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1834年,英国皇家军舰小猎犬号前往巴塔哥尼亚进行科学考察,停靠在智利西海岸的奇洛埃岛。舰上年轻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登上了岛屿,开始考察岛上的动植物。

此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精力旺盛的年轻博物学者,将在周游世界的考察旅行里,为一个影响深远的伟大学说奠基。

51岁时的达尔文 | Messrs. Maull and Fox/ Wikimedia Commons

在当地,达尔文对一种适应能力极强的南美茄科植物极为着迷。他在日志中写下了令人惊奇的发现:“同样的植物出现在智利中部贫瘠的山脉上,那里6个月都不会下一滴雨,而在南部岛屿潮湿的森林中竟然也能找到它。”

这种茄科植物就是土豆(Solanum tuberosum)。他发现,由于此处气候温暖潮湿,与英国的大不列颠岛相似,岛上生长的土豆植株高大,可达1米多高,地下块茎小,呈椭圆形,与英国本土栽培的土豆十分相似。这种土豆经水煮后,变得淡而无味。

达尔文采集了智利奇洛埃岛的土豆标本,并将它带回了英国。他推断,岛上的土豆都是野生的,是当地居民驯化培育了这些野生种,从而演变成世界各地广泛栽培的作物土豆。

走出南美,进入欧洲

如今,人们再次审视起达尔文采自智利的那份土豆标本,希望用基因的密码拔开土豆历史的迷雾。为了追溯现代栽培土豆品种的祖先,科研人员从88个样本中提取了DNA。

研究结果表明,现代土豆起源于安第斯土豆和智利土豆,它们都为今天的栽培土豆做出了贡献。

智利土豆 | Avodrocc/ Wikimedia Commons

大多数学者认为,安第斯土豆更为古老。8000年以前,生活在安第斯山地高原的印地安人就已经开始培育土豆。此后,土豆分别向北、向南传播。在今天秘鲁的安第斯山地高原和智利中南部低地,当地人逐渐培育出了数千种不同的土豆品种,让这两个地区成了现代土豆品种的两个重要起源地。

数千年以来,土豆的栽培范围一直局限在南美,是南美印地安人赖以生存的重要食粮,但它却并不为世人了解。一个流行的传说是哥伦布把土豆带回了欧洲,然而,哥伦布从未涉足南美地区。没有迹象表明,“发现”美洲的哥伦布有过和土豆相遇的经历——否则,这位十分关注栽培农作物的探险家至少会为土豆留下只言片语。

安第斯本土的一种土豆 | Kiwa Natural Life/ Wikimedia Commons

随着西班牙殖民者深入南美,欧洲人开始关注安第斯土豆。根据西班牙探险者的记载,土豆对印加人影响极大,支撑着整个印加王国的运转。在印加人眼中,这种高产的农作物有着自己的灵魂,每一种土豆都有独特的名字,它们被印加人尊为“丰收之神”。如果遇到土豆欠收的年份,当地就必须举行一次盛大又血腥的祭祀,向“丰收之神”献上祭品,不仅有牲畜,还有童男童女。只有这样,才能让“丰收之神”平息愤怒,保佑来年丰收,这样的血腥祭典,在印加王国一带传承了上千年。

西班牙殖民者的眼中只有黄金,他们对当地的农作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在对血腥的征服过程中,西班牙人杀死了印加国王,摧毁了印加王国,顺便把土豆当做一种异域特产,捎带回了欧洲。

土豆的英文名其实也大有来头。印第安泰诺人称红薯为“batata”;在南美克丘亚语中,土豆被称为“papa”。这个词成为西班牙语的“patata”,后来成了英语中的“potato”。今天英语的土豆,其实最早指的是红薯,为了避免混淆,后来人们专用“sweet potato”来指红薯,而“potato”才成为了土豆的专称。

红薯称为“sweet potato” | Louisiana Sea Grant College Program / Wikimedia Commons

后来,安第斯土豆和智利土豆都离开了自己的故乡,经不同渠道相继登陆欧洲。1596年,瑞士植物学家加斯帕尔·博安(Gaspard Bauhin)将这种来自南美洲的茄科植物正式命名为Solanum tuberosum,种加词“tuberosum”的意思是地下块茎,这也是人们首次对土豆进行科学描述。

