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0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01

1902年,沈从文出生在湖南凤凰一个军人世家。

祖父曾跟随李鸿章镇压太平天国,父亲也是行伍出身,但到了沈从文这一代,早已沦落为贫民。

沈从文小时候很淘气,三天两头逃学。夫子抓到他打他掌心,父亲也打,把掌心都打出茧子来了。可第二天,沈从文还是翘课,跑到街上看男人决斗,女人唱情歌。

沈从文最喜欢在山里逛,在河里游泳。他对于自然的一切都很熟悉,能模仿十几种鸟鸣,辨别死蛇的味道。有时候下雨,他就坐在学堂的檐下发呆。

“能逃学时我逃学,不能逃学我做梦”。

14岁,沈从文决定去凤凰当兵。因为识字,他成了部队的小军师,整天跟着大人在船舱里打牌,给死刑罪犯写罪状,拿手绝活是炖狗肉。

一开始,沈从文满口“老子”,一位秘书劝他:“小师爷,你还这样小,不要张口闭口老子老子的。”

沈从文不理:“老子不管,这是老子的自由。”

离开部队后,沈从文来到沅州,先当警察,后当税务员。他结交了一个女朋友,给对方写情书,让女朋友的弟弟捎去。女友的弟弟问沈从文借钱,每次他都大方地借给他,连欠条也不打。后来女友弟弟跑了,欠了他1000多块。

他说:“我这种乡下人的气质,到任何时候任何一处,总免不了吃城里聪敏人的亏,想来十分伤心。”

这一千块,是沈母卖掉老宅的钱,沈从文十分愧疚,离开家乡去了常德。再后来去了北京。

沈从文来到北京投奔大姐。姐夫问他:“为什么到北京来?”他说:“在部队混不是办法,来读读书。”姐夫笑笑:“北京现有一万大学生,毕业后无事可做,哪有你在湘西做老总有出息。”几天后,姐夫给沈从文留下三十块钱,跟姐姐两人回了湘西老家。

沈从文想考大学,但是自己连小学都没毕业,只能去当旁听生。为了维持生计,他在一间“窄而霉”的小屋里写作,冬天穿着单衣,没钱吃饭。

有一天,创造社的骨干郁达夫找上门来:“我看过你的文章,写得不错。” 郁达夫请他吃了顿饭,花了一元七角,他拿出五元钱结账,把剩下的钱和自己的围巾送给了他。沈从文感动得趴在桌子上大哭。

张兆和出生在合肥,比他小8岁。跟沈家比起来,张家算得上真正的望族。

张兆和姐妹四人,兄弟六个,曾祖父张叔声是清末名将,曾任江苏巡抚。父亲张武龄是有名的大教育家。家里田地几千顷。

母亲怀着张兆和期间,合家都以为是男孩,结果生下来还是女儿,张兆和在家不太招待见。

她在四姐妹中排行老三,从不哭闹,也不娇气。张父给女儿们请了一位私塾老师,教她们方块字。大姐乖巧懂事,不惹老师生气,二姐脾气躁,打不得,唯有张兆和经常受罚。

她是保姆朱干带大的,朱干是个理性的人,很少流露感情。她相信人都要自制、自立,教张兆和用豇豆酱和剩菜汁拌米饭。

三小姐长得黑,不爱打扮,喜欢穿男孩子衣裳,跟姐姐们玩游戏也喜欢扮男角。她很有主张,不怎么听人劝。有一回,张兆和跟两位姐姐在杏子树前拍了一张合影。照片洗出来后,张兆和大叫:“丑死了!”姐姐还没来得及阻拦,她就把自己的脸抠掉了。

02

1925年,沈从文在《晨报副刊》上发表散文《遥夜》。北大哲学教授林宰平看到后,盛赞 “《遥夜》全文俱佳,实在能够感动人”。

林宰平把沈从文介绍进新月社,沈从文在此结交不少好友。1928年,沈从来到上海,跟胡也频、丁玲一道筹办《红黑》杂志,结下深厚友谊。

1929年,经徐志摩推荐,27岁的沈从文来到吴淞中国公学任教,担任国语系讲师。第一堂课,他紧张得说不出话,只得在黑板上写:给我五分钟。

教室里坐满了学生,除了国语系,还有很多倾慕沈从文名气的旁系学生,张兆和和张允和就坐在台下。

等沈从文一开口,教室里笑声一片,因为他操着一口浓重的湘西口音。张兆和悄悄跟二姐说:“这先生好土啊。”

