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老年人去整形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2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老年人去整形

老年人去整形

老年人去整形

做医美的老年人正在变多,其中多数是女性。她们大多选择改变不是特别大的微整形,除皱,祛眼袋,上眼睑松弛整形是需求最多的,做激光、射频美容也很常见。年轻时,她们把欲望隐藏起来,等到老了,才决心尝试。

老年人走进整形科

2021年8月12日下午2点,北京朝阳区一座商场内,38岁的大女儿王丽带着59岁的妈妈李秀莲前往眼部整形修复医美诊所。一周前,妈妈在这里完成了上眼睑松弛矫正术,这天,是她拆除术后缝合线的日子。

出门前,李秀莲精心打扮,她选了一身墨蓝色带花的丝绸长裙,搭配黑色运动鞋,棕红色的头发梳起一串马尾,抹上防晒霜,又戴上太阳镜。

再次踏进诊所,李秀莲还是很紧张,全程女儿都在她身边陪着。二十分钟后,拆线结束,检验成果的时刻到了。她拿起镜子,眼珠上下转动,来回打量,拆线后眼睑处尚有些红肿,眼角原本松弛的皮肤被提起,清晰可见的双眼皮使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女儿问她的感受,李秀莲说:“我的视野开阔了。”

她对这次手术效果很满意。在近60岁的年纪,她走进整形科,下了很大的勇气。她的女儿用手机记录了妈妈进入手术前的那一刻。8月5日下午3点,妈妈抽了血,查了血压,又验了尿,检验结果一切正常,换上蓝白色手术服后,她坐在床前等待。女儿把镜头推到妈妈的脸上,“马上要手术了,妈妈要变成大美人。”

话音刚落,李秀莲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她背过身去。

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术后,李秀莲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眼皮上贴着冰敷的面膜,她迫不及待地跟女儿聊起手术的经过。“我看见她们戴着手套,在我脸上涂药,又打麻药,怕我紧张还跟我聊天。”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她变成了一个小姑娘,最后她总结说,有一点疼,但能够忍受,很值得。

刚拆完线时的模样

在整个医美市场把目光聚焦在年轻人身上时,像李秀莲这样5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对医美的需求和潜力已经显现。早在2018年,阿里健康数据显示,银发族医学美容支出是2017年的4.4倍。抗衰老、除皱产品、水光针等医美项目是热门。到了2019年,中老年人医美的热度进一步攀升。天猫医药数据统计,2019年十一长假期间,走进医美机构进行口腔护理、医美手术的中老年人群,比2018年增长接近2倍。

为李秀莲做手术的师丽丽,是整形结构的负责人,从业17年。师丽丽还记得,王丽第一次来找她,想为妈妈做双眼皮修复,她是拒绝的。

李秀莲曾经做过两次双眼皮手术,又因早年左侧眼睛受过伤,导致手术后眼球突出,眼皮肌肉薄弱,看起来一边眼睛宽一边眼睛窄。老年性肌无力无法改变,即使做了手术,也极易复发。复发率达到50% ,修复手术能改善的空间其实并不大。

如今,医美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属,但涉及50岁以上的人群,医生们会更加谨慎,反复评估。年轻人只需要查血常规、乙肝五项,上了年纪的人还要考虑三个重要指标,即心脏功能,血糖和血压。师丽丽介绍,一旦哪个指标不合格,手术就会存在风险。师丽丽说,单纯为追求美的整形外科手术,业内有个不成文的年龄限制,最小不能低于16岁,最大卡在70岁。

但是最终师丽丽医生还是同意了为李秀莲做手术,因为老人的上睑下垂挺严重了,遮盖瞳孔影响视野,不干预治疗极易造成剥夺性弱视。为了不给老人造成二次创伤,这次她只解决皮肤松弛问题,让皮肤不再松弛耸拉着遮挡视野。也算是完成老人这么多年的一个小小心愿。

和李秀莲不同,58岁的王桂英做整形就是为了变美,让自己更年轻。

2016年到2021年,她先后做了纹眉,漂唇,祛眼袋,切眉,拉伸双眼皮,打了除皱针,用激光去斑,还尝试光子嫩肤,热玛吉等最新款的仪器。她住在四川资阳,大多数时候,她就在离自己家不远的美容诊所,偶然也会和姐妹组团去成都的整形医院。

