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2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许多80后都对中学语文课本里的《天山景物记》有着深刻印象,里面对新疆风物的描写实在吸引人:“有这么一条野果子沟,沟里长满野苹果树,连绵五百里。春天,五百里的苹果花开无人知;秋天,五百里的累累的苹果无人采……现在,已经有人发现了这条野苹果沟,开始在沟里开辟猪场,用野苹果来喂养成群的乌克兰大白猪。”

新疆野苹果的果实 | Yakov Fedorov / Wikimedia Commons

学这篇课文的时候,同学们无不为喂了猪的新疆野苹果(Malus sieversii)感到可惜。后来才知道,这种野苹果口味偏酸,对吃惯了栽培苹果的现代人来说并不好吃。

棕熊立下的功劳

新疆野苹果乃是今天我们食用的苹果(M. pumila)的老祖先。主要分布在中亚地区,生长在海拔约1200米地区的山坡、山顶和河谷地带,自哈萨克斯坦南部,经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至我国新疆,都曾有过“五百里花开”的壮美景象。

新疆野苹果的花 | Łukasz Szczurowski / Wikimedia Commons

根据目前的研究,天山西侧生长的新疆野苹果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西传至欧洲,与欧洲野苹果(M. sylvestris Mill.)、山荆子(M. baccata (L.) Borkh)、高加索苹果(M. Orientalis Uglitz.)等其它苹果属植物杂交,逐渐成为驯化物种。在意大利东北部的公元前约4000年Sammardenchia-Cueis遗址中发现了碳化的苹果种子,但尚不能判断出它来自于欧洲野苹果,还是和新疆野苹果杂交后的产物。

欧洲野苹果 | Wehha / Wikipedia

在野生苹果属植物里,新疆野苹果已经属于当之无愧的“大果”,直径约7厘米。在人类活动影响苹果的种子传播之前,它的种子传播主要依靠哺乳动物的活动。几百万年来,天山一带的棕熊、野马等动物在吃新疆野苹果时,无心插柳地发挥了“选种”作用,个头更大、口味更好的果实更受青睐,随着动物粪便对种子的传播,果实适合食用的基因也会“漂流”得更远。其他苹果属植物的种子传播则主要依靠鸟类。

鸟类取食苹果属的果实 | dennisflarsen / pixabay

然而,新疆野苹果已经被列入IUCN红色名录“濒危”类别,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它很可能会面临灭绝的风险,这甚至会动摇栽培苹果大家族并不牢固的根基。

英雄留下的种子

天山山脉特殊的地理环境,让野苹果成为第四纪冰川期的幸存者。哈萨克斯坦的前首都阿拉木图有“苹果之源”的含义,在古丝绸之路上,以“苹果”命名的城市还不止这一座。在《长春真人西游记》里曾提到:“九月二十七日至阿里马城……宿于西果园,土人呼果为阿里马,盖多果实,以是名其城”。这里的“阿里马城”又写作阿力麻里城,遗址在现在新疆伊犁,自唐代至元代都是中亚名城,曾经是察合台汗国的都城,它的名字同样来源于“苹果”。

哈萨克斯坦的本地特产Aport苹果,实际上是新疆野苹果和俄罗斯栽培品种杂交得到的,果实最大的重达一公斤 | Marco Fieber / Flickr

在1929年,苏联著名植物学家、遗传学家尼古拉•瓦维洛夫根据在阿拉木图考察的野苹果林判断,中亚的新疆野苹果是世界栽培苹果的祖先,也是保证苹果遗传多样性的天然基因库。他在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建立起了全世界首个种子资源库,收集了25万种种子用于遗传学和杂交育种研究,来自阿拉木图的野苹果种子也是收藏对象之一。

1941-1944年,列宁格勒遭遇德国纳粹围城900多天,在全面断粮的恶劣条件下,守护种子库的科研人员付出了至少9人饿死的代价,换得了几吨重的种子的安全。瓦维洛夫也于1943年死在狱中。这些为人类农业技术发展贡献出生命的英雄,值得被我们铭记。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种子库一直保存到今天,现在叫作瓦维洛夫植物栽培研究所。

植物栽培研究所中的瓦维洛夫像 | Bogdanov-62 / Wikimedia Commons

“苹果之城”的危机

但在将近100年后,瓦维洛夫所记载的“漫山遍野的野苹果林”已经大大萎缩。苏联解体后的30年内,哈萨克斯坦境内约70%的野苹果栖息地因为人为砍伐、开发等原因而毁灭,与栽培苹果的异花授粉也对现有种群造成了影响。

阿拉木图的苹果摊 | Olga Zavyalova / Wikimedia Commons

大规模种植的苹果种类远远少于野生种类,美国的栽培苹果,仅约15个品种就占据了全国苹果植株数量的90%。驯化后的栽培种对于传染病、虫害和气候变化的抵抗能力都比较差。以气候为例,近年来由于全球变暖的影响,气温升高逐渐提前,造成种植苹果的冬季休眠期变短,影响了产量。这一影响在工业化大批量栽培的地区尤其明显。

因此,野苹果的基因组被寄予期望——从中得到帮助“后代”抵御新的环境威胁的密码,但这一切的前提,仍然是对现有种群加大真正的保护力度,保留种子,是为了保留未来的希望。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苹果的老祖先不是猪食,是宝贝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