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2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选择一个人生下孩子,对女性来说并非易事,经济、伦理上的挑战让这一条路荆棘满布。在倡导生育的当下,不婚生育这件事在社会层面也开始逐渐松绑,一些女性尝试独自生养。她们发现,生育也不一定要与婚姻挂钩。

孙雨萌的女儿桃子第一次清晰地发出“爸爸”这个音节,是在一岁五个月时。
正在哄桃子睡觉的姥姥愣了一下,试探地问:你想爸爸了?桃子拖长了奶声奶气的音调答应道:嗯~孙雨萌听到,连忙冲好手上的奶粉赶过去。用奶嘴堵住女儿的喊声后,她转头对母亲说:孩子哪知道爸爸是什么,瞎叫而已。

孙雨萌内心并不像表现出来的这样波澜不惊。凌晨两点多,家人都睡下后,她在一个专门用来倾吐的微信号朋友圈里感叹:我最担忧的事终于到来了。

在桃子出生后的这一年半里,“爸爸”一词是这个家庭的禁忌,甚至连片头会介绍“这是我的爸爸”的动画片《小猪佩奇》都不能出现。因为这个家里有桃子的妈妈、姥姥和姥爷,没有爸爸。桃子学名孙其姝,随妈妈姓。

玩耍的桃子

桃子的到来是个意外。怀上她时,孙雨萌31岁,独自在北京工作,和深圳男友李飞维持着艰难的异地恋。28岁的李飞还像个大男孩,冲动暴躁,相处一年多以来,孙雨萌渐渐感到他并非良配。李飞母亲要求他32岁结婚,对象必须是小他10岁的年轻女孩。年过三十且有过一次简短婚史的孙雨萌显然不符合要求。而李飞对母亲的顺服,让她无法期待他会为这段恋情争取什么。

李飞的家庭资产不菲,一个未婚怀孕的女友出现总是令人生疑。因此发现怀孕时,孙雨萌的第一反应是:不能告诉李飞。除了对两人未来的悲观,还有一些自我牺牲的念头:李飞刚开始创业,孙雨萌觉得不想牵绊他,影响他完成自己的梦想。

孙雨萌决定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天性喜欢小孩的她舍不得身体里的这个小生命,而且自己也到了黄金生育年龄的末梢。深爱李飞的雨萌想到,两人虽然不可能进入婚姻,但孩子会是两人爱情的凭证。在外工作十年,从新人成长为团队领导、众人口中的“萌姐”,孙雨萌相信自己能独立抚养孩子。

怀孕的前三个月,孙雨萌没有告诉任何人,照常工作、出差,包括10次飞行。2015年12月,在深圳某私立医院,医生给孙雨萌做了详细孕检后,宣布胎儿健康。望着屏幕上那个幼芽般的小人儿,孙雨萌恍惚了很久。一个生命在自己体内生长,这大概是人所能拥有的最奇妙的体验。

她把消息告诉了身边的同事、好友。劝说无果后,大家转而给出祝福和帮助。一个女友对她说:我认识的女孩,没有一个因为生孩子而后悔。

和桃子不一样,今年7岁的薇薇是一次酒后纵情的结果。

薇薇的妈妈于静文在广西开服装店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长居拉萨的吴言。微信往来一年后,于静文决定去拉萨旅行,顺便见见这个聊天时一直显得沉稳有礼的男子。

见面后不久,吴言带于静文参加自己朋友的婚礼。神秘而浪漫的高原星空下,于静文醉倒了。醒来后的她对吴言的“趁人之危”感到失望,打消了与他发展亲密关系的念头,独自在拉萨游逛。半个多月后,于静文发现一向规律的生理期没有准时到来。早孕试纸揭示了预料中的结果。

于静文给吴言打电话。那一端,男人只冷冷吐出一句:“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的?”进而表示,自己不可能要这个孩子。感觉受辱的于静文没有纠缠,带着腹中还感觉不到的胎儿,回到了广西。

怀孕的于静向自己最信任的一位老师求助,老师对她说,这个孩子是你的亲人,会跟你亲密,可以陪伴你至少18年。这句话打动了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很少感受家庭温暖的于静文,她决定,给自己生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

像孙雨萌、于静文这样,一些女性在各种缘由下选择成为单身母亲。在传统观念中,生育与婚姻捆绑,一个在婚姻家庭里诞生的孩子,才拥有名正言顺的身份,得到周遭的爱和祝福。而在生育观念变动的当下,一些女性选择自己生下孩子,独立承担孩子的养育,将生育与婚姻、与男女关系剥离。

