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红豆不相思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1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红豆不相思

红豆不相思

红豆不相思

1

万红豆入宫也有些时日了,皇帝本是要她去浣衣房做个杂役奴才。

没想到恩平公主亲自求情,收她做了二等宫女。

恩平公主陈娇恩是和万红豆一起长大的姐姐。从前她是福临郡主,与陈娇恩姐妹相称,可如今物是人非,她成了公主的奴才,要恭恭敬敬的喊她一声主子。

只是她们从前关系不好,见了面总是争锋相对。如今陈娇恩施以援手。万红豆不知道她是真的起了善心,还是想要羞辱她这个跌入地底的泥凤凰。

但无论如何,对于万红豆来说,都不重要了。随便她怎么羞辱,怎么践踏,尊严对于万红豆来说早已沦为无物。她只要活下来。

万王府满门除她之外都发配边疆,父王被皇帝猜忌,诬陷,王府被封,奴仆皆被充军。

这些仇,她睚眦必报,不能让万王府满门蒙受这份冤屈一辈子。

陈娇恩斜斜倚在榻上,五官只算得上清秀,着一身大红绣牡丹的襦裙,发鬓上插满了宝石点缀的玉钗,十八的年纪和平平淡淡的相貌明显压不住这样的艳丽,反而只显庸俗。

她睨着下方跪着的万红豆,同样的年纪,尽管穿一身宫女的粗布也盖不住那份清丽的优雅气质,可她还是觉得扬眉吐气。陈娇恩身为公主,却被一个异姓王爷的小小郡主给压了十几年。

没有人不夸万红豆知书达理,倾国倾城,可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却不被世人所看在眼里!她怎么能不恨!

真是老天有眼,风水轮流转!一朝郡主成了她陈娇恩的宫女,定要好好待她才是!

陈娇恩轻启那涂着大红胭脂的嘴唇:“既然来了这承恩宫做奴才,本公主就给你赐名吧,你不该有姓,但是本名叫万红豆,那就叫红豆好了。”她讥讽的笑着。她要万红豆背着这个名字受辱一辈子!

陈娇恩话里话外都是羞辱,万红豆叩头跪谢公主隆恩,心里皆是凉薄。

物是人非事事休。

但她姓万,这是一辈子的事,不到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她永远也不会忘。

陈娇恩果然是为了羞辱她。将万红豆区区一个二等宫女整日带在身边招摇过市。

这次,恩平逛完御花园,正坐着轿撵慢慢悠悠的晃回去,万红豆在撵下随侍。强烈的阳光照在她脸上,晒红了两颊,鬓角浮起密密的香汗。轿撵仿佛故意似的走的很慢,她也只能这样一路晒着。

万红豆低着头,咬紧了牙,默默跟紧。这还只是开始呢。

宫道上安安静静的,忽然间,有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听见恩平在轿上急急的喊:“停停停!”随即她提着朱红色的裙摆,故作优雅的下撵。

万红豆疑惑的抬头,只一眼她就看见了对面不远处丰神俊朗的男子。两人双目对视,吴启胤也定定的看着她,漂亮的眸子里是难以掩饰的悲伤。

陈娇恩袅袅婷婷的走过去,施以平礼。面含芙蓉的启唇:“殿下。”

“公主的礼数小人受不起。”吴启胤收回目光,忽略方才愣神的失态。他嗤笑自己只是个弱小的吴国质子,就算红豆为奴为婢他又能做什么呢。

“殿下这是要去哪?”陈娇恩羞涩的笑着,但脸上艳丽的妆容有些许违和。

吴启胤淡淡的:“小人只是出来透个气,现在准备回寝宫了。”长长的袖袍里,指节分明的手紧紧箍住一块玉佩,用力到指尖泛白。

陈娇恩丝毫不在意男人的疏离,她知道吴启胤对谁都如此:“不如一同回宫吧,反正顺路。”说完又甜甜的笑起来,竟是伸手去拉他的衣袖,不想这一拉,一块玉佩就掉了出来。

“啊,殿下,抱歉。”陈娇恩蹲下去捡。吴启胤更是慌忙伸手。两人的指尖同时触到玉,也同时碰到了一起。

男人不动声色抓过玉牌放进袖子。微微低头:“小人失礼了。”