由于过于紧张,一小时的课程,沈从文十分钟就讲完了,呆站了一会儿,他拿起粉笔又写了一行字: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

张兆和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她身材健美,夺过中国公学女子全能比赛的第一名,大家都叫她“黑牡丹”。

沈从文到张兆和宿舍查寝,对张兆和说:“你就是那个‘笑话’。”张兆和很疑惑,几经解释才明白原来是“校花”。

张兆和的追求者有很多,每次取信都能收到几十封情书。她把信封编上号,给他们取名“青蛙一号”“青蛙二号”……有一天,张兆和收到一页薄薄的信,打开后发现只有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爱上了你。落款是沈从文。二姐张允和打趣说:“沈从文大概只排得上‘癞蛤蟆十三号’。”

张兆和没有回信。沈从文接连不断地写,有时候一天能写好几封。

“爱情使男人变成了傻子的同时,也变成了奴隶。不过,有幸碰到让你甘心做奴隶的女人,你也就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做奴隶算什么,就算是做牛做马,被五马分尸,大卸八块,你也应该是豁出去的!”

“如果我爱你是你的不幸,你这不幸是同我的生命一样长久的。”

沈从文写“我爱你”,张兆和回他:“我偏不爱你。”

沈从文找到张兆和的好友,告诉她如果张兆和拒绝自己的话,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自杀,另一条是“我不是说恐吓话……我总是的,总会出一口气的”。

可朋友告诉他,张兆和对理智胜过感情,她不会听劝,也不会改变想法。张兆和知晓他的威胁后,说:“出什么气呢?要闹得我和他同归于尽吗?那简直是小孩子气量了,我不怕!”

她抱着一大摞情书,敲开了校长胡适的门。

“你看,他是这样给我写情书的,简直是耍流氓!”

胡适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我不仅爱你的灵魂,我更爱你的肉体”。

张兆和原想让校长主持公道,怎料胡适开口竟是:“你就接受他吧,他固执地爱着你呀。”张兆和瞪大了眼:“可我固执地不爱他!”

胡适转告沈从文:“这个女子不能了解你,更不能了解你的爱,你用错情了。”

为情受伤的沈从文提了离职,辗转多地来到青岛大学任教。张兆和读完书也回苏州去了。

03

沈从文人在青岛,仍旧时常给张兆和写信,信件每次都超重。

张兆和从不回信,她不喜欢沈从文,觉得他时常流鼻血很不体面。甚至于连沈从文的小说也一并讨厌起来。

但她也不销毁,她把沈从文的信收起来,装进一个箱子里去。沈从文“信写得好”,她愿意读。有次沈从文告诉她自己遇见过很多女人,唯有张兆和能把他征服。张兆和动摇了。

1932年夏天,沈从文从青岛赶来苏州,看望刚毕业的张兆和。

听从巴金的建议,他卖了一本书的版费,准备了一套精装本英译俄语小说。

沈从文告诉门房,自己从青岛来,要找张兆和,可却吃了闭门羹:三小姐不在家。二姐张允和请他到屋里坐坐,沈从文局促地说:“我还是走吧。”

中午,张兆和从图书馆回来,二姐责怪她:“明知道今天沈从文要来家里,你却故意躲着他,装用功。”张兆和不服气:“我不是天天都去图书馆吗?”

那天,张兆和收下了沈从文送的两本书,《猎人笔记》和《父与子》。沈从文在张家待了一个暑假,张家五弟还用自己零花钱给沈从文买了一瓶墨水。

回青岛后,沈从文给张允和写信询问张父的意见。“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父是一个开明的人,跟蔡元培、胡适等人都是熟人,他说:“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理吧。”

几天后,沈从文收到了两封电报,一封是二姐张允和发来的,只有一个字:“允。”另一封,张兆和说:“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1933年9月9日,沈从文和张兆和在北京中央公园结婚。男方非常穷,拿不出像样的彩礼,两人的新婚礼服都是张家大姐为他们缝的。

