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日本社会启示录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14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日本社会启示录

日本社会启示录

日本社会启示录

01

二战打垮了日本,而再一次让日本人觉得自己站起来了,却是20年后的东京奥运会。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让战后的日本扬眉吐气。在开幕会之前,日本人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另一项成就:新干线列车,这是最早的高铁,时速210公里,是当时全世界最快的列车。新干线列车通车,是1964年的日本奇迹和日本速度。

那场奥运会,日本名列第三,前两名是美国和苏联。但其实对日本人来说,那场奥运会最高光的时刻,是日本女排在一场附加赛中打败了人高马大的苏联队。这对当年的日本人来说,这让他们群起兴奋,就仿佛看到未来预言:

日本将很快就要赶超苏联,成为世界第二。

那届奥运会举办地之所以选择日本,是因为20世纪60年代,战后的二十年间,日本经济发展实在太快了,短短20年,他们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这不是日本奇迹,而是人类奇迹。

1945年日本战败以后的国家现状是六十多个城市被炸毁,九百万人无家可归,人民记忆是贫穷和饥饿。战后,甚至有这样一个真事。日本政府为了讨好美国,组织妇女给美军献礼,最后导致梅毒泛滥,政府只好遣散妇女,但政府太穷了,连妓女的工资都付不起,最后以颁发“爱国奖章”代替工资。

不过,战争虽然给日本带来萎靡,但也留下了丰厚的工业遗产。二战时的军工企业,在战后摇身一变,都成了民用企业。当年为日本制造军用光学仪器的佳能、尼康,转身生产民用相机;曾经制造坦克的,转型生产起了推土机;曾经造手榴弹的,转型去生产烤炉。

这些转型的军工企业,一夜之间,全部成为战后日本经济复苏的发动机,并向经济崛起发起猛攻。

五十年代,依然是战争年代,但却是日本的新国运。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接连爆发,日本却迎来转机。在日本国内,由美国飞来的军需物资订单多得根本做不完。日本经济被战争彻底激活。有人算过一笔账,仅朝鲜战争的前八个月,丰田汽车的产量就猛增40%,其它诸如石油、钢铁、药品都是突飞猛进。

50年代以后,因为经济发展迅猛,日本经济甚至还出现一个个经济上的“盛世”。先是50年代的神武景气、岩户景气,然后是60年代的伊弉诺景气。经济的发展,一下子让整个国家从战败的垂头丧气,变成全民昂扬向上。

经济复苏了,文化当然也会跟着复苏。

1968年,日本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诞生。川端康成穿着灰色和服,站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上。向全世界讲述日本的文化与美,随后他又游历欧洲,讲日本的和歌、花道和茶道。这大概是世界第一次走近日本,也是日本第一次向世界大规模宣扬自己的本土文化。

日本国内狂呼:这是我们的黄金时代。

其实日本六七十年代经济复苏,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有一个很大的标志,就是中产阶级数量增加,穷富差距缩小。

战后的日本,刚刚经历民主化改革,贵族被废除,财阀被解散,日本内阁提出的“全国综合开发计划”,兼顾城市与农村经济,还缩小了城市与农村的贫富差距。

为了遏制阶层固化,日本政府还专门设计出一套“累计课税所得制”的税制,最高税率高达45%,这使得仅占日本人口4%的富裕阶层,他们缴纳的所得税,为日本贡献了一半以上的所得税。

那个时候,日本民众只要努力,只要 “996”,只要007,只要肯干,只要卖力。人人都可以过上一种“中流生活”:人人都有机会拥有自己的房产和汽车,孩子也能接受高等教育,全家偶尔也可以搞一些休闲娱乐活动。

经过一系列的改革,中产阶级数量猛增。七十年代的日本总人口只有一亿多。而中产阶级数量,却有一个亿。当时的日本,一下子成为全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

而那一代日本年轻人呢,他们集中出生于战后的首次“婴儿潮”期间,被历史学家称为“团块世代”。

和上几代人不同,他们生命里没有战争阴影,生命里尽是美好。他们对世界足够热忱,世界无比崭新,前途无比光明。那一代日本大学生,听音乐,听的是爵士乐、披头士;谈哲学,谈的是存在主义,是萨特、波伏娃,谈绘画,是毕加索、梵高。