陈娇恩一脸娇羞,丝毫没在意他的动作。指尖仿佛还有刚才的触感,只是吴启胤的手冰冰凉凉的,还有丝丝冷汗。

万红豆在轿撵下方冷眼看着两人,面无表情。只是在看到玉牌的一瞬间瞳孔骤缩。

上好的碧玉未经雕刻,下方坠着一颗红玉制成的红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玉是她送的,特地找安国寺住持开过光的宝玉。

她找京城里最好玉石匠人,把红玉打磨成豆子状,串在碧石下方,装上穗子,做成玉佩。听说宝玉能保平安,在她十五那年,她把玉交给小殿下,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意。

那天,是红豆第一次看到吴启胤笑,他笑着接受了万红豆的示好。红豆也笑得合不拢嘴,毫不优雅的露出几颗大白牙。

红豆,红豆。她也叫红豆。

保平安,解相思。

如今想来,已经有四年了。

2

四年前,她正值豆蔻年华。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福临郡主。

万王惊天权势,没有人敢对万氏女不敬。何况万红豆生的漂亮,一对又大又圆的杏眼极其讨喜,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待人和善有礼。

是故大家不仅尊敬她的家世,也是打心底里尊敬这个小郡主。

万红豆第一次见到吴启胤,是在赏花会上。皇后下令邀请了所有皇亲国戚的适龄子女,父亲虽是异姓王,却还是邀请了自己。而吴启胤身为吴国皇子,只因被寄养在丽贵人膝下,也在该列。

万红豆不喜欢和公主们玩耍,带着侍女阿香从花园里跑掉,一直跑到荷花池的尽头,才悠哉游哉地散起步来。

荷花池周围是很漂亮的,矮矮的泥池里是摇曳生姿的粉紫色花朵,红绿相映,分外夺目。

正欣赏美景,万红豆望见远方荷花池的中心有个朱红色木亭,被硕大盛开的荷花荷叶簇拥着。亭子里好像影影绰绰是个男孩。

万红豆看不清那人的样貌,看着他清瘦的身形,又只独自一人,莫名的好奇那人是谁。

带着阿香朝亭子里走过去。走近了,万红豆不禁面露惊艳之色。

他生的很俊秀,约莫是和她相当的年纪。瘦瘦高高,一身沉闷的黑衣仿佛也遮住了少年的童真。只是那双眼睛,是深邃的深蓝色,黑夜天空的颜色。只一眼,万红豆就被吸了进去。

“你是何人?”她怔怔地望着少年。他好看的是那样不真实。

少年冷冰冰的开口:“吴启胤。”

万红豆知道吴国质子吴启胤,这是响彻皇族的名头。

“殿下好。”她愿意尊敬他,那一身的贵气是无论如何落魄也无法掩去的,何况吴启胤身在敌国沦为把柄,万红豆更多的是去心疼这个素不相识的男孩。

吴启胤不卑不亢。“郡主安康。”

“你知道我?”万红豆瞪大了眼,像只瞳仁圆润的猫儿。

“今日来客,我唯你不识。”吴启胤这么多年,身在陈地,担别人一声“殿下”,却从不自称贵人。

“那好吧。”万红豆耸耸肩。这个小殿下冷冰冰的,真不好相处。

她堂堂郡主也有自己的傲气,才不热脸贴冷屁股呢!

她这样想着,从亭子外围的坐凳上跪立起来。这个姿势看池子,风景独好。

吴启胤坐在万红豆对面,饶是见多了大世面的他,也是傻愣住。福临郡主当着外男的面撩起裙子,趴在亭栏上赏花?!

阿香在一边没眼看,暗戳戳的提醒自家小姐:“郡主!仪态!”

“啊?你说什么?”万红豆把头探到亭子外,手指着池子底下,一边又咿咿呀呀的叫起来:“看呐!有鲤鱼!”

吴启胤扶额,福临郡主看起来脑子不太聪明啊:“这不是很正常?”皇家的池子里常有锦鲤,求得就是一个吉利。

“什么嘛!你懂啥!”万红豆气呼呼的扭头,很不喜欢他那藐视众生的语气,好像她是个傻子似的!说着又忿忿地拍了一下亭栏。

却不料她身摇体晃,膝盖一个不稳,重心猛地向外栽去。

“啊!”的一声惊叫,万红豆一番作死之后,成功落水。

吴启胤又一次傻住了。

“小姐!郡主!”阿香慌了神,郡主不会水,自己也不会啊!这如何是好!

