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4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孩子在竞争激烈的海淀知名公立小学被霸凌,童年生活蒙上一层阴影,她无计可施,把孩子转到昌平回龙观的一所“快乐学堂”。与海淀竞争激烈的公立学校不同,这所学堂秉持快乐教育的理念,试图为学生们搭建出一个世外桃源。一些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只求他们能够快乐成长。
然而在小升初的重要关口,快乐学堂彻底溃败,从海淀漫溢而来的鸡娃氛围裹挟着每一位家长。她们在焦虑和不安中陆续妥协,又把放养许久孩子重新塞回主流教育系统。

张芬不记得儿子天天第几次被同学捉弄了。

二年级期末,天天在校门口买一套煎饼果子,迎着六月清晨的日光,边吃边向校园走去。他有一双大眼睛,戴着小黄帽,歪系红领巾,目光透露着一股桀骜不驯。

在家长心目中,这是海淀的一流公立小学,位于五道口北边,与昌平接壤。每个班有几十个学生,全校近千人。天天成绩一直很好,数学、语文、英语大小考试几乎都是满分。可他不知收敛,牛气轰轰,有时说话也口无遮拦,成了班里几位同学的眼中钉。书包被塞过烂苹果,椅子被粘过图钉和口香糖,甚至有人把毛毛虫放进他课桌里。

他唯一的朋友是位身材瘦小成绩很差的男生,因为成绩悬殊太大,他们几乎不存在竞争关系。两人平时一起玩,也一起被欺负。有一次,班里几个男生把他们围堵在厕所,往脚上浇尿,鞋袜全部被尿浸透。那时正值冬天。

张芬和她老公都是985高校毕业生,在互联网大厂工作。为了能让天天进入海淀区优质小学,当初张芬和老公拿出全部积蓄,又贷款近百万,买下一套学区房。没想到,天天虽然成绩很好,但这所学校并未为他提供一种快乐成长的环境,反而成为他童年的噩梦。

这天下课铃声响起,天天用自带的保温杯喝水。感觉味道不对,他立即吐出来,嘴角挂着一抹红色液体。那是红色水彩,密谋的几个同学哈哈大笑,起哄说:“快看,他吐血啦。”愤怒的他把红水泼向他们,班里乱成一团。

天天越来越不快乐,脾气变得更加火爆,谁都不放在眼里。张芬曾越过班主任求校方给孩子调班,被拒绝后,因此得罪了班主任。从此班主任不让天天参与值日,也不让他参加运动会和集体演出。最后演化成更恶劣的情形,几个同学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给班主任。

无形的压力降临到他年幼的身体上。天天在日记里写到:“每天上学,胸口像挂着一块大石头,多希望一觉睡去,醒来时已小学毕业,永远不再看见那群人。”

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同伴关系”,主要指的是同龄儿童在交往过程建立和发展的一种人际关系,儿童不仅要面对合作和竞争,还要处理敌意和专横。张芬意识到,抛开竞争激烈、很不友善的学校氛围,天天的遭遇与他骄傲的性格有关,凭他自己不可能处理好这种关系,哪怕调班,大的环境没变,最后还是会重蹈覆辙。

与老公商量一番,张芬当机立断,准备为儿子转学。考察的过程中她发现,除了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还有第三种选择——非主流创新教育。它们是主流应试教育之外的小型创新学校,大多分布在昌平区回龙观,以“快乐教育”的理念闻名。

相比动辄一年二三十万学费的高端国际学校,和以应试为主要目的的公立学校,小型创新学校往往藏身于公园、乡村或别墅区,环境清幽,学费从每年七八万到十几万不等,吸引很多中产家庭从城区甚至外地慕名而来。这些家长中不乏清北和海外名校硕博、500强企业精英,也有明星、艺术家。

了解一番后,张芬准备把天天转到回龙观的一所“快乐学堂”,为此她专门前去考察一番。学堂位于回龙观小沙河村,面积约十万平方米,三面环丘,大小两个湖泊,果树遍布。景色可谓相当宜人,张芬一进来便知来对了地方。

学校的湖泊

刚进校长办公室,一只黑猫跳出来,纵身跃到天天的腿上,慵懒地趴在他怀里。校长告诉他,这猫叫黑妮,是同学们收养在校园的流浪猫。天天很惊讶,学生还能养猫?他跟随黑妮的脚步跑出校长室,看到自由欢快的校园,有人在菜地挖萝卜,有人把吃剩的鸡翅喂流浪狗,没人带红领巾,很多男孩长发飘飘。

