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1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这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

一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的创始人王赫,在8月27日这天,宣布他创办3年的机构停止运营。他写了一封道歉信,向家长、员工、投资方说明了情况。自此,这家名为趣口才的机构暂时划上难堪的句号,王赫则背上了数百万的个人债务和骂名。

一家教培机构的坍塌,在如今不是一个多新鲜的故事。趣口才也只是双减政策实施后,上演危机的万亿教培市场中的一个小公司。作为在线教育大战中的小角色,创始人王赫坦承自己的失败、痛苦,以及对失败的反思。这为我们理解这个动荡的行业,以及随着行业起伏的普通个体,提供了一个剖面。

在王赫看来,转折点出现在今年4月,双减政策露出风声,一笔将谈成的融资被叫停,公司资金链条随即崩断。他决定“赌”一把,和合伙人以个人的名义担保,从各种渠道借款了1200万元补贴公司,企图自救。

但于事无补。残局一直延续到8月,还有一个机会活着——夏末,王赫介绍说,曾有有意愿的并购方向趣口才伸出橄榄枝。不过最后,该并购也未能成功。

9月初,我们约了王赫见面,并一同回望了在线教育市场的狂热和回落,和他经历的这场败局。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王赫的对话———

要面对那么多“没了”
每日人物:道歉信是什么时候写的?
王赫:(8月)27号发的。当天写,当天发。

每日人物:写这封信的时候怎么想的?
王赫:脑子里面刷刷过。员工的工资,没法发了。家长的钱,没了。银行卡,还不上了。我自己的积蓄,也没了。对我来说,我马上就要去面对那么多“没了”。

每日人物:道歉信发出来之后,除了表示可惜的,还有很多愤怒和质疑?
王赫:一个重大的质疑就是,收了那么多学费,是不是把钱给私吞了?要不然怎么会搞得学生的课也上不了,员工的工资也发不了?

每日人物:你怎么解释?
王赫:我们(课程)真实需要的售价比实际的售卖价远远要高。但不是说,我们不想定很高的价格,是因为整个在线教育培训市场里,有些机构拥有大量的资金支持,它掌握一种定价权。举例子来说,1对1这种班型,有定价权的机构决定这种班型是100元一节课,那你们定150元,你可能就卖不出去。所以我们会往原本高价的课里贴钱。老百姓根本不知道你的运营,对吧?

每日人物:也有家长的愤怒是,明明4月份资金链就断裂了,但趣口才还是将运营维持到8月,并且最后也在营销卖课。
王赫:运营很正常,我和合伙人一起填进去1200万了,这并没有什么问题。(虽然)8月份已经没有任何资金可以推进运营了,但是8月份的并购可能性还是很高的,我们寄希望于并购。实际上,我们8月的营销活动已经降到最低了,我们只剩下十几个招生的老师,而且也不投广告,维持一个最低限度的运营。如果我8月份捞一笔,怎么可能变成平时1/10的量?

每日人物:4月资金链断了以后,你和合伙人又填进去1200万?
王赫:今年4月份,有一笔本该谈成的融资最后崩了,我们陷入了资金困难。当时我和另外一个合伙人苗老师(苗萌)把自己的积蓄贴到公司里面。这包含了我们去借的钱。我个人的和借的钱加一起是340多万,然后苗老师是140万。这笔资金消耗完了之后,我们就去借贷了。互联网教育公司是没有抵押物的,因为没有资产,也没有房产。贷款完全就是看有没有人愿意兜底,所以我和苗老师去给公司做贷款的担保,担保了大概4笔,加在一起是680万。8月份的时候我们还发了一笔工资,在岗员工30%的工资,那是我的最后一笔贷款,那时我特别痛苦,明明知道已经很有可能不行了,但是又给公司背了96万债务。

“我们还在旧世界内卷”
每日人物:为什么4月那笔融资谈崩了?
王赫:新闻联播放了风,透露了教育严禁资本化,投资方慌了。外部资金断了之后,你想要转型,但留的时间太少,实际上没有机会转型。

每日人物:你其实有想过转型这件事?
王赫:转型不是单方面能够转的。原来限制你的条件,比如运营成本的问题依然不会消失。运营成本是一个公开化的市场行为,不是说想能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像我现在觉得教育行业人员的工资太高了,目前市面上一个岗位是15000元的薪资,用人的时候怎么可能寄希望于8000块钱请一个人呢?这就是当下的商业环境,它是一个互相垒高、内卷的结果。我们最早的时候,一个招生的销售老师底薪才3500元,翻了一倍。难道他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一倍吗?

