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1-14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记忆里深藏着的,是外公外婆的那间老屋、是久经风霜的陈年老磨、是难以忘怀的石磨豆花。

昨日中午在街上觅食,正愁不知道吃什么时,忽然瞥到一个店家铺前摆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豆花。走进一看发现招牌上写着正宗垫江豆花,我顿时有了兴趣,决定去这个不起眼的小饭馆点上一碗豆花饭。

老板招呼我随便坐,然后麻利地从大盆里舀起一大块豆花放进搪瓷碗里,另一手端上已打好红油海椒的蘸碟。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豆花和蘸料都放在了我面前,还有一大碗老板帮我舀的甄子饭。

我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勺搪瓷碗里的豆花放入手边的红油蘸碟里一滚,再把裹满红油的豆花往饭里一放,一筷子下去,夹起豆花和一大口饭一并放进嘴里,红油豆花混合米饭在口腔里产生奇妙的碰撞,让我欲罢不能地就着豆花把一大碗饭吃了个干净。

不知怎么的,一餐豆花饭吃完,竟起了些离愁别绪。这家店的豆花好吃自是好吃的,但始终没有记忆里的味道。记忆里深藏着的,是外公外婆的那间老屋、是久经风霜的陈年老磨、是难以忘怀的石磨豆花。

我对乡味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一碗石磨豆花上,新鲜、现磨、滚烫的豆花让我牢记着家的味道,勾着我一次次踏上回家的路。

豆花,是川渝一带历史悠久的佳肴,走在大街小巷上,你不难发现几乎每一家馆子都有售卖。豆花凭借其物美价廉、口感软绵的特性,早已成为了老幼妇孺最喜爱吃食之一。

豆花拥有众多兄弟姐妹——豆腐、豆浆、豆腐脑,都与他算是一母同胞,皆由黄豆制成。豆花能在一众兄妹中脱颖而出成为川渝人的挚爱,必是有他的出彩之处。

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机器打制豆花已然相当方便,且味道也不输传统的石磨豆花,已经很少沿用传统方法来打豆花了,但我仍然想念老屋里的那口老磨推出来的石磨豆花。

石磨豆花不是啥稀罕货,但却是我的最爱,也是外婆的拿手好菜。

农村老屋那口老磨,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了,石头做的碾子边缘已然被时光打磨得圆润而有光泽,把手的木头也带上了岁月的陈旧,却依旧是推豆子的“好帮手”。

每逢丰收的季节,家里的大人都忙活在水田里,忙碌地收取一年的成果。外婆总爱在市集上买几斤黄豆,推上一顿豆花犒劳大家伙。

“不爱吃肉爱豆花,鱼肉哪有豆花香”是外公常说的口头禅,也是回回哄得外婆愿意做上一大桌豆花的由头。我们也沾了外公的光,回回外婆打豆花时都会喊一大家子人回农村老家吃上一顿豆花席。

外公外婆多子多福,一生育有四女二男,我母亲年纪最长,是兄弟姊妹的大姐。回回几家人一起回趟老家都能凑齐两大桌的人,一大家子人挤得老家小屋热闹温馨。

外婆一大早就已经筛洗好了豆子,把坏豆扔出去,只留下好豆,放水里泡了一个上午。临上磨前,把水倒掉,再放些干净水。

一人站在一旁,半瓢豆半瓢水,稳着节奏,慢慢放进小孔里;一人站在另一旁,不急不缓地推着磨。打好的豆浆顺着凹槽流出,向下流进一早放好的桶里。

推磨是个力气活,也是细活慢活,一轮豆子磨下来总要换好几个推磨人。

接下来便是把打好的浓郁的豆浆倒入锅里烧开,再把煮过的豆浆自锅里舀出,透过两人牵好的纱布倒入桶里,纱布上留下的是豆渣,纱布下是过滤好的纯豆浆。

到了这一步,外婆往往会舀上两大瓢豆浆出来,放上好几勺糖,把一盆甜滋滋的豆浆分成一碗又一碗,拿给屋里的几个小孩喝。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步了,胆水点豆花。这是最考验功夫的一个步骤,而外婆早已掌握得炉火纯青。把豆浆重新倒入锅里,大勺舀过一些碗里装着的胆水,沿着锅边少量多次地加入胆水,边加还要边向外刨一刨,一直到感觉差不多了为止。

最后,小火再一煮,水慢慢浮上来了,豆花渐渐成型了。煮的火候到了,外婆就拿过一边墙上挂着的干净的簸箕往下轻压豆花,这一步是把豆花压实,便可用刀划成均匀的好几个方块,方便起锅装碗。

至此,豆花已经做好了,但是还缺一个步骤——打海椒蘸水,这是鉴别豆花饭是否好吃的灵魂所在。

外婆喜欢直接打糍粑海椒作蘸料,而不向其他家多是蘸红油海椒。

外婆做糍粑海椒也有自己的方法。先是把买来的青椒去蒂洗净,擦干水分备用。然后大蒜切末备用。接着就是把青椒倒入锅里,不加油煎至两面表皮微焦呈虎皮状,放入适量盐炒匀。最后把炒好的青椒往菜板上一放再一剁,放入碗里把蒜末一拌,便是制作完成了。

要吃时,把糍粑海椒舀入一个个小碟,再浇上些许热油便是味道顶好的豆花蘸水了。

一家子人在灶屋进进出出,拿筷子拿碗的,端豆花端蘸水的,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一尝许久没吃的风味。

自从去了外省求学后,我便很少回老家了,一是车遥路远,二是没有时间。和外婆外公的联系也只能保持在每月的几通电话上,总是难解相思。

去年过年时,我辗转回了家,外婆挂念我,叮嘱母亲一定要带幺妹崽来老家团年。

忙碌了一年的几家子人,又齐整地出现在了老屋的团年饭桌上,凑了个一大家子。推杯换盏,嘘寒问暖,仿佛时时相聚,从未分开。

团年饭照例还是豆花席。母亲笑着打趣道:“别屋过年大鱼大肉,我屋过年碗碗豆花。”幺舅接过话头,嬉笑着说:“这不是应了老汉那句话吗?鱼肉哪有豆花香。”众人闻言,笑作一团。

说是豆花席,但过年应有的硬菜咱家也是一样不落的,只不过主角永远是豆花罢了。

一年又一年的,豆花渐渐成了我们家团圆的象征。每每吃豆花时,一大家子人总是聚在一堂,把一天过得热闹圆满。

我在外面吃了不少豆花的“周边”,豆花牛肉呀,豆花鱼呀,豆花鸡呀等等等等,味道都很不错。万物皆可配豆花,倒也不违和。因着豆花的加入反倒让菜品增色了不少,口感更添细腻,汤底也显得不那么油腻,整体味道也更上一层楼。

他乡豆花好,不及乡味妙。尽管外面种类纷繁的特色豆花比之老屋的石磨豆花没有半分逊色,但我仍然偏爱老屋的滋味,因为那是名为“家”的味道。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豆花的香懂的都懂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