只是,不婚生子并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孩子落户、入学等重要事项通常都需要父母的结婚或是离婚证书,证明其是婚姻关系的产物。来自观念的敌意也随处可见。在不少人看来,未婚生子是不够道德、不够光彩的。

孕期第三个月时,孙雨萌被严重的孕吐折磨得进了医院。输液时,腹中的不适让她想起得知自己怀孕那天,正好是李飞的生日,她从北京飞到深圳为男友庆生。晚上从浴室出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肚腹隐隐作痛,李飞把手放上去帮她取暖。孙雨萌被这个温柔的动作触动,怀着隐隐的期待问,如果我们有个女儿,你想叫她什么?丝毫没有察觉异样李飞语调轻快地说,叫小雨。

好心的护士打断了孙雨萌的回忆,给了无人陪伴的她一个桃子。吃着清甜的水果,孙雨萌想,如果生的真是女儿,小名就叫桃子吧,她不需要一个来自父亲的名字。

2016年6月,孙雨萌在北京生下女儿桃子,陪伴进产房的是她最好的闺蜜。专程从老家赶来照顾她的母亲突然身体不适,正在楼下病房输液。
产前一个月,孙雨萌把怀孕的事告诉了父母,包裹在一个精心编织的谎言里。她称孩子父亲长年在国外工作,分身乏术不能回国照顾。这个长年在国外的人是真实存在的,是孙雨萌的一位男性好友。孙雨萌和他打好招呼,请他在自己父母面前帮忙遮掩。她知道,父母一辈子在山东小城的国企工作,观念传统,如果实言相告,他们势必无法接受。也因此,她把同父母摊牌的时点选在即将生产时,让他们来不及反对。

虽然有些气恼女儿的任性,但接到电话的第三天,孙雨萌的母亲就从老家来到北京,随身带着两床小被子和一包准备用来做尿片的布。消息来得突然,她来不及为女儿多准备些东西。

母女共处一室,母亲难免问起“孩子爸爸”,孙雨萌每次都用“在国外回不来”、“他父母都不在了”之类的话搪塞过去。母亲不知道,她和孩子真正的生父签了一份协议,阻断了他认女儿的可能性。

那是怀孕4个月时,孙雨萌开始感觉到明显的胎动。身体里的小生命用这种方式告诉她,自己是个强健的宝宝。走在香港的环山路上,海风吹来,她感到被孕育的幸福充溢的喜悦。随即却开始无法自抑地脑补各类荒诞情节:如果自己把孩子养大了,男方来争抢怎么办?

因为害怕李飞发现,在得知自己怀孕后,孙雨萌就拉黑了他所有联系方式,不辞而别。但此时,被自己的可怕想象支配的孙雨萌觉得,应该和李飞当面切割。

孙雨萌去了深圳,约李飞在酒店大堂见面。她告诉李飞自己怀孕了,随即拿出准备好的子女抚养协议。协议约定,由孙雨萌承担孕育、分娩、抚养和教育孩子直至其成年的全部义务和一切费用,李飞自愿放弃行使抚养权及与此相关的一切权利。

李飞脸色铁青地坐在对面,孙雨萌心中默念:你可以不签的,你可以不签的。如果此时,这个她依然爱着的男人说,我们一起抚养孩子吧,她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但李飞的举动如她预料的一样缺乏担当。他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一言不发地离去。此后直到孩子满两岁,孙雨萌再未见过他。

对一个妈妈来说,没有孩子爸爸陪伴的孕期和生产是不可想象的,而对于单身妈妈们,生下孩子,意味着艰辛才刚刚开始。孩子降生后的几年,通常是一个家庭最忙乱的一段时日。喂食、哄睡、处理便溺、早教、陪伴玩耍,往往耗尽新手父母和祖辈们的精力。而在单身妈妈这里,困难是加倍的。

孙雨萌有一位女性朋友在之前未婚生子,被要求缴纳社会抚养费。而她生桃子时,这项规定已不再执行,孩子也可以随母亲落户。在向孩子生父索要身份证件办理手续的过程中,她和于静文都遭遇了男方的为难,好在最后总算落地,给了孩子一个合法身份。

薇薇先天体弱,需要温暖宜人的居住环境。从她几个月起,于静文就开始寻觅母女俩未来的落脚点。从曾工作多年的广州,到家乡湖南,最终,她选定了西双版纳。薇薇一岁时,随母亲踏上了那片蓊郁叠翠的热带土地。