他们是被历史砸中的一代人,毕业后进入工作,是终身雇佣制,不得解聘,一旦进入三菱、三井、富士这样的大企业,他们将一生衣食无忧,永不失业,而且年龄越大,工资越高。

那时候大学生太受欢迎,可以挑企业。

七十年代的日本,有个有趣的故事:

一些知名企业为了招揽大学生人才,显示他们的企业福利之好,他们带着许多年轻人提前享受生活,走进红灯区找妓女,用纸醉金迷和彻夜风流,诱惑那些年轻人给他们心甘情愿做打工人。

那个时代,也是北野武、坂本龙一、宫崎骏、东野圭吾、村上春树一代人的青年时代。这些年轻一代,不但沉迷文学、音乐和艺术,而且对于政治,他们同样充满热情。六十年代反对美国的安保运动,北野武曾是参与者,他在路障后面为游行者收集头盔,差点被警察逮捕;那时候的坂本龙一,还是个坚定的左翼,他立下豪言壮语,要“解放被资本主义操控的音乐”。

他们也像美国、英国、法国的年轻人那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反对越战;也像法国“五月风暴”里的年轻人一样,背诵红宝书,从收音机里收听关于中国的消息,试图去理解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政治形态。

所有日本人都相信,这是我们最好的时代了。

那一代年轻人的命运,紧随着日本经济的崛起,在一个行将沸腾的时代里,他们越来越自信、张扬、纯粹、热烈,一切都在昂扬向上,理想主义,利己主义,奋斗主义,都可以在那个时代找到生存的土壤。

六十年代参与安保斗争的日本年轻人

02

但真正让日本沸腾,却是八十年代。

在美国的设想之下,二战以后,日本的命运,是成为非共产亚洲的“工厂”,他们对日本经济的设想,也就是生产廉价杂货的二流经济。连统治日本七年的麦克阿瑟,离开日本后,也向世界宣布:

在成熟的资本主义世界里,日本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不过日本民众并不买麦克阿瑟的账,在日本国内,日本民众说:我们可不是十二岁的孩子,日本产品将被世界尊敬。

八十年代,日本经济无比威猛,已经全面赶超了苏联,在汽车等一些领域,甚至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日本的汽车和电子产品,也迅速涌入了西方世界。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开始谈论“Made in Japan”。就像2000年前后,全世界都在谈论“Made in China”。

1987年之后,连续两届世界首富,都被日本人夺魁。到八十年代末,日本平均工资达到了2160美元,而反观当时的美国呢,却像个弟弟,只有1681美元。

当时西方的经济学家论断:“世界经济和金融中心正在从美国转移到日本,日本将会成为世界的中心。”

日本人高兴了:你看,我们比美国还要强大,未来一定是我们日本的。

当时的日本商人在全世界花钱也很猛。梵高的《向日葵》,毕加索的《皮耶瑞特的婚礼》,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这些世界名画,买买买。几年之间,日本富豪豪掷1万亿日元,将世界名画,全部买回来挂在自己的墙上。

这多像几十年后的中国,华谊的王中军,花费8个亿,买回梵高和毕加索的画,建造起一座私人美术馆。不过可惜的是,深陷泥潭的王中军,大概也没想到,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买梵高和毕加索。

当时日本三菱,在花钱一事上更加生猛。一举买下了纽约市中心洛克菲勒中心14栋大楼,索尼也不甘其后,斥资34亿美元,买下了被称为“美国灵魂”的好莱坞哥伦比亚电影公司。

日本实在太有钱了。连日本国民作家村上春树也说:这个时候的日本人,太信心满满、太自以为是、太有钱了。

当时在纽约的第五大道,挤满的全是疯狂购物的日本人,他们购买皮草、珠宝、香水、珐琅等等的奢侈品。平均每5个日本人,就有一件LV,日本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当然,现在保持这个记录的是我们中国。

八十年代,日本商人挥金如土,随手就给喜欢的酒吧侍应生上万美元的小费。花钱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在自己讲笑话时,看到她们笑脸千娇百媚;高档餐厅里,他们像撒盐一样,往食物里撒上金箔,为了彰显身份和健康,把寿司和黄金一起嚼碎吞下。那时候,日本要有抖音,大概记录的全是这样纸醉金迷的生活。

八十年代在日本街头挥舞钞票的年轻人

那时候的日本是“金满日本”,那时候的日本社会,是刹那主义,是及时行乐,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是消费即美德。

