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郭冰鑫:鼓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09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郭冰鑫:鼓

郭冰鑫:鼓

郭冰鑫:鼓

施宁生下午出门的时候想到一件往事。他坐在出租车上,感觉高温和阳光过于直接,把这件往事晒得皱缩,干巴巴的。他不该想这个,这次高温天出行的目的,是把岳父岳母从火车站接到老房子。

走进火车站,人那么多,施宁生却一眼就看到了他要接的那一对老人。怎么说呢。他挠着头。他们是他“崭新”的岳父岳母。比起从小就熟识的,旧的那对,这对新的十分扎眼。
“等久了吧。”他感到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
他把手伸向岳母磨破了面的旅行袋,岳母却本能地抱紧。
“干什么?”
施宁生一怔,立刻想到的是,这两位根本没认出他来,他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但岳父笑眯眯地,对他说:“她不要你拎呀,小施。没事的。”
施宁生只好转过身去提岳父的旅行箱,岳父随他,并问起自己的女儿。
“她要上班的。时间不像我这么灵活。”施宁生不想怠慢岳母,一直朝她看,并笑着说话,“她不忙了,会去看你们的。”
“我随便她。”岳母的眼睛瞪起来,直视前方,“死老头生了病,我不得不来。不得不来。你要告诉她。”
施宁生点头。岳母不满意,定住了看他。
“你一定要原样告诉她。”
施宁生“哎哎”地应着,转头又看岳父,“医院就在你们住处附近,做检查什么的特别方便。”
岳父没有言语,只顶着不小的肚皮走动,大笑,姿态一点不像病人。他率先钻进出租车后排,岳母紧跟她的丈夫,抱着旅行包、鼓囊的塑料袋、水壶和一只地产公司的纸袋子也挤了进去。施宁生坐进副驾驶位置,系好安全带。他努力回忆一年前那个草率的婚礼场面,想起岳母曾拒绝参加婚礼,继而想到婚礼上她也是这样一张冷脸。
“那么她还是反感我的咯。”施宁生只好笑自己,在出租车的后视镜里,他看到岳父也在笑,只岳母盯着前方,双手抓着旅行袋的拎手。这倒视的情形让施宁生后悔起来。妻不想看到她的母亲,而她的母亲,施宁生怀疑,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包括她旁边笑哈哈的那位。
“唉,小施,你那个老房子,”笑哈哈的岳父声音洪亮,“听说有一半是你以前老婆的?”
施宁生真不愿岳父此时询问这个。他感到司机师傅瞄了他一眼,彷佛要他如实作答。
“是,那个房子以前是两户,我爸妈和我前妻她爸妈,以前是一个单位里的同事,一家分了一间。”
“哦哟,”司机师傅感兴趣似的,“是门内邻居变亲家咯。”
施宁生哑笑。
“是倒是,不过已经离婚啦。”岳父凑往前排,在司机与施宁生之间,大声说着,“他现在是我女婿啦。”
“有劲,蛮有劲。”司机听到乘客愿意聊天,声音也高起来,“那现在,房子算谁的?”
