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陕北农村小伙雯方将自己定义为无性别模特。从初中开始,他就意识到性别规范太死板。2018年开始,他自己做造型、拍视频,他发现短发的限制太多,便蓄起了长发,成为了全村唯一一个长头发的男人。

美,充满灵感与妙想。作为追逐美的理想主义者,他在求美的海洋化成一尾不拘泥于性别的小鱼,不停游到深蓝的海底。

面对村民们刀子一样怀疑的眼光,雯方很早放弃了解释自己。与其浪费时间去做无意义的对峙,不如潜心去钻研更多灵感。他现在学会到杳无人迹的角落里选景,陕西农村的野地,边缘的边缘,那里没有猎奇的目光围观他,也没有好事者干扰,更不会有恶语相向的叫喊。

看雯方的作品集,你会误以为在浏览一个探险类博主:钻老林、趟水塘、走山路、爬树。蚊虫叮咬和擦伤刮伤是常有的事。但他其实是一个时尚博主,荒野里的挑战不是“求生”,而是“求美”。他最近一个作品取景于一个弃置了几十年的废墟。破败的土屋随时要坍塌,弥漫着一股雨季淤泥沤出来的臭味,他自己全身涂白扮作石膏雕塑,躺倒在明亮的光线里,试图表达一种颓败的美感。

和蚊子打架的一次拍摄

山蚊子很凶,他几乎赤裸,被咬得浑身是包。但他不回避穷乡僻壤里可能令人尴尬的部分。恰恰相反,那些枯枝败叶、烂泥荒草、飞虫蚊蝇都是无法修饰的现实。精致的唯美多少带点欺骗性,面对镜头,他宁愿拿出毫无保留的真实。

长头发的异端

上个月,雯方带着几个异地过来找他拍视频的朋友去县城里的饭馆吃饭。他预订了一个包厢,以为能避开很多闲言碎语。但当他们穿过饭馆前厅要进包厢的时候,旁边一桌已经吹了好几瓶酒的中年男人一边用奇怪的眼神打量雯方,一边叫嚷着“你看他是男的女的”,互相打赌,发出下流的笑声。

“怎么这么过分!”朋友忿忿地说。雯方尴尬地摆摆手表示不要在意,他说这是每天都会遇到的情况,见怪不怪。经常会有小男孩冲到他面前,仰头脱口而出:“你是男的女的?”也说不清楚这是挑衅还是好奇。回到大荔县的两三年里,雯方惹来各种各样的非议——

困惑的:“你是画画的吧?”

恶作剧的:“他是男的,你看他没有胸。”

避之不及的:“怕不是疯咯。”

在乡下,很容易就显得奇怪,在这个少吃一顿饭都会引来全村人煞有介事议论的地方,何况雯方是全村唯一一个长头发的男人。

他习惯了被当成异端。初中的某个夏天,他突发奇想穿了一条深色短裤去上学。短裤很紧,高腰设计显腿长。他觉得这是好看的穿搭,但一到学校,投过来的目光像乱石一样,嘲笑他、砸中他、钉住他。临上课前,班上一个男孩探过头来,挤眉弄眼地叫喊:“你怎么穿得跟个人妖似的?”

难过吗?他感觉更多是难堪。就像闷在一个铁皮屋里,他提议说好热啊开个窗吧,大家都不理他,还说他是个傻子。

布罗茨基说,人首先是美学的动物,然后才是其他。但是在陕西省大荔县,人首先要吃饭,然后才是其他。

雯方的父亲是个寡言少语的木匠,母亲多年前因病去世了。父亲垂着脑袋坐在木头和碎屑之间默默干活,日复一日。做出来的桌椅很稳当、结实,在村里小有名气。有一次,雯方在视频里露出了杂物间里一大堆完工的实木矮脚凳子,上漆潦草,线条笨拙,这样的凳子在网友看来有点土气。

雯方很难向父亲解释什么是美、什么是创意设计,也无法解释网名中的“雯”字取自刘雯、刘雯是谁。默契的是,父亲也从来不过问,大概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拍视频,能赚钱,但没有看过是怎么样的视频。

