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2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1918年6月,在迷踪拳祖师爷霍元甲“吓跑”俄国大力士的十年之后,京城迎来了第二个前来送死,哦不,前来摆擂的俄国人康泰尔。

与前辈一样,这个俄国“大力士”也人高马大,力能扛鼎,号称“一双铁拳,打败天下无敌手”。

也不知道是这老毛子真有两把刷子,还是宣传做得好,此前,他在欧美国家摆擂时,连赢十场,名声大震。

为了让所谓的“东亚病夫”胆颤,康泰尔一到北京,就向中国武术界下战书。大意是,你康爷爷我来了,中国武术界的孙儿们赶紧过来磕头!

康泰尔背后的资本还在民国报刊上大做广告,声称自己能“屈钢轨,断铁链,有1.4万磅的力量”,并重申,津门霍元甲不在了,你们干脆认输算了。

经过一番大肆宣传,中国武术界上下都知道有这么号人物。

在当时中国唯一一个民间武术团体“天津中华武士会”的号召下,总教习、形意拳名家李存义携同师弟张占魁、门人韩慕侠等人前往北京应战。

01

考虑到李存义和张占魁年事已高,到了北京之后,众人商定,由韩慕侠主打,李、张二人做技术指导。韩慕侠并没有推辞,立下军令状称:“在中国人生活土地上,不许老毛子耀武扬威!”

但其实,这一年,韩慕侠已经42岁。与他的恩师张占魁和师伯李存义相比,不算年轻太多。

次日,按照打擂规则,韩慕侠与俄方签订了生死文书,全力备战。

对于这名经过千呼万唤才应战的中国武师,俄国大力士康泰尔不屑一顾。

在正式开打前,康泰尔还想为自己造一波势。他特别命人准备两个带把手、直径约80公分的大铁球,自己在台上左右开弓,拿在手上来回挥舞,以展示自己的力量制霸。

康泰尔此举着实吓坏了在擂台下观战的中国百姓,他们不禁犯起了嘀咕:“这老毛子这么厉害,咱中国的武师管用么?”

韩慕侠明白对手意在吓跑自己,也不废话,直接冲上去,双手举起康泰尔用来炫技的大铁球,稍一用力,球立即扁了。

康泰尔完全没想到中国武师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气势上立马弱了下来,赶紧对外宣布:“今天重在展示,明天才正式比赛!”

当晚,康泰尔为避免发生跟老前辈一样的故事,特地向负责北京城治安的警察厅总监吴炳湘行贿,要求政府干预此事,禁止比武,将中俄双方的打擂改成“演武”。

收了厚礼的吴炳湘,自然替人消灾。他让手下人以“两方比赛武力,必互不相让,偶一失手,必致危害性命,恐伤人员,难对外交”为由,要求韩慕侠等人停止比武。

得知此消息后,想起康泰尔的气焰嚣张,韩慕侠怒不可遏,直言:“生死何足惜,如果康泰尔携奖而归,直视我国无物。”

韩慕侠此言,引起了在座武师们的一致认同。因此,在收到警察的通知后,韩慕侠等人随即赶到了康泰尔下榻的六国饭店,要求对方与自己决一死战。

哪知康泰尔一见到韩慕侠,又摆出了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韩慕侠实在没忍住,对康泰尔身旁的翻译冷笑道:“我平素专打大个子力士,我打你如同打耗子一般。”

在听到翻译的原话叙述后,康泰尔冷不丁地朝韩慕侠挥了一拳。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韩慕侠从旁一闪,躲过了此招。

紧接着,康泰尔另一只手也朝韩慕侠咽喉处袭去,意图一招毙敌。

结果,韩慕侠使出一招八卦挑掌,双手由内而外往上一撩,康泰尔的攻势瞬间被瓦解。

没办法,康泰尔只好使出他神奇的抓举功,意图将韩慕侠高举于顶,重重摔下。毕竟以他的身高和以往比武的经历,这点招式可谓得心应手。

然而,就在他双手想要去触碰韩慕侠身体时,他底盘的弱点也在韩慕侠眼前暴露了出来。

正所谓“七分看脚,三分看手”,底盘不稳,是练武之人的大忌。趁着康泰尔主动攻击自己,韩慕侠一把用脚猛扫对方双脚,在对方失去重心,身体倾斜的同时,双掌发力,以开山裂石之功,将康泰尔重重地拍在地板上。

这一刻,康泰尔已经没了之前的趾高气扬。

当他听说韩慕侠还要与自己打10盘,将其曾经获得的金牌收归囊中时,这个近两米的大个子直接躺在地上求饶,表示日后不再称自己为世界第一大力士,取消所有的比赛,写下认输协议,退出中国。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韩慕侠等人才离开了饭店。

很快,中国武师打败俄国大力士的消息不胫而走,国人尚武之心,再度雄起。

02

此战过后,康泰尔来中国没火,但韩慕侠火了。

韩慕侠,原名韩金镛,出生在晚清一个武官家庭里,是韩家独子。别看他是一根“独苗苗”,受穷文富武的影响,出身行伍的父亲,从小就有意识培养孩子的武学观念。

正值19世纪末,中国饱受压迫,父亲不愿意儿子走自己的老路,而是希望学武的儿子做一个济世安民的大侠。

于是,父亲把十里八乡能请得动的武术名家邀回家中,包吃包住,让他们把毕生武学倾囊相授于韩慕侠。

在多个武师的指导下,韩慕侠的功夫日渐精进。还未成年,十里八乡就找不到对手了。

这还不止,年轻人血气方刚,下手自然狠了点,韩家常常能见到缠着绷带的武师找到韩父要求辞教,声称自己再被韩慕侠揍下去很可能老命不保。韩父无奈,只好送走所有武师。

但耐不住韩慕侠是个“武痴”,没有师傅之后,他常常天不亮就跑去野外朝着两棵大树施展武功。经年累月,两棵大树也承受不住韩慕侠的武艺,纷纷枯萎。

为了防止儿子回家找人切磋,韩父托人找了不少关系,终于让他找到了制服韩慕侠的法子——拜八卦掌传人张占魁为师。

张占魁跟此前教韩慕侠那些武师不同,人正儿八经是拳术“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的嫡传弟子,江湖人称“闪电手”。