于静文用积蓄盘下几间民宿,作为养活自己和女儿的营生。打扫客房、接待客人时,薇薇伏在她的背上或怀里,给她负累,也给她力量。在旅游胜地西双版纳,人们往来不定,默契地保持着社交距离,这让她不用解释孩子的身世。

回想那段日子,最令于静文庆幸的,是薇薇养成了遵守母亲制定的规矩的习惯,自己吃饭、走路,很少哭闹。“一个人带孩子有一个人带孩子的好处,不会有干扰。”

女儿两岁半,于静文把她送进了幼儿园。也许是因为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缘故,薇薇对妈妈的依赖更甚于别的孩子,“分离焦虑”也更严重,每天醒来就开始哭,半夜一两点也会突然从梦中惊醒,大声哭喊着不愿去幼儿园。

薇薇没有父亲,于静文一直对女儿心存亏欠,最初几天,薇薇哭闹得特别厉害时,她迁就女儿,没有强行送她去幼儿园。敏感的孩子察觉到母亲的退让,开始变本加厉。于文静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最信任的那位老师也开解她说,她把薇薇带到这个世界上,为了她放弃原来的事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独自照顾她,并不亏欠薇薇什么。

一天下午,于静文带薇薇到公园,趁孩子玩尽兴后坐下休息时,她问薇薇,为什么不愿意上幼儿园。薇薇说,不想离开妈妈。于静文告诉女儿,每个小孩都要上幼儿园,这意味着你长大了,需要有自己的朋友。一个人到不同的时间段,就应该做那个时间段的事情,就像妈妈也要工作,不能永远陪着你。

于静文不确定薇薇听懂了多少,但从那天起,薇薇不再抗拒去幼儿园了。

于静文和女儿

孙雨萌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虽然父母在北京帮忙带孩子,但为了方便哺乳,她出门都会尽量带上桃子。30寸的行李箱里塞满婴儿用品,结实的背带将女儿固定在胸前。

桃子快一岁时,孙雨萌的父母回了老家一段时间,带女儿成了她一个人的任务。好在公司氛围宽松,她可以带着桃子上班,把女儿放在沙发或是大办公桌上,让她自己玩耍。桃子很乖觉,每到大家开会时,她一定不会出声。需要外出见客户时,孙雨萌把桃子带在身边,一线城市不问隐私的工作氛围保护了她,使她从未被客户责怪过。孙雨萌的闺蜜开玩笑说,桃子在两岁前就睡遍了北京二环内所有咖啡馆的沙发。

桃子送给妈妈的生日卡

第一次带生病的桃子去医院时,母亲看着手忙脚乱的孙雨萌,感叹道,难的还在后面呢。不过尽管经历了诸如桃子不理睬出差太久的自己、想念姥姥大哭不止、一晚吐脏三条床单等等令人绝望的时刻,当女儿替小憩的自己掖好被子,再轻轻抱住自己时,孙雨萌还是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薇薇进入幼儿园后,很快发现小朋友们的家庭结构和自己不一样。回到家,她问于静文:“我的爸爸呢?”

向孩子解释父亲的缺位,也许是单亲妈妈们最大的难题。孙雨萌在朋友圈写过:“父亲可以不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甚至可以不在孩子身边,但他一定是孩子生命里的一个图腾,一个精神符号,一个终生潜伏在孩子意识底层的心理暗示。”

随着桃子出生、长大,孙雨萌开始反思自己当初对李飞的决绝,孩子拥有与父亲亲近的权利,不该被自己剥夺。桃子半岁时,孙雨萌试探地发信息问李飞,是否想见见孩子,李飞回复:那只是你的孩子。

到桃子两岁,孙雨萌再次尝试和李飞联系,这次李飞同意见面。孙雨萌带着女儿从北京飞到深圳,在约好的商场等了三个多小时,李飞才姗姗来迟。

“你好胖啊,你这个小胖子”,这是李飞第一次见到女儿的开场白。坐了10分钟,他就离开了。

等桃子开始有意识地问起爸爸时,已经不记得这个只见过10分钟的男人了。孙雨萌买来绘本,向桃子解释,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家庭,包括没有爸爸的家。她对桃子说,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他也很爱你。你想见爸爸的话,妈妈帮你安排。桃子乖巧地答应了。过了两三天,她突然跟孙雨萌说,我不用见爸爸,我想象出来爸爸的样子了,黑西装黑皮鞋,光头。孙雨萌被逗乐了,桃子想象出来的这个形象,活脱脱是她幼儿园的保安。