张父打算给女儿一笔嫁妆,但是沈从文拒绝了,张父明白女婿的自尊心,尊重他的选择。

婚礼上,没有仪式,也没有主婚人、证婚人。婚房中唯一有点喜气的百子图罩单,还是梁思成、林徽因夫妇赠送的。

就在这一年年底,沈从文母亲病危,沈从文赶回湘西。

这期间,沈从文每天都要给张兆和写信,行船沅水的8天里,他写了38封信。他原打算每天花半天写信,半天写文章,结果却“谁知到了这小船上却只想为你写信,别的事全不能做。”

他写“我想和你一同坐在船里,从船口望那一点紫色的小山”,也写“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处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到地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

张兆和的回信则克制得多,写了三封,更多的是聊天气,聊家常。偶有一次,张兆和写:“乍醒时,天才蒙蒙亮,猛然想着你,猛然想着你,心便跳跃不止。”沈从文高兴坏了,回信道:“三三,乖一点,放心,我一切好!我一个人在船上,看什么总想到你。”

沈从文终于回到了故乡凤凰。家里人问他,北平好吗?沈从文傻傻地说:“三三脸黑黑的,所以北平很好。”滞留凤凰,沈从文创作了“牧歌”小说《边城》,他以张兆和为原型,创造了那个“黑而俏丽”的翠翠。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和山头黄麂一样。”

这段时间,沈从文创作出大量优秀小说,《阿黑小史》、《月下小景》都诞生在这一阶段。他对张兆和说:

“有了你,我相信这一生还会写出许多更好的文章!有了爱,有了福,分给别人些爱与幸福,便自然会写得出好文章的。”

04

婚后不久,沈从文的妹妹小九来到沈从文家,长住下去。小九特别会给哥哥出难题,花钱也快,一个星期就把沈从文的月薪给花光了。

张兆和对这个小姑子很苦恼。但更令她苦恼的,是丈夫的“不切实际”。

张兆和勤俭持家,常去做工补贴家用,虽说穷苦,可日子也过得去。只是,张兆和没有钱去买新衣服,也没有钱再烫头发,床单破了一补再补。等大儿子龙朱出生之后,张兆和连盘头的时间都没了,索性剪了短发。

沈从文不解,埋怨她疏于打理,多次让她烫头发、穿高跟鞋。他要张兆和不要洗东西、做事,以免把手弄糙。

“她的手竟然满是油污,衣服上有孩子吐的奶!”

刚结婚那段时间,家里常有贫困学生和文学青年来借贷,沈从文一概帮忙,甚至借钱帮人家。

有次,张允和跟朋友约到沈从文家集合去看戏,刚要出门,恰巧有人来借钱,沈从文便对张允和说:“戏莫看了,把钱借我,我收到稿费后便还给你们。”

沈从文热爱文物,喜欢逛琉璃厂,家里堆满了“无用”的陶罐。他还偷偷当掉了姑母送给张兆和的戒指,去买古董字画。

张兆和认为他收入不高,不自量力,不是绅士而冒充绅士。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不合适的面具”,在当时的情境下,“能够活下去已是造化”。

张兆和从不问娘家要钱,因为妈妈是继母。张家大姐张元和曾私下里接济过沈从文几次,张充和为此写信说:“你晓得我家那位妈妈的脾气的,为何还要给爸爸找气受?”

每当张兆和和沈从文讨论“精打细算的生活”时,沈从文就怀疑张兆和不爱他。随着沈从文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越发觉得张兆和的做法是从心底里瞧不上自己。

张兆和喜欢编辑沈从文的作品,沈从文却很怕,因为妻子总会改动。有次,张兆和写信指出丈夫文法上的错误,并给出正确的例句。沈从文不高兴了:“你把我的风格搞没了,等你弄完,这些文章就不是沈从文的了。”

05

1933年的一天,沈从文去拜访好友熊希龄,熊希龄恰好外出,熊家的家庭教师高青子接待了他。高青子是沈从文的拥趸,熟读《沈从文甲集》,两人聊得很开心。

第二次见面,高青子特地穿了一件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角袖口有一点紫色,这是沈从文的小说《第四》中主人公的打扮。

1935年,沈从文在其主编的《国闻周报》上面发表了高青子的一篇小说,《紫》。这篇小说以八妹的视角,讲述了哥哥订婚之后遇到真爱的故事。时人猜测八妹即是沈从文的九妹,哥哥即是沈从文。