“还是两家的。”岳父的指头环起来,捏住施宁生的肩膀,“谁都不想腾,就那么放着。两家孩子结婚离婚,都没能把两间房捏起来。不过我女儿说可以出租,走两家水电,也挺好啊,赚点租金。”
“是,挺好。”施宁生象征性地点头。他不知道有关这老房子的事,岳父和妻子居然一起聊了这么多,还这么透彻。看来妻子还是有些介意的,施宁生背靠在椅背上,向左瞥见岳父的耳朵上戴着一只助听器,一阵恻隐,便原谅了这个老人的多事与超大的音量。然后他脑袋右偏,看到一条条白色的直线划在玻璃上,玻璃窗外,天忽然大黑。
“下雨了。”
施宁生听到岳母在后排说,声音清晰有力。不知怎么,她的声音终结了司机师傅与岳父没完没了的对话,结束了车里的聒噪。施宁生出于隐隐的感激,扭头去看岳母,但她看向窗外,留给他一张冷漠的侧脸,以及汗落下去后,一绺绺的头发。
施宁生这才注意到岳母的脖子很短,窝在黑白碎花的连衣裙里,几乎等于没有。
“就到了。”施宁生安慰似的说。
他拜托司机师傅开进小区里面,但因为小区里到处堆着装修垃圾,司机表示无法通过。三人于是各自抱着大包和小包,冒雨走了三排楼,来到小区最深处一栋。楼门口一盏黄灯照出三人的狼狈,施宁生看到两个老人都淋了些雨。
还好吧?他想问,但没问出口,只是拎着岳父的行李率先上楼。他希望岳父能帮岳母分担一下手中的行李包,但岳父问也不问,跟在施宁生后面。快爬上顶楼的时候,施宁生发现岳母还吭哧吭哧停在三楼休息,赶忙下楼去接,岳母考虑再三,塞给他一个水壶和看着鼓囊其实很轻的塑料袋。
“那个包我帮你提上去吧。”施宁生再次向旅行袋伸手。
岳母推开他,自己朝上走。施宁生却像较劲一样,硬要去拿那个极重的尼龙包袋。老房子昏漆漆的楼道里传来岳母极不耐烦的声音,和有些亢奋的尼龙面料摩擦的声响。
声控灯亮起来,施宁生看到岳母的眼里仓皇且恼怒。他终于不再较劲,放开了旅行袋。岳母怀抱着她的行李,好像抱着什么要命的东西一样,一步两个台阶向顶楼上攀。施宁生在恼恨的同时,担心岳母一把年纪会摔倒。他跟在她后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受这样的罪。
到了六楼,他们发现老房子里有人。施宁生掏出钥匙拧开门,在落满头发的地面上看到前妻的平底鞋,一个任性的八字,放在门口。
与正门相对的那扇屋门打开了,前妻罗叁一头浪漫的大卷发,出现在眼前。
“你这几个月不是在红河采风吗?”施宁生把两位老人让进来,罗叁走到狭长的厅里,倚靠着厨房里的洗衣机。
“出了点事情。提早结束了。”罗叁向两位老人笑,善意地欠身。
“啊你就是那位,那位——”岳父朝女婿递眼色,然后向罗叁递出他的手,带着雨水,湿淋淋的,“你好啊。”
罗叁与老人握手,同时看向依然站在门口的那位。
“阿姨您好。”罗叁主动笑道,但对方反应冷漠,避开眼睛,她只好又朝向施宁生的岳父,“之前施宁生跟我说过的,这里你们放心住,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好了。”
“跟你说什么。”岳母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施宁生惊讶地看到岳母抱着她的行李,挤进屋内正中央,在狭长的厅和厨房间,撩开湿发,“哪间是我们家的?”她朝施宁生看,施宁生忙走到卫生间旁边的房门口,用钥匙打开门,摁开了灯。岳母迅速把行李都拖了进去,并把岳父也拽进屋里,“啪”一声把门关上。
施宁生与前妻被晾在客厅,两人相视一笑。
“不好意思,我跟他们也就第二次见,”施宁生小声说,“我真不太了解他们。”
“我无所谓的。”罗叁听到自己屋里传来手机的响声,便摆了摆手,走进屋内,关上门。
施宁生想到下午出门时,脑海里浮现的那件往事。他想敲开罗叁的门问问清楚,但隐隐约约地,他听到罗叁的声音,黏稠起来,像花蜜。那是罗叁特有的,谈情语调。
而她的隔壁,施宁生的岳父岳母寂静无声。
“一进屋就藏起来了啊。”
施宁生不合宜地想到小时候,想到罗叁的母亲总是这样取笑他,笑他腼腆。他环望这间不到六十平的两室户,不敢相信,这里曾经住过那么多人。现在,他盯着手上的黑色皮屑,意识到那是由岳母旅行袋上脱落的。于是离开老房子前,施宁生移开洗碗池里堆放的一碗一碟,拨开两根筷子,冲掉手上的皮屑。

转天,施宁生正准备早饭。他从冰箱里拿出一包粉条猪肉煎饺,拆开,瞥见妻讲电话的表情。

“你妈?”施宁生把一碟煎饺放到餐桌上。