万红豆还在水里扑腾着大叫。

阿香着急得看了看亭子周围,这附近没有什么人。除了质子殿下。无法,她怕来不及去园子里叫人,猛地跪下:“殿下,求您救救郡主吧,她不会水啊!”

吴启胤还是坐着一动不动,甚至给自己斟上了一盏茶。

“关我何事。”却在心里嗤笑这万红豆,蠢笨如猪。

阿香跪着磕头,求殿下施以援手。

吴启胤还是不动如山。

万红豆在水里已经扑腾了好久了,眼看着要淹了口鼻,她还是无法容忍的要先骂他个痛快:“吴启胤你个臭不要脸的!见死不救枉为人!不救本郡主,你等着后悔吧!”

“怎么不喊殿下了?”吴启胤慢慢的晃到亭子边缘,居高临下的看着在池子里手脚并用的万红豆。

万红豆都词穷了,毕竟也是个大家闺秀,名门贵女。“你,你给本郡主等着。”

那双墨蓝色的狭长眸子含着笑意。吴启胤闲闲开口:“福临,你还是别扑腾了,这么浅的荷花池,底下全是淤泥,就算是你这么矮的个头,站在水里,也淹不过脖子。”

至于吴启胤为什么这么清楚,是因他曾经被丽贵人扔进过这池子。只要保持镇定不乱扑腾,根本死不了人。

万红豆闻言一愣,试着用脚去试探下方,果然,是实心的泥地,刚站稳,又不服输的开口:“你竟敢说我矮?本郡主要罚你!”

吴启胤不屑的冷笑。“呵。”只是转眼把手够给她。声音青涩而淡漠:“我拉你上来。”

鬼使神差的,万红豆语塞了。她怔怔地把手递给少年,借力而上。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一个男子,细腻的毛孔,白暂的皮肤,病态又妖冶。

“你真好看。”这是万红豆被吴启胤拉上亭子后说的第一句话。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愣住了。阿香掩面自闭。

少男少女却红了耳根。

3

万红豆跟着恩平回到宫里,一路失魂落魄,魂不守舍。

眼前频频出现那双墨蓝色的凤眸,怎么甩也甩不掉。

直到陈娇恩凉凉的吩咐她做事,万红豆这才回神。

“是,这就去宣菜。”

“罢了,你不用去了,到恩平宫外面跪着去。”

殿内的陈娇恩随意得摆弄指甲,实则是恨恨地咬牙切齿。这个贱人竟是还存着一分傲气,在这皇宫不自称奴婢那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是。”万红豆拖着疲惫的身体和疲惫的心,端端正正跪在宫门外,不说什么饶命赎罪的话。

烈日当空,她本就跟着轿撵走了许久,如今这样当着太阳一跪。她更是头晕目眩,连眼前的宫道都看不清了,也不记得跪了多久。

只是隐隐约约的,好像,眼前,有一双黑绣靴。

“啪。”膝盖仿佛有千斤重。头好晕……万红豆失去了意识。倒在男人脚边。

那双黑靴微顿。犹豫的站在万红豆身前,最终还是走了。他绕过万红豆,迈步进了恩平宫。

“公主!小殿下来了!”大宫女喜鹊欢喜的进入内殿。

陈娇恩兴高采烈地从榻上爬起来:“他来了?你看本宫的妆还好看吗?”

“公主一直都很美!”喜鹊违心地说着奉承的话。其实这么多年在公主身边伺候,她都习惯说这种话了。

陈娇恩闻言笑了。提起裙摆就迎了出去。

“小殿下怎么来了。”她眉眼里都是羞怯。

吴启胤暗自顶了顶腮帮,面上不显:“我今日无事,想来找公主切磋下棋艺。”

“好啊。”陈娇恩笑得甜蜜,转头吩咐喜鹊:“去把本宫上好的玉棋拿出来。”

吴启胤坐在陈娇恩对面。轻抿一口茶。状似无意的提到:“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你宫门外倒了一个宫女。把她清走吧,在恩平宫门口挺……晦气的。”

陈娇恩闻言扬眉,有吩咐宫女:“殿下说的是,把她抬到偏殿去。”她可不想让吴启胤觉得她苛待宫人。

心里又是暗暗窃喜,按道理来说吴启胤跟万红豆从前该是见过的,怎么今日好像没认出来。

陈娇恩摸摸自己的耳垂,淡笑着开口:“怎么,殿下和红豆从前不认识么?”

