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尘肺的孩子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1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尘肺的孩子

尘肺的孩子

尘肺的孩子

尘肺病是矿工生命健康的一大“杀手”。在中国,矿工多出身于低收入家庭,他们是家庭顶梁柱,一旦患上尘肺,一家人生计无着,更别说承担孩子的教育支出。尘肺的孩子,就是那些因尘肺病面临失学的矿工子弟。

诗人陈年喜在确证尘肺病后,走访记录了许多因尘肺陷入绝境的家庭。他发现,即使这些家庭贫病交加,仍然在尽全力供养孩子读书。这些患病矿工们,不希望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

背着制氧机去打工

李书启有一半肺失去了功能。为了供小儿子念书,他不得不背着制氧机去外地打工。

51岁的李书启比同龄人显老一些,头发花白,额头和眼角布满皱纹。指甲里清不掉的黑泥是十几年矿工生涯留下的印记,除此之外,还有尘肺病和肺气肿。

一张2019年的职业病诊断书上写着:1999年至2015年在河南省灵宝金矿从事打钻,接触粉尘。综合治疗,禁忌粉尘作业。

实际上,他从2014年就查出了尘肺,而后又去矿上打了一年杂,直到病情严重,才走下矿山。现在,他每走一步呼吸都会变得困难,上完厕所站起来,要喘好一会儿才能动。

在西安,李书启的工作是给一家卡车停车场看大门,每月1200元工资。虽然赚得不多,好歹是个营生。老板提供的住处不报销电费,一度电一块钱,咳嗽厉害时他才舍得打开制氧机,吸着氧睡觉。

一管止咳喷雾他从不离身,二十多块钱,别人送的。关键时刻能救命。

自打李书启得了尘肺,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断了。妻子开始去饭店洗碗,端盘子。26岁的大儿子高中辍学,给一家锅巴厂送货,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用李书启的话说:“文化程度不行,只能靠双手。”

眼下,他们有一个共同目标——把正在读高二的小儿子供出来。

51岁的李书启头发花白

矿工诗人陈年喜和李书启同岁,近20年在矿上搏命,他见证了无数悲剧和死亡。有人在爆炸声中跑成一蓬血雾,有人被飞溅的石块削成两半。

因为在矿上写诗,陈年喜被媒体发掘,出了书,上过央视,还受邀去哈佛大学演讲。但这并不是多数矿友能享有的关注。

从2020年开始,他加入尘肺病公益组织“大爱清尘”成为志愿者,走访了许多和李书启类似的家庭。他仅有的一支笔,要为同病相怜的工友作传。

如今,陈年喜的儿子正在西安一所专科院校上学。他知道,对于这些尘肺病家庭来说,孩子是支撑他们最后的力量。在新书《或者就是冲天一喊》的《父子书》中,他这样写道:

说真的,我一辈子失败,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

被尘肺拖垮的家庭

2020年3月23日,陈年喜在一阵剧烈咳嗽中醒来。他对妻子说:“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去医院了,不然我得咳死。”

干了16年爆破工,他一共做过不下10次胸部X光片,都没问题。命运的无力感从这天才真正来临。丹凤县中医院,大夫仔细看了看片子,非常肯定:是尘肺!

本以为能逃过一劫的陈年喜,“仿佛五雷轰顶,一下子懵掉了。”

买药看病是一笔不小的花销。为了尽快见到现钱,陈年喜从出版社进了一批自己写的书,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售卖。

他一本一本亲自签名,打包,发快递,当客服。忙活一年多,卖出来4000多块钱。作家袁凌劝他,现在正是创作的好时期,别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上,抓紧把新书写完。

2021年9月2日早晨,陕西商洛市陕州区夜村镇,陈年喜在贫困户移民区的楼下见到了李书启。

几天里雨水不断,多处山路发生坍塌。李书启回不了白草岭村,只好暂住在镇上的亲戚家。他的两个侄女和三个外甥女都住在同一个小区——2016年,政府扶持贫困户,每人给20平米的免费面积,她们搬进了镇上的楼房。

但李书启并没有搬迁指标。因为20年前,他老家的房子翻修过一次,看着太新了,没评上贫困户。他告诉陈年喜,那年大雨导致山体滑坡,冲下来的石块砸倒了房墙,不修根本没法住。

