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县医院的楼房不多,一座3层急诊/门诊大厅,两栋8层的内外科住院楼,一栋4层行政楼和一排后勤与设备混用的平房。以上楼房,再加上年前修缮一番的停车场,便构成了医院的主要建筑。
  在附近租房后,我都步行来上班。走过抬杆车道旁的人行铁门,左手边的急诊/门诊大厅迎面而来。大厅的伸缩门长期开放,只挂着一排厚重的透明塑料门帘,在第一和第二层楼之间的外楼墙壁上,四个醒目的红色大字常亮着:胸痛中心。往前走,在右手边则建着一排低矮但宽敞的平房,后勤与设备都在此处,不时传出低沉的机械运作声响。
  穿过大厅和平房中间的水泥路,再往里走,就是两栋彼此相邻的内外科住院楼。它们年岁已久,过去的设计如今看来,通风太少,采光不足,加上外墙断续剥落的灰白色方形瓷砖,逢雨天时会显得格外压抑。
  每到工作日,我便在外科楼的一楼更衣室换了手术衣,通过内部通道——两段楼梯,走到第二层的手术室,也就是我上班的地方。内部楼梯的旁边原本是一堵厚墙,后来被改成全玻璃构造,因此,相比整座楼里的其他地方,这两段短短的内部楼梯采光异常充足,尽管只能看到医院最靠里的行政楼和停车场。
  实际上,除了县医院,县里另有一家中医院,但从上月开始,中医院翻修住院楼以来,由于床位压缩,很多病源就都往这里走。医院突然的热闹,使一直零散的手术量增幅明显,绩效的确也涨了一些,但这份热闹有时又会使人感到一阵厌烦。
  究其原因,在增加的手术量里,主要集中在普外科,比如阑尾切除、疝修补、混合痔外剥内扎和胆囊切除等。它们都是手术时间较短的手术,来得快去得块,无形之中也压迫着麻醉节奏。
  上周五,我麻了六台,且都是短平快手术。尽管一身疲倦,但我还是回想着某两例病人的家属。对于麻醉科而言,签署麻醉同意书是医患沟通的重要组成,而白天的场景又非常经典。
  第一例病人,6岁患儿,斜疝修补。我在广播上叫了名字,很快,一群成年人,大概五、六个,乌泱泱地涌进了麻醉协谈室,隔着玻璃窗喘着粗气,群情激愤地盯着我。
  我翻开病历夹的麻醉同意书,他们立马围了上来,我每说一句,他们便要拧一次眉,每个人眼睛上方都像爬着两条毛毛虫。他们也不时提问打断我,看得出是忍不住打断的,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又互相埋怨起来,“你问什么问?先听医生说!”“怎么,我没有资格担心一下?妈才是妈?爸不是爸?”立即,其他年纪大点的家属又一起骂他俩尽讲些有的没的。总之,他们很是焦躁,又有些可爱。
  后来我总算把话讲完,镇痛泵选择上,他们又出现分歧。刚才炒嘴的年轻夫妇站到了一条战线,想安置镇痛泵,而其他年纪大的家属开始七嘴八舌,“听他们说的麻药用多了不好”、“镇痛泵影响记忆力”、“还要影响智力发育”等等话语,弥漫在麻醉协谈室里。我重新给年轻夫妇解释了一遍,他们最终拍板签下了镇痛泵。我转身进去时,年级大的家属还是不忘嘱咐一声,同时也带着某种祈祷,“阿弥陀佛,医师诶,就麻烦你好生照看了哈!”
  这样的家属,是群体家属,最常见于儿科病人,他们往往目标一致,在参与医疗的过程里抢着事情做,也生怕自己对病人的爱与责任被别人分去。
  第二例病人,73岁男患,混合痔外剥内扎,我接连在广播上叫了好几次名字,正准备打病历夹里留下的家属电话时,一个两鬓泛白、头发有些乱蓬蓬的女人才慢吞吞走进协谈室来。
  她极瘦,脸上皱纹很深,有如枯柴,伏在窗台上的一双手却很大,青筋凸起,每一片指甲都很厚实,像是披在指头上的盔甲。我一一讲起病人的情况,半麻和全麻的区别,然后讲术后镇痛泵。我尽量说得大声,她听得也很认真,但不知道是不是听力下降的原因,她依然把耳朵紧靠窗口,几乎就要将整颗头塞进来。讲完后,我问道,“老人家,听明白了吗?半麻还是全麻?需要镇痛泵吗?”
  恍然大悟似的,她立起身来,接着却摆了摆大手,咧嘴一笑,说道,“医师诶,我不懂,你们说啥就是啥。”
  我又问,“老人家,你的子女呢?”
  她说,“都在外面打工呢,只有我跟老头。”
  签字时,她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于是我先在白纸上写了一个“夫妻”,然后再让她照着样子画。她很努力地画着,但歪歪扭扭的总是不成样子,我只得等着,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我也老了。
  我反复想着他们,特别是那位削瘦的老人,她不该被人忘记,至少在我忘记之前,我应该把她写下来。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当麻醉医生找你签字时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