“红豆?”吴启胤蹙着眉。

“就是从前的福临郡主安红豆。”

“啊,是见过几面的,只是不熟。听闻她入宫为奴了?”吴启胤面无表情。

陈娇恩摆出棋盘。“是的,就在本宫宫里,本宫跟她也是相识一场,就把她求来了,在恩平宫这也能少受些苦。”她面色全是怜悯。

吴启胤落下一子。“公主很善良。”墨蓝色的瞳孔里昏暗晦涩。

“殿下抬爱了。”

偏殿的万红豆只是有些中暑,不一会就悠悠转醒。

并没有人守着她,她推开门走出去,只见两人相对而坐,陈娇恩满脸是小女儿的娇羞,吴启胤也温润亲和。

好一对金童玉女!她抠住身旁的柱子,恨不得让指甲陷进肉里。

外间两人毫无察觉,其余宫人也很自觉的走开自做自的事去了,没人注意到红柱后的万红豆。

一盘棋下来索然无味,吴启胤收起玉子,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小人这就走了,今日多谢公主相伴。”吴启胤作揖。

“本宫送你。”

吴启胤婉拒:“公主请留步,小人受不起。”

“那好吧,回宫的路上慢些。”

“谢公主。”

万红豆紧咬住下嘴唇直至泛白。

如今时过境迁,她和吴启胤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个月,陈娇恩让她去浣衣局取刚洗的衣裳。

万红豆走在长长的宫道上,好巧不巧又见到了孤身一人的吴启胤。

“殿下。”万红豆低头行礼,面上淡淡的。

男人见四处没有人,握住她一双满是伤痕的手:“苦了你了。”他蹙着眉头,面上满是悲伤愁苦。

万红豆鬼使神差的舍不得抽开:“殿下说的哪里话,我是个奴才。”

“今日,我是要跟你道别的。”吴启胤定定的去看那双光芒黯淡的眸子。

“你要去哪?”万红豆心里一惊,回握住那双冰凉的手。

“吴国要我回去,皇帝允了。”男人声音低低的,是不舍,也是期盼。

万红豆丧着脸,但她应该要替吴启胤高兴的。只是此去一别,怕是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这么说,你可以不做质子了,那是好事。”

“你,要不要跟我走。我把你藏在回国的队伍里,不会有人发现的。”吴启胤深邃的眉眼里都是希冀。

可是万红豆犹豫了,甚至抽回手,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殿下还是走吧。”她顿了顿:“万家满门都在边疆,我若是走了,皇帝定不会饶他们性命。”

“那该如何?我这要是一走,你在这高高的宫墙里,就是永别了!”吴启胤扳住那双瘦弱的肩膀,心惊于她的骨肉嶙峋。

女人却下定决心了,板着脸推开吴启胤。“殿下自重,我不可能将亲人置之不顾。”

“你当真是蠢笨!”吴启胤指着她的鼻子骂,不顾往日里的君子风度。

“随便你怎么说。既是要走,就趁早一刀两断。”万红豆转身就走,毫不留恋。“我还要去取公主的衣裳,你自便。”

吴启胤双目猩红。“傻子!”

或许是他从没体会过亲人的关爱,这才无法理解自己的决定。

总之,她不能走。她要是跟吴启胤双宿双飞,万家就真的彻彻底底完了。

4

吴启胤回国了,丢下了质子的代名词,从此他是吴国三皇子。

临走的那天,恩平公主巴巴的去送,万红豆也跟在陈娇恩身后。只能眼看着那辆马车渐行渐远。

只希望,宝玉可以永保平安吧。

再见了,她的心上人。

做宫女已经好几年了,公主也二十有一,却还是不愿嫁人。万红豆知道,陈娇恩还在等。万红豆又何尝不是。

而她复仇有望也是真的,陈国被灭是皇帝的报应。

战时吃紧,万红豆不知道边疆的父母可还安好,是否缺衣少食。她也不知道这宫墙何时会被攻破。无论如何,她能活着看见陈国皇宫被毁去,是一种慰藉。

吴国攻入京城三天了,皇宫终究还是没守住。

帝王逃窜不及,被吴军擒住就地格杀,听闻是吴军总将亲自执剑,万红豆好不解气,尽管自己也身在囹圄,她没准备逃,陈娇恩也没有。

其他的宫女太监各自四散,死的死伤的伤。

皇宫里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最后一天,陈娇恩破天荒的打扮了一番,点上最红的胭脂,穿上最华丽的裙衫。她在铜镜里问万红豆:“我漂亮吗?”