魔鬼的苹果,穷人的主粮

和大受欢迎的另一种美洲作物红薯不同,在土豆进入欧洲后的很长时间里,它只是欧洲贵族花园里的观赏花卉,而它营养丰富的地下块茎被当作饲料,供牲畜食用。

土豆花 | Danny S./ Wikimedia Commons

土豆隐藏于地底,人们觉得它像曼德拉草一般邪恶和神秘,甚至认为吃了土豆会染上麻风病。因为担心土豆有毒,人们还称它为“魔鬼的苹果”。

在当时欧洲人眼中,土豆是用来诱发情欲的春药(这是什么奇怪的谣言!),并不是用来吃的。在莎翁创作喜剧《温莎的风流娘儿们》时,他让好色、贪财、爱吹牛的破落贵族约翰·福斯塔夫爵士在野猪头酒店高喊:“叫天空下起土豆雨!”

来到欧洲的土豆忍受着人们的种种误解,极为低调地开枝散叶。

18世纪,爱尔兰在大英帝国统治下,绝大多数耕地都被英国大地主和贵族控制。在仅剩的田地和荒野中,爱尔兰农夫们发现,土豆这种其貌不扬的植物,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茁壮成长。爱尔兰人很快接受了土豆,并率先在欧洲开始了大规模的种植,土豆也被誉为“穷人的主粮”。

后来的研究表明,智利土豆更能适应爱尔兰长日照的气候,长得更好,产量也更高。在达尔文发现智利的奇洛埃岛上自由生长的土豆时,数百万爱尔兰人几乎完全以智利土豆为食。

1885年梵高画下了吃土豆的人们 | Wikimedia Commons

后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栽培土豆作为粮食,烹饪土豆的方法也逐渐增多。在众多土豆爱好者的大力推动下,土豆最终成为欧洲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

大规模种植土豆,让欧洲的食物短缺时代终于结束。土豆开始出现在世界各地,土豆、红薯等美洲作物在中国的推广和栽培,也支撑起了大清“康乾盛世”时的人口激增。

晚疫病肆虐,大饥荒惨剧

19世纪40年代,当人类似乎看到了告别饥荒的希望时,由致病疫霉引发的马铃薯晚疫病在欧洲爆发。

得了晚疫病的土豆 | Howard F. Schwartz/ Wikimedia Commons

为了在极有限的土地上追求高产,爱尔兰人长期栽培单一的智利土豆品种。由于极度缺乏遗传多样性,土豆收到了疫病毁灭性的打击。上百万爱尔兰人死于饥饿,近两百万人被迫向美国和澳洲移民。

爱尔兰大饥荒是欧洲史上最惨绝人寰的惨剧。此时,在英国家中研究和写作的达尔文对爱尔兰人的不幸也抱以极大同情。此后四十年,他用了极大的精力研究马铃薯晚疫病,研究无性繁殖与有性繁殖对物种适应性的影响,还出资资助了爱尔兰的一项土豆育种计划。

为纪念爱尔兰大饥荒中的苦难人民,爱尔兰都柏林为他们设立了雕像 | Ron Cogswell / Wikimedia Commons

马铃薯晚疫病也极大地推动了植物免疫学的发展。人们研究发现,在南美安第斯山的土豆产地,当地印第安人们会在同一个地区交替种植不同的土豆品种,就算有病虫害发生,也不至于让作物绝收。

马铃薯晚疫病的爆发,让人类第一次认识到,作物安全对整个人类社会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在晚疫病肆虐多年后,人们从南美再次引入遗传多样性更高的安第斯土豆品种,将它们和本地的智利土豆品种杂交,终于再次成功培育出适应能力更强、更抗病的新品种,土豆的产量也得以恢复。

土豆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馈赠。从安第斯山地到智利奇洛埃岛,感恩培育出数千个土豆品种的南美印第安人,他们在历史长河里寂寂无名,曾经创造出的灿烂文明亦被摧毁,但经他们手中培育出的这些流传至今的种质资源,让我们今天依然能安然享受土豆的滋味。

来点烤土豆吗 | Johan Jönsson (Julle)/ Wikimedia Commons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现在天天吃的粮食,过去被欧洲人当成了春药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