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0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明朝末年,有三个比较难以理解的现象:同样是辽东人,关宁兵如何从孱弱到骁勇善战?明军很能打,为什么最终却土崩瓦解?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主要谈第三个问题:孙传庭在对农民军作战的过程中,前期无败绩,后期无胜绩,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们先从孙传庭何以取胜的原因说起。

孙传庭的成功密码与潜流

孙传庭担任陕西巡抚后,很快给明廷献上一个大礼包——活捉闯王高迎祥。这样的战果可以说出道即巅峰,如果纯粹用运气解释,那很难解释后续的功绩。孙传庭取胜的密码是什么呢?有限动员下的足兵足粮。

军事是一项系统科学,很复杂也很简单,复杂的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缺一不可;简单是能做到足兵足粮,就有不小的胜算。有云“无粮不聚兵”,谁有吃不完的粮食,谁有白花花的银子,谁就有了招兵买马的前提。道理简单,可做起来有很难。毕竟没有粮是大风刮来的,没有不要成本的银子。

明朝进入万历后期,从中央到地方,从内地到边疆都面临财政不足的问题。辽东战争开始后,议兵议饷是同步进行的,而调兵、募兵、用兵在要钱,归根到底还是钱粮的问题。内地督抚对农民军作战不力,往往也是由于兵饷不足导致兵额不足,实际实力远远低于书面实力,结果一次比一次不利,甚至直接哗变,昨天的士兵成为今天的敌人。这种情况下,战局自然是江河日下。

孙传庭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进入陕西后,孙传庭开始了他的“清军清屯”事业。这是巡抚的主抓业务之一,各级设有清军官员,如清理兵源和屯田的御史,以往各级官吏在报告中主要说成绩,以自己的统计口径上报,总是年年有进展,甚至还突出自己的典型做法。

孙传庭试图通过清理军队的屯田收纳军粮,但屯田掌握在地主豪绅手中。孙传庭一怒之下将这些地主全部杀死。

当然,成绩是有一些的,问题是更多的。但权力和使用权力的差别,责任与尽职的不同,是一般官员与名臣的区别。孙传庭并未按照惯例来,实打实筹划一年多,有了实打实的主意(筹度逾年,确有主见),开始强力推行。几个月的时间,效果就显现出来了。

刚到任时,西安四卫竟然凑不出1200名守城门的兵,这是前任巡抚“望贼兴叹”的重要原因,现在清理出营兵9338名,修工兵2517名,并分营训练,修工兵开始修缮省会。

之前西安四卫是拿不起巡抚直辖部队1200人的军饷,现在三卫就清理出了145242两银子,右卫清理出麦米豆13556石,这还不是全部数量。按照朝廷最新的作战部队饷银标准,够一万战斗部队的薪饷了。

如果说“货币+信用”的金融炼金术是现代国家的动员方式,那么“耕+战”就是传统社会的动员力。孙传庭的一番操作,凭空出来万余名士兵,以及这么多人一年多的饷银。朝廷没出一分钱,只是清理地方积弊就解决了兵饷问题,实现了“以秦兵卫秦地,以秦饷养秦兵”的目标。

孙传庭在给皇帝的汇报中自豪地讲:“金盈於帑,粟充於庾,目前可支繁匮之军兴,在后日可禆富强之永计”。显然他认为这是治本之道。说的很实在:“必军粮渐如原额,乃能渐复先朝富强之盛”,并承诺以后用兵不用惊扰皇帝,可以“永宽圣明西顾之虑”。

孙传庭自己也认识到,这是部分恢复祖制,即部分做到卫所可以提供兵和粮。当这项工作全面完成时,就可以做到兵粮充足了。显然,从技术层面而言,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政策,值得推广。但政治上,这是一项阻力非常大的方案,比如同是名臣的卢象升只提到建立累进税、建立模范督标、略调整卫所,而绝口不提渐如原额,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当然,孙传庭不是不知道这里的困难。他就明确讲过:“权贵、豪强、衙役、学劣与各种奸徒,诡计阻挠”,“贻国家以单弱,此其为人毒犹逾于流贼,而奸更甚于细作”。孙传庭直接将侵吞卫所田的权贵、豪强、衙门官员、学士等定性比农民军与奸细还危险的敌人。

崇祯十年左右,农民军的规模和战斗力、正规化程度还比较低,有洪承畴的三万多野战部队和孙传庭的一万多有战斗力的地方部队,已经足够维系一省或数省的安宁。但当战争规模扩大,孙传庭要做的力度需要更大,阻力会更大。

斗转星移,李自成的强大

随后的一年多里,孙传庭在战场上一个胜利接一个胜利,陕西地面越来越平静,军队也越来越能打。虽然和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嗣昌在“剿饷”问题上多有争论,秦地的士大夫精英一如既往地不喜欢孙传庭,不过没反对过皇帝既定政策,也一直有政绩,也就暂时稳稳当当。李自成在潼关惨败后,带领数十人在商洛山中东躲西藏,甚至一度想要自杀、狼狈至极。