不久后高青子又刊发了几篇小说,讲的都是女子爱而不得的悲剧。众人的议论更大了,沈从文很苦恼,在给林徽因的信里,他说:“当我爱慕与关心某个女性时,我就这样做了,我可以爱这么多的人和事,我就是这样的人。”

林徽因告诉他,婚姻中坦诚很重要。思考再三后,沈从文在一封信里给张兆和作了“坦白”,详细诉说了自己对一个女小说家有好感的秘密。张兆和得知此事,收拾行李,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不久后北平沦陷,沈从文一干人化装南逃,张兆和刚生下二儿子,留在了北平。

06

沈从文来到昆明,被聘为西南联大副教授。1938年,高青子也到达昆明,沈从文引荐她进入西南联大图书馆工作。

另一方面,沈从文还在做妻子的工作,可不管沈怎么哀求,张兆和总有理由回避跟沈从文团聚。沈从文抱怨说:“说老实话,你爱我,与其说爱我为人,还不如说爱我写信。总乐于离得远远的。”

张兆和给他回信,絮叨生活的不易,沈从文总觉得是针对自己,他质疑张兆和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

“即或是因为北平有个关心你,你也同情他的人,只因为这种事不来,故意留在北平,我也不嫉妒,不生气”。

张兆和回:“来信说那种废话……我不爱听,以后不许你讲,以后再那样话我不回你信了。”

高青子性格温婉,常找沈从文探讨文学,沈从文跟她越走越近。1941年,他写了一篇颇具情色色彩的小说《看虹录》,郭沫若批评“粉色文学”。小说讲述了一个作家深夜探访自己的情人,互相献出身体。他不许张兆和读这篇小说,时人猜疑主人公正是沈从文,题名《看虹录》是对高青子《虹霓集》的呼应。

眼看日军日益逼近,张兆和还不动身,沈从文生气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打算来?还是不来?是要我?还是不要我?” 张兆和终于动身。

张兆和带着两个孩子,经香港、越南辗转三个月才来到昆明。到昆明后,却发现高青子的存在。张兆和显示出了一个妻子极大的容忍,她夸赞高青子漂亮,甚至出面给高青子介绍了一个翻译家做对象。

后来,张兆和在呈贡谋了一份教书的工作,两人分居。要去找她,沈从文得坐一个钟头的火车,还得骑十几公里的马。

沈从文在小说《主妇》中,表达了对妻子的忏悔:“他呢,是一个血液里铁质成分太多,精神幻想成分太多,生活里任性习惯太多的男人……忠于感觉而忽略责任。”

1942年,无法得到名分的高青子选择退出。沈从文在《看虹录》中写道:“因为明白这事得有个终结,就装作为了友谊的完美。”

高青子离开后,沈从文说:“自从‘偶然’离开我之后,云南就只有云可以看了。”

但他又说:“那失去十年的理性,又回到我的身边。”

07

1946年,沈和张因政治见解不同而产生明显的隔阂。

张兆和很快融入新社会,当上了《人民文学》的编辑,她常跟孩子们一起责备沈从文,不积极向上,不向新中国靠拢。

沈从文的儿子回忆道:“(当时)我们觉得他落后,拖后腿,搞得一家人乱糟糟的。”

张兆和同他分居,哪怕房间只隔几步,张也很少同他讲话。后来,沈从文住在学校,只在晚上才回去吃饭,吃完饭,张兆和便打发他离开。沈从文还要带着第二天的早饭和午饭。

与此同时,沈从文以前的文章受到了猛烈批判,得了抑郁症,住进精神病院。他写信给妻子:“小妈妈……我很累,实在想休息了。”

“你不用来信,我可有可无,凡事都这样,因为明白生命不过如此,一切和我已游离。这里大家招呼我,如活祭……”

张兆和很少回信,也没有说安慰的话,更没有去看他。

沈从文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很感激,徐志摩在济南开山坠机后,他乘了一夜火车从青岛赶往济南。1948年,沈从文找昔日好友丁玲倾诉,虽然两人已13年没见面,但沈从文曾帮过她,他很期待两人的见面。

只是,丁玲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像一个相熟的、客气的首长般接待他,沈从文很失望。后来,丁玲批判沈从文的文章,沈对张说:“莫再提不把我们当朋友的人了,我们应当明白城市中人的规矩,这有规矩的,由于不懂,才如此的。”

