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0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东北边陲小城鹤岗以低房价爆红,“两三万就能买套房”让不少人趋之若鹜,但鹤岗人真实的生活状态也被淹没在众声喧哗之中。
有人买房不久后立即卖出,有人在这里安家生根。事实上,有满足口腹之欲的鹤岗小串、有收入不错的骑手等工作、有家人的温暖陪伴,这种“稳稳的幸福”对于鹤岗人来说,比在大城市的漂泊打拼来得更实在。

回鹤岗,有了安稳的家

小电摩打滑的季节就要来了。十月的鹤岗,傍晚五点多天就暗了,一场大雨洒下阴凉,路面像敷了一层湿滑的凝胶,行人步履滞重。过不了多久,这层凝胶将受冻凝成冰壳,人只能两脚粗溜着,缓缓滑过漫长的冬季。
每年这个时候,走走道突然卡跩的人数量骤增,一冬天过去,小孩的裤子总得卡坏几条。天越来越冷,往后的季节,就是田丹丹和同事们最闹心的时候。田丹丹35岁,是一位女骑手。天一冷,人们就犯懒,不愿意往外面跑,于是她和其他以跑腿为生的骑手就成了市区最繁忙的人。
刚送外卖那阵,田丹丹狠狠摔过一回。那是2019年冬天,刚下完大雪,冻结的路面光溜得像面镜子,小电摩骑到下坡,重心不稳,她刻意减速刹闸,还是摔了。
鹤岗地处三江平原和小兴安岭山脉的过渡地段,道路明显倾斜,当下坡路遇到冰雪天,四轮车开着都调腚,何况两轮的呢。。骑手间有句话流传,“能在鹤岗送外卖的,车技都了得。”送了一段时间外卖,田丹丹逐渐掌握在鹤岗骑行的分寸。

正在查看订单的田丹丹

2019年11月,丹丹和丈夫回到鹤岗,成为站里的第一对夫妻骑手。小电摩搭载他们的生计,也运送这座城市的人们吃喝拉撒所需的一切。丹丹负责最早班次的配送,清早5点转动电门,晚上7点熄火,回家给孩子做饭。第一个月,她跑单量一般,摸清路况后,第二个月便冲上工农区的榜首,比丈夫赚得还多。
那两年,鹤岗因房价突然爆火。不少第一次听说“鹤岗”这个地名的南方人跑来买房,其中甚至有台湾人。年年冬日,东北人霸占三亚海滩的新闻总会出现一次,那时竟也有海南人专门买鹤岗的房子用来避暑。
当时丹丹跟丈夫租住在一年3000元包水暖的出租房里,没寻思买房的事。房东见鹤岗的房子有了热度,开始往楼壁和电线杆上张贴售房广告。丹丹和丈夫走过,碰巧看见,才知租住的房子竟然要卖,心里不得劲了。
快过年了,丹丹发愁,要是房子真卖出去,自己一家四口就得在寒冬腊月里搬家。俩人一合计,反正也不打算去别处谋生了,不如就在鹤岗买房。
他们拢算着手里的钱,在距市中心近6公里的老街区购置了一套毛坯房,花费三万多元,相当于送外卖三个月的酬劳,也是他俩抵债卖掉的婚房1/5的价钱。房子位于顶楼,50多平,但格局好,显大,两个卧室的朝向和采光都不错,附近有大超市、公交站,还有孩子可就读的公立学校,未来可期。
他们终于在这个冬日不断跌跤的城市有了安稳的家。每个夜晚,收工后,他们到新房搞装修,为了省钱,除了打门框之类专业性强的工作,其余的活儿都自己干,一个月后搬进了新房。邻居跟丹丹攀谈时,神情是一种复杂的艳羡。多年前,她买同是顶层、差不多大的房子花了将近6倍的价钱,月供直到现在还没还完。

在新买的房子里,田丹丹教儿子写字

房价看似跌成“白菜”,但三万块并不是鹤岗的普遍房价。天水湖公园附近新开发的楼盘,一套大面积的毛坯房售价四五十万,落地窗外视野广阔,对面是一大片茂盛的蒿草。而丹丹家所处的老旧圈楼,都在以2-5万的价格抛售。
和其他任何城市一样,在鹤岗,人们的消费差距也是明显的。你能在美团上点到几十元一杯的生椰拿铁,也可以选择花3元钱,到街边小铺悠然地喝一瓶小香槟。
有人回来享福,有人回来讨生活。相同的是,对选择回来的人来说,一切都已经足够圆满了。低房价,让城市流浪者有了安身立命的盼望,也让饱受异乡漂泊之苦的人,重拾对家的念想。

