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异地亲情,摄像头里的日与夜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2-02-04
【文章导读】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 […]
沃唐卡(www.wotangka.com)是中国最大的线上唐卡艺术数据平台,沃唐卡坚持经营100%纯手工精品唐卡,以尼泊尔唐卡批发、热贡唐卡定制、高端唐卡投资为主!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沃唐卡(www.wotangka.com),更多唐卡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沃唐卡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喜欢唐卡的人一起努力,是沃唐卡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了解沃唐卡的朋友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沃唐卡官方网站www.wotangka.com

在距离亲人很远的地方安家、工作,这样的选择愈发常见。为了跨越时空距离,更多人通过摄像头和视频电话触达彼此。最终,电子眼成为我们看见亲人的重要媒介。

你不知道的事

儿子坐在木制书桌前,一直盯着10寸的屏幕。他7岁,上小学一年级,把写作业的时间全拿来看动画片。当时是夏天,晚上六点多,农村的天还亮着,儿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电子屏幕,丝毫没有去写作业的意愿。

一小时前,王刘松从另一个城市的工地上下班、吃过食堂,刚刚在宿舍坐下。由于放心不下儿子,他打开手机里的家用监控APP,想看看儿子有没有好好学习。得到的结果让他一阵气愤。

王刘松29岁,已经打工十年,从建筑工地上的零工做到电焊工、粉刷工,收入从每月1500元涨到一万元。为了更好的收入,王刘松奔波在不同城市,一年回家最多两三次。家中的其他成员也是如此——妻子在苏州打工、父亲在昆山打工。两个儿子在安徽老家留守,常年由做环卫工的奶奶带着。

王刘松最大的心愿是孩子们学业有成、考上大学。但他没想到,留守生活让孩子迷上了动画片,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这个孩子便输给了同龄人。他注视着屏幕,感到忧心却又无能为力。

体验这种无力感的还有尹城,他每天用摄像头看儿子七八次。趁着工作间隙,在上厕所时他总掏出手机点击一下,两三秒钟进入到监控界面里——那里可能有孩子的身影。电子眼对准家中的客厅,有时,儿子会在客厅里玩耍,有时,他会随着爷爷奶奶外出。

一次,尹城看着儿子在客厅里独自玩了十几分钟。在客厅的一角,儿子坐在地上,脚边堆满了不同颜色的乐高积木。他听见儿子不时嘟囔新掌握的名词,手中拿起一块积木说:“大火车”,把它放到某个位置,过了一会又亲手拿掉。儿子在编故事,角色是地上的乐高积木。没有人来到客厅,他一个人玩得津津有味。

尹城看了又愧疚又欣赏,心想这孩子挺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

两年前,儿子不满一岁的时候,尹城就离开了深圳的家。因为工作调动,尹城到杭州阿里做产品经理,主持新项目“天猫精灵V10”的研发,一年里回家的日子总共不超过五十天。对尹城来说,工作压力解决后,他还要缓解缺席儿子成长的压力。儿子在镜头里显得那样自足、独立,似乎不是很需要父亲。他也想多陪孩子玩,但自己由于在外地常驻,什么都不能做。

当下,地缘边界在人们的流动与迁徙中愈发模糊,借助互联网、聊天工具和摄像头,我们总能轻易地跨越时空。这种跨越是便利的,但又极为有限。我们能够用声音和画面拼凑出自己的在场,能够随时随地关注对方的动态,甚至发现平日难以察觉的细微之处。但我们除了接受、发送消息,很难做出太多改变。更多时候,我们只能在世界的另一端,试着离亲人更近一些。

星期二,晚上六点半,女儿林深在下班后打开手机里的摄像头APP。摄像头装在老家的门厅里,360度旋转,基本上可以看到门厅里发生的一切。一阵热闹的氛围扑面而来,画面中出现了四位老人,正在聊着村里人的家长里短。林深看到自己的父母穿着红色棉布拖鞋,和两位同样上了年纪的邻居围坐在一起,正在侧耳倾听着。

碰到父母和邻居聊天时,林深总喜欢偷听他们在聊些什么八卦。刚开始用摄像头时,赶上自己不忙的时候,林深还会把某段聊天回放给自己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在谈论什么、关心什么,她一直很关注。这让她与父母的世界相融合。

2019年大学毕业后,林深在安徽宣城做老师,父母在几十公里以外的郊区农村务农。自从女儿开始上班,他们放弃了种植稻子,选择更轻松的劳作方式——养鱼、种菜、喂鸡鸭鹅,把家里的田租给别人种植烟叶。这使原本的工作时长缩短了将近一半,他们要学会消磨时光。

