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0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配送无人车最初的搭档,是一群从零开始学习技术的普通工人。过去,他们是外卖骑手、快递员、销售、酒店后勤,如今,他们要与这些从未想象过的高科技玩意朝夕相处,同时也获得了一个新称谓——无人车测试安全员。这是由未来科技带来的新职业,他们训练配送无人车,也和配送无人车一起成长。就像《变形金刚》里的主角和大黄蜂,在这个奇妙的时代并肩作战。

只有正常轿车三分之一大小,车身大面积漆成了明黄色,加上线条圆润流畅,让这台趋近圆角立方体的配送无人车,看起来像一辆被等比例放大的玩具车。

在北京的顺义区,这样一批配送无人车在安全员的陪同下开上街头,为城市居民配送外卖订单。

顺义人卢超一年前刚刚接手这些明黄色的家伙时,它们还处于集训状态。在成群独立驶上街头巷尾送货前,它们边实践,边不断优化独立上路的基础技能。除了日常上路测试配送的车,剩下的每天由安全员领着,在顺义区一处高新产业基地内循环往复地做着项目繁多的上路训练。

作为配送无人车的人类训练员,卢超每天9点上班,带着一台明黄色的大家伙在园区内一个叫“田字格”的训练场地里行驶。“田字格”是一个由数条一公里长的道路围成的“田”字型训练场地,每天,卢超要在这里开上十几遍。

他随身配备一套遥控装置,一旦发生特殊情况,这套遥控装置可以让配送无人车快速回到安全员的控制之下,避免意外发生。当初上岗前,零基础的卢超经过一整套严密设置的训练,这包括掌握车辆构造及简单原理、车辆遥控操作、紧急情况处置等科目,理论学习+跟车实操+考试,他感觉像重新考了一回驾照。

卢超形容,训练过程很像带着孩子玩闯关游戏。每天领到的任务不同,但都是在工程师们事先设置好的闯关场景和线路里,完成指定动作或者行驶、避障。有时候,卢超还会在配送无人车面前放置锥桶和海绵假人,观察它的识别和避让能力。

阴雨天被训练员们认为是天然的考验机会,昏暗的日光降低了能见度,让配送无人车识别红绿灯、水坑,是很好的实践习题。

2019年初,卢超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第一次看到这种黄色小车。当时,一群工程师们正在进行道路测试,行驶到一处路口时,小车准确地拐弯了。他直觉得新奇,拿出手机想拍照,却被制止了。

训练中的配送无人车

当时,卢超是一家快递公司的销售员。每天,他驱车20公里赶往自己负责的片区,拜访区域内的商家、洽谈商单。远距离通勤,和长时间与他人社交带来的疲惫,让卢超感觉耐性持续被消耗着。一直撑到了2019年年末,他索性辞职,找了一份离家近的活儿——配送无人车的测试安全员。

第一天来到“田字格”,卢超立即生出了许多疑问,“它如何启动?”“它靠什么动力行驶?”最想不通的是,“它在没有驾驶员的情况下准确拐弯,是什么原理?”带着卢超跟车的老师傅耐心地解释:配送无人车有雷达系统,它可以识别周围的障碍物,而刹车系统可以让它在识别后自动减速或刹车。

经过一番培训,这位伙伴已经不再那么神秘。卢超全方位地了解了它的硬件构成,能够快速、准确地从原本的“一团乱麻”中插拔目标线路,还学会了更换电池、检测网络等基本维修技能。

熟悉起来之后,卢超开始对配送无人车有了一些类人的情感。有时候,他觉得这家伙有些呆萌,就像人类的小孩子。这是机器学习和安全策略迭代过程中的必经阶段。起初它还不太会超车,遇到前方有路人行走,只会跟在人身后缓缓向前。旁边经过一辆速度过快的大车,为了保证安全它就直接紧急刹车。卢超发现,测试阶段,许多配送无人车都有自己的秉性。一样的障碍物,昨天的车过不去,今天训练的小车,说不定就能流畅地避让、超车。类似的发现让他惊喜。

战友

“田字格”就像配送无人车们的象牙塔。卢超想过,自己每天给它们做的循环训练是否有实操作用。这些偶尔有些笨拙的家伙,真有可能应用到外面人类的生活里?他一度感到怀疑。

没想到,本以为会在久远未来发生的事情,突然就来到了跟前。

2020年春节前后,新冠疫情极大限制了人们的出行。美团买菜的工作人员决定把这些配送无人车投入试运营。它们被命名为“魔袋”,希望它就像魔法袋子一样,为用户掏出各种各样的即时配送物品,满足大家的生活需求。而在疫情期间,这个“魔法袋子”头一次释放了它的”魔法”,负责为顺义一些小区的居民配送生活物资。