谁不是要谋生活

在成为骑手之前,丹丹随夫家在萝北务农。他们有两头奶牛,三垧地,奶牛产奶每月上交,能赚得奶款,地里种着玉米和黄豆。
和美的田园生活没过多久,两个小年轻受人忽悠,突然想改种水稻。贷款几十万买地、盖大棚,折腾好几年,收成却始终不好,中间还费劲改了两回地,但仍是赔钱。为还债,小夫妻每天天不亮就驱车到各个农场赶大集,一天赶一个农场,像进行乡间巡演。
丈夫支摊儿卖廉价的老人衫,丹丹把烤具架在摊子旁,现烤现卖桃酥和无水蛋糕。懂事的大女儿扔在家里,儿子刚两岁,无人看顾,只能随货品一起载上车。如此奔波,赚的钱还是远不够还债。
又一年秋收惨败,他们还不起帐,只能卖房卖地。人到中年,除了一屁股债和两个孩子,这对夫妻一无所有。2019年深秋,丹丹带着丈夫孩子,回鹤岗母亲家待了一段时间。逛街时,夫妻俩有意留心路边的招工启示。晚餐时弟弟点外卖,给丹丹提供了就业灵感,“不行你俩都去送外卖呗?”第二天,丹丹便和丈夫一起去配送站应聘。

送餐间隙,田丹丹和丈夫一起吃早餐

跟丈夫一起摆摊儿赶集那些年,丹丹自觉对不起两个孩子。大女儿自小便成日被扔在家里,少了大人的看顾,饥一顿饱一顿,养成不好的饮食习惯,青春期时体重达到了200斤。由于要跟车赶集,儿子也难免遭罪。有次,丹丹和丈夫忙着招呼客人,没注意到儿子跑离了车子,两人急得够呛。所幸,儿子没跑远,只是在附近跌跌撞撞地摔了,脸上划了个大口子,留下一道浅浅的疤。
奔波的日子终于远去了。搬进新房后,两个孩子各自转进了家附近的中学和幼儿园,日子也越来越稳当。

下班后,田丹丹在给家人做饭

丽姐是跟丹丹相熟的另一位女骑手,比丹丹大5岁,俩人戴一样的粉红色头盔。此前,她是制瓶厂的质检女工,在厂里干了十多年,以为会干到退休,但后来效益不好,停薪了。
在任何一座东北小城,有一定岁数,但又欠缺拿得出手的学历和一技之长的女人,谋生的方式都极有限。可供挑选的工作是洗碗工,保洁员,或者去烧烤店串串,要么就自己干点小本买卖,春夏起早到早市抢地盘,卖油炸糕和大果子,配苞米面粥;入冬后去步行街摆摊,卖冰棍儿和冻梨,天齁冷,给顾客装袋的手冻得比冰棍儿还僵硬。
响了十几年的机器轰鸣声停了,未来要重新做考虑。丽姐尝试过很多赚钱的门道,每次不超过两个月就做不下去,直到做骑手,比干别的挣得多,还能照顾孩子。
鹤岗的大街上,戴着粉红头盔的女性骑手越发多了。站里给20多个女骑手排了早班,方便她们为老人孩子做饭。客人也逐渐体恤女骑手的不易。有一个冬日,一个女孩点了几杯奶茶,送到的时候,女孩专门从袋子里掏出一杯给丹丹。

小城里的就业新选择

站里,有不少骑手与丹丹有类似的过往。有种地赔钱的,也有做小生意经营不善的,更多的是下岗矿工。
鹤岗的煤矿业曾经很辉煌,矿工的工资能够维持在6000-8000元左右,但工作风险不低。年龄渐长,许多人陆陆续续外出打工。
赵文轩1994年出生,身高将近1米8,身板很瘦,在2020年3月疫情最严峻的时期,他来应聘当骑手。他嗓门儿很大,但发音含糊,一边打手势辅助表达。
作为美团配送的安全督导,刘岩面试过的骑手有好几百人,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听介绍赵文轩来的骑手讲,赵文轩患有脑瘫,听力和表达有些问题,但人善良,干活麻利。
刘岩找到站长和城市经理,三个人商讨了一晚上,决定留下赵文轩。他们能感受到他眼神里的诚恳。听说赵文轩没地方住,他们把其中一个站点的房间收拾出来,准备好棉被。在那个小屋子里,赵文轩从4月的春天住到了深冬。

入职后不久,赵文轩的跑单量就遥遥领先

过去,赵文轩在鹤岗的煤窑当矿工,俗称下小井。有一回,他在井下作业,忽听一声巨响,没等反应过来,剧烈的冲击波就把他撂倒了。他昏迷了五分钟,感觉自己快睡过去的时候,脑子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还没娶媳妇儿,不能就这么没了。这个想法救了赵文轩,他睁开眼睛,随人流爬上矿车,升回地面。此后,家人再也不让赵文轩去下井了。
除了下井,赵文轩想不出还有什么活可干,他在家躺了一个多月,迫于生计,又瞒着父母跑去下井,晚上住朋友家。 难得一次回家吃饭,赵文轩忘记把脸洗干净,眼睛里全是黝黑的煤灰。母亲一看就急了,“你咋胆子这么大呢,出过一回事儿,还敢下井呢?”
赵文轩只得离开矿井。他跑到山东,在济南的建筑工地搬了四个月砖,累够呛,赚得也不咋多,又去青岛当装卸工,往大板车上抗货,每吨能赚五块三毛钱,“1吨,等于50袋货,每车要装52吨,我一个人装一车,要扛多少袋,你算吧。”

