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2-23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20岁之前,他是男人,却发疯似地想成为女人;

20岁之后,她是女人,却背负着“变成”女人的不幸。

被骂、被敲诈、被抛弃,大半生都活在流言蜚语中,她却始终无悔自己的选择。

她说:“成为女人,能抵我半生所有辛酸。”

她是中国大陆第一位跨性别者“张克莎”。

01

我不是“怪物”

张克莎,本名叫张克沙。

1962年,张克沙出生在一个部队的高干家庭。在他之前,家里已有5个哥哥和1个姐姐。因此,家人称呼他为“小七或七姑娘”。

小时候的张克沙,面容清秀,性格腼腆,又经常穿着姐姐穿旧的花衣裳,所以经常会有邻居逗他:“小七,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每当这时,张克沙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打心底他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可却又长着男孩子的身体。关于性别问题,他有点分不清楚。

慢慢的,张克沙长大了。因为总爱跟着女孩子一起玩布娃娃,跳皮筋,就有调皮的小男孩冲他喊“假妹子”。

进入学校后,他最头疼的问题是“上厕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男厕还是女厕,所以只能硬生生地憋到回家。有时候,实在憋不住了就请假回家,每次老师看他的眼神都非常奇怪。

青春期来临,张克莎的异常,引起越来越多的议论和关注。同学们异样的眼神和嘲弄仿佛在说:“看,他是怪物”。

无数次,他把自己关进黑乎乎的房间里抱头痛哭,怨恨老天让他投错了胎。

高一时,16岁的张克沙终于不堪重负,选择了休学。为了躲避周围异样的眼神,他去了疗养院,陪伴正在休养的爸爸。

在这里,他遇到了他一生之中的初恋萧强。

每次讲到这段爱情时,张克莎都会充满回忆地笑着说:“遇见他,仿佛在黑暗中,终于摸索到一点光明。”

他们年龄相仿,在医院的走廊尽头无话不谈。萧强是第一个,认可张克莎是女孩这种说法的人,萧强说:“现在国外有变性手术,等我父亲出院回家,我就去考医学院。到时候我亲自给你做手术,然后娶你做我老婆。”

但不幸的是,萧强回去后不久,便被父母强迫送去参军。最后,被永远地留在了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

在一个天气阴沉的午后,一位身上残留着战火气息的军人,敲开了张家的大门。他将萧强牺牲的消息告知张克沙,并递给他一摞染血的信件。

接到噩耗的瞬间,张克沙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颤抖着双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萧强的离世,让张克沙遭受到巨大的打击,他辍学了。

很多年之后,他仍会想起那个说“娶他”的男孩。张克莎的心底,埋藏着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想为萧强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人生来无法选择出生,选择性别,但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02

终于成为女人

1979年12月,17岁的张克莎报名参军。他想上战场为萧强报仇,也渴望在军区医院完成变性手术。

他被分配到广州军区总医院服兵役,但军旅生活的每一天,他都备受煎熬。

和男兵一起同吃同睡,让他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厌恶到无法忍受。而男兵们也认为,这个细皮嫩肉的男孩太过“娘娘腔”,给他起了个绰号“未婚妻”。

更让他怒不可彻的是,当他在苦苦寻找变成女人的方法时,军区的人也在试图给他注射“男性荷尔蒙”,让他变得更有男子气概。

愤怒的张克沙开始“破罐子破摔”,公然在军营里留长发、抹口红,穿起了女装。

1982年2月,张克沙提前退伍回家。因为入伍时的男性身份,和办理退伍时的女装打扮,让工作人员无法确认他的身份,退伍办拒绝为他办理相关手续。

就这样,张克沙成了一个无户口、无粮票、无工作的“三无人员”。

为了生活,张克沙只能去了东莞一家外资厂打工,成为中国第一代的“打工妹”。

身高1.74米的他穿着女装,高挑迷人,时尚靓丽。男扮女装每天跟着女工们生活在一起,他感到如鱼得水,非常快乐。

工厂的老板肖先生也迷上他,多次向他告白并求婚,但张克沙拒绝了。他并不喜欢这个大他30岁的男人,也害怕暴露自己“男儿身”的事实。

1982年冬天,张克沙从一篇杂志上偶然得知,他这种情况叫做“性身份识别障碍”。于是,他向这篇文章的作者发信求助,表达了想要做“变性手术”的渴望。很快对方给他回信,并让他到医院接受术前检查。