2月份,卢超与“魔袋”一起加入抗疫。卢超喜欢《变形金刚》里的汽车人“大黄蜂”,后者既是一辆车,又是电影主人公的“战友”。眼下,这辆黄色小车就像他的“小黄蜂”,与他并肩作战。

无人车参与抗疫

通常,“魔袋”会以不超过20公里的时速在辅路上行驶。行进过程中,发出电动汽车特有的嗡嗡声,流畅地避开路上的障碍物。真实路况比“田字格”复杂,配送无人车需要应对不爱走寻常路的行人、占道的汽车、路边突然开门的司机。相比之下,识别红绿灯只是基本功课。

“魔袋”们就这样成为了顺义街道上的常规一员。眼下,因为政策法规的要求,它身边必须配备安全员。出勤的每一天,卢超开着电动保障车,跟着“魔袋”来回穿梭在花梨坎站点服务范围内。这里生活区密集,路况符合初期运营要求。他们每天为附近20多个小区的居民配送生活物资,一辆车单次可配送3-5单。对卢超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保障行驶路上的人车安全。

起初,每个见到“魔袋”的人,都要拿出手机拍一张照片留念,有些甚至还会故意挡在配送无人车的前面,以测试这个带着未来感的设备是否真如它宣传的那样智能化。面对好奇的居民,卢超尽量做到有问必答,有时对方行为越界了,卢超则会出言制止、劝解。

应当时疫情的需求,配送无人车首先落地的是附近的别墅区。在这里,“魔袋”可以直接将货物送到顾客家门口,而人类配送员只能把货物放在小区门口。卢超跟着消完毒的“魔袋”到了小区门口,目送着它进入小区。顾客接到系统拨打的语音电话,出门按一下车门,就可以取出货物。配送完毕后,卢超在小区门口接上完成任务的车辆,再陪着它驶回站点。

一次,卢超配送的订单特别备注着“腿脚不便,请让配送无人车送进来”。他猜那可能是一位老人,所以特别强调,这让卢超看到了配送无人车更为实用的意义,能够给老人、残障人士带去便利。点名用无人车配送的还有一些家长,他们希望让孩子们亲身感受已经走进现实的未来科技。

漂流人的新工作

卢超供职的部门,是美团的无人车配送业务组。随着技术日益增长,投入测试和运营的无人车越来越多,卢超的职位,也从单纯的“训练师”,升级为“测试安全员培训师”。同事也越来越多,来自各行各业,其中不乏送餐员、快递员、销售等职业。

这是当代愈发常见的社会景象,科技的发展给许多技术上零基础的工人创造了新岗位。这些岗位附带一定程度上更高的职业附加值和职业壁垒。与此同时,这意味着适应这些岗位需要花费时间精力掌握相应技术。这是对转行者最大的考验。

对于测试安全员来说,最基本的门槛是有驾照,熟记交规。而为了让这些行业“新鲜人”快速上手,工程师们对配送无人车的各类基础知识进行了简化设计,降低学习门槛,方便测试安全员们掌握技术,在新岗位上快速上手。

业务组的组长是一位34岁的老配送员,名叫封海洋。他很早就进入社会摸爬滚打,盘门脸、搞批发、跑运输,苦活累活都干过。最值得称道的一份工作是在EMS,5年的时间里,封海洋靠着强悍的社交能力,从配送员做到了片区的客户开发。

2015年外卖兴起后,热爱新鲜事物的封海洋很快就进入了这个新兴行业。在他看来,这个职业让他直接与“互联网”挂钩了。当时,外卖骑手们月入过万不成问题。封海洋做了3个月骑手后,就开始负责站点的管理工作。后来,他跳到了美团买菜,成了一名管理着7个站点的区域经理。

见证了快递和即时配送业由慢到快再到专的各个阶段,封海洋看到科技和专业工具的力量,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局限——由于学历的门槛限制,他只能在基层辗转,做到区域经理的位置,就算摸到了天花板。2年多的时间里,封海洋负责过几乎全北京的片区,跳槽成为一名配送无人车安全员前,他靠自己的努力成了一名称职的区域经理,把手下站点的准时率指标从95%提到了99%。

29岁的王亚龙比封海洋晚来3个月,一直在零工行当里漂流。开始给麦当劳送外卖,听说骑手赚钱多,又成为了一名外卖员,哪家钱多去哪里。骑手干厌了,他去做了1年多的快递员,后来贷款买了辆车,当起了网约车司机。工作换了很多份,唯一不变的是一直在路上跑,相比坐在办公楼里打卡上班,他更喜欢这样的自由。