最近,她在做的项目是塑形瘦腰,她描述过程,用各种精油抹在肚子上,仪器来回按摩,最后裹上保鲜膜再蒸十来分钟,整个过程一个小时,她每周要来做两次,坚持了一个月,她说瘦了四五斤,原来的裤子穿得紧,现在能放得下一个拳头,她感到很满意。

王桂英此前是幼儿园教师,50岁退休拿着养老金,在小城镇过得很滋润,她周围有着许多相同工作和生活背景的同龄人,身边的姐妹也都有纹眉、割双眼皮等经历。在她们中间,口碑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王桂英说她经常光顾的美容院是基于朋友的推荐所产生的信任。

师丽丽观察到,50+的女性走进医美机构,一部分人群是因为她们工作优秀,有职场社交需求;另一部分是影响到生活,迫切想得到功能性的改善;还有是为了追求美,心态也更开放。无论带着怎样的目的,她们的目标更为明确,想一次性解决某个问题,“她们的诉求就是年轻化,人显得年轻,心情便会好,心情好了,可以多活几年。”

王桂英做完漂唇

王桂英的女儿何娟今年36岁,每次母亲做完一项手术会跟女儿炫耀,给她打视频问她做得好不好看,有没有变美。起初何娟对妈妈纹眉,割双眼皮并不在意,觉得只是小手术。后来动静越来越大,何娟担心安全问题,多次劝妈妈停止,但她依然我行我素。

“我自己觉得高兴,我也不在乎别个说啥子。”王桂英说。

早年的整形记忆

为了做这次手术,李秀莲从山西临县到北京。来北京前,她已经期盼了大半年,但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做医美,她的上眼睑动过两次,两次都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尝试拉眼皮是在她38岁那年。李秀莲是一名裁缝,在当地的供销社里有自己的门面,靠给人做衣服维持生计。长时间用眼过度,她发现自己在穿针线的过程中,视力有些模糊,她是单眼皮,那时她隐约感觉到眼皮很重,变成双眼皮垂下来,睁眼都显得费力。

眼睛导致工作受到影响,李秀莲很着急。90年代初期,美容院这种新潮时髦的产物,开始遍地开花。李秀莲至今记得,那是镇上开的为数不多的一家美容理发一体的小店,由珠帘子隔开,外面理发,里面10平米的地方摆着一张床,旁边放着一堆椅子,这便是美容的场所。

李秀莲是被朋友介绍过去的,她没有和家人商量。进去后她看到很多人在排队等着,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她站在那里觉得很不好意思。轮到她时,整个过程不到一小时,“很疼,我强忍着也不敢叫唤,完事后,眼皮上面贴着宽条,冰冰凉凉的”,她回忆道。

就这样,李秀莲匆忙地完成了手术,手术费用花了她两百块钱,术后她的眼睛肿得很厉害,吃消炎药也没有用,她又去卫生所打了两天吊针。

半个月后,眼睛完全消肿,李秀莲照镜子才发现,自己的眼睛成了什么模样,一边宽一边窄,变成了大小眼。她很生气,但那时她并不懂,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每天照镜子,心里还存着一丝期待,“会好的,等它慢慢恢复”。这样等了一年,李秀莲才彻底死了心,她去美容院找人理论,发现店铺早已人去楼空。

