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2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小姨子提着脚扣,脚上的胶鞋异常的沉重,保险带的腰带也松松垮垮,二保险的挂钩拖在地上发出踢踏的金属声,吊绳挂在肩膀上还算归整,那是二百两给他打的扣,蛮好,没掉,桶包已经不记得丢在哪根杆子下面了,还是上面?等会让二百两那个扒灰佬找去,反正他精力好的很。
在施工队的一帮糙老爷们堆里,外号叫起来顺口,小姨子是他的外号,他原名叫阿洛丢丢,彝族的,因为经常跟大家炫耀自己有个漂亮的小姨子,所以大家都叫他小姨子。
今天是个大场面,迎峰度夏前的最后一次停电,弯弯曲曲的有十二公里线路停电,10kV的,因为不允许长时间停电,工作任务又多,中标的那家单位的老板东拼西凑了六家单位的十二个班组施工,差不多有三四百号人,这些班组又分成若干个小组,小姨子就是其中一个小组的,他们管这一段双回的放线,今天他已经在六根杆子上奋战了上半场,线放完了,下半场了。可是这海边的太阳怎么这么厉害,周围是大片的棉花地挨着几条大河,防风林看着不远,但是开车的王二说最起码两公里,对了,这家伙为什么叫王二的来着?对了,他躺着是个二,站起来就是个八,因此得名。杆子上还是很烫,这太阳晒的给不给人活路了,兜里的冰露已经晒成了火锅汤,刚把肚子灌满,仿佛耳朵里都能听到水在胃里咕噜的声响,可还是渴的不行,看东西有点重影了,是快中暑了还是昨天喝多了?昨天坐在仓库门口,和二百两还有王二干掉两箱啤酒,对面理发店的老板娘洗完澡穿个近乎透明的睡衣在门口吹头发,扭捏的腰肢透红的内衣包裹着丰乳肥臀,二百两一边吞口水一边喝酒,对他来说美色就是最好的下酒菜,老板娘卖弄够了风骚就回去了,然后三个人聊大屁股又聊到十一点,两箱啤酒没够喝,肯定是昨天睡的太晚了,早晨4点就起来做准备,这该死的资本家。
拖沓着爬山杆子,保险带绑好,这妈的240导线怎么这么重,还是尽头紧线的孙子不要命的打紧线机,吃饱了撑的,你怎么不中暑的?小姨子心里咒骂着把安全帽向脑后推了一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还有五根线得上瓷担,他把手从角铁上缩了回来,手套的破洞正好摸在角铁上,烫手。
“嗨,小姨子,你扎线带了没得?”下面二百两叫唤着。
“你有就赶紧给老子多绑几根,铜扎线你留着扒灰啊!”
这个二百两是个小工,和他一样都来自四川,小姨子还好,上过中专,在彝族的电工里学历算高的,也是跟汉人生活习惯最近的,二百两是家里带来的外号,据说他是双胞胎,兄弟俩都是十斤,后来哥哥病死了,就剩他了,所以说他妈生了个二百两,二百两家里两个儿子,三个孙子,都快六十了还跟着出来打工,每个月拿了生活费第一件事就是洗完澡去昏暗的小巷里照顾小粉灯的生意,不知道他出来打工是因为要给自己挣点棺材本还是他两个儿子不放心他在家给儿媳妇做早饭。小姨子心里想着这老小子是真舍得花钱,自己什么时候拾琢拾琢指不定能把仓库对面理发店的老板娘拿下,那手感绝对比这烫手的角铁好,省得宿舍的铁管床晚上老是吱呀吱呀的响。
忽然,凉风自安全帽里吹过,这种凉好像能穿透肉体直达灵魂的凉气,小姨子下意识的向周围看去,北边的天滚滚的黑云向南弥散,地下的枯叶被卷起掉进旁边的大河,河里的水打着白浪,芦苇被吹的快要倒伏,伴随着雷声,棉花地里的叶子互相拍打发出急促的沙沙声。
“龟儿子,赶紧下来,雷阵雨要来了!”二百两在下面喊着。
