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0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最近教育行业迎来历史性的转折,教育双减、教师轮岗,致力于实现教育资源的平等化。

教育,一直以来是大家共同焦虑的话题,学区房的争夺,成绩考学的压力,恶性竞争的压迫感,功利地学习各类特长……让不少孩子的童年充斥着考试和排名,成为一场永远将目光投向未来的漫长准备。

了解了解“教育最强国”芬兰的移民教育。

01
学校就像急诊室

劳拉·奥斯曼的家境并不算好。12年前,她出生在赫尔辛基东部的一个灰色公寓楼里,是从伊拉克来的难民生的女儿。她的父亲说库尔德语,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她的母亲在家说阿拉伯语和英语,最近才掌握了芬兰语这门难学的语言,她在一所学校做辅助教学工作。在这个消费昂贵的北欧国家,养活一个四口之家并不容易。

在寒风凛冽的清晨,劳拉从他们的公寓步行到小学,一路上,她会遇到聚集在商店外的一小群成年人,他们没什么事可做:赫尔辛基这一地区的失业率很高。她许多同学的家庭都曾经经历过流离失所、边缘化和贫困潦倒。

操场上有来自东欧和中欧、中东、东非和北欧的孩子,他们的通用语通常不是芬兰语,而是支离破碎的英语。劳拉说:“有些孩子会对你不好,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但如果他们说你坏话,你无视他们就行了。”

这座现代的玻璃和混凝土建筑与许多加拿大城市小学相似,但教室更加密集,每个教室都有几名教师和助理,负责照料教育和语言能力各不相同的孩子们。一天中有很多非学术活动。学校的各个机构和老师们,每天都为了保证每个孩子的正常学习,而尽心尽力地工作,因此有时,会让学校出现像医院急诊室一样的紧急气氛。

02
芬兰人痴迷的不是教育本身

芬兰人痴迷的不是教育本身,而是确保像劳拉这样的孩子,可以获得尽可能多的教育机会。这种痴迷也产生了好的结果:像她这样出生在贫困线以下的人,长大后在芬兰成为中产阶级的几率,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更重要的是,与20年前的芬兰相比,这种几率大大提高了。

如今,原本为了填补农村贫困人口与富裕城市人口之间的差距,而进行重新设计的教育系统,也解决了芬兰人与不断增长的贫困移民、难民之间的贫富差距。

在过去三十年的激进改革里,芬兰学校对教育系统进行了重新设计,以确保像劳拉这样的孩子是教育的中心。这些孩子可以像最富有的学生那样,受到强化教育,而且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其他国家也进行了教育改革,但只有芬兰改变了整个教育体系,以提高贫困儿童进入中产阶级的几率。

在芬兰,几乎没有辅导班、天才班或为学习障碍的孩子开设的特殊班,也没有标准化测试。在16岁之前,都没有“能力分组”——只会按照学校、班级来进行分组。每个人都在同一个班级上同样的课,无论他们是贫困农村地区的问题学生,还是来自职业家庭的大学生。能力的差异是由个体的注意力来决定的,而不是将学生分开教育形成的。

03
不按照学习能力分班

梅里-拉斯蒂拉学校有222名学生,他们的年龄在7岁到13岁之间,其中超过一半是移民,索马里人、乌克兰人、俄罗斯人、爱沙尼亚人和阿拉伯人,来自不同的中东国家的移民是最多的,像劳拉这样的芬兰移民子女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学习障碍,或者家里条件不好,甚至有一部分人每天早上都没有早饭吃,营养不良也是学校的一个问题。

这所学校有特殊的“积极歧视”补助金,为新来的学生提供助教和IPad,每6.3名学生就有一名教师或助教,而安大略每11名学生才有一名教师或助教。梅里-拉斯蒂拉学校在其他方面与芬兰的其他学校相同,除了第一年每天两小时的芬兰强化课程外,这些“有困难”的学生还和其他孩子一起学习数学、物理、历史、生物和化学。

不管学生的成绩如何,学生们都严格按照年龄,而不是按照能力进行分班。每班有多名教师和助教,同时教授不同学习层次的学生。这在加拿大和其他英语国家是很常见的做法,但对欧洲大陆的大多数国家来说,却很陌生。在欧洲大陆,老师只会教授一种难度的课程,不及格的孩子就会落后。

04
非密集或竞争性教育

芬兰则完全相反,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家境较差的儿童,以及后来的移民儿童,都会面临着幻灭和辍学的危险。芬兰人口只有450万,与多伦多的人口规模相当。在芬兰,学生在16岁前辍学的比例仅为6%。

四年级教师蒂娜·卡哈拉和她的助教会用三种方式讲授每一节课,让有不同水平的语言能力和教育程度的孩子都可以进行有效学习。这样不仅对移民学生,对土生土长的芬兰人也会有更好的教育效果:“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以及适合自己风格的教学形式。”

芬兰的学生7岁才开始上学,他们有两年的学前教育,但不包括阅读、写作和算术的教学。只有三分之一的教学时间用于科学、数学和芬兰语等“核心”科目,另外三分之一用于音乐、艺术和体育的教学,最后三分之一是第二语言的教学,其中瑞典语和英语是必修课。芬兰的学生有很多时间进行娱乐和社交,他们的教育并不是密集或竞争性的教育。

“我们希望孩子们有很多时间交朋友,做运动,了解他们的家人,教育不应该给他们带来压力。良好的教育加上自由时间才会让学生成为真正的人。我们认为,学校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但你的生活不仅仅是为了学校。”卡哈拉女士这么说道。她正坐在餐厅的桌子旁,和她的一些学生一起吃咖喱鸡。

05
乌托邦式的幻境?

尽管经历了10年的经济倒退,但芬兰全面包容的教育体系,如今仍然有很强的平等性和流动性。虽然芬兰和加拿大的经济运行都面临重大威胁,但双方可以相互借鉴。芬兰可以借鉴加拿大几十年来的经验,将移民者转移到经济生活的中心。加拿大可以向芬兰学习,芬兰确保了最贫困的孩子与最富裕的孩子获得同样的教育。两种方式都并不完美,但它们代表了不同的、具有潜在价值的方法。

正如劳拉所说,她的学校并不是乌托邦式的幻境。“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知道有很多比我处境还艰难的孩子。”但不管以哪种标准衡量,这些孩子都得到了很高的关注。劳拉想学习语言,她已经流利地掌握了三种语言,正在努力学习瑞典语,并希望能学习日语。

她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她自己的远大抱负,归功于她的父母决心培养优秀的孩子,也归功于一些优秀的老师,但最重要的是,还要归功于一个旨在确保不让任何事情阻碍她学习之路的教育体系。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教育不是追求成功,而是成为自己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