妻摇头,拿起包和钥匙,“我爸。他今天非要去松江看战友。”
“唔。”施宁生佩服似的点头,“那今天是去不成医院了。”
“烦吧。我早说不要管他们。”妻带上门上班去了,留下施宁生一个人迷惘。他盯着墙上那个带摆锤的钟,一下下地,想起妻是怎样碾转拜托朋友的朋友,从日本运回这个一千多块钱的东西。那时他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耐烦的人,可现在吃掉两人份的煎饺后,施宁生不得不推翻这个判断。洗好碗碟,打扫过家里,又把咖啡机的盛水盘和冰箱的制冰盒拉出来,洗过,擦过,完全晾干,施宁生终于走到街上。
照理,暑假期间,他不应该这么闲的。不需要备课的时候,他应该去做那篇有关非洲政党的论文,埋头于乌干达、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但在阅读乌干达内战的尾部片段时,施宁生幽暗的心情升起来,他坐在电脑前,向往烈日,于是宁愿出去走走,去与妻的家人,产生实际的联系。
昨天,他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到火车站去的。可见过了新任的岳父母,施宁生意识到,他和他们不会产生什么实际的联系,他最多只能表现些善意罢了。施宁生抬头看蓝天白云,想到两个小时车程才能抵达的松江,为岳父的身体担忧。手机这时响了,施宁生看到了罗叁的名字。
“你这个岳母怎么回事啊?”
罗叁震怒的语气和放大的音量让施宁生吃惊。
“怎么?”施宁生预感不妙,但决意控制局面。
“我昨天跟她说了,大门不要上保险,里面锁上,外头打不开呀。结果我早上出去了一下,她就在里面把门锁上了。”罗叁生气的脸似乎就贴在眼前,施宁生把手伸到背后,拉了拉贴在背上的T恤。
“敲门她不应吗?”施宁生的眼睛转起来,他在找路上的空出租。
“不答应,一点声音没有。”
“唔。老人家可能耳朵不好,你再敲——”
“再敲扰民了。”罗叁重重地“哎呀”一声,伴随着钥匙伸进锁孔,无力转动的声响,“我进不去。你给她打个电话行不行啊?”
“好,好。我马上过去。”施宁生拦下一辆出租。
“你过来我也进不去。给她打个电话就行。”罗叁的语气缓和下来,但呼吸里都是烦躁,“热死了。随便你。”
“我很快的。这样,我先打给她,你在红宝石等下我。”
罗叁“嗯”了一声,挂掉电话。施宁生既怀着歉意,又带着些莫名的兴奋,一屁股坐进出租车。但直到走下出租,施宁生始终没有拨通岳母电话。罗叁坐在红宝石蛋糕店里等他,面前放着一个纸杯。纸杯旁边,施宁生看到熟悉的红格子桌布上,有一截又黑又粗的手臂。手臂向上,他看到一个穿条纹半袖衬衫的男人,衣领解开,露出黑色的背心和小半块壮硕的胸肌。
“打通她电话了吗?”罗叁见施宁生走进来,抬头便问。她旁边的男人立刻微笑起身,伸出手来。
“哦。这是瓦瓦,是一位舞者。”罗叁潦草地介绍道,“这位,施宁生。”
施宁生与舞者握手,注意到他脖子上戴的银珠子项链和手脖子上的彩色编织绳。施宁生坐下,舞者很热络地起身走到收银台,要给施宁生点杯喝的。
“不用不用。”施宁生一边婉拒,一边说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直没人接。刚好那谁她爸今天也出去了,实在是——”好像膝盖碰到了桌下什么东西,施宁生去摸,汗涔涔的手摸到了毛发一样的东西,一惊,掀开一点桌布,看到了一个土褐色的圆柱体,上面缠绕着麻绳和铁环,还有动物鲜亮的毛皮。
“是鼓。”罗叁纤细的手腕子伸进来,轻轻拍了一下鼓面,“听听,特别好听。”
“砰砰。”施宁生也把手放在鼓面上,敲了两下。这时舞者端着一杯奶茶样的饮品,放下,很热络地说:“施老师,那是我吃饭的家伙。有时间你来看我演出。”
“哦哦。”施宁生喝一口饮品,尝出是红宝石发腻的英式奶茶,继而想到上一次喝这东西的时候,他跟罗叁还没有离婚。
“那走吧?”奶茶里浓浓的炼乳味返上来,施宁生很不喜欢。
“回去看看,说不定我岳母已经醒了。”
“你倒也不担心她出事。”罗叁没有起身的意思,挎上旁边男人的胳膊,“我们不想大热天搬着一只鼓跑来跑去。瓦瓦坐了好久的火车,很累的。”
“还好还好,就是行李还放楼道里,我有点担心。”瓦瓦撩开桌布,伸手去摸他的鼓,“不过行李不怕丢,鼓丢了不行。”
“自然。”施宁生点头,确认了两人的同居关系,“瓦,瓦先生,从红河过来的?”