1949年春,因政治压力和孤独无望的心境,沈从文企图割腕自杀,幸好被张兆和堂弟救下。他嘴里不停地喊:“我是湖南人,我是凤凰人。”沈从文的精神濒临崩溃,他在深夜写下:“我的家表面上还是如过去一样,兆和健康而正直,孩子们极知自重自爱……可是,世界变了。”

儿子虎雏说:“得什么病不好,偏是精神病,精神病就是思想有问题。”

沈从文被抢救过来后不久,张兆和却以为了适应新生活为由,去华北大学深造了。两个十来岁的儿子支持她的决定:“妈妈成为穿列宁服的干部!真带劲!”

这之后,沈从文封笔,再没写过小说。

1961年,毛泽东和周恩来当面鼓励沈从文重拾小说创作。他花三个月时间,构思了一个兆和的堂兄张鼎和的故事。鼎和是早期共产党员,1936年被国民党枪决,成了共产党烈士。沈从文一生都没能写完这个故事,并销毁了写出的部分。

张兆和很受挫败,给沈从文写了千言信,她激将他:“你说你不是写不出,而是不愿写,被批评家吓怕了?说是人家要批评,我(你)就不写,这是非常消极的态度。”

沈从文一反往常,许久未给张兆和回信。

08

1969年,张兆和和沈从文先后被下放到咸宁干校,离京前,二姐张允和去看他。

临走之际,沈从文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皱皱的信,他把信举起来,表情像哭又像笑:“这是三姐给我的第一封信。”张允和问:“我能看看吗?”

沈从文把手放下来,像给又像不给。他把信放在胸口温了一下,塞回了口袋,紧紧捂住,说:“三姐的第一封信——第一封。”说完他就吸溜吸溜哭起来,像一个小孩哭得伤心又快乐。

1971年冬,沈从文心脏病加重,浑身开始浮肿,这才获准返京。次年,夫妇两人回到北京,再次分居,沈从文到张兆和处吃饭,然后回到一公里外的房间。

1978年,一位美国女记者采访沈从文。听说这位大作家扫了几年女厕,女记者非常震惊,就走去拥抱他:“您真的是受委屈了!” 令人没想到的是,沈从文忽然抱着女记者的胳膊大哭起来。

沈从文封笔后,致力于中国古代文物研究,出版了《中国服饰史》等书籍。1988年,沈从文第二度入围诺贝尔文学奖,多年后评委马悦然证实:“1988年如果他不离世,他将在十月获得这项奖。”

丈夫去世后,张兆和养了很多花花草草,她用沈从文书里女孩的名字给它们命名,每天都给它们浇水。

她最心疼一盆虎耳草,是从湘西移植来的,种在一个椭圆形的钧窑盆里。这是沈从文最爱的草,也是《边城》里翠翠梦里采摘的草。

1992年5月,张兆和率领全家,送沈从文回归凤凰。他的骨灰一半埋进泥土,一半撒入沱江。

儿子虎雏和孙女沈红站在船上,小船在江面上缓慢行驶,船尾漂着一条花带,这是张兆和攒了四年的花瓣。

09

沈从文晚年,张兆和时刻服侍在他身边,“三姐”一旦不在,他就会左右寻找。1988年,沈从文死于心脏病突发,他的最后一句遗言是:三姐,我对不起你!

沈从文去世后,张兆和开始整理沈从文的文稿,也是在这期间,张兆和才终于释怀了。1995年,沈从文过世七年,在付梓出版的《从文家书》后记里,她写到:

“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他不是完人,却是个稀有的善良的人。”

张兆和晚年已经有些痴呆,当有人拿沈从文的照片给她看,她含含糊糊地说:“这人我认得的,有点熟悉,但记不起来了。”

部分参考资料:

1、《沈从文的前半生》,张新颖
2、《沈从文的后半生》,张新颖
3、《湘行书简》,沈从文
4、《合肥四姐妹》,金安平
5、《从文家书》,沈从文,张兆和
6、《从文自传》,沈从文
7、《浅谈沈从文的自卑情节》,孔庆东
8、《午门城下的沈从文》,陈徒手
9、《看虹录》,沈从文
10、《他从凤凰来》,金介甫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女学生与女粉丝的battle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