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2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8月13日,北京同仁堂发出声明,正式对天津同仁堂提起商标字号侵权诉讼。而此时正值天津同仁堂二度冲刺IPO的关键时期。

据报道,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日前发布声明称,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与北京同仁堂“同仁堂”文字和“同仁堂”注册商标高度近似的侵权标识,并通过企业名称文字突出使用、虚假宣传等方式引起混淆,侵害了北京同仁堂注册商标专用权等权利,并构成不正当竞争。目前,北京同仁堂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而天津同仁堂方面尚未正式回应。

另据报道,天津同仁堂曾于2018年首次申请主板上市,排队两年后撤回申请。今年6月28日,天津同仁堂再次在创业板递交IPO申请,并已于7月17日进入问询环节。值此天津同仁堂二度冲刺IPO关键时期,北京同仁堂提起的诉讼或将影响其IPO进程,而有关老字号的保护与发展问题,也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在实际使用中,北京同仁堂(上图)与天津同仁堂的相关标识都有着较大不同。

两家“同仁堂”历史上就曾打过商标侵权官司

回顾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的历史,最早可溯源至清代成立的“同仁堂药室”。

据两家同仁堂的官网和网上公开资料显示,1669年(清康熙八年),乐显扬在北京创办同仁堂药室,标志着同仁堂品牌创立。从1723年开始,北京同仁堂为宫廷供奉御药,一时备受推崇。

但北京同仁堂在发展过程中也历经了诸多坎坷。因资金周转问题,北京同仁堂当家乐平泉不得不对外招股。于是,乐家姻亲,也就是乐家女婿张益堂入股了北京同仁堂,开始统领经营、分管制药。

后来,乐平泉成功将北京同仁堂收回自营,而张益堂也从北京同仁堂处赎回股份,在天津另立“张家老药铺”,一度曾为北京同仁堂在天津的代理商。

1852年,张益堂未经乐家许可将“张家老药铺”更名为“天津同仁堂”,引起乐家不满,随后北京同仁堂起诉天津同仁堂侵权。天津同仁堂败诉,被判决不能卖北京同仁堂的药品,也不允许其使用北京同仁堂的商标,但允许其使用“天津同仁堂和记”的名称。

新中国成立后,两家同仁堂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北京同仁堂归为国有,天津同仁堂则历经多次股权转让后,成为民营企业。

北京同仁堂的“同仁堂”商标,为中国“首批马德里商标注册”的国际商标,于2006年被商务部认定为首批“中华老字号”。

巧的是,同年天津同仁堂也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注册商标为“太阳”。而其前身天津同仁堂制药厂,此前还于1994年被原国内贸易部认证为“中华老字号”。

因此,两家同仁堂都是“中华老字号”,经营范围均涉及中成药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也都在相关市场上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北京同仁堂的“同仁堂”商标与天津同仁堂的“太阳”商标。

字号与注册商标
一般有两种侵权责任需要认定

此次,北京同仁堂再诉天津同仁堂,系典型的老字号与注册商标相冲突的案例,又因涉及历史渊源问题,在处理这类权利冲突的案件时,应遵循尊重历史、保护在先权利、诚实信用和公平竞争等原则。

字号与注册商标产生权利冲突,可能会有以下两种侵权情形:

如果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构成商标侵权。

如果企业名称中未突出使用其字号,但企业在正常使用行为过程中误导公众,导致消费者混淆或进行了虚假宣传的,则依法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

所谓“突出使用”,是指企业在使用其企业名称时,有意将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字号从企业名称中独立出来,通过放大字体、改变颜色或变化字形等方式,突出使用在商品本身、商标包装或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其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

“突出使用”之所以被强调,是因为企业在以长期独立而醒目的方式使用被突出的字号时,该字号发挥了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指示商品或服务提供者的作用,从而构成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行为。

倘若企业明知他人在先注册商标的存在,仍有意突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字号,同时又导致消费者混淆的话,则侵犯了他人的注册商标专有权。

需要注意的是,将企业字号突出使用,若因特殊原因,不会构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则并不会与他人的注册商标相冲突,突出使用的该字号甚至还可以构成未注册商标。

早于2018年4月,天津同仁堂即提交招股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排队两年多之后撤回申请,直到今年6月以“津同仁”名义二度冲刺A股上市。

是否诚实信用
是天津同仁堂侵权与否的关键

具体到此次北京同仁堂诉天津同仁堂一案,因该案目前尚未进入法庭审理阶段,相关材料也并未向公众公开,假设公开可供查询的资料皆为真实,则针对本案的情形,在涉及商标侵权的问题上,法院应着重考量天津同仁堂这一字号的知名度和其是否诚实信用。

鉴于涉案主体对商标和字号的权属,在历史上就进行了一定的权利划分,那么双方在各自的使用过程中,都应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遵守各自的权利边界。

假设天津同仁堂在后续的使用过程中,在市场上积累了相当的知名度,其声誉足以高到可以将其与北京同仁堂区分的程度,则天津同仁堂使用其字号,甚至突出使用其字号,并不会导致消费者混淆,从而也就不构成商标侵权,其继续使用“天津同仁堂”这个未注册商标,也并不会损害北京同仁堂注册商标专有权人的利益。

只不过,天津同仁堂只能将字号作为未注册商标进行使用,倘使将其字号注册为商标,则会与北京同仁堂的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在商标申请注册阶段就会面临被异议或无效之虞,更遑论会有侵权的风险。

我们注意到,天津同仁堂以“天津同仁堂”“天津同仁”“同仁”申请注册的商标,至今未被核准,也侧面证实了这一观点。

但如果“天津同仁堂”并未积累出相当的知名度,那么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天津同仁堂只能保留其字号,无法进行突出使用。此时应考虑天津同仁堂字号的正常使用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在“成都同德福合川桃片有限公司诉重庆市合川区同德福桃片有限公司、余晓华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与“老字号”具有历史渊源的个人或企业在未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前提下,将“老字号”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字号或企业名称,未引人误认且未突出使用该字号的,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或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制止行为的方式保护利益,维护市场秩序,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正当通常要依据具体情形进行个案判断。在北京同仁堂诉天津同仁堂一案中,天津同仁堂在对字号进行正常使用过程中是否实施了混淆行为、是否做了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标宣传,还有待于案件的进一步推进与公开。

据报道,天津同仁堂在2018年就曾递交过在主板上市的招股书,后于2020年12月撤回申请。今年6月28日,天津同仁堂再次递交了在创业板上市的IPO申请,并已于7月17日进入问询环节。

这也意味着,在此冲击IPO的关键时期,天津同仁堂如果败诉,其A股上市的二度冲刺很可能就此终止。有鉴于此,北京同仁堂提起的天津同仁堂商标字号侵权诉讼,备受社会各方关注。

为此,解决具有历史渊源的老字号与注册商标之间产生的权利冲突,应在尊重历史与现有市场格局的基础上,为老字号和谐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的同时,充分保护注册商标专有权人的利益,实现各主体之间诚实善意且包容的发展。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两家「同仁堂」再起诉讼,「老字号」商标该如何保护?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