瓦瓦点头,“叫我瓦瓦就行,施老师。我过来有个演出,哦,还有试镜。都是罗老师帮我推荐的。”
“唔。”施宁生明白了。他倏忽想起,罗叁去红河采风以前,正与某位老明星搞不拎清。他对罗叁笑笑,咕咚咕咚喝掉塑料杯里的冰奶茶,看到了杯底褐色的粉末。
“你跟我去看看吧。”施宁生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他不容拒绝似的,看着罗叁,“瓦先生在这里看着鼓,你跟我去看看。”
罗叁不再拒绝。她把浪漫的大卷发盘起来,露出了颈部的皱纹。然后她亲了亲舞者的头顶,戴上墨镜,说马上回来。两人于是又从红宝石蛋糕店向家里走去了,施宁生知道他们从小到大走了不知道多少回,但次次同行,甚至在婚姻中时,彼此都能感觉到化不开的疏离。
究竟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她,跟她结婚呢?施宁生后来想了很多次,还是不能得出很好的答案。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大部分时候无法互相理解,但罗叁有一天却硬说她爱他。她怎么可能爱他呢?
施宁生转头看向罗叁,在她的墨镜里看到自己热得十分虚弱的样子。
“他多少岁了?”施宁生瘦得像副骨架,“你说在红河出了点事情,就是这事情?”
“他跟你差不多大。”罗叁撇撇嘴,“人家看着年轻。”
“行吧。”施宁生想发笑,“你那个老明星呢?”
“偶尔还会打电话。”罗叁走得慢下来,摘掉墨镜,“被你说准了,他不太行。打电话又像小孩子。很烦。”
“呵。”施宁生真的笑出声来。
“你呢?”罗叁跳着,找树荫,“你岳母有点可怕。昨天晚上我听她对着电视机骂。”
“骂什么?”施宁生走进小区大门。
“也不是太清楚,好像是在放新闻,然后她就骂不知是主播还是新闻里哪个谁,骂得可凶了,越骂越长,说人家是坏人。奇怪吧?”
施宁生眼前浮现岳母硬搂着旅行袋的决绝样子,想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终于还是忍住了,想到昨天就一直想说的那件往事。
“不过你岳父人蛮好的。”罗叁哈哈笑起来,“嘀”一声,打开楼道门禁,“特别喜欢聊天,一直笑,不停笑。”
“是不是跟你爸特别不一样?”施宁生走在罗叁身后,上楼。
“干吗说我爸啊?”罗叁白他一眼,“那么你更喜欢新岳丈咯?”
“不是。”施宁生想到罗叁父亲高瘦挺拔的模样,停下来,感到楼道里有着夏日午后独有的安静,“我是想起小时候一件事。大概我七岁,你五岁的时候,我家里来过一个老爷爷,还住过一天。你记得吗?特别有腔调的一个老爷爷,就是身体不大好,我还给他扶过尿壶。”
罗叁踩住一节楼梯,扭过身来。
“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施宁生笑说,“他给了你一个很大的红包,特别厚。你记得吗?我那个就很薄,当时我特别不高兴,觉得这人住我家,怎么给你包个大红包?这事情,想了十几年我都没想通。”
“现在想通了?”罗叁继续爬楼,听到楼道里传来厨房水龙头的水声。
“老早想通了。”施宁生朝六楼巴望,“那人是你爷爷,那个长相,还有身条,绝对是你爷爷。”
“是吧。”罗叁回头笑道,“不过我爸就是不承认。你知道吧?”
