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1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毕业后进的半国企,其实算事业单位,不过自己有企业。

刚刚大学毕业,意气风发,那年代还没有太多的大学生,本科而且算是著名本科,在单位很是被一批人欣赏,因为单位有N多专科生,还有一批机动编是中专毕业生。跟国外的联络什么的,基本上都我一个人包办了:另外的几个会英语的老大姐,都是后来单位送去大学培训了一年的中途出家者。

因为英语好,所以很多人都羡慕我。入职一个月就陪着领导去了欧洲,然后更是经常出国。在那个年代,出国还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呢。

当然,王先生例外。他是名门。父母在文革中被批斗,把他送到了欧洲,得以幸存。三十几岁回国,四十岁结婚,妻子是舞蹈演员。我见王师母的时候,王先生六十岁(单位返聘直到70岁才退休),师母40岁,那个气质身材,超一流。王先生也是风度翩翩。二人天作之合,完美婚姻。

单位有一个肤白貌美的办公室女孩姓江。中专毕业,小我两岁,机动编。一直想转正。
她真是白,白到皮肤反光都能刺眼。圆脸庞大眼睛,说话轻声细语仿佛春燕呢喃,非常青春而清纯的女子。单位很多年轻男人都在追她。

江跟我工作联系较多,咱就动心了。
都是单身,单位给租了单身宿舍,单人间那种,我们在一个房子里,三居室,三个人。

男人动了心,自然就各种花招。
例如搞一束花,下班后放在她门口。当年送花还是非常浪漫的。
例如出国回来总会给她带礼物。也是直接放她门口。
她都会敲我的门说声谢谢。但也没什么过多的表示。

我成了一个标准的舔狗。
晚上会提前买好饭,然后放在她门口,给她发一个短信。
她也会随时支使我做一些她的办公事务,例如送个文件什么的。被人问到为什么是我送,我都尴尬地说:顺路顺路。
她常常很晚回来,我就留着门厅的灯,睡觉前烧一壶开水放客厅里。
她的二姨在东城,我们公司在海淀。单位发的劳保用品米面油一类的,她用不到,我的也用不到,一并都让我打车送到她二姨家。

每天发短信吧。就是各种贫嘴。
有时候她不回,我就不打扰。
回复了呢,我就立刻回过去。

舔狗的心境很特别:看到她就满足。

当然鬼混到一起很自然。

具体说,就是入职第二年的十一长假,大家都回家。她是帝都郊区人,离家太远,来回麻烦,选择留下。我也没有回老家。然后我买了雪碧和白酒,跟她说咱们庆祝一下,雪碧加白酒,好喝不醉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也没试过。

俩人喝着聊着。
然后我们就喝高了。
当然还是意识清醒,脚步不稳而已。

她就睡在我的房间。我很君子地睡在地上。

第二天醒来,俩人略微尴尬。她看着自己的衣服说:你还挺正人君子的。
然后眉眼间是那种妩媚。

那一瞬间,我仿佛已经扒光了她,已经粗暴进入了。

我们决定出去玩儿。逛公园的时候,有意无意,她拉着我的手,然后我们携手在玉渊潭走了一上午。

晚上,她说:喝点啤酒吧。

喝完了。过程不表。
接下来就是两人裸体相对。
想象过她有多白。但想象跟现实还是有差距。
是那种白瓷的白,没有任何瑕疵的白。映衬着一小撮黑森林,非常刺激男人的视线。

挺枪跃马杀入敌营的时候,护城河已经决堤,水漫金山,敌营仿佛早就投降了。
一杆到底,无任何阻碍,没有任何摩擦的感觉。

满脑子的情欲驱使我做高速运动。
不能思考的大脑,直到完全射进去也没有任何思考的活动。
我们抱在一起。

我们终于结合了吗?她抱着我说。
我突然惊醒了:卧槽,这他妈的发展也太快了!
对啊,你是我的人了。我说。
她说:我才不属于你呢。

我以为是玩笑。

她抚摸着我软绵绵的枪杆说:我很喜欢你,就是一直没跟你说。

男人也是听觉动物。尤其我这种相貌平常家境普通单位一个普通男员工。
居然有公认的美女说暗恋你。
这比伟哥好用。
把贤者时间直接缩短了十分钟。

我们继续大战五百回合。她放肆的叫声,完全不想平时的轻声细语。
激情时刻,她翻身上来,让经验贫乏的我第一次体验到极爽的上位。
她会以结合部位为中心,让我手抓两个基本点,然后曲折旋转。对枪头部位的刺激极大。

我加速运动,她立刻感觉到了。
然后我感觉到突然她在加紧,她俯下身对我说:
给我,来给我!

实在无法忍耐,再一次把子弹深深打进对方阵营。

从那以后一个月,我们再也没有做爱。我很想。
她说:咱们不能太过分招摇了。
我说咱们俩在一个屋子里啊除了隔壁的老钟,没人知道。老钟基本上不住单身宿舍的。
她说:你现在就开始跟我对着来,将来呢?