但是到1638年秋,清军入关后,杨嗣昌紧急调动的近十万边军不敢作战,随着清军深入腹地,明军顾此失彼。朝廷决定调关内精锐的“西兵”支援北方战线,洪承畴、孙传庭相继率领最能打的精锐部队进京。在与清军作战中,孙传庭也取得一定的战果。

清军出关后,朝廷拟以这支西兵精锐守卫京畿,洪承畴担任蓟辽总督,孙传庭担任保定总督。按一般官场原则,朝廷重视,更加位高权重,上任即可;但按照实际,西兵离乡容易军心不稳,且影响关内形势。孙传庭直接提出自己的意见,不同意朝廷的决定。如果是否定杨嗣昌,还有缓和的余地,但现在否定皇帝的决定,加上孙传庭之前铁腕整顿秦地的积怨前科,结果就是直接下狱。

洪承畴崇祯年间转任蓟辽总督,在松锦之战后投清朝。图为洪承畴影视形象。来源/网络

孙传庭和李自成,一个在监狱吃苦,一个在山中躲避,曾经的叱咤风云都变成了落魄儿郎。不一样的是,随着关内能打的部队调往北边,李自成周围的网越来越松,河南大灾与明朝的苛政让老百姓实在吃不上饭了。变化的环境,让李自成只要喊出不用纳粮,就会有支持者;开仓放粮,就会应者云集。李自成的实力迅速壮大。

在河南,李自成不仅不用在意权贵、官吏等人的态度和言论,相反他们的全部财富都是自己潜在的军饷;也不用汲取普通民众的钱粮,相反不仅能免他们的税赋,甚至可以给予一定的福利。反观孙传庭无法减轻民众税赋,给予福利更是不可能,至于动权贵豪强的非法收入都阻力重重,合法收入就别提了。孙传庭和李自成各地的增量空间和难度系数区别越来越大。

一升一降、斗转星移、优劣明显。战争是一场极限竞技,谁能更深入动员,谁就更接近成功。从这点看,李自成太接近了。这时候,李自成的部队在动员潜力上已经全面超过孙传庭,在军队的正规化和组合度上还暂时不如。

不过这点不足,时间会弥补。

1641年9月,三边总督傅宗龙与保定总督杨文岳合兵新蔡,全军约四万人。之后李罗(李自成与罗汝才)联军采取后退决战的作战方略击败明军,傅宗龙死,杨文岳困项城。

12月,联军二打开封。左良玉两次与联军作战不利。

1642年1月,三边总督汪乔年率兵三湾出关,明军配合不力战败,汪乔年死。联军威震河洛。这一时期,孙传庭从监狱出来,任兵部右侍郎、总督京营,奉命救援开封,在汪乔年死后,总督三边军务。

1642年4月,联军三打开封。

7月,丁启睿率左良玉等四镇兵与联军作战,此战明军近十万人,联军十余万,骑兵更强。明军失先机,撤退成为溃败,惨败。

9月,水淹开封,三战开封结束。

在围绕开封的作战中,联军显示出自身的机动优势,而且将领擅长指挥,进退有据,相比于文官领军的明军更有优势。更重要的是联军已经具备和明军正面决战的能力,可以说不是明军剿“寇”,而是农民军“剿”兵。

形势的巨大变化,在陕西的孙传庭已经认清形势,“精锐五千”可以荡平的时代已经过去。在4月份,孙传庭向崇祯请饷百万,再练兵两万;随后又申述招募的新兵训练尚有不足,还不能打仗,需要一段时间训练。但崇祯没有认识到形势的变化,先是申饬、再是催促进攻。

10月份,孙传庭兵至南阳,战前天下大雨,明军后勤跟不上,前线士兵只能采柿子充饥。在战场上,明军初战取胜,但随着罗汝才的骑兵从背后杀入,战局急转直下,明军败退。

此战,明军士兵被杀数千,阵亡将校78人,相对于中原几次会战,损失不多,否则事后孙传庭上疏自我弹劾,崇祯也不会责令立功自赎。此战也让孙传庭彻底见识到了联军的实力,也看到了自身的不足。要击败李自成,在财力和兵力上都要下大功夫,道理很简单,落实很困难。

最后的决战时刻

战场的历练与战争潜力的挖掘,让李自成在作战中更加游刃有余。监狱的磨砺与战争潜力的困境,让孙传庭在行事中更加熟悉官场规则。

孙传庭回到陕西,一方面加强陕西防御,一方面开始了总动员:招募士兵,三家要出一个壮丁,或者出钱用来招募兵丁;继续清屯,筹集饷银;制造新式装备——火车,战时可以防御骑兵,平时可以环地成营。动员力度非常大,史载“督工苛急,夜以继日”。

