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4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最近有个朋友发信息给我,邀我周末去“品茶”。

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到纯洁的世界观了,因为我看过一篇报道,所谓的“品茶”目前已成为了一些不法分子进行皮肉交易的暗号,而失足女则从“开课老师”又多了一个“茶艺师”的称号。

“品茶”及相关词汇算是彻底被毁了, 但是它们与“上课”及相关词汇的沦陷过程很不一样。

“品茶”及相关词汇的沦陷逻辑具有渊源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这其中有大俗,也有被世人品咂出来的雅。

可是无论多么高雅的暗号都无法掩盖这种行为违法的本质,那事儿不过是一场交易,不仅不高雅,甚至毁灭了男女交往应有的发乎情止乎礼义的东方特有浪漫。

“品茶”是如何一步步沦为性交易暗号的呢?

在《金瓶梅》和《水浒传》里,都有王婆和西门庆的一段对话。

西门庆意欲勾搭潘金莲,无门,急得抓耳挠腮。

开茶店的王婆便告诉他说:“我家卖茶叫做鬼打更。三年前六月初三日下大雪,那一日卖了个泡茶,直到如今不发市,只靠些杂趁养口。”

“鬼打更”的意思就是虚有形式,谈不上是挂羊头卖狗肉,因为王婆也确实在卖茶,只是赚钱太少,所以她要“靠些杂趁养口”。

王婆这些不务正业的“杂趁”内容颇多,既包括说媒、卖衣服、针灸看病等正经生意,也包括上不得台面的做“牵头”、“马泊六”。

做“牵头”和“马泊六”不能完全等同于今天所说的“拉皮条”,它的核心价值当然是做中介,可这种中介也为并非买卖关系的男女牵线,相当于现在的一些交友APP。

王婆的茶馆实在太适合做这种中介生意了。

王婆的茶馆首先理所当然地以男性为主要客户。

看过话剧《茶馆》的人应该知道,茶馆这种地方简直就是成年男性的迪斯尼欢乐谷,它本身就是信息交流活跃之处。

当男人们聚到一块,一般绕不开两大话题,因此话剧《茶馆》里的老板才贴出了“莫谈国事”的告示,可是他没必要也绝不可能禁止大家品谈女人和性,不然一群男人聚到茶馆里还能干点什么呢?待在家里喝茶不香吗?

有些欲望不用聊都会有,更不用说让男人们凑到一块了。

这个时候,也只有经营着茶馆的王婆可以满足这些男性茶客的需求了。

王婆的女性身份使得她便于出入并接触到深宅大院中的女性,她便因此掌握了大量的实名“女会员”。

如同某类社交软件,只要有女性用户,或者看起来的女性用户很活跃,就绝不会缺少像西门庆这种愿意花钱购买女会员信息的男人,如果舍得花大钱,便可以享受针对指定潘姓女会员的“十分光”VIP定制服务,你可以说王婆就是个不用充电的人肉交友APP。

这个时候,倘若有人对西门庆说:“大官人,走,咱去王婆那喝茶去!”

两双淫荡的眼相互一瞥,两张淫荡的嘴咧开一笑,大家便都懂了!

尽管此处的“喝茶”已有性暗示之意,可这很可能只是个巧合。

在《金瓶梅》里,像王婆这种做“牵头”和“马泊六”的女性很多,比如薛嫂、文嫂,可她们却并没有选择用开茶馆来做掩护。

王婆选择卖茶做掩护很可能只是个巧合,也许她并不知道“品茶”二字本身就已含带性暗示,正如同《茶花女》的女主人公“茶花女”身份是名妓女,这只是个巧合。

其实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以“茶”代“女”甚至性暗示的逻辑却并非巧合。

在日本的战国时期,出了一个传奇凌厉的女子——浅井茶茶,她是丰成秀吉的小老婆。

直到现在,依然有女性会取“茶茶”这个可爱的名字,因为“茶茶”就是一种少女的昵称。

如元代李直夫 《虎头牌》第四折:“叔叔婶子,我茶茶在门外,你开门来。”

又如明代朱有燉 《元宫词》之二六:“进得女真千户妹,十三娇小唤茶茶。”