李书启老家的房子

那张职业病证明书让李书启拿到了最低档的低保。一家五口人,一个季度一共能领2800元钱。但远不够用来治病。

除了每月买药的五六百,每隔两三个月,李书启都要住一次院。有次住了半个月,花出去16000,去掉低保报销的部分,自己又拿了7000多。全家长期入不敷出。

李书启没法说清在尘肺上花了多少钱,“一边借一边还,算不清了”。最多一次,他跟亲戚借了5000块钱,半年才还上。

得病之后,不到逢年过节,家里根本不敢吃肉。除了面需要买,粗粮和菜就自己种。每到深更半夜,70岁肢体残疾的老父亲就会从床上爬起来,一瘸一拐走到庄稼旁,点上篝火,大声呵退前来拱玉米的野猪。

前阵子,“大爱清尘”有补助,叫李书启去咸阳的医院治疗,只需交2000块钱。钱不好凑,他没去。他觉得尘肺这个东西,“医院也没啥效果”。

据统计,截至2019年,中国尘肺病患者高达600万人,位居职业病榜首。在陈年喜老家陕西丹凤县桃坪镇金湾村,方圆一百里内,光他知道的尘肺病患者,就有七八十人。他们贫困,文化程度低,年轻时为挣钱下矿,不知道什么是尘肺。

粉尘吸进肺里,滞留在细支气管和肺泡中,逐渐导致肺部纤维化。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陈年喜见过,有人的肺管最后完全堵住,肺泡炸裂,活活憋死了。

无数家庭就在这样的过程里,慢慢被拖垮。

无法挣脱的命运

车进了山区,导航就失灵了。手机屏幕上差两毫米,往往要多绕出七八公里路。

张秋勇家就住在商洛市山阳县户家塬镇黄龙村,破败的老房子卡在山坡上。得知陈年喜来探访,遗孀程玉霞早早站在塌方的路前等着,脸上带着抱歉和羞涩。

一张蓝色“农村低保户”牌子挂在门框上,给了这个家庭最粗糙的注解。房屋空旷潮湿,只有两张方桌,一个木柜,一张裂了口子的布面沙发。

最鲜艳的颜色来自满墙的奖状,这是小女儿女张慧馨从小学到初中收获的荣誉。全年级800多人,她的成绩排名前五,常年班级第一。

陈年喜走访张秋勇家

曾经的男主人已经不在,只有摩托车还停在墙角。虽没人骑,但擦得干净。

程玉霞记得丈夫病危的那天。那是2019年3月15号,医生刚从病房出去,洗了个什么东西,一回来就看见张秋勇趴在床上,喘不上气了。他连忙把人抱起来,打了一针,没见效果,又插了管子——此前张秋勇肺泡破裂,在胸部开了个洞,靠管子连接机器才能吸氧。

状况依然没有好转。医生对程玉霞说,救不了了,拉回家吧。程玉霞扑通跪在地上:”不行啊,我的孩子还小,一定救救他啊。”随后,张秋勇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

程玉霞打电话告诉大儿子,你爸不行了,快回来吧。当时大儿子正在给书店送书,从没上过高速的他,一路开着老板的车,从西安赶到了山阳县人民医院。全程158公里。他跪在地上,不断给父亲擦掉脸上的汗珠。汗珠有树叶那么大。

小女儿张慧馨也被姑姑从学校接到了医院,她拉着父亲的手,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是哭。

第三天,张秋勇醒了。这三天里,程玉霞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在重症监护室住了26天,张秋勇回到了普通病房,妻子和女儿轮班照顾着。遇到咳不出痰,俩人一拍就是三小时。

有时候在病房待久了,程玉霞心里觉得闷,就跟丈夫说:“你给我放会儿假吧,让我出去透透风吧。”可刚下楼没多久,丈夫又打电话让她回来。形成依赖了。

张秋勇住院时期

就像是某种预兆,五月份时,张秋勇不顾医生劝阻,非要回家看看。妻子把他接回来住了十几天,又送到了医院。

2020年1月11号,离过年还有13天,刚过完46岁生日的张秋勇,在医院里去世了。

程玉霞说,自2017年丈夫因尘肺病长期住院,受了太多的罪: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下不了地;肺上插着管子,睡觉只能靠着,躺不下;睡十几分钟,就憋醒一次;体重从135斤,瘦到了85斤……说着说着,眼眶湿了。