孙女胡罗则在电子眼里观察着爷爷的晚年。关于这个抽象的命题,摄像头给了她一个类似电影画面的答案。

傍晚六点,爷爷的晚年镜头开始了:他先是在厨房做饭,晚餐标配是一碗面条、一盘青菜,其余的饭菜他不擅长做、也懒得做。随着天色渐暗,爷爷把厨房里的灯打开,站在那里把晚餐吃完,用时不超过半小时。随后,他走进客厅,在一张木制椅子上坐下,画面就此凝固到八点。此时,已经进入了夜晚,但爷爷很少开灯。为了省电,他总是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沉默一个半小时。

胡罗从摄像头中看到的画面

这个时间点,胡罗常常在工位上加班。出于关心和好奇,她几次点开手机上的监控界面,想看看爷爷的“天涯共此时”。从界面看过去,87岁的爷爷背靠墙坐定,表情平静,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在发呆。

胡罗从中感受到深深的孤独。怕惊吓到老人,她没有打开语音功能,让摄像头传达自己的声音到那间屋子里。此时,城市的天空也变成墨蓝色,街灯开始亮了。胡罗没有问过爷爷在那一个半小时里究竟在想什么,因为她知道,对方不喜欢示弱。

在城市这端行动

第一次被这副画面触动后,胡罗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晚年的爷爷有哪些需要。

两年前,奶奶去世后,爷爷愈发想保持自己的尊严,拒绝了七个子女让自己去城里居住的邀请,拒绝被任何人照顾。他选择留守在湖北的老房子里——在他眼中,这是度过晚年的最佳方式。

他不擅长下厨,也不愿意学,只给自己吃面条、粥和炒青菜。胡罗的母亲看不下去时,会提前准备好一个星期的饭菜放在冰箱里,算作给他加餐。他也不给自己安排太多活动,常在白天找同村的老头、老太打麻将。晚间,别人回家休息,他也不好意思去蹭饭,便回到家静静坐着。或许是奶奶的去世触动他关于“尽头”的思考,有一次,爷爷通过摄像头的语音功能告诉胡罗,自己现在在村子里年龄已经排到了老三:“就等着尽头的到来”。

一则和胡罗相关的信息是:有一次,老人肚子痛,他冲着摄像头喊胡罗,让她来搀扶自己。但她恰好没有打开手机APP。第二天,爷爷便托胡罗的亲戚传话:“要把这个摄像头给打掉!喊胡罗都没有回应!”

这让胡罗意识到,爷爷即使喜欢一个住,但也很需要亲人的陪伴。听着亲戚的转述,胡罗感觉到爷爷在用愤怒掩饰他的失落。

她决定用摄像头自带的话筒跟爷爷定时聊天。聊天是单向的,只能由胡罗发起。在晚间加班时,胡罗在晚上六点半左右打开手机APP里的话筒选项,开启话题,很快,爷爷开始主导对话。他年轻的时候做过村里的领导,喜欢指导别人。胡罗总听到他对着摄像头先问:最近过得好不好?随后,因为胡罗还未成家立业,爷爷便为胡罗的人生大事感到担忧。他叮嘱道:“一定要好好学习,每天早一点去单位,要勤快一点啊!”

摄像头那边传来的声音让胡罗短暂地从生活里抽离,此刻,她和爷爷的关系仿佛回到童年,变得更加亲密。作为回应,她顺着爷爷的话头接下去:“我经常看各种文件,我同事总是过来问我问题。我平时也很优秀,可喜欢看书了!”

目前,对胡罗来说,这是靠近爷爷最有效的方式。

对于长期无法见面的人来说,如何跨越距离,需要个性化的探索。2019年,王刘松8个月没见过儿子一面。那时,他在南京做电焊工,工作节奏紧张,无暇顾及儿子的学习进度。孩子在安徽太和老家,刚刚入读一年级。八个月里,有时王刘松不放心儿子,便给老家打电话问儿子的成绩。母亲总告诉他:孩子的成绩好得很,每次都考90多分。

八个月过后,在2019年10月份,王刘松回到老家。他把儿子期末考试的试卷拿到自己面前,得分一栏赫然写着15.5分。而母亲口中的“90多分”,只是孩子为了忽悠老人不识字而发明的“障眼法”——答题时间、阅卷日期都会带有“9”这个数字,被儿子说成了“90多分”。