他十分欣喜地,将做手术的消息告知家人,却没想到掀起了一场“家庭战争”。

80年代思想保守,男扮女装叫“耍流氓”。而闻所未闻的“变性手术”,更让家人觉得是一件丢人现眼的事。

父母拼命反对,兄姐轮流规劝,他都毫不动摇。父亲整天在家唉声叹气,母亲和姐姐也天天掉泪,哥哥们更是怒火中烧,指着他骂、威胁他、冲他拍桌子、砸碗筷,他还是坚持着不肯改口。

1983年1月,刚满20岁的张克沙,接受了中国第一例“变性手术”。

手术后,由内而外变成了女人的张克沙,第一次幸福地哭了。

没人知道,她是抱着必死的心,走上的手术台。

但她非常确定,做变性手术,她有50%的机会尝到做女人的滋味。但不做手术,继续痛苦地活着,总有一天她会绝望地自杀。

人生只有一次,不愿苟且,就只能拼尽全力努力去活。

03

不被认可的“女人”身份

1983年底,21岁的张克沙,以女性的身份报上了户口。她改名为“张克莎”,被分配到长沙友谊商店做营业员。

兴奋的张克莎,正准备迎来新的人生篇章,却不料“变性人”的身份被泄露。

她负责的柜台前,每天都被群众围得水泄不通。人们围着她指指点点,恨不得用目光穿透她的身体,比较下她和真正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工作期间,不能离岗。无助的张克莎,只能站在那里,任人评头论足。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高中时,被人当作“怪物”围观的情景。

商场工作的女同事,在洗澡、换衣服时,也会远远的避开她。

她无比真实地感受到,即使变成了女人,世俗也拒绝承认她的“女性”身份。

在她四面楚歌之时,一个叫陈平的男人拯救了她。

他们相识于朋友的聚会,陈平虽然长得高高壮壮,满脸大胡子,但人却出奇的细心。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体贴地接送张克莎上下班。

在陈平的热烈追求下,张克莎很快陷入情网,两人甚至开始谈婚论嫁。

但正当张克莎憧憬婚姻时,陈平的母亲却跪在了她的面前说:“我家陈平是独子,变性人不能生孩子,你不能让我家没有后代。如果你们在一起,我就去死。”

最开始,张克莎拒绝了。但陈平的母亲,堵在了张家大门外,一声高过一声的叫骂,屋里的张克莎一边流泪,一边被家人强拉着。

哥哥看她气得抠烂了沙发,嘴都咬出了血,叹了一口气劝她:“分手吧,外面所有人都在骂你,这样不会幸福的。”

张克莎的第二段感情,就在这场沸沸扬扬的叫骂声中戛然而止。

她辞去商场的工作,找到东莞工厂的老板肖先生说:“我答应嫁给你,但条件是带我去香港。”

张克莎的这场婚姻,让家人十分措手不及。这个肖先生大她30岁,还是香港人,这等同于有海外关系。对于他们这种军人家庭,影响实在太坏。

但这时的张克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悲哀又倔强地说:“既然我爱的无法在一起,就找个爱我的人。”