那么日本经济的崛起,根源在哪呢?其实根源是他们的经济体制,这套经济体制源自二战时期的1940年的“国家总动员体制”。就是将全国所有资源都用来为战争服务,国家可以动员所有人都为同一个目标战斗。战后,这套体制被他们原封不动地继承下来。

在这套体制下,日本民众,在国家的动员之下,他们面对经济是作战思维。工作台就是作战战场,加班也是作战,做方案也是作战,陪客户喝酒也是作战。他们以牺牲睡眠换工作,以工作换经济。以996,以007为豪,以在地铁上,在公车上,甚至在会议室里打盹为豪。

那个时候,街头的宣传语也是:你能二十四小时作战吗?

当时许多日本男性,长期“作战”住在公司地下室,偶尔回一趟家,孩子都认不出自己的父亲,将其视为外人。走出家门时,孩子甚至还会对他说:

欢迎下次来玩。

八十年代日本上班族

03

就在1985年,在世界大形势影响下,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而反观日本经济呢,他们竟然还在增长。

为了解决美国危机,欧美四国与日本签订《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升值。日元升值之后,曾经依靠出口的大批日本企业,利润锐减,日本出口制造业受到重创。

许多企业被迫转型,寻找新活路,一下子,他们纷纷转向金融市场,炒股票,炒期货,炒外汇。但进入资本市场之后,本来已经困难重重的制造业,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这些企业一下子兴奋起来了。

当时日本一家钢铁公司,发现钢铁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而金融市场赚钱却很容易。就专门成立一个部门炒外汇,每天从早上八点炒到半夜零点,一年下来,盈利高达140多亿日元,竟然远远高于做钢铁生意的利润。

企业就这样,纷纷杀入金融市场。不过这还只是开始,日本的银行也来推波助澜了。

先是降息,降息之后,普通民众把手里的钱都从银行取出来,为了让钱生钱,民众也把钱投向了金融市场。

为了鼓励投资,当时的日本银行向民众宣传:

“黑社会也没关系,没有担保也没关系,是个人都能来银行贷款。”

一个叫尾上缝的普通餐馆女老板,当时从各家银行借款高达两万七千亿日元,大致相当于一千亿人民币。这些被借出来的钱,又全部疯狂涌向股市。

金融市场的疯狂,直接导致八十年代日本股市,股票价格一路飙升。当时日本企业的市值总额,最高点时,几乎占到了整个世界企业市价总额的一半。而东京证券交易市场,也一跃超过纽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股票交易市场。

有经济学家开始质疑,日本的股价太高,已经高到外太空了。但日本民众的回应却是:

日本的股票市场,是不需要地心引力的。

虽说金融市场已经够疯狂了,可房地产就更加疯狂了。

那些年,日本的地价,几年翻两三倍。我给大家算一笔账,如果按照当时的日本地价,卖掉两千平方公里的东京,就可以买下937万平方公里的美国。这就导致当时许多的日本农场主,但凡手里的一小块空地,都会抵押贷款,用贷款去买更多的地,继续抵押,继续贷款,继续买地,几轮下来,人人都可以成为巨富。

八十年代,大兴土木的东京湾

财富来的太轻而易举了,没有人再愿意辛勤劳作了。找到新大陆的企业家们开心了,他们都说:

金融市场的钱太好赚了,谁还要累死累活地做生意?

日本民众也开心了:只要卖地炒房,几年就可以成为富翁,谁还愿意辛苦工作。

那时的日本,只有两个命题,一个是“投资”,一个是“拆迁”。

在日本大阪,人们见面打招呼,都不用日本人传统的“日安”相互问候,而是会问:

“你赚了吗?”

04

我们看一个国家,其实也应该看一个国家的民族性格。日本这个国家,在他们性格里,就不是一个热爱冒险的民族,他们性格保守。而且金融行业风险太大,房地产的变数也太多,可在1985年,面对呼啸而来的大时代列车,日本人欢欣鼓舞不加考虑,就上车了。

可他们却不知道,一旦上了金融、房产这趟高速列车,任何人也停不下来。但更多的人还不知道,这种列车跑起来之后,其实根本没有暂停键。

1987年,东京外汇市场的忙碌的交易员

于是人们在列车还没停下来,就开始粉身碎骨了。因为那个市场天生就是畸形的市场,是没有根基的,是一个吹大的泡沫。所有的繁荣都是假的,所有的繁华都是靠想象吹大的。到1990年,泡沫就彻底破裂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环境垮掉。