“到今天还不?”
“嗯。”罗叁十分认真地点头,“跟我妈他都没承认过,一口咬定他爸死了。老早死了。”
这样。施宁生得到了罗叁的确认,跟她一起并肩走到老房子门口。透过面向过道的厨房窗口,施宁生看到岳母正在屋内淘米。她抬起脸,投出警惕的目光。
“妈,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怎么把保险上住了?”施宁生敲门,意识到他第一次喊这个女人“妈”。
“把门打开吧,人家都进不去了。”他又敲,看到岳母拧起的眉毛和狐疑的眼睛,猜想岳母是不是已经记不起他是谁。正要再敲,岳母抱着她的米,并不熟练地,终于开了保险,打开了门。罗叁走进屋内,刚要发作,施宁生却看到岳母指着罗叁的鼻子,几乎是痛恨地说着,并同时往自己屋里退缩,“就你会告状!你告状!”
说完岳母便迅速回到她的屋里,把门锁上。罗叁与施宁生都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罗叁才叉起腰。
“她这什么意思?控诉我吗?”
施宁生被她问住了。他走出门,看到了走廊里舞者的包和行李箱。
“我帮你把瓦瓦的行李先弄进来。”
他歉疚而迷惘地,只好这么说。

老房子外面有一条窄河。过去罗叁想要散步的时候,就拉施宁生一道在河边走。河的旁边开着零零碎碎的小花,像溪涧里才能看到的那种。但河里总有难言的味道一层层扑过来,施宁生对此感到厌恶。偶尔朝河面一瞥,他常能看到满河的死鱼密集漂过,鱼身周边还围绕着跳跃的、看也看不明白的黑点。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是妻走在施宁生的旁边,盯着活动的黑点,不解地问。
“我哪里知道。”施宁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接着看到天上出现半片淡黄色的月亮。
“时间差不多了。”施宁生开口。过两天就要去医院取报告,他希望妻子能遵守约定,跟他一道去把岳父母接出来,在附近的蒸汽海鲜店里,吃个晚饭。
“可我还想往前走走。”妻站在新修的步道尽头,望着裸露着水泥地的路桥北面。
“那里晚上很黑。”施宁生完全停下来,“灯都没有。我从来没往那边去过。”
可妻子不知为何很执拗,硬拉着施宁生过桥。两人于是走进桥那面高大的水杉林,天光更暗了下来,妻裸着的胳膊,靠在了水泥护栏上。
“原来就是这里。”她冷不丁地说。
“什么?”施宁生闻到河底淤泥的味道,走得离河远了些。
“你前妻以前那个剧,好像在这里取过景。”妻莫名笑起来,彷佛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那剧的男主每次散步,走到这儿就不走了。哎,施宁生,那个男主是不是就是你啊?”
怎么可能。施宁生不答,不想和妻子谈论他的前妻。
“我没看过她写的剧。都是爱啊什么的。”
“哪里都是那些。”妻子走到施宁生近前,挽住他的胳膊,“有些地方很有意思。你不懂。”
施宁生确实不懂。妻的胳膊上粘了些小小的石子,他帮她抹掉,对眼前胡乱遮罩的树丛感到茫然。然后他想到前几日发生在老房子的那件不愉快的事。施宁生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把事情告诉妻子,可每次开口的时候,眼前总能浮现出岳母那张控诉似的脸。
就你会告状!你告状!