这次孙传庭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直白,积极给予皇帝信心。在大学士吴甡的回忆中,孙传庭给崇祯讲自己的部队很强悍,一月即可平定李自成,而且地方有间谍,大兵一到即为内应。一改说实话的风格,这时的孙传庭也掌握了崇祯爱听什么话,自然讨得崇祯喜欢。1643年5月,朝命孙传庭兼河南、四川军务,很快改称督师,加督山西、湖广、贵州及江南北军务。一个人主持了对农民军的作战,协调的资源和地区进一步扩大。

中枢暂时的支持,协调督帅的区域增多,到7月份,孙传庭在关中已经有十多万部队,看上去具备决战的实力。明眼人知道他的实力:“传庭军多乌合,所制衣甲器械,皆敛之民间,秦父老怨之至骨”,但是,时间紧,任务重,“传庭复驱之出战”,但他自己是清楚的,他对幕僚讲道:“我的部队刚刚集结起来,如果有时间训练,等到李自成部队缺乏粮食的时候,乘势攻击可以取得胜利。”罗汝才的外甥来降后证实了这个判断。不过这不能对上面和下面说。

李自成方面,同样没有闲下来。占领河南后,向荆襄一带作战,获得广大地域。几次作战中,农民军的攻坚、野战、机动都有很大提高。如果柿园之战罗汝才按兵不动,战局就败了。

李自成在占领河南后,向荆襄一带作战,获得广大地域。来源/电视剧《江山风雨情》截图

在襄阳,李自成对部队进行整编,确立五营营制,马步兵总计六万,马兵每队五十,步兵每队50-100人,并在广大区域建立政权。李自成与罗汝才“纵横天下”理念的矛盾愈发不可调和,最后以诛杀罗汝才实现内部统一。统一各营后,李自成进一步厘定军制,设立各级军职,全军令行禁止。部队装备升级,“制绵甲,厚百成,矢炮不能入”,还设立了骑兵部队,军队纪律等都有提高。军队的正规化取得很大进展,并在5月轻松歼灭明军一部。

双方都在紧锣密鼓地加强战备。从战略上讲,明军南北有两个重兵集团:孙传庭的关中部队、左良玉的东南部队,对农民军呈南北夹击之势。另外郧阳还在明军手中,影响农民军的侧翼安全,理论上明军战略形势更好。

不过,随着农民军完成内部整合,指挥更加得力。况且整个河南地区遭到战争破坏、蓬蒿满路、鸡犬无音、大军行军作战容易面临后勤不足。李自成和孙传庭对此认识均比较深刻。

但孙传庭在陕西的作为,得罪了陕西民众,尤其是陕西的士大夫。捐资助饷让士大夫苦不堪言,多到京师言“督师玩寇糜饷”,地方官员也多次上书催战。另一面,朝廷对战守也形成两派观点,多数希望速战速决,认为“不战则贼益张,兵久易懦”,这也符合皇帝的心思,少数认为此举关系天下安危,应谨慎从事。崇祯最终决定“博之孤注,侥幸于不可知之两阵间”。

同一时间,不肯南下督师的前大学士吴甡被逮赴京师,显然孙传庭是很容易收到这类信息的。君不见西市故事,决定了卢象升的结局;大丈夫岂可再对狱吏,决定了孙传庭的选择。

你是对的,但里外都是压力,何不孤注一掷呢?等待时机也是不可取的,孙传庭选择了主动出兵决战。

在出兵后,军事上的压力并不大,洛阳等城池迅速取得。只是后勤上的压力太大,虽然山西等地供饷已经到了极限,逼死人的现象常有发生,可依然面临征发和运输上的不足。

随着战线进一步向南,双方在郏县一带对峙。大雨七日不停,后勤几近中断;天放晴后,粮道被李自成的骑兵截断,只能后退以就粮,自古以来撤退是最难的。先是殿后部队溃散,继则是与农民军作战不力,全军瓦解,阵亡四万余人。

至此,明末最后一支战略力量消失。

尾声

经过百年发展,明朝的官僚、勋贵、宗藩阶层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而每一次加派粮饷都落到了贫苦百姓身上,贫者愈贫的情况让关内的形势进一步恶化。这时候,孙传庭通过“清军清屯”成为唯一做到了兵精粮足的巡抚。这是正确的路,却也阻力重重,毕竟只有“破山中贼易”,可“地在本能寺”。

孙传庭恨的,李自成也恨,不一样的是,孙传庭做不到的李自成可以做到。人心就是粮食和兵源,李自成输了还可以再来,孙传庭不可以。内部压力让孙传庭只能主动决战。赢了这一次,还有秦中士大夫的不满等着。“传庭死,大明亡”,传庭战场不死,则会死在战场之外,明末局势在政治上无解。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大明战神跌落:孙传庭为什么打不过李自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沃唐卡www.wotangka.com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要礼盒www.yaolihe.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