年轻时的李秀莲长相清秀

做裁缝的哪能不爱美呢,1米68的高个,李秀莲喜欢穿长裙,那些裙子都是她自己动手做的,流行全棉或是丝绸的布料,她还会做出各种新潮款式。

开门做生意,李秀莲不太敢直视人的眼睛,怕旁人看出端倪,她也很少向家人提及自己的感受。隔了五年,她迎来了第二次整形的机会。

这次还是朋友介绍的,好姐妹要去县里做双眼皮,告诉她省里来了一位很有名气的眼科大夫,医术高明,李秀莲心动了。

那场手术,李秀莲唯一的记忆,是医生将眼部抽出的脂肪拿给她看,那种液体类似于鸡肚子扒出的肥油,“眼部脂肪太厚,抽掉一些,就能给你往上提”,医生这样告诉她。

这次手术非但没有改善眼部形态,反而更加糟糕,李秀莲感到她的眼球底部常带着血丝,像得了红眼病,左右斜眼看,也会有拉扯的疼痛感。

眼睛带来的不适,对工作产生极大的影响,李秀莲忙活半天也赚不到几个钱。那个时候她的丈夫工作申迁,调去县城当干警,家里的老人也已80高龄,加上家中4个孩子,43岁,她关了裁缝铺,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相比于李秀莲,王桂英在教育机构工作,家庭境遇会好很多。她身材纤细,大长腿,双眼皮,鹅蛋脸,卷短发,年轻时,她就是一个爱美的姑娘。

20年前,纹眉刚刚兴起,她悻悻然跑去体验,一点也不害怕。那时流行的眉形是一字平眉,那种蓝色的浓郁的眉毛贴在她的脸上,让人印象深刻。

早年,她还做了漂唇。先用唇笔勾出唇线,使轮廓看上去更加分明,再用颜料一针针扎进嘴唇染色,类似于文身。她已经忘了最初嘴唇的颜色,她做过很多次,桃红,胭脂红,玫瑰红,每隔一段时间她会更换一种颜色。

在女儿何娟的印象里,妈妈很潮流,经常染发,短发保持蓬松的造型,她不会吹头发因此常常去理发店洗头。妈妈会穿喇叭裤,还有绵绸的衣服,衣服很短刚好到肚脐。

妈妈很爱社交,有很多朋友,她们周末聚会,去KTV唱歌。那会何娟上小学,她将女儿带着,喝酒唱高兴了,也和女儿合唱一曲。

那个年代,对女性尤其是已婚妇女,有约定俗成的要求,像王桂英这样的举动,不能被大多数人理解接受。女儿8岁那年,王桂英与丈夫离婚,她独自带着女儿生活。

32岁那年,王桂英做了很大的手术,她的子宫内长了肌瘤,手术将整个子宫切除。很多年后她意识到,当年的病可能没这么严重,但为时已晚。她没有想过要二胎,即便如此,子宫对于女人来说也意义重大,从此她不来月经,内分泌失调,下眼睑处也长出许多雀斑。

“我听说失去子宫的女人,会老得很快。”二十年后,王桂英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 藏起来的痛,只有她自己才知晓。

王桂英(左一)跟朋友们喝酒

老了,才更想变美

王桂英从五年前重新开始进入美容院。她遇到老同学,感叹她的年轻,在对方的游说下,她决定重新修整自己眉毛。

年轻时反复纹眉留下的痕迹,需要花更长时间去清洗,感受到药水在皮肤上摩擦,刀刃一下下贴着眉毛划,王桂英不觉得疼。她听从纹眉师的建议,纹了细细的柳叶眉,反观年轻时的审美,她觉得远没有如今看上去优雅自然。

想变美的欲望,是一点点释放开的。起初,她把年轻时做过的地方一点点进行修缮,眉毛,嘴唇,接下来是眼袋,每改善一处,她都觉得自己至少年轻了一两岁。即使是素颜的状态,也显得气色红润,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心情愉悦。
王桂英的朋友见了也夸奖,变漂亮了,哪里像快60的人,越活越年轻。她去美容院的次数逐渐增多,面部保养一小时,然后再去菜场买菜,做饭。去菜市场也穿高跟鞋,她的手上戴着三个戒指,一边手腕戴着玉镯子,一边戴着金镯子,耳朵上戴着耳环,做家务时也是这套装备,她一点都不嫌麻烦。

常去的那家美容院王桂英成了熟客,推销员介绍任何项目她都不拒绝。他们告诉她眼角的皱纹最显老,拉伸眼皮让眉眼上翘,会精神许多,又说现在的科技先进,注射一针肉毒年轻十岁。大多数时候,王桂英并不真正理解那些医美专有的名词,她只关心效果,期待短时间就能变美、变年轻。