张芬观察到,与公立学校相比,这里的学生好像都不学习,但很快乐,很自由,也少了一些因竞争和攀比成绩而产生的戾气。不久后,张芬果敢地把天天转到这所学堂。

回龙观是北京最早实践快乐教育的发源地,从2005年至今,各类学园、学苑、学堂、书院遍地开花。其中有位创办人提出自然而然的教育观——尊重成长的自然性和自主性,尊重成长的模糊性和隐秘性。

天天在这里结识了同班的小李和可可,日后发展为最好的朋友。张芬也和他们的母亲成为闺蜜。

小李和可可都是从一年级就在这所学堂读书。小李如此描绘母校景象:“下课推开窗,一群野鸭在校园池塘上空盘旋,小学部同学在岸边写生,幼儿园小朋友在水里划船。我可以怀抱流浪猫坐在校长对面喝茶,看书,也可以爬上树采一大把桑葚或樱桃。”

校长室门外

快乐教育的理念之一是把课堂搬出教室,让学生的脚步和眼界抵达更远的地方。老师曾把他们带到福建的一个古镇,住在村民家里,学生们在这里采野菜,学榨花生油,到集市摆摊“创业”。小李、天天、可可三人摆摊一天只挣了20块钱,他们并不气馁,拿着钱随队伍步行两个多小时。过独木桥,趟小河沟,每天要走数十公里山路。

天天第一次感受到融入集体的快乐和放松,与小李和可可建立了友谊,也不那么敌视身边的同学。

课堂上学到关于“丝绸之路”的历史时,老师就带领学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用半个月的时间穿越河西走廊,完成关于敦煌和长城的课题。英语课上,他们不会死背单词,常在教室排练《罗密欧与朱丽叶》、《奇迹男孩》等剧。

孩子们在沙漠行走

这所学堂完全是逆主流教育而行的,没有期末考试,没有成绩排名。校长在录取学生时,一直坚持过滤掉对学业焦虑的“鸡娃”家庭,学堂几乎不用公立学校教材。世界名著、国学经典、新闻事件、哲学、科学百科,都会出现在学校的“原创”教材里。

他们的语文被分割成三个科目,古文经典、阅读与写作、儿童文学。儿童文学课上,学生们要分享自己编写的故事,或者讲述一部看过的大片,训练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

一次上课,小李和可可别出心裁,复原了一段马季的经典相声《新地理图》,满满的谐音梗。我去国外看我姨,我姨就是“夏威夷”。我姨给我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有洛杉矶(鸡),还有红烧斯特格尔摩(蘑)。我姨家非常豪华,地上铺着“巴基斯坦”,点的蜡烛都是“苏门答腊”。班里笑声不断。

阅读与写作课本里,收录了很多像《麦琪的礼物》《项链》这样的世界名著,学习完,孩子们需要写文章表达自己的看法。天天在作文里写到:她应该脱离自己不喜欢的生活,奔向自己向往的上流社会。小李写到:随着那条项链的丢失,女主角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改掉了所有缺点,不再是一个醉心于贵族生活的小市民。

可可的妈妈刘玉出身于湖南农村,毕业于武汉大学,现在是500强外企白领。把孩子送到这所“快乐学堂”,是不愿让孩子陷入无止境的竞争。可可五岁时,刘玉看到小区同龄孩子已经开始学拼音、写字、二十以内的加减乘除,有的孩子提前学到三年级数学,甚至奥数,还有位家长一口气为孩子报了九个班。

“孩子活成那样,太难受了,宁愿学习不好,也不想让孩子过那样的童年。”这种内卷在刘玉看来并无多大意义,果断放弃公立小学的名额,历经一番调研,来到昌平回龙观的这所学堂。

同样放弃公立学校名额的,还有小李的妈妈关怡。她们是在去往昌平回龙观的公交车上认识的,因为同样的经历,两人一见如故,此后做了八年闺蜜。

整个小学期间,关怡从未怀疑过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的决定。“我是读书改变命运的受益者,但痛恨应试教育,不想让孩子走自己的老路。”关怡毕业于重点大学,后来从事媒体工作,在北京结婚买房。

她出生于辽宁鞍山这座著名的工业城市,在当地知名小学和中学读书。儿时因为性格活泼开朗,有个性,她被老师认为是个不省心的孩子,甚至被老师当众辱骂。回忆起中小学时期的灰暗岁月,她如此描述:学校千人“大厂”如富士康,班级勾心斗角像《甄嬛传》,在电影《少年的你》里能看到自己。