能理解雯方的只有两个还在上学的妹妹。她俩对雯方的化妆造型有极大热情,放暑假在家,她们经常主动做模特试妆,还会一起讨论什么样的眉型适合自己。他们有时会蹦蹦跳跳地跑到几里地外的河滩上拍摄,妹妹们对雯方设想中的艺术镜头似懂非懂,要躺着就躺着,要站着就站着,玩得浑身是泥。

雯方镜头里的两个妹妹

雯方说妹妹们也不完全当作在玩过家家,多少有点美的启蒙。他还说小妹最近也学会了拍照,有一组民族风造型的照片就是她掌镜的。前几天他看到小妹给芭比娃娃用一些边角布料做衣服,那些造型“非常有设计感,我觉得小妹也是有天赋的。”

几近成名

用“他”来代称雯方其实不太合适。从初中开始,他就意识到性别规范太死板——男孩只能穿裤子,不能穿裙子,连短裤都是冒进的尝试。高考之后,他想学服装设计,但母亲说“裁缝是女孩学的”,于是退而求其次学了平面设计。2018年开始自己做造型、拍视频,他发现短发的限制太多,就蓄起了长发,把自己定义成无性别模特。

最开始他的目标是成为刘雯。时尚杂志《嘉人》的前总监约瑟夫·卡尔曾赞美刘雯说“光爱她(light loves her)”,光影在她的脸庞上游移、变幻,仿佛月坠湖中的游戏。雯方的脸比较方,下颌角外显,颧骨微凸,眉眼是敦煌佛像的造型风格(他最近恰好也在做敦煌造型的视频),眉间距窄,眉眼距宽,眉毛上扬,形成天然的疏离感。总之,长得很特别。但因为这个长相,雯方小时候没少挨打,被同乡的孩子霸凌,奶奶也不喜欢他。

2018年7月,他窝在西安一个7平米的出租屋里自学一切东西。看美妆视频学修容、打高光、画眼影,看电影学眼神,看超模综艺学台步,手机里保存着上万张“值得学习”的照片,在Windows xp系统的电脑上学剪辑,存好几个月钱去买一台佳能750d相机。

他上传了大量妆效和造型的视频,其中一部分仿照的是刘雯的作品。到了2019年底,“农村小伙模仿刘雯”登上了热搜。多家媒体争相报道这个农村小伙的“野心”,字里行间暗示着“精神可嘉但自不量力”的轻蔑。

这次热搜让雯方几近成名。就连住在对面开小卖部的邻居都指着地方卫视的新闻跟他说:“哎,你上电视了啊。”人们大多出于猎奇而点进雯方的账号,有的鼓励他,有的骂他变态。商务合作接踵而至,甚至平底锅的广告也找上门来。

他觉得很怪,似乎仍旧身处刻板的性别规范和单调的审美范式组成的迷宫里。人们看他的目光还是和那个穿短裤的夏天一样,“我接不住这样的热度。”雯方说。

另一次“几近成名”的事情是,有人私信说,远在济南的一家商场把他模仿chanel香水广告的照片当成正式海报挂在门面上长达半年。

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维护肖像权?还是好心提醒对方?后来商场只字不提就撤掉了海报。他安慰自己,原来自己的造型和拍摄水准已经高到能够以假乱真的程度。

回到老家之后,他不再做模仿了,换句话说,创作从直觉变成了自觉。

也许是乡野比城市更有包容性,密林河滩比车水马龙能给他带来不断的创作冲动,陆续做了油画系列、人鱼系列、山精树怪系列,很多朋友说他的作品令人联想到任航。

其中一些作品,都是自拍

接下来,雯方兴致勃勃地谈起了最新一期作品,灵感来自电影《末代皇帝》。实际上是一幕常人不会留意到的画面:荷花池的游船上,几个老妃子一手摇扇一手执起眼镜窥视岸上在吃奶的溥仪。他喜欢这种鬼魅迷离的偷窥视角。

准备道具和服装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大制作。道具方面,红棕色的门框来自羊圈,浅蓝色的窗框来自柴火堆,门窗后鲜绿色的茅草是现挖的。至于那一堆带刺儿的杂草,其实是在效仿红珊瑚。服装造型的材料也是捡来的,比如废旧床单、便宜的色丁布、反光板的金色面,瓜子包装袋翻过来就是银闪闪的肩饰。