每日人物:“最早”是指什么时候?
王赫:到2020年都是3500元,是2020年的下半年才开始飙升。

每日人物:这种互相“垒高”的感受很明显吗?
王赫:从3500涨到8000元,你说明显吗?HR告诉我说招不来人,别的机构开5000元,好,我们没办法,我们给5000元。5000元不行了,我们再跟6000元,再不行7000元,一直到8000元。到2021年的上半年,底薪8000元。为什么在线教培行业的人找工作特别难?一个招生老师大学毕业没一两年拿15000元的薪水,但等他再去找工作的时候,会发现,我去卖个保险才七八千元。

每日人物:你们今年2月的时候才宣布完成了一笔千万级别的融资。
王赫:不是今年2月,去年9月份就完成了,2月是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了。说是千万级别的,其实只有2000万人民币。在线教育行业里面,这个资金量等于没有,因为在线教育的行业,一个头部公司的各个品类,融资都是以几亿美金来计价的。

每日人物:趣口才从创立到现在,一共融资多少?
王赫:从创立到最后,总共只融了3000万人民币,换成美金只有500万美金。这在其他的机构只是一个种子轮或者是就是小天使轮的融资,实在是太小了。但是我们又是被迫的,如果要参战,那么我们的补贴是巨大的。趣口才到现在交付的课程总量接近100万个小时,100万个小时里,我们一节课贴50块,光这个就贴进去5000万。

每日人物:趣口才融资的钱都怎么花的?
王赫:企业的目标不同,我们前后加一起融了3000万人民币,其中我们掏了1500万在做课程研发,你们想这是什么比例。

每日人物:也就是说主要花在内容生产上?
王赫:营销上我们当然也不少,因为市场环境就是这样,不去做也得做。我们算是获客效率高一点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ROI(投资回报率)都是在4.5以上,后面慢慢降到3,到现在也有2.5-3。但是 ROI2.5意味着什么?投一块钱,回2块5,本质上是获客成本占你的收入的40%。我收的钱里面,40%是获客成本还怎么赚钱?老师要钱,服务也要钱。

每日人物:在这种模式下,没有外来资金,是不是马上就会崩塌?
王赫:现在基本上要做在线教育,离不开资本。除非我就打口碑,我也不要增长速度。其实我也有朋友是这样子的,干了3年在线教育,现在一个月的营业额也不高。但是呢,人家最后能活着。

每日人物:有没有可能去资本化?
王赫:正常的情况下,大部分的教育项目应该是“小而美”的。比如说我这节课价值是160元,我就定价160元,家长真想学的话就学,上一节课我赚一节课的钱。大量的线下培训机构,一个校区也就装300个人,只能招附近的人,就算再便宜,我也不能招更远的人,所以逻辑就是小而美。但互联网它没有这个逻辑。大家都在一个碗里抢食,那怎么办?现在的幸存者全是超额融资,大笔资金摆在账面上的,不完全是靠运营效率。融资比较少,被迫参与战争的人就会垮掉。

每日人物:你是被迫跟上所谓的“互联网”逻辑,还是本身就认同这个逻辑?
王赫:我原本也是接受的。早期的时候,在资本的助力下,更多的用户可以体验到产品,然后有一定基数以后,我们再去调整我们的商业模式,这是可行的。但是(政策)没有给我们调整的空间。超大额融资也面临问题,比如不能上市。我还是觉得不要过分妖魔化资本,因为他对于教育的发展还是有正向作用的。

每日人物:趣口才既然选择了资本化,规模扩张的效果如何?
王赫:还是挺快的,我们实际经营3年半的时间,到2018年的时候,做了大概300多万的收入,2019年做了3000万,然后2020年做了6000万。其实今年,上半年也做了4000万。这个增长速度是挺快的,因为家长需求还是可以的。但是说白了,盘子越大,死得越快。

每日人物:你朋友圈里说,“元宇宙正在扑面而来,但我们还在旧世界里面内卷”,是烧钱的过程让你这么觉得吗?
王赫:这当然是一场内卷。这个过程,其实脱离了商业的本质。商业是我给你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我在成本之外有合理的商业价值。现在是什么?就是单纯地以规模来衡量商业,所以用大量的补贴去快速地获客,但是,不去考虑背后的利润,以及是不是一个合理的、能够持续存在的商业模式。一旦外部的资金断掉,公司就会崩塌。想要维持商业形态,无非就是在一级市场或者在二级市场上获得资金。

每日人物:可不可以不参加这种内卷?
王赫:可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以做大规模为目的。但它和资本化的目标是不一致的,风投基金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来投你,当然不希望你做个“小而美”,没有意义,所以趣口才参与内卷是不得已的事情。

问题都在退潮后才暴露出来
每日人物:你觉得趣口才停止运营,最主要是受到双减政策的影响?
王赫:如果说是直接关系,那肯定是政策。如果(4月份的)融资没有发生问题,按照基础路径还能继续走。隐性的(问题)当然也有,我们这个商业模式没有设计得相对健康。另外在运营的策略上,也有一些错误。比如在资金紧张、缺乏大额融资的情况下,我还投了大六七百万做AI课程,人工智能。次序不对。

每日人物:这些是你停止运营之后的反思吗?
王赫:有的。之前也有反思,但没有这么深刻。我觉得,财务模式上还是要用更健康的方式,不要过于激进,用超额补贴的方式来获客。第二个,业务研发很重要,但是要量力而行。更深一点,可能是业务现金流的安全设计统筹吧。