万红豆答非所问:“你在等谁?”

“心上人。”只是说这话时,公主眼里都是落寞。

“他爱你吗。”万红豆冷冰冰的开口。

“大约是爱的吧。”她还记得,孤僻的小殿下愿意陪她下棋,愿意驻足在她宫里,这都是别人没有的例外。尽管陈娇恩清楚,她从没在吴启胤眼里见过爱意。

万红豆没再说话了,她走出殿内,站在宫门前。

她已经听见了,浩浩荡荡的军甲相互碰撞,脚步声,朝这边来了。

陈娇恩站在她身后,袅袅婷婷的迈步出来。像是在进行一场神圣的仪式。

九重城阙烟尘生。万红豆落下泪来。

军队的声音停在了宫门口,一个人,身穿甲胄,带着头盔,提着一把染血的剑,踏过宫槛,走进来了。

陈娇恩欣喜的奔过去:“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的,带我走吧,我跟你回吴国,做你的妻子!”

不料男人一把将她推到在地,甚至没有多看一眼。

吴启胤怔怔的,只盯着万红豆。意识到手上的重剑,猛地把剑扔开。他大步上前,将她拥进怀里。

堂堂总军,吴国皇子,就这么轻易红了眼眶。他哽咽着:“我,我好想你……”

“小殿下……”万红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一瞬间泪如雨下。

“跟我回去,我娶你!皇帝已经死了,没人敢拿万家如何!”吴启胤拉住她欲往外走。

“噗呲!”

吴启胤愣住了,万红豆也愣住了。

剧痛迅速蔓延,她跌倒在地,身体上是一个被重剑贯穿的大洞。

吴启胤目眦欲裂,望向摇摇欲坠的女人,猛地夺过自己的剑,将她踹倒。“你这个贱人!”剑狠狠刺进陈娇恩的心脏,血液溅了吴启胤一脸。

“哈哈哈哈……哈”陈娇恩疯魔一般的狂笑:“都去死吧!从前抢我风头,现今抢我爱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吴启胤不理她,只小心翼翼的抱起瘫倒的万红豆。她微张着嘴,口里渗出血来,身上也血液横流。

“红豆!红豆你撑住!有军医,我喊他来救你!”吴启胤墨蓝色的眸子此时一片猩红,面目扭曲,青筋暴起。

“没……用的……”小腹已经疼痛的麻木,生命力迅速流失。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高大的男人哽咽出声,心里抽痛的呼吸困难:“不要!我们还…没来得及在一起,我还没有送你十里红妆……”

“别…别哭了……”万红豆气息逐渐微弱。“你记住…我万红豆心悦你…你以后要一直好好的……”

男人已经泪流满面,全身都在颤栗:“好……好,我也心悦你,我要你做我的妻。”

“乖……”万红豆终究是闭上了眼,结束了二十几年的风景。

她也该瞑目了,陈国亡了,万家家仇得报。唯一的遗憾,就是亲人的下落和吴启胤的爱情。

她只希望,吴启胤以后可以安乐一辈子,别再做个寄人篱下的质子。

“啊啊啊!”吴启胤箍住她的尸身,跪倒在地咆哮出声。

他好痛啊,他好痛啊!

千辛万苦爬上这个位置,得到父王信任,为的就是拥有可以得到她的力量!可是为什么啊!老天怎么了!为什么要夺走他爱的人!

他抽泣着,像个丢了糖的孩子。

军士们远远站着,却没有人敢上前相劝。

万红豆死了,可吴启胤不信。他风风火火的带着尸身回国,一日之内,以极其强势又血腥的手段登上皇位。随后,他派人去陈国边境打听万家人的消息,才知道他们早就被先皇斩草除根了。

他没说话,也面无表情。只是在夜里,抱着一具尸体,和她讲些什么。

后来,他十里红妆,嫁衣凤冠,娶了一具棺材。世人都说新皇疯了,但吴启胤觉得不是。

他只要娶万红豆,这辈子都要和她一起。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握着万红豆给他的玉佩。皇帝泪如雨下。

你终究是不该把平安符给我的。

我想你了。你听得到吗。

红豆不相思

红豆不相思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