这些看似无用的垃圾,在雯方眼里都自有一种有价值的美学意义。它们可以组成层次丰富的置景,可以做成华丽的露背裙,可以搭配出未来主义的造型。他是真有天赋的。

在这期视频里,他首次尝试了带叙事性的构想,用蒙太奇的手法去表现一个深宫弃妃似梦非梦的启蒙。在手机上完成的剪辑略显粗糙,但也已经有136万的播放量,这是第二个播放过百万的视频。很多人留言建议他出国深造服装设计,可是深造意味着要花好多钱,几乎是妄想。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

用一句话来描述雯方的生活现状就是:有灵感,但是穷;穷,但是有灵感。

三年过去了,他还在用那台佳能相机。最近苦于这台入门级相机没有广角镜头,变焦效果也不好,很多画面都无法呈现。网友们总抱怨他的制作太粗糙,那是因为他的旧式电脑坏掉以后一直没有买新的,手机也是旧的。广告收入基本能维持生活,不用啃老。但是没有多少余钱去搞创作,从垃圾堆里发现美,有一半的原因是“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雯方的本名叫屈闯,“去闯”。

2012年,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被骗到了新疆。本以为是抓住了一个机会走出去赚钱,结果是打黑工。那是一家健身器材店,老板给员工们制定了一个高得离谱的销售目标,达不到不仅没有工资,还倒赔钱。做了两个月,雯方没有拿到一分钱,还倒赔了一千块钱。

狼狈地逃回家之后,母亲确诊癌症晚期。家底完全掏空了,只维持了半年多。最后的几个小时里,他抱着瘦脱形了的母亲回到老家的土房子里,眼看着母亲在自己怀里咽气。大概是精神打击太大了,他紧接着就一个人去了西安,疯狂打工,做遍了服务员、门童、化妆品柜员,赚不到什么钱,只觉得累。

状态慢慢调整过来之后,经历这么多年在城市边缘的徘徊,他庆幸自己仍然保持对美的敏锐。

谈到画画、音乐、文学等等,我们很自然地就会说这不是有钱人能垄断的,普通人、穷人一样可以创造和享有,但是谈及时尚,很多人就犹疑了。实际上,服装造型不也是一种身体写作的艺术吗?

雯方承认自己嘴笨,经常感到很难用语言去描述想象中的画面和场景。但是身体表达比语言更直接。相比于讲漂亮话来包装创意,他更在意怎么切实把东西做出来再说,大家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再譬如无性别主义的主张,他也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出色,自然就能在社会上产生回响。

2020年,雯方在努力适应时装周和各式拍摄邀约之间生发了新机遇。6月,他和摄影师在山涧合作的一组照片被意大利Vogue采用了。7月,他在杭州完成一次无性别主题拍摄。9月,成都五月公园画廊展出了他的一组造型作品。11月,他远赴深圳时装周,可惜因为不熟悉路况而错过了模特面试,只好给朋友做个编外摄影师,拍拍花絮。

今年以来,他参加了一个比拼穿搭的网络综艺节目,登上了独立杂志《An》的内页。眼下的10月,他也准备应邀去一趟上海时装周。

理想主义者的一切痛苦都根源于应然和实然之间的巨大裂缝。有人在裂缝中灭亡了意志,也有人确信能在裂缝中找到放手一搏的方向。在一部待上映的纪录片里,余华讲到小时候,他和小伙伴们经常去海里游泳,家乡海盐的海水是黄色的。但是在学校上课时,课本里说海水是蓝色的,他经常想:为什么我都看不到蓝色呢?有一天,他游了很长一段距离,一边游一边想着:我要一直游,一直游到海水变蓝。

固执吗?雯方也是这样固执。他很喜欢拍夜景,包含着夜晚更有安全感的原因,也因为夜色是天然的吸光板,能让堆放各种杂物的小院看起来更干净一些,画面的焦点也更集中一些,聚光灯一打下来,看起来就像雯方本身在发光。一个晚上,拍摄中途突然下大雨。他想下雨也很好,人走在雨里也很美,不能停,他要一直走,一直走到雨停,天光大亮。

这正是:固执求心认怪癖,山高路险人本稀;纵是毁誉千般敌,潮巨毁舟头不低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一个爱美的男人被当成妖怪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