算了。施宁生不想告状,他搂过妻子的窄肩,盯着她低矮的额头,因为心怀了不能告诉她的事情,而有些动情。他吻她一下,说:“好吧,就稍微走走。”
妻笑了。她的脖子在施宁生的俯看之下,变得和她母亲的脖子一样短,而渐至于没有了。施宁生感到不忍,也不顾两人的体热,搂紧了妻朝前走。盛夏的树叶都适度地卷着,翻起叶背,在三排水杉与河边有些发黄的柳树之间,两人踩着会起些灰土的道路,爬上一个坡道,眼前却忽然热闹起来。
先是河对岸的一个旧厂房引起了妻的注意。那里飘来上世纪末的流行乐,音量很大,厂房顶上晾晒着衣服与被褥,看不到人影。紧接着河岸这边,在几株白杨树后,先后传来萨克斯、二胡和小提琴的声音,曲不成调的。施宁生细看,树后三三两两都是练乐器的老人家。这时是妻先喊了一声:“有人在敲鼓。”
施宁生这才闻声望去,看到了穿大短裤的罗叁,着黑背心的瓦瓦,还有岳父。岳父此刻正弓着背,紧抓着两根鼓棒,伏在皮毛闪闪的鼓上。鼓声尽管很弱,但密集,乍一听居然还算有些章法。
“我爸怎么在这儿啊。”妻的粗眉毛拧起来,“我妈是不是也在?”
施宁生摇着头,说没看到。岳父的鼓声让他感到精神迟滞。他犹豫是不是就这样让妻和前妻见面,罗叁却已经在向他挥手了。妻立刻确认了罗叁的身份,甚至挥手回应。但走到近前,两个女人却都不言语了。这时瓦瓦撩拨开眼前的绿叶片的小红枫,伸出他的手,有力地握住施宁生的手腕子。
“施老师,又见面啦。也来玩玩?”
“不不。”施宁生摇头。
瓦瓦没有松手,朝向一旁,“这位是您爱人吧,施老师?”
施宁生点头。妻主动与瓦瓦握手,瓦瓦于是松开了施宁生,恭敬地鞠着身子。坐在鼓旁的岳父,忙向瓦瓦大声介绍起自己的女儿,接着他伸出一根鼓棒,朝罗叁一指:“唉,认识一下,小罗,写电视剧的,人很好的。”
妻主动向罗叁报以一笑,施宁生在罗叁脸上看到了熟悉的表情。当年他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见父亲,在楼道里撞见罗叁,她就是这么笑的。
“你好。”妻的右手搭在左胳膊的手肘处,“最近真是麻烦你了。”
罗叁笑吟吟地摇头,“没有没有。没麻烦什么。前两天叔叔看到瓦瓦的鼓,就说起以前在云南插队的事情,好厉害的,他说以前偷偷跟当地人学过敲鼓。今天天没太热,瓦瓦就说一起出来玩下。”
“是啊。”瓦瓦笑起来,伸出手去捋结彩绳的小辫,“敲得特别好。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演出咧。”
“唉——瞎敲敲。”岳父的大眼睛笑没了,藏在两片扫帚一样的眉毛里,“瓦师傅好水平,上电视的!”
罗叁听到此处,点着头,笑说要请大家去看瓦瓦的现场演出。妻热切地捧着场,不住地盯看瓦瓦大臂上凸出的肌肉。施宁生也笑,眼睛却只注意到天黑起来,月亮更亮了,河水开始泛出破碎的白光。
“妈呢?”施宁生十分自然地说出这个称呼,指认着他的岳母。妻看他一眼,神情莫名,也跟着问了一句。她的父亲一手拍着鼓身,一手摩挲起毛的鼓面,说:“她不肯出来吃饭的呀。我们去就好了。”
“那罗老师,瓦先生,一起啊。”妻十分友善。
“好啊好啊。”瓦瓦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罗叁用手抓了抓发痒的小腿,算是应允似的问施宁生:“吃什么?”
“蒸汽海鲜?”