她不让在单位公开,说一个单位的谈恋爱,影响不好,尤其是她在办公室,领导严禁同单位的恋爱,说影响工作。

所以,我们白天就是普通同事,晚上我在自己的屋子辗转难眠。

她一直都有晚归的习惯。不知道去哪儿。她的屋子也一直不让我进。说是个人最后的隐私。
我当然要尊重。

每天我想的就是如何再一次把这具白白的身体搂在怀里压在身下啪啪啪一千抽看对方抖动然后把种子种进去。

男人,当下体血液增多的时候,大脑的血液流量就严重减少,供氧不足导致脑力极度欠缺。

但我一直未能如愿。她总是各种理由。

常常是下了班,我们回到那个三居室。亲吻几下,等我气喘吁吁要开展攻击的时候,她却轻盈地跳开,回自己的房间。
过一会儿就说要跟闺蜜聚会要我不用等她回来。

一天下班,在她办公室,我说:江,咱们将来要结婚,我得跟你坦白,我谈过几个女友,如何如何。我家庭情况如何如何。我还要去读硕士,因为未来咱们单位肯定对学历有要求。所以结婚可能需要等四五年。不过也可以先结婚。
江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我不管。

我很感激。
我说: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的吗?你对咱们未来怎么看?
她说:我家也不富裕。咱们买房子可能有点儿困难。
我说:那有啥?活人还让尿憋死?我出去兼职赚钱!
她不置可否。
我说:我看了,兼职教英语,一个暑假也可以赚三万呢。我跟单位请个病假就够了。
她说:再说吧。未来远着呢。

大概又过一个月以后,我忍不住了,跟王先生说了我的事情。先生约我去他家喝酒。师母跟我说:小蓝,我见过小江,她不是能吃苦的人。
我说师母放心,我不会让她跟我吃苦的。
王先生大笑:你师母不是你岳母!你表态的对象错了!

喝着喝着,先生说:你买房可能要很久,或许五六年吧。小江可未必能等你那么久。
我听着话里有话,就说:先生,我对您,您知道的,您就知无不言吧。

这才知道,江谈过几个男友,单位人都知道。最近分手的一个男友,三十多岁,自己开公司的。分手但还是藕断丝连。单位的发展规划部李部长给江介绍了一个新男友,国家海洋局的,DD人,个子高为人朴实,俩人相处的十分愉快。海洋局自己有房子,所以不会为房子发愁。

我原来是插足了他人恋爱的坏蛋啊。

王先生对我说:谁年轻的时候不犯错误?都一样。
滋儿地喝下一口酒,王先生接着说:
小江这孩子,你把握不住。

我开始以为是她的胸,心想不过是C,怎么可能把握不住?但我知道,不是胸。

接着师母去收拾,王先生又跟我聊了一阵子。
先生说:年轻的男人,都是冲动型。
跟一个人交往,真心投入,身心投入,都没关系。
但是,不是对缘分,不要继续。
一响贪欢,可能是终身遗憾。

告辞的时候,先生拉着我的手:你不应该在这个地方混吃等死,世界很大。

我真诚地说:谢谢先生!

但我跟她,还是又有了一次露水姻缘。

一天下班,她回来,眼睛红红的。问她怎么都不说。
我说那咱们出去吃饭吧,我请你。

吃完回来情绪明显好很多。在我的屋子里,絮絮叨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单位的零散事。

然后仿佛突然地,她说:老钟今天回来不?
我说不回来,他跟女朋友去看房子,基本上就不回来住了。

她走进我,说:你有白头发了。

我一惊:啊?
我下意识地用手摸自己的头。

旋即我觉得,摸到的不是自己的头,是另一个圆圆的软软的头。

她原来站在我身边,胸部恰好在我的头顶。

亲吻,旋转,脱衣,上床,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我摸着两个大白馒头,舔着上面的两颗小红枣,觉得清香扑鼻。
两个月的情欲煎熬,几乎让人无法自制。几乎让我立刻就要进行钻井勘探。

犹如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控制我,我问了一句:
咱们这算是谈恋爱吗?

她的身体突然僵硬,不说话。
我说:你是我女朋友,我们将来要结婚,我们要生活在一起。

她说:我就一个机动编,什么时候转正还不好说呢。再说,咱们俩,就凭这个死工资,一辈子饿不死也得半死。

我说:那咱们是谈恋爱吗?

她拉着我,俯在她身上,两个大白馒头顶着我,让我的某个地方更加坚硬。
我喜欢有个人能陪着我,能照顾我,让我觉得不那么难受。她说。

我说:可是我要的是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啊。

她说:管那么多干嘛?未来几十年,谁也说不准。

要放到现在,我觉得自己捡到了宝。但当年的纯情小男孩,哪儿受的了这个。

于是,结局就是我起身穿衣,也给她穿好。恋恋不舍地最后摸了一把大馒头。
真的是最后一把。
因为以后再也没有摸过。

那个时刻,我想起先生的话:看到不好的苗头,要立刻撤退。

我跟江,从此陌路。直到一年后,她嫁给了海洋局的那个人。婚礼上,看着美丽的新娘子,感慨万千。我们写红包,一般的都是三五百,我给的是1888. 她走过来,轻轻抱了抱我说:
谢谢。

那时候的女友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猫腻?
我说没有啊,好朋友同事结婚,给个大红包不应该吗?轻轻抱一抱不应该吗?
女友说:我能感觉到,但是说不出。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不是对的缘分不要继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