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谁在“洗白”贾跃亭?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谁在“洗白”贾跃亭?

谁在“洗白”贾跃亭?

谁在“洗白”贾跃亭?

谁在“洗白”贾跃亭?

  9月19日,中秋小长假的第一天,气温骤降,加上绵绵阴雨,让北京的街头变得行人稀少。

  但在朝阳区的798艺术区,却是热闹非凡。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在这里举办“919未来主义者共创节”,同时,在美国洛杉矶还会举办一场相同主题的活动。

  这是贾跃亭出走以后,其创立的公司首次在国内办公开活动。当天在798,FF中国高管首度亮相。FF中国CEO陈雪峰在现场宣布,公司与吉利的合作取得“实质进展”,首款产品FF91将“按计划交付”,公司正在加速寻找FF中国总部落户城市。

  为了烘托现场气氛,一位FF粉丝冒雨登台献唱《野子》,“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这首歌是贾跃亭的最爱之一。

  2016年乐视年会上,贾跃亭就曾献唱《野子》,虽然是假唱,但还是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了高潮,在场乐视员工以及公司高管们都在歌声中,沉浸在了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生态梦里。

  然而,贾跃亭唱完《野子》不久后,乐视资金链断裂,他本人出走美国,至今未归。更关键的是,他欠下近百亿的债务。根据天眼查统计,目前贾跃亭关联被执行人信息已达12条,被执行金额累计超94.8亿,最新一条发在今年9月14日。

  伴随着执行人信息的,是贾跃亭信用、名声的彻底破产。2017年之前,山西临汾人贾跃亭一直被视作“晋商骄傲”、“互联网生态巨擘”、“创业教父”,也因一手缔造的乐视网被称作“创业板首富”。出走美国之后,贾跃亭成了“互联网史上最著名的老赖”。

  但令人惊讶的是,伴随贾跃亭创办的FF上市及各种造势活动,贾跃亭开始慢慢回归公众视线。今年7月,FF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贾跃亭虽没有上台敲钟,但在台下现身鼓掌。

  在这一次FF共创节上,贾跃亭又在洛杉矶总部的活动中亮相。他一袭黑衣、头戴墨镜,显得异常兴奋,向参会人士热情介绍FF91。

  在北京的活动上,贾跃亭也是话题人物。一位FF中国区高管对媒体说,贾跃亭是“精神领袖”,是“图腾式的人物”。

  对于FF来说,贾跃亭当然是最重要的代言人。FF开设了许多视频账号,在官方的“循循善诱”之下,贾跃亭在“FF最前线”、“FaradayFuture”等多个自媒体账号中,已经由几年前的老赖变为“创业者能学到什么”等话题的正面案例。

  AI财经社发现,在贾跃亭演唱《野子》视频下的留言,最初是“被大风吹走的贾跃亭”“贾老板唱的是下周回国”“坚持做老赖”“无数投资人:还我钱来”。但近期画风突变,已经被替代为“等待你王者归来”“有梦想的人”“一个真正为理想而活的人”。

  于是,外界开始好奇,贾跃亭要被“洗白”了?

  谁在为贾跃亭站台?

  其实,贾跃亭在投资界“人缘”也不错,有不少人一直很挺他。

  2017年中,始于上一年年底的乐视手机供应链债务风波,扩散至乐视整个事业版图。彼时,除了上市公司乐视网以外,其他业务线几乎全线收缩。也是在那个时间点,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在微博发文,“要为曾经在BAT丛林中蒙眼狂奔的贾跃亭鼓掌”。这背后是,2016年4月,他曾为乐视体育完成了一轮8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融资。

  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谈及自己的支持言论,王冉表示:“(乐视)真正打动我的还是他们的团队,从最早接触的乐视影业张昭,到后来接触的乐视体育雷振剑,都让我感受到一种大公司身上很难感受到的创业激情。”

  在2017年中那场口诛笔伐中,一些投资人也在暗地里为贾跃亭说话,他们呼吁对企业家“抱一份尊重”,“不要总是成王败寇”,“希望我们的文化能够有更多的乐见其成”。

  在贾跃亭出走美国,名声降到谷底之后,为他公开说话的人少了很多。但伴随贾跃亭创办的FF声量越来越大,很多人开始公开为他站台。

  去年11月底,曾经用3100万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表示,“是时候该给贾跃亭平反了”,他认为贾跃亭的乐视是“全世界仅次于特斯拉、最早进军智能汽车的上市公司”。一位投资人在社交媒体上也表示,贾跃亭当年的失败在于“太领先太超前”。

  一些跟贾跃亭有过交集的人,也开始说老领导的好。FF上市后,曾在乐视影业工作的江薇(化名)在个人社交平台回忆:那段工作经历虽然又忙又累,却拥有很强的企业归属感,“老贾真的是个有梦且愿意去做的领导”。今年8月,一位跟随贾跃亭7年的乐视前高管也在朋友圈分享视频,里面集合了FF老员工对FF及贾跃亭的赞许。

  伴随着风评的变化,贾跃亭本人似乎也想重新回到台前。

  他的新浪微博粉丝数是1635万,出国后逐渐沉寂,但在今年6月FF借壳上市前夕,重新活跃了起来。从FF登陆纳斯达克到FF91产品宣传,再到向河南捐款,贾跃亭开始密集发布业务进展,参与公共话题讨论。