王刘松心情复杂。儿子在2013年出生,家中还没操办满月酒时,王刘松便在岳父的催促下出门挣钱。作为零工,有老板联系自己去做工时,王刘松几乎从不拒绝。他想,自己一定要给孩子创造宽裕的环境,供他上大学。但没想到,迫不得已的留守成为了这个家庭最大的敌人。

从老家返回宿舍,王刘松决定用摄像头和视频电话介入儿子的动画片童年。六点过后,王刘松打开摄像头里的语音功能,喊话儿子,让他把作业取出来写,把不会做的题目都拿出来、放到电子眼面前。

儿子把练习本放到电子眼面前,王刘松继续用语音指导着他摆放的位置——一会儿需要往上拿,一会儿需要往下放,远了、近了都会影响对焦。刚开始时,每道题平均对焦5-10分钟。看清楚题目后,王刘松发现儿子分不清声母和韵母,也不会做三个数相加的算式。或许因为一上来就是差生,儿子对学习不感兴趣,有时听着王刘松的讲解就会感到烦闷。

儿子烦闷到极点时会一下子趴在桌子上,把头埋着,死活不愿意抬头继续。王刘松只能将摄像头的音量调到最大,冲着话筒喊儿子“起床”。儿子更加生气,但没有办法制止住王刘松的怒火,迫于压力,只能重新打起精神,攻克作业。

摄像头的另一端,王刘松其实也早就想休息。每天下班后,王刘松总希望自己能在宿舍的床上躺一会、恢复精力,但一想到儿子的作业还没有做好,他便觉得格外焦虑。工友们习惯看他一下班就跑到宿舍外面,一面轰走蚊子,一面盯着个手机屏幕,不时讲话。大多数工友不理解王刘松的执著,觉得他矫枉过正。

王刘松微纪录片截图

但王刘松必须亲眼看到儿子把每一天的作业圆满完成,才觉得踏实。远程补习半个月时,儿子学会了声母和韵母,会拼出汉字,在一次小考中拿了70多分。父子俩的配合也默契了些——王刘松通常让儿子把不会写的题目放到电子眼面前,画面清晰了就马上截图保存,自己在手机上看图读题。给儿子讲解完毕后,王刘松再把要点写下来,拍照上传到摄像头所在的主体设备“天猫精灵”附赠的相册中,督促儿子把它背下来。

补习持续了两年。在今年夏天,儿子在期末考试中语文拿到了货真价实的90多分。

云参与:另一种在场

林深把摄像头装在了老家门厅门口的右上角。电子眼能扫到房子的大门、后门和两间卧室的门,由此方便观看人在屋内的大致行动轨迹。
林深每天查看摄像头6-8次,几乎每一次查看的时候,父亲或者母亲都正好坐在这间正方形的屋子里。像在表演给林深看一样,他们择菜、剥玉米、洗菜、吃饭、看电视,尽量把所有活动都安排在室内进行。

摄像头仿佛成为了林深的某个分身。她记得,在小时候,父亲习惯在后门放置一个便桶,用于起夜。安装监控之后,她发现便桶不见了。回家看望父母时,她发现父亲把便桶转移到了室外的厕所棚子里,另外在自己的卧室中放置了小便桶,每天早晨清空。其实,摄像头无法拍到后门的便桶,只可能拍到人走到那里的背影。

观察父母没多久,林深试着从网站上买菜品寄送到镇上,喊父亲去取快递。父亲总是把取回来的水果、肉品拿到摄像头底下,让她鉴定成色,看看东西是否新鲜。这样做的灵感源自林深在监控里的发现——一起初,她点击手机上的画面放大看,发现桌上的菜品和自己小时候见到的一样。他们习惯吃红薯杆子、腌菜,而父亲喜欢扒饭,把大部分菜让给母亲吃。这是家中不富裕的时候,父母的省钱法则。

改变已有的生活方式并不容易,除非切中了父母最在意的点。从小,林深和父亲喜欢在睡前复盘这一天彼此都做了什么,交流附近的八卦——这是他们十几年的默契。在外读大学时,父亲不太敢经常给林深打电话,怕话费消耗得太快。上班以后,林深便给父亲在卧室里安装了一台“天猫精灵”,告诉父亲用它打电话不花话费,只走包年的网费,父亲欣然接受。

那年冬天,林深给父亲从网上订购了一件长款羽绒服,这是父亲一直希望要的。父亲兴冲冲地拿到摄像头下面给林深看后,便把衣服收了起来,换上林深小时候常见的一件黑色棉袄。林深心里明白,不在场的情况下,要想深度影响父母的生活方式,更需要一步步来。