只要不涉及开刀,流血,小的微整她都能够接受,且行动果决。去年,熟悉的老板向她推荐新的医美项目,这次是去成都一家更好的诊所,包车当天做完当天回,她拉来3个姐妹,风风火火地上了车。

那次她打了除皱针,隔了几天又去做了提眉术,一共花了近八千,这是她到现在为止做的最贵的项目。她的女儿在成都工作,做完手术后,她给女儿打电话问成都好吃的馆子,并告知自己动了手术。女儿感到吃惊,来不及询问详细的细节,王桂英就挂断了电话。

做提眉,需要将眼皮松弛的皮肤祛除,再拉伸,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术。当晚,女儿何娟给她播视频,看到她整个眼泡肿得很大,何娟想问母亲哪做的,诊所是否正规,王桂英不想让女儿干涉太多,她含糊几句,就转移了话题。

生活中的王桂英

这一两年母亲频繁去做医美,何娟不是没觉察到。她看到母亲的朋友圈发美容优惠的截图,看到她在抖音炫耀自己的新造型,也听到母亲的朋友们做医美的经历,她隐约感到母亲越陷越深。

“身体健康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花钱遭这个罪?”何娟试图劝解母亲,她觉得人年纪大了,衰老是自然而然的过程,脸上多两条皱纹或是皮肤暗沉,只要心态好,健康,其他都不重要。

王桂英则不这样认为,她年轻时就爱美,性情洒脱,她抱怨女儿一点都不像自己。每次女儿回家,穿一身宽大的运动衣,她看不惯,数落她一点也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为穿衣,母女俩总闹得不愉快。女儿生孕后身材走样,王桂英督促她减肥,甚至建议她去打瘦脸针,说她不如自己,老母亲到了这把年纪还想着保持好的身材。

王桂英1米62,最重的时候也不过一百来斤,这个体态她保持了几十年。2017年,小孙子出生,她到女儿家带孙子。王桂英抽烟,烟瘾一上来,躲在门外,抽完后还去洗手洗脸,但仍受到女儿的责怪,她狠下心把烟戒了,也变得能吃,胖了二十来斤。“毁了,毁了。”她后悔不迭。

光阴流逝,年轻的容貌不在,越是如此她越想抓住些什么,王桂英说再不扮美,就真的老了。她在意脸上的雀斑,想了许多法子,也做失败过。一次做光子嫩肤,机器在脸上打出一个大水泡,疼得她直叫唤,结痂后在苹果肌处留下一个黑斑。

像王桂英这样,整形失败的例子,在新闻中屡见不鲜。2018年《大连晚报》曾报道一位年过六旬的女士在做切眼袋手术后,险些双目失明。她的眼下外睑处外翻,睡觉都闭不上眼。去大医院看,才发现整形失败,导致角膜发炎,更严重的后果是角膜溃疡、脱落,完后就彻底失明。

王桂英很生气,但她并没有找老板理论,觉得是熟人,拉不下面子。早两年做的眼袋她也觉得不够好,眼袋割除后,眼窝凹下去显得可怖。有美容院的人在她耳边吹风,劝她去做填充,她有些动摇,有失败的教训后也变得谨慎,没有立马答应。

王桂英的朋友有的去到大城市,和儿女一起生活,她们思想更前卫,见得更多,有女儿和母亲一起去割双眼皮,也有的定期去美容院做热玛吉。每每和姐妹们视频,说起这些,她听来一些新的技术,还是会心动,她说已经做得太多了,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也有,总之想去尝试一下。

美美地老去

受互联网的影响,新一代银发族也过上了刷视频网站、看小说、唱K、网上购物,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生活的日子,年轻时没有赶上好时代,年过半百,她们像解放了自己,各种奇怪的想法和欲望都想去实现。

21岁的张佳佳在北京一所大学里读大三,2020年春节,她回到南宁老家。和母亲买年货的途中,路过一家整形医院,门口挂着很大的广告牌,张佳佳随口说:“明明这些人整形不太成功,还要摆在那儿。”母亲顺着她的话茬说:“去年我去做了微整形。”

