势就是义正言辞的不留余地,而不是搞暧昧。

不止如此,来保送玉萧和迎春上东京,“不料来保这厮,在路上把这两个女子都奸了。”

这“不料”二字用得好啊,不料之中又有意料之中。

不料的是来保居然能隐藏得这么深,意料之中的是来保干出了一个老色批该干的事,而贾琏和贾珍则是斯文小胆远了。

再说说韩道国和二捣鬼弟兄俩。

尤三姐说的“‘便宜不过当家’,你们是哥哥兄弟,我们是姐姐妹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

只见弟兄俩相视一笑,已在讨论起了谁先谁后的问题。

还有来旺。

和来保一样,来旺也是西门庆家的仆人。

来旺的胆子可就大多了。

来保只敢在西门庆死后作妖,人家来旺在西门庆活得正如日中天的时候就勾搭了孙雪娥。

不止如此,身为一名老色批中的战斗机,来旺的领地意识还十分强悍。

正所谓“惟我可以调弄人家妇女,谁敢狎我家春色”,西门庆勾搭了来旺的老婆宋惠莲,来旺十分生气,扬言要剁了西门庆这个“没人伦的猪狗”。

来旺不仅十分有色胆,还很双标。

尤二姐要是落到这种双标色批的手里,只怕事后还会被来旺要补充营养的钱。

如果说到色胆包天和毫无底线,陈经济绝对是色批界的泥石流。

西门庆健在之日,他就敢在花园里搂着潘金莲亲嘴。

西门庆摆家宴,他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调情潘金莲。

不止如此,他和老丈人的情人——宋惠莲也是一路公开调情,他老婆西门大姐都警告他:“你想死吗?”

被一群妇女围殴,为了脱身,他居然能脱下裤子挺着直竖的一条棍子,这说明在被群殴时,这货一直保持着性兴奋的勃起状态。

玩的这就是这么刺激和不顾后果。

也正是这么个原因,在《金瓶梅》的第九十二回,就因为手里有孟玉楼的玉簪,这小伙子就敢跑到严州去敲诈孟玉楼。

孟玉楼的脱身之法是欲情故纵,先稳住陈经济,“两个不由分说,搂着就亲嘴”。

这也说明了什么?

当一个男人馋女人的身子,这个女人是不可能靠投怀送抱让男人退缩的。

至于西门庆就不多说了。

面对家风的混乱,贾蓉如此解释:“都说脏唐烂汉,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

尽管柳湘莲说宁国府只有门前的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但从《金瓶梅》来看,贾府这帮色批简直就是正人君子。

由此也可进一步分析诸多读者感兴趣的贾珍“爬灰”事件,当然不能说秦可卿不是被迫甚至主动,但秦可卿完全拒绝不了贾珍吗?就贾珍的那点色胆,还不至于。

说起《红楼梦》里的老色批,大概也就薛蟠还有点色批的纯粹样。

如果不信,你看《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赵姨娘买通马道婆给贾宝玉、王熙凤下蛊,结果玉、凤二人立刻变得疯疯癫癫,险些死去,一时间贾府大乱,上下人等纷纷前来探望,慌乱之中也顾不得男女大忌,众人混挤在一起: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工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既要防着贾珍这样的色狼狎自己家的春色,又在百忙之中不忘偷睃人家妇女。

其实贾珍并没有这样的胆量和气性,只是薛蟠以己度人,男人不相信男人罢了。

不论怎样,俗话说得好啊,“色字头上一把刀”,本篇列举了不少色批,又有几个不是在“色”字上栽过跟头呢?

借《金瓶梅》开篇诗与诸位书友共勉: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尤三姐没有见识过老色批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