生活,就像是一个天平的两端。站在上面的每个人,都可能会走极端,但最终总能找到让你平衡的支点。

04

总是在逃跑的人生

结婚后,张克莎很快跟着丈夫去了香港。

当冲动退去之后,她开始仓惶逃避这段无爱的婚姻。以外出工作为由,跟丈夫开始长期分居的生活。她的丈夫肖先生为人沉默老实,给予她最大的自由和宽容。

在香港,张克莎做过夜总会舞女、时装模特、保险业务员,最风光时做到保险公司经理的职位。

但命运在她逐渐感受到幸福时,伸出了“魔爪”。一个来自大陆老家的女人认出了她,开始对她进行无休止的敲诈勒索。

张克莎陷入了两难,她舍不得自己奋斗几年才得到的工作,又害怕被人知道“变性人”身份。在一次次的威胁和妥协中,张克莎的血汗钱被掏空了。

她想逃去日本,却在这时,遇到了她生命中最爱的男人阿光。

两人一见钟情,相识三个月就开始同居。阿光的家人也很喜欢她,不停地催促他们早点结婚。

在阿光身上,张克莎第一次感受到了女人的激情。她一边享受着甜蜜的爱情,又一边感到恐惧和心虚。

变性人、不能生育、已婚,无论哪一个,都是埋在爱情中的“定时炸弹”。

正当她矛盾时,那个敲诈她的女人,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舍不得热恋的男友,只能千方百计借钱打发走“敲诈者”。最后,当她的结婚戒指都被那人拿走时,张克莎彻底绝望了。

她已经身无分文,天大地大,她却无处容身。

在绝望中,她的情绪开始崩溃、变得焦躁,经常无缘无故和阿光大吵大闹。两人的感情亮起了“红灯”,几次分分合合。阿光再也无法忍受,决定彻底和她分手。

虽然这段感情,如海市蜃楼般短暂,但在张克莎的心里,却烙下了永久的痕迹。因为她终于知道,做女人的感觉,比想象中更美好。

1995年5月,33岁的张克莎一路哭着离开香港。她悲哀地想:“为了成为女人,难道要用我的一生来偿还吗?”

张克莎逃到了台湾,在这里开了一家中餐馆,生意还不错。百无聊赖之时,她参加了当地的选美大赛,却没想到意外进入决赛,在整个台湾引起轰动。

她结识了一个黑帮混混阿豪,这人小她10岁,以贩卖军火为生。

阿豪无牵无挂,但却对张克莎很依赖,吃穿钱财全部交给她打理。

两人相处模式有点奇怪,对外张克莎是阿豪的“情人”,但在家里阿豪经常会称呼她为“姐姐或者妈妈。”

军火生意危险异常,时常面临生命的危险。在阿豪又一次被追杀逃亡时,张克莎极力劝阻了他,并让他去监狱自首。

阿豪入狱后,张克莎的生活归于平静。她经常回忆这几十年的生活,不止一次的问自己:“难道要永远这样逃跑下去吗?”

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她仍会恐惧,仍会害怕。

但她唯一确定的是,她从不后悔成为女人。

虽然她一直欺骗别人,却从不欺骗自己的内心。

05

永不后悔做“女人”

2002年,40岁的张克莎,接到了哥哥的电话,哥哥说:“妈妈走了。”

哥哥告诉她,妈妈经常坐在她养的鱼缸前发呆。总是惦记着,她在台湾过的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她,到死都在念叨着她。

张克莎听见哥哥的话,顿时愧疚难忍,泪如雨下。

这是她今年第二次失去亲人,她的丈夫肖先生也在这一年病逝,临走前也一直盼望着她出现。

异乡漂泊的孤独与疲惫,在这一刻涌上心头,张克莎终于决定回家。

她已经40岁,不年轻了。逃跑了几十年,她倦了,也累了。

这一次她决定勇敢面对,公开自己是“变性人”的身份。

也许她仍会被世俗鄙视,遭受非议,但她已经彻底放开了。

2003年,41岁的张克莎,出版了一本自传体小说《女人梦》,勇敢向全世界公开了她的“变性人”身份。

身份公开后,引起全社会的哗然。

有人敬佩她的勇气,理解她的选择,也有人辱骂和非议,但她都坦然面对。

有记者问她:“你有没有后悔变性?”她说:“如果没有做手术,我可能活不到今天。虽然这20多年坎坷,但快乐总比痛苦多。”

后来,她收到了十多封求爱信,有人真心想要和她共度余生。提起这些信时,张克莎像个孩子般地笑了。

她仍渴望爱情和婚姻,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如今,张克莎的故事已经很少人提起。就算偶尔提及,也会表示理解和包容。

但在保守的38年前,张克莎大胆“变性”的举动,无疑是非常勇敢的。

金星曾说:“社会会把很多不是你的东西,往你身上套,你要解开、放下,保持单纯继续走;当你准备好了的时候,选择、穿上,依然能保持单纯继续走。”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一段时光,充满不安。

但除了勇敢,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中国第一位「变性人」:我只能勇敢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