在老家工作,赵文轩陪伴父母的时间更多了

过往艰苦的务工经历让赵文轩异常珍惜骑手这份工作,他一度是站里最能跑单的人。以前当矿工时,赵文轩跟女孩聊天总觉着心里没底,因为自己收入不稳定,每天收工时脸上都黑漆漆的。成为骑手后,他的收入增多,精神的黄色制服穿在身上,也让他感到自信敞亮。今年,他终于追到心仪已久的姑娘。
美团外卖鹤岗站早班组的组长许海羽,也曾是矿里的工人。十几年前,他在兴安矿机电科院工作,一个月工资仅有700多元,难养一家老小。许海羽尝试过做买卖,开烧烤店,租碟铺,都只能勉强维持收支。

许海羽在便利蜂工作时的培训结业证书

为了生计,2017年,许海羽坐二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跟着朋友一起北漂。为了享受职业福利,他干过租房中介,租到便宜房子后,他便辞职去便利店当店员。
那年,24h连锁便利店便利蜂在北京迅速扩张,许海羽赶上机遇,一步步从店员做到店长。2020年,因为家中老人抱恙,许海羽决定回鹤岗,当时他已当上渠道经理,管理着3家店面。
回家的决定并不突兀。从离开鹤岗的那天起,许海羽就盘算着压缩自己在外打拼的时间,攒够钱,就回家。甚至,他早早做好调研,还未回家,便盯上骑手这份工作。

重新适应老家

在北京,许海羽见过许多24h不停运转、辛苦工作的人。他负责的店面在国贸,每天早上8点半到10点最是繁忙,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的人排着队来买早餐,队伍长的时候,站在后排的年轻人会一直不耐烦地抖脚。夜里11点过后,还会有人来买加了两倍浓缩的美式咖啡。
回到鹤岗,他花了很长时间适应自己的老家。鹤岗天儿亮得早,于是人们也都早早地起床。最早的配送订单凌晨5点就响了,顾客多半是要上早自习的学生。而过去在北京,这个点儿,他还时常能碰见刚从写字楼走出来,通宵加班的白领。
北京的时间密密匝匝,总是不够用。早上刚睁眼,许海羽就感觉要迟到了,上班路上,所有人都是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共享单车都要骑成电动车。北漂三年,工作占据生活的全部,他没有任何私人时间。
那时,许海羽经常在想家时去吃一家鹤岗人开的串店。酒喝至兴起,他掏出写着老家住址的身份证拍给服务生,“哥们儿,我也是鹤岗人呐。”服务生乐呵呵地送了他一瓶小香槟。
尽管在鹤岗,送外卖也需要分秒必争,但工作之余,许海羽明显感到,自己的时间变多了。只要他想,随时能吃到正宗的鹤岗小串,配一锅涮肚,舒爽。不少商户,还会给骑手打折。

在鹤岗,许海羽经常可以和家人一起出门撸串

在大众媒体的笔下,鹤岗是一座资源枯竭型城市,只有火车的嗡鸣声会在夜晚响起,整厢的煤来了又走,不少人的期望是,“出去吧,去外面看看,能留下就别回来了。”
这个东北边陲小城,在意外爆红之后,如今也在因新业态、新模式而焕发新的活力。在鹤岗卖房的短视频仍持续火爆互联网,不少网红写手、带货主播,不远千里来到鹤岗。

鹤岗街区

贴吧里,一位吧友晒出房产证说:“那些来鹤岗的人,都像在挑选一件商品。”而鹤岗的另一面,骑手们却有不一样体验:收入不错、有家人的温暖陪伴。这对于他们来说,比在大城市的漂泊打拼来得更实在、更安心。
房子贵不贵,都是自己的家。从毛坯房开始,丹丹与丈夫俩人白天跑单,晚上自己上手搞装修。屋里的一砖一瓦,它们的前世今生,她都能说出名堂来。“卧室的门,我选的红色,红色好,预示红红火火。”
长久以来,中国人与房子之间都有种莫名的羁绊,一旦拥有,人就会变得无所畏惧,丹丹跑着单,订单上的每一笔数字都变成一份期许,变成生活中最足的底气。
“我不是在挑选商品,我是在重建我的生活。”
决意不再外走的人,相处是长远而热络的。骑手性格都很实诚,他们跟负责管理的张硕、刘岩和周伟关系甚好,碰面便亲昵地叫哥。最近丹丹的丈夫身体抱恙,连着跟站点请了好几天假,刘岩拎着两斤水果上门看望。他们三兄弟,像这个大家庭分工不同的家长,哪个骑手有难处,总要伸手帮一把。以前刘岩在企业里工作,职位做到了天花板,离职后他恍然发觉,职位再光鲜,不过是暂时贴在身上的标签,离开那个圈子,他就不再被挂记。而今跟骑手、同事们的相处,才真正熟稔亲和。

这正是:几尺取暖唤做房,曾为此景多般伤;若然吃的劳身苦,边陲小城鹤岗藏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回到鹤岗,花3个月工资买了套房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