张佳佳感到很意外,她的母亲今年52岁,在她印象里妈妈对整形态度保守,不像会去做这事的人。她问母亲做了什么项目,母亲支支吾吾地说不上来,只说是在苹果肌处打针,打了几天后效果明显,她感到脸蓬蓬的,红润饱满得像少女。

张佳佳很生气,原因是她觉得母亲不能真正了解项目,含含糊糊的就去做了,存在的安全问题,合规问题,也没有和任何人商量。

后来母亲坦白,她购买了一个套餐,总共4小瓶,打一针能管半年,用了两针。她描述过程,用的针头更粗一点,直接扎进皮肤,在脸上扎了十来个针眼,打完后针眼清晰可见,“太疼了,还剩两针我都没勇气去。”母亲说。

张佳佳听了觉得又可气又好笑。她考上大学那年,母亲49岁,向父亲提出了离婚,此后母亲开始放飞自我。她买很多化妆品,堆在梳妆台前,重新学习化妆;也开始购买花裙子,各种风格不同款式,看到女儿穿了一件好看的衣服,她会大声夸奖;她还养了一只拉布拉多犬和一只橘猫,为它们取名小虎和小意。

母亲和猫咪

张佳佳能理解母亲婚姻生活的压抑,她的爸爸和妈妈性格截然不同。爸爸传统古板,妈妈开朗,敢于去做冒险的事。她记得母亲做过最“跳脱”的事,是2019年,一个人开车从广西回到四川老家,途中经过崎岖的山路,开了两天两夜。母亲觉得自己开车自由,能带许多东西,累了就停车休息。平安抵达后,母亲带着骄傲的口吻对她说:“我说了,我一定行。”

张佳佳形容自己和母亲的关系更像是朋友,说话随意,上了大学她们还会保持频繁的电话沟通,母亲也会跟女儿聊起自己的婚姻,她对女儿说和你爸爸生活太压抑,许多想做的事没法做,现在她想为自己活着。

工作上,母亲是个女强人,夫妻俩是同行,共同做生意,离婚后,生意划分开,母亲也能独当一面。她去谈生意,意识到自己要更注重形态,她身边的朋友也有50多岁依然在忙事业的女性,她们有社交需求,会定期去美容院做保养,也会尝试微整形。

李秀莲的大女儿王丽,在做了妈妈之后,才真正理解了母亲。2013年她怀孕,一下子胖了30斤,生产后,又从160斤瘦回110斤,生育使她的身体发生变化,她做文字工作,那时整个眼皮耷拉下来,睫毛压着眼成了一条缝。她去诊所做了眼皮的提升。

自己做成功后,她想到母亲做毁的眼睛,动了帮母亲做双眼皮修复的心思。母亲当然不愿意,一方面失败了两次,感到恐惧,另一方面,勤俭节约的妈妈,不舍得把这份钱花在让自己变美上。

偶然的机会,她在新氧上刷到医美公益修复信息,可以为遭遇黑医美的人群做修复。在反复确认医院的资质和医疗水平后,她给母亲报了名。审核通过,她告诉母亲这个消息,母亲不相信。王丽回到老家,拿着自己提前做的功课,从头到尾跟母亲沟通,又指着自己做过手术的眼睛,她宽慰母亲,希望能弥补母亲年轻时的遗憾。最终,母亲跟着她来到了北京。

做完手术后的李秀莲心里很高兴,等了三十年终于去除了自己的心病。前两年她的丈夫去世,孩子们都已长大,有了各自的家庭,自己成了奶奶,又帮着孩子带孙子,在小区里带孙子的奶奶们与她打招呼,看见她的变化,纷纷夸奖变漂亮了。她还和那些奶奶们去做了纹眉,“花了两百多,哎呀,又是几袋米面钱。”她笑着说。

最近,王桂英想去做眼袋填充,有好的项目她还去尝试一下。离婚后她又再婚,现在丈夫会陪着她一起去做美容。王桂英有一堆好朋友,她们几家人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唱KTV,打麻将,前几天朋友过生日,她们聚会到夜晚12点。“我还不老呢。”她说。

*文中受访者部分为化名

这正是:
人到暮年老来俏,博浪曾和惧浪潮;儿孙更需言多聊,莫让孤寂漫眉梢

老年人去整形

老年人去整形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