这一年,柏林墙被推倒,苏联帝国也行将死亡。巨大的政治地震,使得“冷战”带给日本的国际经济环境,先倒塌了。国际环境一倒塌,再想从国际上赚钱,就很难。

紧接着是股市垮掉了。1990年1月4日,也就是开年第一个交易日,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价开始全面走低。从这一天起,日本的股价一溃千里。不到一年时间,股市暴跌超过70%。许多投机者无钱还债入狱,众多股民血亏。

然后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房地产,也垮掉了。在1990到1992年间,日本楼市也暴跌超过了70%。所有人握在手里的房子不值钱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日本经济高速列车的三十年,全面停滞了。而当时被卷进去的企业和民众,根本无处可躲,躲无可避,束手无策,最后人们只能清醒地走向烈火、走向深渊。深渊无底,烈火熊熊。

随之而来的,杀伤力更大的是整个社会的绝望。一个经济高涨的时代被终结,民众的情绪也失落到了极点。

1991年,光是大阪,新增流浪汉6000人,那么大城市东京呢,流浪汉早已过万了。到了平成前十年,日本平均每年自杀人数也超32000人了。

许多年轻人也失业了,刚失业的时候,他们以为下一个工作很快就找到了,然而直到五十多岁,却连一个面试的机会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日本民众是天生“自信”的,就像二战,日本人不到最后时刻,是不肯接受失败的。当时即便是股市暴跌,房价暴跌,无数人失业、自杀,不过有许多日本人还是相信,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1991年的海湾战争时,日本还为美国支付了130亿美元的巨额费用。日本人民众依然自信:

你看,美国需要我们的帮助,日本比美国更强大。

1992年的时候,美国总统的乔治·布什访问日本,欢迎晚宴上,布什突然从椅子上跌倒。

当时,这个事件也被自信的日本人加入了政治性解读:你看,美国总统倒下了,但日本首相扶住了他。

05

但是到了1995年,又发生的两件大事,连日本民众的信心也彻底击垮了。

1995年1月的神户大地震,6500多人去世,数万人在地震中受伤,一座现代城市轻而易举成为废墟。

“原来我们并不是坚不可摧的!”

祸不单行,1995年3月,东京地铁的恐怖袭击,是一个叫作奥姆真理教的邪教组织,他们在早上上班高峰,进入东京地铁,释放德国纳粹发明的沙林毒气,数千人受伤、失明、成为植物人。这个邪教甚至还制造了近70吨沙林毒气,打算彻底毁灭日本……

这场日本人内部的恐怖袭击,彻底摧毁了日本人万众一心的错觉。日本民众的自信心彻底垮掉了。这个高速奔跑了三十年的国家,也彻底被击穿了。

随之而来的,是日本继承的1940年“国家总动员体制”,也随之分崩离析。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而东京地铁恐怖袭击,也撕开了日本经济神话背后的另一张面孔:

迷失的一代人。

事件最后调查,策划地铁恐怖袭击的奥姆真理教,他的主要教徒,并不是底层民众,而是东京大学、京都大学这些高等大学的大学生。他们在一个一切都以金钱为尺度的社会里,精神荒芜了,思想迷失了,转而选择了报复社会,向社会释放他们的内心黑暗和仇恨。

当时的日本人也很纳闷,大家都会问: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日本知识分子也很迷茫,纷纷寻找社会的病症,拿了诺奖的大江健三郎也迷茫不已:

“我们的信仰已经走入死胡同,我们的灵魂再也没有出路了。”

过去的日本人过分追逐金钱,以金钱为生命尺度,而当金钱无法追逐。日本一代人再也找不到价值感,整个社会也变得无比虚无。

日本社会在短短几年里,一下子涌现出几十种新的宗教。到处都是焦虑和不安。为了找到解药,人们只好去宗教里寻找药丸。到2000年以后,又开始流行辟谷、厌食、吃完了吐、吐完了吃……

06

泡沫经济之后,给日本带来的是长达三十年的经济停滞。

那个泡沫的经济体制,说到底,本质是不通过市场竞争来分配资金,而是由政府机构进行配给的体系。国民相信“公平地进行分配”,是其存在的基础。

然而,在经济泡沫之后,人们意识到,公平其实早已不复存在。

2001年,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日本解散了他们从明治维新时期就设立的的中央财政机关:大藏省。