即便考上重点大学,童年时期的阴影和噩梦一直伴随着她,相比于应试教育过程的机械、冰冷、违背内心,考上重点大学的结果似乎不值一提。如今她把这种理念贯彻到孩子身上。

小学期间天天和小李关系最为要好,没了学习竞争,天天牛轰轰的性格在这个宽松友好的氛围里改变很多,有了包容心。有一次,他因为一点小摩擦打了小李一顿,第二天向他道歉,还给他买了一份麦当劳。还有一次放学小李没等他,他哭得特别伤心,第二天小李请他喝了奶茶,两人重归于好。

“到了六年级,他骄傲的性格依然在,但最重要的是学会了妥协。”这几年,张芬时刻关注儿子的变化。她认为,如果不把学习作为唯一标准,没有内卷化的思考方式,人跟人不是过度竞争的关系,就不会有过多的内心争斗。

小李的自主学习能力正是在这里培养出来的,满脑子独特的点子,想象力天马行空。历史课上,老师布置一道开放性课题:研究各朝代的食物。小李在查资料的过程惊奇地发现,如果在秦朝吃牛肉面,会惹来杀身之祸,那时牛是重要的生产工具,杀牛是犯法的。他想弄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吃川菜,发现这是明朝之后的事情,明朝之前辣椒还没从美洲传到中国。

关怡平时并不怎么管他,家庭氛围很宽松,从不刻意让他读书学习。她和老公聊天时,谈到某个新闻话题,小李一旦加入就能引领他们。讲一些很古怪的东西,但又很有思想,见解独到。

小李在教室学习

快乐教育,的确为孩子们营造出一种没有学业压力的氛围。然而随着年级越来越高,这艘主流教育大河里的边缘船只,在行驶路途中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升学问题像石礁般暴露出来。孩子们开始分道扬镳。

最先离开的是可可,三个人当中他智商最为出众,理科天赋极强,学习基本过目不忘。他参加了少年编程,是奥数天才小选手。即将步入初中,刘玉逐渐意识到,他应该到一个教学质量更好的学校,接受更大的挑战。可可也有自己的想法,想去一个能多学到很多东西的学校,考上比爸妈还好的大学。

“现在学堂的氛围,更适合小李和天天,不那么适合我了。”五年级时,他转入一所私立学校。后来直升本校初中部,代表学校参加过少儿编程比赛,如今目标是北京四中。

天天是六年级离开的,看到班里很多同学在五年级之后,陆续回归公立学校,张芬从长远考虑,在他六年级结束时参加了海淀区的小升初派位,回归公立学校。对张芬来说,天天本来就很有学习天赋,只是性格不太好,如今已经得到很大改善,自然就要离开。一段快乐的童年时光,像是她送给儿子的礼物,年龄大了,不得不面对外面残酷的竞争。

“快乐学堂”生源流失严重,根本原因在于学校的管理和师资。为了节省用人开支,学堂会招一些低学历,甚至没有教师资格、没有工作经验的年轻教师。这在很多家长心中已不是秘密。年级越高,教师水平越低,能否遇到好老师如同抽盲盒。

对于身边同学的离开,小李最深有体会。他读一年级时,3个班共50多个新生,到六年级仅剩16个,合成一个班。最后只有6个孩子留下升入初中部,初二结束时只剩4个人。他习惯了同学陆续离开,但当好友天天和可可的离开时,他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孤独。

他们常告诉他,新学校很大,同学很多,各种社团活动很丰富,也有非常喜欢的老师。这些话会让他胡思乱想,一个人漫步校园时,会情不自禁地哼唱:“无论春夏和寒冬,我都很向往山门外的天空。”

唯独小李一直留在学堂读到初中。

一年后小李见到天天,他戴上了眼镜,从前飘逸的长发重新剃成了球头,宽松的长T恤衫换成一身蓝色校服。他读的是海淀知名公立中学,班级排名前五,考入示范重点高中不会有太大悬念。两人一起聊天,小李明显感觉到天天身上的变化,还像以往那么快乐,但言语中多了些稳重。

快乐教育在升学面前黯然失色。校长鼓吹不和主流教育为伍,坚持不走升学道路,在一些家长眼里,他很像一个成功学大师。疫情时期留学越来越难,如果不加入主流教育,孩子未来的前途更加无法保障。

直到初一结束,关怡仿佛突然醒悟,带小李启动择校备考模式,准备出逃。在依然坚定留下读完初中的家长看来,关怡一夜之间黑化,从只希望孩子健康快乐的李焕英,变身《小舍得》里的鸡娃狂魔田雨岚。