妻替施宁生作出了回答。施宁生只好说,好啊,一起。天完全黑下来,他看到练乐器的老人们意犹未尽,纷纷在树上绑牢一只炽白冷耀的灯,乐谱翻动,他们手里的乐器更出挑了起来。施宁生从老人们中间穿过,倏忽听到了一点《红河谷》。他觉得好听,但眼前一切都跟他想的不一样。瓦瓦扛起他的鼓,岳父在一旁扶着,罗叁与妻走在前面,聊起电视剧,身子晃动,有说有笑。只有施宁生不言语,贴着河边走,看到河里黑黢黢的,有死物,也有生物。他心里想着,该去请岳母下来一起吃这顿海鲜才是。但出了靠近桥头的杉树林,他也就不再想这事情,而去想一会儿该点些什么东西好。扇贝?或者蛏子?别管什么,施宁生畅想,海鲜受热滴下来的汁水,落到蒸汽锅最底部的白粥里,极香,极鲜的。
但真到了饭店,施宁生看着一缸一缸的海货,又越发地想到岳母。妻作势请客吃饭的样子,热情地张罗着,施宁生立着不动,只点出一份皮皮虾,便有些不知所措。罗叁立在他的旁边,说她最喜欢吃椒盐皮皮虾。施宁生笑了,凑到罗叁耳边,说他要是请岳母下来一起吃,她会不会介意。
罗叁双手插在宽大的短裤裤袋里,说她有什么好介意的。然后她努一努嘴,小声说:“你老婆介不介意啦?我看她一次没来过,跟她妈关系很差吧。”
“是倒是。”施宁生看妻跟老板点单点得起劲,又看岳父跟瓦瓦介绍海货介绍得开心,便一点点朝门口移动了。
罗叁笑看他,睁大了眼睛。
施宁生走出门口,说:“就一会儿,你跟他们说一声。”
罗叁耸耸肩,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继续看皮皮虾。施宁生就这样在路灯下走远,一次头都没有回,像是赶着什么具体而重大的事情,三步并两步奔回老房子所在的小区。还没爬到顶楼,施宁生就闻到了什么东西烧糊的味道。走到门口,他看到半开的窗户里冒着烟,透过烟雾定睛一看,岳母对着一口烧黑的铝锅,正不知道怎么办。施宁生拍了拍门,岳母这次彷佛很认识他了,打开门,把他让进来。
“不能怪我啊。”岳母脸上有受惊的表情。她把铝锅放进水池,低声,却像是悲喊着,“就想烧点粥。这锅不好用。一直很难用。”
“是,是我们买得不好。”施宁生把厨房窗户完全打开,打开水龙头,水浇下来,在滚烫的锅里激出白雾,“没法用了。正好,换下衣服,跟我到楼下吃饭吧。”
“我不要去。”岳母的发丝弯曲着,但飞起来,应该是刚吹过头发,“说不去就不去。”
“锅都坏了。那你吃什么?”
“我还点了外卖。”岳母从睡裙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少吃一顿粥。”
施宁生听到“外卖”两个字从岳母嘴里说出来,突然觉得安心而感觉良好。屋里的烟雾渐渐都散开了,施宁生拉开折叠桌,坐在桌边。
“蛮好。你还会点外卖。”
岳母坐在厨房仅剩的另一只凳子上,说她本来就不太会做饭。施宁生笑了,想到妻也是这样。他开始期盼外卖的送来,继而明白了他本就不是来接岳母的。他知道她一定会拒绝。
“那你坐下来干什么。你吃什么啊?”岳母依然怀疑地看他,“外卖来了想让我分你一点?”
施宁生乐意地点头,想说再叫点什么,却听到岳母说:“你那工作是不是正经工作啊,怎么那个姓罗的女的叫你,你就随叫随到啊?你到底有没有在上班啊?”
“正经,”施宁生说,“真的是在学校教书的,正经。”
“学校里能有什么好人啊。”岳母的调子阴沉下来,忽然又抬高,指着罗叁的门,“她,不行。不是好人。”
施宁生不说话。他岳母继续说了。“那个云南人有老婆孩子的。”她压低了声音,十根手指攥住桌边,“有一次我听到他打电话给他老婆的,说孩子啊,学费,这种事情。”
忽然她抬起手来,拍在施宁生的手上。
“你跟她结过婚的。你肯定受苦的。我知道。”岳母的眼睛像是不知为了什么闪烁,而迷离。她低声地,又悲喊似的,“我女儿也不是好人。小施呀,你知道吧?”
施宁生此刻能回答什么呢?
他猜想妻、岳父、罗叁和瓦瓦,已经开始享用美味的海鲜粥。饥饿让他迟钝。施宁生只能投入地去想,即将到来的外卖食品,摆上这个折叠桌的样子。
门禁电话这时应急似的响起了。
施宁生看到岳母主动推开了大门,靠在门口,听着外卖小哥“咚咚咚”奔上楼的声音。

郭冰鑫:鼓

郭冰鑫:鼓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