比张秋勇大十岁的亲哥哥也是尘肺病患者。九十年代,兄弟俩双双辍学进了矿山,打钻和出渣。“一放炮(爆破)人就得进去,粉尘相当的大。”

哥哥就住在张秋勇家隔壁,一台由“大爱清尘”捐赠的制氧机24小时开着,把他牢牢拴在了床上。家里全靠嫂子照顾。

两口子没有经济来源,为了治病和生活,他们曾向信用社借了十万块钱贷款,利息一万七。低保补助一发下来,没等到手就被银行划走了。

今年,嫂子体检时查出了宫颈癌,晚期。她没做任何治疗,一见到钱就给丈夫买药,“他不吃药马上就不行。”在哥哥居住的屋子里,一口棺材被麻袋盖着。他们已经为可见的未来做了准备。

张秋勇下葬那天,人们打丧鼓,唱孝歌,大儿子几步一磕头,小女儿年纪小,默默跟在后面。坟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没有墓碑,也没有牌楼,只是几块石头垒了个包。旁边睡着张秋勇的父母。

程玉霞和小女儿给张秋勇上坟

住院的几年,丈夫身边离不开人,程玉霞没再出去打工。即便贫穷,她还是给丈夫用最好的药治疗。丈夫去世后,她又回到西安,到处找工地打零工赚钱,供女儿念书。

这是一趟艰难的走访。陈年喜只能告诉程玉霞:“家里有孩子,日子就有希望。”

不敢说出口的希望

张慧馨上初三前一天,程玉霞刚给她交了学费,一学期700多。

要想在县城上学,必须得在那有房、租房或者工作。这几样对程玉霞来说,哪个也不容易。政府扶持搬迁的时候,她们家拿不出1万的装修费,房子被收回了。

最后,程玉霞在县里找人办了个工作证明,这才把女儿送进了三中。

之所以是山阳县三中,而不是教学质量更好的一中和二中,原因很简单——三中供吃住。至于其他私立学校,想都不用想,学费太贵。

张慧馨皮肤黝黑,戴一副金属框眼镜,性格腼腆,声音细小。在班里,她兼任物理、政治、历史课代表。唯独数学不太好,满分120,她考90多。身高一米六的她,坐在教室第一排,通常情况,这是班主任对好学生的“特殊照顾”。

班主任是个女老师,教语文,家长会结束,她跟程玉霞这样评价张慧馨:“这孩子你啥也不用管,有事跟我说就行。”

张慧馨

每到周末放假,张慧馨就在姑姑家寄宿。她懂事,主动提做家务,姑姑从来不让,怕耽误学习。

对张慧馨管教最严的是她的哥哥,“考不好会打我”。因为父亲生病,哥哥高二就辍学了。那时候家里劝他,还有一年毕业,好歹把高中上完。哥哥脾气倔,说什么也不念了。

程玉霞知道,别的同学该吃吃,该花花,他连饭都吃不饱,自尊心受不了。

张慧馨对陈年喜说,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个好大学,以后报答母亲和那些帮助过她的人。提到上大学,程玉霞叹了口气,“我既想她考上大学,又害怕她考上大学。”毕竟,家里还有几万的外债没还。

最近刚给孩子交完学费的,还有李书启。他不想让下一代和自己走同样的路。

这也是大多数矿工的想法。当初,他们就是因为文化水平低,才去矿上干活,一辈子交代给了尘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娃供出来,成了这些矿工余生最后的任务。

对于矿上的经历和自己的病情,李书启从不跟小儿子说,仿佛这样就能将两人的命运永远隔绝开来。

小儿子初中毕业那年,一所高职院校想录取他,学消防。李书启说什么也不同意,“文化程度太浅了,还得考个大学。”他希望小儿子以后能找个“办公室的工作”。

如今上高二了,除了1600的学杂费,李书启又给孩子拿了600块钱,这是他半个月的伙食费和零用钱。周末学校放假,儿子就在李书启的两个侄女和三个外甥女家打游击。

眼下,这是他能给孩子提供的所有。制氧机工作一天,他便也工作一天,能否挨到儿子上大学,也无法多想了。

这正是:下洞万尺掘黑金,不想恶疾蚀肺临;风急已然断灯芯,难舍子嗣多清贫

尘肺的孩子

尘肺的孩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