孙雨萌身边的朋友们也很注意,和桃子在一起时尽量不触碰关于父亲的话题。幼儿园要求父母一起参加亲子活动时,老师会专门向孙雨萌道歉。但孙雨萌并不可以避讳和桃子讨论“爸爸”,她觉得:“这是桃子一生要面对的最大课题。”

不过,也许因为感受到了父亲的冷淡,逐渐长大的桃子似乎在回避这个课题。偶尔和妈妈聊起爸爸,她总会很快转移话题。小朋友说当心你爸爸揍你,桃子大大方方地回答:“哼,我就没见过我爸爸。”这个早慧的小姑娘,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和母亲。

5年过去了,孙雨萌的父母已经不太相信当初她编造的那个故事,但桃子的身世,始终是家中心照不宣的避忌。父母不认可孙雨萌的选择,每当桃子表现出怕高、怕黑等很多小孩都会有的问题,他们就会归咎为“没有爸爸”。孙雨萌试图说服他们,生长在一个不够“完整”的家庭并不会让桃子不幸,但收效甚微。

也许,这需要社会整体观念的迭代更新。例如近期上海规定未婚生子可以领取生育津贴,这样的进步令孙雨萌欣喜,甚至让她生出参与推动相关议程的念头。

和李飞的不闻不问不同,陈晓枫的未婚夫彭程在分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寻求复合。当年,陈晓枫未婚生下儿子成林后,发现未婚夫酗酒暴戾、出轨,就带着孩子独自生活。陈晓枫很坚定:“我就想断干净,否则对我和孩子都是伤害。”

彭程有一次酒醉想把孩子摔下楼的举动,让他永远失去了陈晓枫的信任。

成林是个早熟的孩子,对于父亲,他没有多问,甚至,在和母亲的家庭里,他早早扮演起了男性的角色。上小学的第二天,他就不再要母亲接送,坚持自己往返。一次下雨,陈晓枫去给他送伞,成林说,妈妈,雨不大就不用来送伞了,一边说,一边把母亲手上的购物袋接了过去。

陈晓枫常常庆幸,自己在成林三岁时开始经营茶舍,交游广阔,成林从小就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也常被妈妈的朋友们带出门旅行,养成了乐观开朗的性格。现在他学吉他学美术,自己安排每天的作息,完全不用母亲费心。两个月前,彭程在网络上找到陈晓枫,问她“你还好吧”的时候,陈晓枫颇有底气地回答:“不打扰就是最好。”

成林自订的作息表

薇薇5岁时,于静文和吴言达成了和解。时间淡漠了她的怨恨,她希望薇薇健康成长,而不是成为自己发泄对吴言积郁的工具。“如果他诚心诚意想要认孩子,想要给孩子父爱,我不拒绝。”

她联系了吴言,对方也很快回应。几天后,于静文带着薇薇在西双版纳机场接到了吴言。相见的瞬间让她相信了血缘的神秘力量:薇薇一见到吴言,就扑到对方怀里叫爸爸,仿佛他们前一天才分别。

吴言离开前,答应此后每年出5万元抚养费,而于静文的唯一要求,是请他每周和薇薇通一次话。考虑到吴言已经在薇薇半岁时结婚,不愿让他的妻子怀疑,于静文专门给薇薇申请了微信号。回到自己日常生活,吴言并未履行和女儿联系的承诺。

失望的薇薇问母亲,爸爸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发信息?于静文没有找理由安慰孩子,她对薇薇说,你的父亲有自己的生活,他也是爱你的,体现在愿意出抚养费上,但他的爱只能到这里,不能再多了。

于静文没有再找吴言,质问他为什么不和薇薇联系,因为她觉得,向一个人要爱、要他不愿给的东西,对方坚持不了多久,给出的爱也是不真实不情愿的。在7年的单身妈妈生涯里,她早已习惯不再期待。

现在,于静文的家里关于孩子父亲的印记是一架钢琴,这是吴言第二次来探望薇薇时买的。于静文尊重他的意愿,让薇薇学了钢琴,但她希望,女儿长大后不是一个只会优雅弹奏的小公主。她想让薇薇坚强、自立、善良,即使是在一个“并不是人人都爱她”,不够完满的世界里。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这正是:本是憧憬王子抱,奈何却遇渣男抛;独苦十月泪中劳,子嗣成人断父消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选择一个人生子的单身妈妈们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