可当解散这个政府机构之后,却发现隐藏在其中的丑闻。最出名的丑闻是“无内裤火锅店”。在这个火锅店内,日本银行的女公关们,不穿内裤陪大藏省官僚吃饭。原来以前的公平,都是假的。

社会公平消失之后,最先破产的是日本号称有一亿的中产阶级。

经济泡沫之前,有九成的日本人,都对自己是中产阶级坚信不疑。但泡沫一破,日本的中产阶级便分崩离析了,社会出现了巨大的分流,甚至分裂出了一个新的阶层:下流社会。他们从曾经的中产生活滑落,而且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却只能下滑,再也没有上升的机会了。

然后更可怕的是年轻人的虚无。

那些生长于泡沫经济之后的一代日本年轻人,当他们进入一个经济停滞的社会,发现父辈们的终身雇佣制没有了,取之不尽的工作机会也没有了,改变命运的通道也没有了。他们也不再想出人头地,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更不想贷款买房……

日本的总和生育率更是触目惊心,2005年的时候,直接跌到了1.26。而国际标准的总和生育率是2.1,而日本几乎跌到了这个标准的一半。新生儿的锐减,意味着国家人口的世代无法完成更替,日本面临“绝种”的危险。

更让日本人担忧的是,日本的年轻人精神也虚无了,他们不再对生活抱有希望,走着走着,就像樱花一样落进地铁轨道里。自杀,已经成了日本年轻一代最大的死因,这在全世界发达国家中绝无仅有。

年轻人甚至都不出门了,他们与世隔绝。有一个日本年轻人,整整27年没有出过门,他整日靠着电视、报纸生活。2015年,当人们发现他时,他已经43岁,从十六岁的少年成为了中年。

比这个故事更骇人听闻的,是2019年的一场凶杀案。

2019年,日本前农林水产省高官,熊泽英昭,一位76岁的老人,竟抄起菜刀,亲手杀死了自己44岁的儿子。

熊泽英昭杀死自己儿子的原因,是儿子长期居家,闭门不出,不工作,不交际,还逼迫父母用退休金给他的游戏充值,甚至对年迈的母亲拳打脚踢。他和自己的父母说:“既然擅自把我生下来,就应该负责到我死前最后一秒。”

这不是个例,像这样终日闭门不出,不工作的年轻人,在日本社会,数量高达百万。他们被嘲讽为一个统一的名字“平成废宅”,“废宅”不是日本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更是精神状态。

日本“平成废宅”

政府也想尽一切办法,鼓励那些宅在家中的年轻人回归社会。反鸡汤的北野武,也站出来用鸡汤鼓励日本年轻人:

拿出只能活一次的干劲出来活吧!不要怕、不要偷懒、不要自我放弃,去尝试,去折腾吧,年轻人。

但结果呢,一点水花都没有,无力的年轻人早已训练出分辨鸡汤的能力了。和我们相比,日本年轻人才是实现了真正的“躺平”,他们躺平之后,却没有人愿意再站起来。因为躺平实在太“舒服”了。即便不“躺平”,他们也无法完成阶级攀升。

社会问题,太无解了。

07

年轻人废掉了,而日本经济呢,依然还是靠 “团块世代”,终身雇佣的那一代人苦苦支撑,很多人都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是又被返聘回到工作岗位。可是他们慢慢都老了,如果他们垮掉呢,日本经济就更加前途未卜。直到现在,日本的经济总量虽然依然排名世界第三,但那也是一直停滞不前。

而日本社会的已经出现多年的巨大裂缝呢,却无法缝合了。社会问题向来是没有尽头和答案,即便是用手术刀,也无法缝补社会伤口。让一个受伤的社会,重新像一个健壮的运动员站起来、跑起来,这就难上加难。更何况,运动员已经在精神被打败了。

日本社会像一面镜子,有过三十多年的经济狂潮,也有过国民生产总值、金钱成为全民唯一的价值崇拜。但等到经济泡沫被刺破,带来的结果却是,所有人都迷茫了,年轻人找不到出路,只能颤巍巍的,成为一个时代一个个具体的标志和羸弱的阐释。

这多像一个完整的轮回,又多像给另一个时代的启示。

日本社会启示录

日本社会启示录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