有了这层意思,一切都好理解了,所谓“品茶”就是“品女人”。

把女人比作茶并不难理解,正如同当今把花样美男称作“小鲜肉”。

这种文化现象源远流长,你可以直接理解为对人类局部或整体的“物化”。

可一提到对女性的“物化”,就难免又有人会感到不尊重女性,尤其以我国南朝齐梁“宫体诗”为典型。

齐梁宫体诗的内容主要是描绘女性的体貌、神情、服饰、用具、歌容舞态、生活细节以及男女艳情等。

在中国文学史上,像齐梁宫体诗那么有意识地倾心倾力表现女性容颜体态之美的,绝无仅有。

女性华丽的衣著、入时的装扮,乃至于方额、翠眉、明眸、皓齿、粉面、朱唇、玉颈、纤手、 雪肌、柳腰、莲足,甚至于衣香、泪光、香汗、幽叹,都是宫体诗不厌其烦津津乐道的。

欣赏女性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可这种诗却长期遭受批判,比如闻一多先生说它反映的是一种“肉欲的情趣”,其作者“人人眼里是淫荡”、“人人心中怀着鬼胎”。

齐梁宫体诗的硬伤就是把女性物化,这是一种把玩器物的心理,没有对女性的灵魂关照和关心。

如梁元帝之《碧玉诗》:“碧玉小家女,来嫁汝南王,莲花乱脸色,荷叶杂衣香。因持荐君子,愿袭芙蓉裳。”

我倒觉得这首诗清新明快,虽然不是上乘之作,倒也算得上好诗,可厌弃之人却认为,“梁元帝在诗中流露出浓厚的贵族阶级视女性为玩物的得意心理,认为民女个个都巴不得攀上他们的高枝。”

王昌龄的《采莲曲》其二改编自这首诗,其地位评价却完全不同,其诗曰:“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这首诗被称赞表现了采莲女子的美丽活泼,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于是有学者不服气了,把女性物化的文学创作自古就有,干嘛要因身份而怀疑作者的动机不纯呢?难道王思聪就不能真正欣赏尊重女性了?

《诗经·卫风·硕人》有云:“ 手如柔芙,肤如凝脂,领如蜡挤,齿如瓢犀,臻首娥眉。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妥妥的物化,可它是经典中的经典。

如果说贵族就只会玩弄女人,那曹植的《洛神赋》又该怎样理解呢?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全篇的经典恰恰就是将女性集中物化的部分,这又该如何理解呢?

难道大家都是搞人体摄影的,几乎同样的拍摄尺度,你的作品就是可以登上大雅之堂的艺术,而我的却只能是随达盖尔的旗帜飘荡的色情?

不管怎样,将女性整体或局部的物化是个早已达到现象级的文化存在,文人把生活中重要的“茶”比作年轻的女性是和“小家碧玉”类似的语言运用。

直到今天,“蛇精脸”、“蜜桃臀”等依然是这种语言文化的延续,这是不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呢?

如同把男人称作“小鲜肉”或“老腊肉”,原本把女人比作“茶”也没什么,把欣赏女人比作“品茶”也无太多不可。

倒是有些人的行为侮辱了词汇,比如业已成为性交易暗号的“品茶”,这样的物化才是闻一多先生所批判的“肉欲的情趣”、“人人眼里是淫荡”、“人人心中怀着鬼胎”

为什么要写这篇?

俗话说,文以载道,借用相关报道中的一句话,希冀各位所谓的“茶客”“一定要洁身自好,坚决抵制花花世界的诱惑,想想自己的家人,想想自己的未来前途,以茶‘秽’友,要不得!”

至于自甘或被迫沦落为“茶”或“茶艺师”的女性,咱也不敢多评价,借用文化评论家与女性主义学者Camille Paglia的一句话:“妓女并非如女权主义者所称是男人的受害者,而是他们的征服者,是控制着天性与文明间性爱通道的逃犯。”

这期分享一本书——《妓史星河》(历史“名茶”的简单传记)。

这书是正经出版社出版有书号的,没有什么色情成分。

如果真的是“品茶”,这才叫突破流氓肉欲的“品”!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继“上课”后,“品茶”这个词也被毁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