  一定程度上说,贾跃亭在业内风评的转好,最大的受益者是FF。其实早在2019年,贾跃亭就已经辞去了FF的CEO职位,身份转变为“FF首席产品及用户官”。

  有趣的是,虽然贾跃亭与FF在公司层面已经解绑,但他自带的品牌效应和话题性却让他成为FF91最强的带货人。

  “与其他新造车企业的创始人不同,贾跃亭自带话题性,而且颇有些传奇色彩,他真的做到了将创始人和品牌深度绑定。”一位贾跃亭的粉丝在某社交软件对他的评价。

  另一个可以说明贾跃亭巨大号召力的例子是,乐视手机。

  9月27日下午,乐视在北京召开媒体沟通会,宣布旗下乐视手机正式回归,并计划在9月30日推出回归后首款产品乐视手机S1。这让人再次将它与贾跃亭联系起来。

  事实上,此乐视手机已经跟贾跃亭没直接关系了。乐视手机背后是乐视电视,而乐视电视背后的企业是乐融致新。乐融致新的“爸爸”是地产商融创。这个体系与当年乐视手机所在的乐视移动实为两家。

  但这款乐视手机却又时刻在蹭贾跃亭的流量。今年5月18日,乐视高调宣布很快会推出“乐视超级手机”时,特意发布了一个“我回来了”的海报。占据海报大幅版面的是一个人的剪影,虽然没有点名道姓是谁,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个人很像贾跃亭。

  而当S1正式发布前,乐视手机的海报打出了“只要能回来 比什么都好”的字样,这似乎还是在蹭贾跃亭的流量。

  在乐视宣布手机即将发布的新闻下面,网友们的问题依然是有关贾跃亭的,比如“贾老板啥时候回来”“放心,贾老板下周就回国盘活整个乐视”“这必须期待啊,当时老贾还是有眼光的”。

  当然也有明白人会直接点明,“牌子还是那个牌子,老板已不是那个老板。”

  贾跃亭回国能做什么?

  贾跃亭当年的七大生态中,乐视手机在2017年早早退出了历史舞台。要知道,2016年峰值时,乐视手机的销量曾飙至近2000万台,仅一年后乐视手机就已经消失在各大销量榜中。

  除此之外,剩下的乐视云、乐视体育和乐视金融都已停运。另一个业务乐视网在质疑声中于2020年5月退市,此后的经营状态持续堪忧。根据年报,乐视网2020年亏损近25亿元,净资产为-168.62亿元。

  作为最早在国内上市且盈利的视频网站,乐视网市值曾达到过1500亿元的高度。到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开始长期停牌,市值缩水到近67亿元。而根据最新的证监会处罚,乐视网因2007年至2016年间财务造假等违法事项,被罚款超2.4亿元,此外对贾跃亭的罚款也达到了2.4亿元。

  与上述业务形成对比的是,近年来,乐融已经乘乐视电视之名多番上演复活戏码。2019年3月乐融基于乐视电视打造LeTV品牌,宣布高调回归。当时,乐视电视产品线已经搁置了两年。

  乐视电视之前是互联网电视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时过境迁,电视到了乐融手里之后的境遇已不可同日而语。作为乐融第一大股东的地产商融创,并没有互联网产品基因。本来应该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的LeTV很大程度上需要从零开始。

  如今,贾跃亭与老的“乐视”早已切断了关系,他只是在“追寻”他的汽车梦。“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2020年7月,贾跃亭在公开信中仍提到,希望踏上“还债回国之路”。

  如今看来,相比于其他多个生态项目的殒落,贾跃亭的造车梦想看似越来越近了。

  9月19日,FF中国区CEO陈雪锋表示,FF的量产时间就是之前上市时给出的时间点,即“12个月以内量产”。陈雪峰对量产时间的自信来自“资金充足,生产技术和产品线人员已经顺利到位,同时还包括生产制造副总裁Matt Tall的加盟”。此前在8月份,FF官方就曾表示,新高管的加入将全面加速FF的量产交付。

  不过,此时的新能源车市场早已剑拔弩张,各个品牌的营销大战此起彼伏。

  事实上,如今的新造车势力“蔚小理”等,他们的营销手法很大程度上也借鉴了当年贾跃亭的营销套路。以蔚来汽车为例,2014年蔚来成立,2年后发布了EP9电动超跑,打着“超豪华无人驾驶电动跑车”的名号进入大众视野,此后才陆续发布旗下其他几款量产车型占领市场份额。这其实与早年贾跃亭主推FF91的路数极为相似。

  另一方面,将品牌和创始人进行深度绑定,这是继FF和贾跃亭后,“蔚小理”等一批新造车企业的共同做法。这样一来,创始人的个人性格特征将直接和品牌挂钩。

  比如蔚来的创始人李斌,就一直在塑造自己的“人设”。在蔚来车主眼里,李斌不是蔚来高高在上的CEO,他是日常生活中可以接触到的蔚来车主,彼此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互相分享的朋友。李斌的形象塑造非常成功,让蔚来在几次危机面前得以顺利过关。2019年四季度,当时蔚来现金储备还不够10亿元人民币,8000多位车主在没有售后的前提下,付款提车,给蔚来雪中送炭。

  “师从”贾跃亭的蔚来已经学到手艺,但“师傅”贾跃亭却还没能回国,真正施展身手。

  现在,无论是贾跃亭的旧部,还是跟他有利益关系的人,甚至是FF本身,当然很希望他回来。他们为贾跃亭“洗白”也好,说好话也罢,肯定都明白贾跃亭重新出山的的重大意义。

  毫无疑问,当贾跃亭真正下场为FF代言,他释放的声量将是如今这些新造车势力创始人,所不能比拟的。

  贾跃亭依然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如他当年最爱唱的那首《野子》里说的那样:“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我会成为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谁在“洗白”贾跃亭?

谁在“洗白”贾跃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