小姨子赶紧松开保险绳交错着脚扣抱着柱子向下赶,要不是大保险小保险打着自己可能会被这风给吹掉下来。还没到地上天已经乌黑,凉风瞬间就抽走了身上的汗水,唯有衣服上些汗渍泛着白盐花,两个人四顾望着,周围没有任何人家,连棵能躲雨的大树都没有,最近的防风林在两公里外,远处的雨幕已经开始落下,雨打地面的声音已经传到了耳朵里,二百两一指,吊车,去吊车那里,两个人扔下所有的工具材料撒丫子的就向吊车那里跑去,屁股后面的活动扳手、转轮扳手、钳子欢乐的跳出来,吊车看着不远,也在五六根杆子之外,算起来也得两三百米,雨幕踩着两人的脚后跟的落下,跑到吊车那边后一看,驾驶室已经人叠人的挤下了六七个人,吊车操作室也挤了三个,怎么办怎么办,小姨子低头一看,吊车四个腿撑开,顶的蛮高,到车下边去!想着就拖着二百两钻到了吊车下面,哗啦啦的雨点跟着就打在柏油路面上砸起烟尘,雨幕没有理睬二人的继续向南覆盖,雨水在路面汇流,向着低处流去,小姨子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二百两更是如破鼓风机一样的暴喘,一边喘一边咳嗽,小姨子左右挪着避开水流,后背的衣服已经被雨打湿,心口还是干的,二百两喘了一会恢复了好多,满脸油泥的咧着黄牙大嘴冲着小姨子笑,小姨子没理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把腿向里挪了挪避开斜坡的流水。
“你个扒灰佬少抽点烟,少喝点酒,不然早晚死女人身上。”
二百两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
“越是咳嗽越要抽,烟是吊痰的,女人是攒劲的捏。”
说着还抬腿要翘二郎腿,被吊车底盘的桥架给挡住了。
小姨子看着无聊也要了一根,红塔山有点呛,虽然小姨子平时不抽烟,但是酒喝多了烟酒就不分家了。香烟蓝色的烟雾腾起,精神放松了很多,外面的世界正接受这世界风雨的蹂躏,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闭起眼,享受这短暂的平静。
头顶上传来开门声,驾驶室里跳下七八个人,吊车的驾驶室说大不大居然塞下这么多人,什么姿势?王二踢着轮胎挡泥板。
“出来了两个龟儿子。”
“你个哈儿,你个瓜兮兮的龟儿子,刚雷怎么不劈死你个憨蛋蛋,躲在车里不给老子开门儿。”
二百两不依不饶,小姨子拉着二百两去捡刚刚丢下的东西,地上雨水冲起的泡沫还没退去,高温的地面把雨水蒸腾起来,这雷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刚开花的棉花被打落很多花朵,叶子歪七扭八的甚是凄惨,电杆上南面是干的,北边已经湿透,小姨子把脚扣上缠上铝丝,用钳子敲紧,雨后凉爽了很多,风也没那么热了,雨后的感觉好像清爽了很多,身体也变得轻了起来,小姨子吐掉烟屁股,继续干活。
地面的热气让远处的影子有点扭曲,道路的尽头开来一辆黄车子,车子没有哪里损坏,车斗也是漆水齐全,上面还绑着一截绝缘的体梯子,根据经验判断,这是运行单位的车子,车上下来三个红帽子穿工作服的围绕着后面刚跟上来的一个穿白衬衫的,小姨子赶紧把保险绳向上挪了挪,把帽子戴正,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回去的路上,已经是华灯初上,其实送电挺早,拆除废旧电杆,收拾工具材料,边边角角的花的时间也不少,二百两口袋里鼓鼓囊囊的,那是小姨子在台架上拆了换下来的避雷器引线和一部分扎线的断头,铜的,可以换好几包红塔山了,王二叼着烟哼着小曲,下完雨后凉快了,他在车里睡了个踏实,小姨子靠在窗户边,看着车子经过乡村,经过城市,这不是他的城市,但是他参与建设了这座城市,自己山明水秀的家乡没有高楼繁华,却有自己挂念的人,成长熟悉的家乡没有灯红酒绿熙攘人潮,留下的,留不下的,回去的,回不去的,只有记忆的琐碎拼成的碎片,在以后的吹牛中多些谈资,仅此而已。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烈日下的狂风暴雨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