究竟该如何正面影响儿子,参与到儿子的成长中去,这个问题对尹城来说更值得思考。

今年春季的某个周末,尹城结束了连续21天的工作,乘坐凌晨5点的早班飞机到达深圳。上午9:30左右,他拉着行李箱敲开家门。儿子刚刚起床,知道爸爸回家的消息十分兴奋,马上冲着尹城跑过来。只是,快跑到尹城面前时,孩子突然停在原地,愣了两三秒。

尹城站在门厅望着儿子,一阵心酸涌来。从儿子的角度想,这个孩子仅仅两岁半,正处于飞速成长的时候。在他的世界里,爸爸或许就是个在外面飞来飞去的人,一个月未见,难免会有陌生感。在家中,第二陌生的是妈妈——在华为工作的她常常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回家的时候儿子已经睡了。早上出门上班时,儿子通常还没醒。

夫妻俩双双在大厂工作,支付着在深圳的房贷、车贷、生活开销,并为孩子未来的优质教育存款。从理性角度看,这是最保险的育儿方案——毕竟,钱是在这座城市生活唯一的底气。每每想到这一点,尹城就会忍住想要离职回家的冲动,在杭州继续加班。

有时,他在结束一个漫长的项目会议时,会打开家族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翻一翻,看看妻子拍摄的视频和照片,里面记录了儿子日常生活里的样子。或许是为了安慰尹城,妻子专门拍下在尹城进门前,儿子得知爸爸要回家后兴奋的表情。尹城反复观看着这几段微信小视频,默默感受着作为父亲的情感。

尹城与儿子的合照

能量最低的时候,他选择打开摄像头看看儿子有没有出现在客厅里。监控画面被调出的那一秒,他坐在办公室里,仿佛把自己置换到了深圳的家,正在看着儿子在客厅玩积木。那十几分钟,他觉得不在场的缺憾感被补偿了。

尹城的本职工作就是组织研发“XX精灵”的新功能。对于这件机器,他本人最喜欢的一项功能是——抓拍人的笑容。登陆手机端APP后,尹城往往能收到消息提示,告诉自己电子眼抓拍到了儿子在镜头下露出的笑脸。尹城一张一张点开来看,最多一次收到7条消息。这是他一天中颇为放松的时刻——他猜想着儿子开心的原因,工作压力和育儿焦虑都被淡化。

尹城有时幻想,如果未来科技水平不断提升,是不是会有一天,机器能够分析出儿子为什么笑。人工智能继续朝前走,意味着他将会看到儿子的每一种笑代表着什么,还能用机器实现更精准的记忆功能。这样,他既能为儿子提供优渥的生活,又能更多地参与到儿子的成长之中。

怀着这份情感,尹城带领团队研发出在视频通话加入笑脸的功能。这是在现有技术支持下,他能够实现的灵感。他有些兴奋地描述着:以后,人们使用“XX精灵”打视频电话时,只要屏幕前的人露出笑脸,机器便会自动抓拍照片。而当人们说出“我想你”的时候,屏幕里还会立即冒出小心心,把双方的心拉得再近些。

这正是:千里明月寄相思,电眼难懂人心痴;若然不为碎银故,何不高堂同乐时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沃唐卡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沃唐卡”全站导航|

|十二生肖守护小唐卡|——|最新唐卡价格行情走势|——|收藏级唐卡推荐|

|沃唐卡分仓索引|——|118画仓|——|138画仓|——|155画仓|——|158画仓|——|168画仓|——|188画仓|

|宠粉福利专区|——|沃唐卡合作画师作品|


www.WoTangKa.com-沃唐卡

www.WoTangKa.com-沃唐卡:国内最大的唐卡信息平台,一直致力于为朋友们提供最全面的唐卡信息检索服务及成熟完善的唐卡仓储供应链服务!

“沃唐卡”唐卡平台为朋友们提供:加盟“沃唐卡”唐卡销售中心、唐卡画师签约直供、唐卡艺术品投资、加盟“沃唐卡”唐卡供应链等服务

沃唐卡咨询热线:13661344269(同微信)

友情提醒:需要唐卡原图的朋友可以关注“沃唐卡”的微信公众号:“沃唐卡”或“wotangka”,直接留言唐卡编码以及您接收邮件的电子邮箱地址,沃唐卡客服小沃会在48小时内发送邮件给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