这次,王亚龙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跑,还多了个伙伴。安全员与配送无人车紧密相连——王亚龙对此感觉强烈。除了日常配送,王亚龙也会继续带配送无人车在道路上进行测试,训练它的灵敏度和流畅度。

跟车过程中,王亚龙习惯拉开2米的距离,跟在它的右后方。刚开始他最担忧配送无人车太靠近行人,间隔一大段距离就提前紧急停车。现在,他能通过观察刹车灯,判断配送无人车是在缓慢刹车还是准备往旁边避让。重要的是,王亚龙对这个工作伙伴的能力多了份信任,大部分时候都放心它自己去处理路况。

安全员在跟车

真正进入测试安全员的工作之后,这些“老师傅”们往往会在短时间内适应高科技带来的新鲜劲,转而进入状态,以“训练员”的视角,审视身边这位明黄色伙伴不同成长阶段的进展。有段时间,王亚龙觉得配送无人车作为配送员,还有些稚嫩。但他也知道,技术会迭代,他的伙伴也还在成长。

同样的成长也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伴随着越来越丰富的经验,测试安全员们职业技能也在不断增长。未来,当这些黄色的大家伙被允许独立上路之后,陪伴在配送无人车身侧的岗位或许也会消失。但他们的技能不会消失。那时候,整条配送无人车产业链会继续延伸,如王亚龙、封海洋和卢超一样的测试安全员会在诸如运维、接驳等产业链的新岗位上落定,适应过程也会更为和缓。

仍在继续

现在,配送无人车升级到了“魔袋20”,工程师们在迭代中将它身上配备的传感器增加到了30多个,让它实现了5cm-150m范围内障碍物识别,它也获得了360度无死角实时感知的能力。相比它的早期版本,感知范围和灵敏度提高了不少。

封海洋看在眼里。他知道这是雷达的感应系统升级了。封海洋乐于去学习配送无人车的零部件组成,包括雷达、摄像头、自动刹车系统、轮速传感器,他把配送无人车不时出现的小故障与这些部件一一对应上,再向工程师请教原理。下次出现故障时,他就能自己去应对。

有时候,王亚龙替配送无人车承受委屈。一次,一只宠物狗突然冲到了配送无人车跟前。配送无人车紧急刹车,没有发生碰撞,却吓到了狗狗,汪汪叫个不停。遛狗的女人大声质问:“这是什么东西?”拉着王亚龙不依不饶。他只得不断道歉。

王亚龙还能看出它的每个小动作可能蕴含的“心路历程”,微微晃动意味着左右两边都有复杂路况,它在犹豫怎么处理。也有时候,配送无人车将停在路边的汽车当成了完全的静止物,距离可能贴得太近。这是人类驾驶员都很难判断的情景,但对于每时每刻都在学习的无人车来说,这样的“犹豫”时刻已经越来越少。

安全员在给无人车消毒

在安全员们眼里,配送无人车是每天都在长大的孩子。

王亚龙也会担忧,等到孩子真正可以自己上路的时候,会不会不再需要父母了。封海洋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但他态度乐观,觉得安全员跟车本身就是一个临时状态,对于他本人来说,作为个体,更重要的是他通过胜任了这个岗位,够到了一个技术壁垒更高的职业门类。

或许是依附着这份信念,封海洋在人群中展现出积极学习进取的姿态。作为组长,有时会有组员向他倾诉自己的担心。封海洋总是安慰他们:“咱们在顺义,现在这块就有多少家做无人车的。除了配送无人车,还有工业无人车。”他真诚分享自己所想,“你懂了技术,总会有其他岗位缺人。”

这是他多年来在各行业摸爬滚打后形成的朴素认知。我们置身于这样一个时代,各式各样的科技高速改造着我们的生活。过程中,部分岗位会被取代,但与此同时,新兴的科技也会诞生非常多的新职业。从马车夫到司机,职业是变化的。但如何顺应这种变化,恰好要保持封海洋这样的开放态度和好奇心、上进心。

封海洋知道,与配送无人车打交道需要一定的技术门槛。他想做个懂技术的管理者,并时刻关注着无人车领域的最新动态。在他的认知里,短途配送会是无人车最先应用的场景,以后的外卖员就不用冒着风雨赶时超点,只需在商户和顾客的两头做好取餐和接驳,就能完成一次配送流程。

现在,封海洋想跟着配送无人车去远方闯闯。一旦条件成熟,作为配送无人车最早的接触者,他或许可以跟着这大伙伴,去到中国更多的地方看看。

这正是:世事如昼日日新,逐浪潮头层层临;若不追的脚步紧,只能井底望飞禽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和AI一起工作的老师傅们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