老师和家长们开始对她劝说挽留,那些声音既扎心又刺耳。“中考,我们只看作一段人生经历,无所谓考多少分”、“孩子成长有无限可能,不止升学一条路”、“你把成年人的焦虑转嫁给了孩子。”她深知,逃离需要勇气,躺平更需要超乎常人的底气。她没有这个底气。

整整一年多,关怡带着小李频繁辗转于昌平和海淀两地,一边是回龙观快乐教育发源地,一边是海淀宇宙补习中心。他们试图弥合这两种背道而驰的价值观。

与海淀“正规军”相比,野路子出身的小李显得格格不入。做笔记时,其他学生齐刷刷拿出3支笔颜色不同的笔,黑笔写字,红笔写重要知识,荧光笔划重点。而小李只有一支笔,在硕大的笔记本上潦草记了几个公式。数学考试,每个人的解题步骤都清晰工整,看到小李的试卷,老师疑惑:“你答案都对,为什么解题步骤让人看得眼花?”

小李在海淀黄庄补习班

英语班听写,小李虽然全对,却被扣了一半分,并被要求重新抄写。标准的听写模式要写出词汇对应的英文、中文词义,并标注词性,而他只写出潦草的英文。

海淀黄庄的星巴克、麦当劳和培训班休息区,节假日全天挤满等孩子下课的爸妈。他们聊起区排名、校额到校、1+3、六小强,每个妈妈都化身专家,精准掌握升学备考的各种信息。中午,排队买盒饭的家长将便利蜂、711包场,人流只能侧身进出。甚至有的妈妈背着保温箱从家里送饭过来,陪孩子在补课班吃。

关怡从不跟海淀妈妈聊天,她深知自家孩子已被甩了十八条街,没学过奥数,没考过剑桥英语,没有区排名,没有游泳、围棋、钢琴几级证,更不是三好学生。一位补课班的妈妈直言:“如果小李赶紧转到正规学校留级一年,还有救,不然考高中完全没戏。”

海淀黄庄的人海压在小李脑袋里松懈多年的弹簧上,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仿佛更为真实,更为残酷,一种莫名的斗志也从心底悄然升起。他记起好友天天身上的变化,更加迫切地想要逃离昌平那所佛系母校。此后他开始参加各类考试,北京公立重点高中国际部的加试、知名国际学校的招生考试、上海“四校八大”测试、托福考试、国际学校联展、开放日。

“把孩子比作演员,我就是他经纪人,安排满满的行程,飞奔赶场。”关怡说。每收到一份录取通知书,她没有太多喜悦,而是查看支付宝,算算各种补课的花销。择校备考一年花了12万,早已超过学校每年11万的学费,孩子也付出了所有双休日和寒暑假。但对她来说,这一切都值得。

历经选拔,小李最终考入一所知名高中国际部,和来自名校的同学组成新班级。唯有他的过往没有三好生、优秀干部、学习标兵这些光环,但在同学心中,他最大的不同是阅历丰富,思想自由。小李把告别母校比喻为“下山”,他说:“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痴迷于学习,经历过放牛班的自由,我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这份成熟来自他被长期放养的经历,也来自主流教育体系试图把所有螺丝都拧紧的竞争氛围。可能没那么快乐,至少相对安全。

人生第一次军训,要表演团体操,小李剪掉长发,穿上红白相间的校服。头顶烈日,高喊口号,身影淹没在行进的方阵,伴随着歌曲《万疆》,挥舞的红花拼出国旗那一刻,他脑海闪过母校的伙伴们。

小李被教练纠正站姿

那时他和天天、可可身穿救生衣,驾驶皮划艇,呼喊冲过瀑布激流,繁星、篝火、帐篷、电吉他在脑海里交错,皇后乐队《波希米亚狂想曲》响彻山谷。

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他们在昌平建立的友谊依旧稳固。去年暑假,小李和妈妈到奥林匹克公园,参加每年最重要的老同学聚会。他和天天、可可在草坪上疯狂追跑,妈妈们唱起小时候的歌谣:“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聊起快乐学堂的过往,刘玉感叹,儿子可可在那里经历了一场奇幻之旅。张芬深信,美好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天天现在的改变离不开那段经历。公园里突然响起《年轻的战场》这首歌,感性的关怡瞬间泪目,哼唱起来——今天我,将要走向胜利的远方,我要把这世界为你点亮。她认为,孩子们将来无论是高考、留学、艺考,还是选择其他道路,现在都已正式迈开脚步。

这正是:千军万马道相同,以往初心梵牢中;多载学海困顿日,再悔经年已成翁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回龙观,一群985妈妈的反鸡娃实践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