每日人物:去年在线教育资本市场的火热,让你对行业产生了过于乐观的预期吗?
王赫:所有的问题都在退潮后才暴露出来。一个资金充沛的市场,我在研发上投入超出现金的水平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我资金很充分,运营效率低一点,或者说你的那个商业模型稍微差一点,它也不会说是特别严重的问题。

每日人物:你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资金链断裂之后你和合伙人发生过矛盾?
王赫:最大的冲突有几个。要不要把个人和公司绑定得这么深?我的合伙人在这个问题上跟我有激烈的冲突,具体来说,他觉得个人不应该为公司做这些(贷款)担保。但现在是已经做了。我们虽然叫有限公司,但任何层面上,公司和个人都捆绑在一起。员工没有薪酬,就会说你是老板你就得给我薪水。家长也找个人要钱。我们是现代企业制度,但大家还用原来的那一套在处理问题。

每日人物:最激烈的一次争吵还记得么?
王赫:当时要打一笔款,我的合伙人不同意,我说你必须得跟我一起,我们分几笔打的,那一笔好像是100多万吧,我的合伙人打了60万还是90万。对大家来说,跟着我一起去背负债务,他们也没有能力还,一起会变成失信人。大家经历这么多,事情也发生了,一起去面对吧。

每日人物:所以4月份资金链断裂的时候,你的心态是,把全部身家填进去赌一把?
王赫:可能会有反转。那个时候我真的寄希望于一些随机发生的事,想尽一切努力让这个事业继续。这个后面会去改正,商业不是轮盘赌。有些选择没有一方能获利,现在变成了接盘方不敢接,家长没着落,员工有欠薪。这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每日人物:为什么愿意以个人的名义去担保?
王赫:大家做教育的,都有一种对事业的虔诚。我称自己是反面案例。好多东西是有界限的。现在看来,这个决策里有非常多不妥当的地方,最大的问题就是在4月份出现资金问题的时候,不应该把自己的钱全部投进去,那个时候的负债没有那么多,也还没有欠薪。如果真的是这个项目有问题,那就有问题,为什么要用这样一种方式去救它?其实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去挽救它。

每日人物:所以大家说,创业是九死一生。
王赫:大家说的死是公司死,项目死,不是个人死。10个项目有9个会死,这没毛病。但不能人死了,这是“社会性死亡”。我现在差不多就这样,一旦个人信用“限高”了,飞机和火车不能坐,账户全部查封。事已至此,我没有其他办法。

“不后悔,也不值得”
每日人物:你是理工科毕业的,怎么当初就想着做教育了呢?
王赫:我是武汉大学的本硕,学的是分子生物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生物,一个基因制药厂的研发工程师。后来到北京的外企工作了一段时间,从2006年做少儿教育,到现在有15年了。说实话,教育根本不是一个暴利行业。这个行业特别重服务,里面不可能有特别大的杠杆。

每日人物:所以你一开始创业就意识到了?但你还是选择了。
王赫:总得来说肯定也是看好这个市场的吧,我只能说干这个事情是挣个饭钱,不能够通过这个暴富,那是瞎扯。

每日人物:趣口才最风光是在什么时候?
王赫:没有风光的时候。你想,融资才融了3000万。

每日人物:还会再创业吗?
王赫:只能创业啊。1000多万的债,难道打工还得起吗?不可能。

每日人物:趣口才停止运营之后,有20多个同行主动过来找你沟通表示愿意帮助趣口才换课,他们是什么态度?
王赫:人家是公益。落难了能帮一点是一点,其次我们有些潜在的用户量(能被获取),这也不是一件坏事。整个行业不行,大家是都是同患难的。

每日人物:行业里面会有一些聚会吗?一些群,大家一起聊天?
王赫:什么都不聊。双减政策出来以后,大家突然就沉默了。

每日人物:不会互相通气,想想办法?
王赫:不说话了,基本上什么都不说。大家能看到的全是坏消息。

每日人物:债务怎么还?
王赫:公司没有任何的收入,还不上,就变成我个人的了,一个月利息就得4万块钱。我创业到现在差不多3年半的时间,前两年没拿工资,第三年拿了一年的工资,一个月2万块,然后今年4月份开始拿不起工资,拿到的工资总共可能也就不到30万。现在我的债务全部还不上,连利息都还不上。现在还没有时间想这个事情,只能说把项目收尾的事做了。

每日人物:如果没有更好的资方接触趣口才,这些员工、合伙人的钱怎么处理呢?只能让大家共同承担这个损失吗?
王赫:是的。所以我也很对不起我的合伙人还有高管、团队,带着大家一起跳进了一个坑。

每日人物:家长的费用也退不了吗?
王赫:解决不了退费的问题。但我最近联系了20多家机构帮忙接收学员的课程,还在谈一些可能愿意接盘的接盘方。

每日人物:现在会不会有点后悔选择了创业?
王赫:不后悔,但也不值得。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其实得不到认可。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被风口裹挟被资本抛弃,负债千万在线教育创业者的自白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