在两人初次过招中,尚不懂如何变换掌法、行不走转的韩慕侠几掌便被张占魁拍倒在地,动弹不得。对于张占魁的武功,韩慕侠心服口服。眼见收到了这么个好徒儿,张占魁也是颇为高兴。

张占魁随后将韩慕侠介绍给了自己的义兄李存义。李存义乃形意拳祖师爷李洛能的徒孙。

得到两位名家的倾心指导,韩慕侠武艺更加精进。

当时的武林界,遵从一个徒弟就拜一个师傅的规矩,即便李存义如此喜欢韩慕侠,仍不忍夺义弟之所爱。但韩慕侠身为一介武痴,全然无需顾及世俗枷锁,于是在形意拳、八卦掌之外,又先后跟了7位当世武学名家修习武艺。

短短数年,取各家武艺之所长,韩慕侠终于开创了自己的流派——韩式形意八卦。

小有所成后,江湖人送外号“玉面虎”的韩慕侠也走上了所有武师走过的老路:开馆授徒。

在韩慕侠毕生所收的弟子中,周恩来算是其中名气最大者。

那时,韩慕侠在开馆授徒之余,也受聘为天津南开学校的国术老师,负责教授学生武术,强身健体。而周恩来此时还表字称周翔宇,靠着伯父微薄的打工收入,供读于南开。但周翔宇同学学习刻苦认真,入学第一年就经老师们推荐,成为南开历史上第一位免费就读生。

就这样,青年才俊周恩来与武术名家韩慕侠相遇于南开学堂。

与文化课修习一样,对于练武,周恩来也是一丝不苟。

在形意八卦基础“站桩”环节,周恩来就远比常人刻苦认真。韩慕侠有一养子韩幼侠,年龄与周恩来相仿,两人互称师兄弟。两人在一起练功时,韩幼侠经常因刻苦劲儿不如周恩来而受父亲批评。韩慕侠说:“你看人家翔宇(指周恩来),也是受苦人出身,人家听话就长功夫。”

周恩来除了练武,还经常跟韩慕侠谈论时事。师徒二人每谈及国事,便忧心忡忡。

比起师父,年少的周恩来更加深谋远虑。当周恩来东渡日本继续求索知识后,韩慕侠曾感慨说:“翔宇年少志高,深谋远虑,我教他怎样强身,他却教我怎么做人!”

03

晚清以降,中华武术逐渐被确立为“只杀敌,不表演”的国术。但在民初军阀混战的大背景下,武林依旧延续明清时代的传统,分门别派。

除了韩慕侠,当时的中华大地上,闻名者还有“太极宗师”杨澄甫、“天下第一手”孙禄堂、“八极神枪”李书文、“武当剑仙”李景林等一众武林高手。

就在周恩来东渡日本求学的那一年,太极拳六大流派之一的“杨氏太极”却传出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杨氏太极拳创派人杨露禅次子、江湖人称“三先生”的杨氏太极二代宗师杨健侯去世了。

这本来之于偌大的武术界,不过是个扼腕叹息的坏消息,但对于在直隶地区传承了近百年的杨氏太极流派来说,却是个极大的打击。

杨门太极曾招收过一个名叫全佑的满族徒弟。后来,在杨氏太极拳的基础上,全佑遍访名家,集众家之所长,自成一派,并形成了家传绝学。清朝灭亡后,满族人纷纷改姓,全佑原姓乌佳氏,遂从汉姓,改姓吴,其所成一派也成了太极重要分支——吴氏太极拳。

而在杨健侯去世前后,吴氏太极拳二代传人吴鉴泉已在京津一带广泛开馆授徒,名气渐渐盖过杨氏太极拳。

杨健侯生前对自己的儿子和接班人杨澄甫的评价是:“做人做事慢吞吞,不骄不躁,是块练太极的好料子。表面都合乎杨家祖传,实际没什么底子。”

如此,在杨健侯临终前,当爹的还不忘叮嘱儿子一句:“记住!杨家大旗你得扛着,要是你不用功,杨家大旗倒了,我死不瞑目!”

重责面前,杨澄甫似乎也“人间清醒”。在父亲去世后的数年内,年近不惑的杨澄甫不干别的,就专心修习他们杨家的太极拳。

古来开武馆者,很少能逃过踢馆与被踢馆。

为防止其他门派有人故意上门找茬,杨澄甫摒弃过去练太极之人必以木桩为工具练习推手的做法,选择以人为参照物,来练习太极拳中的“粘手”。在完全不确定的人物动作上,他以自己的身体去巧接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并运用太极拳的内功心法和招式将来犯的“人桩”震出威胁范围。

久而久之,杨澄甫在这上面的练习日渐炉火纯青。利用杨氏太极中的“长劲”,他终于修到了“内劲通灵,可以随手将人桩发放至2丈外”的功力。

1924年,在父亲去世七年后,杨澄甫带着自己闭关修炼的成果重出江湖。

为了重新打响杨氏太极的招牌,杨澄甫首选吴鉴泉作为他复出后第一场踢馆的目标。

当时,凭借吴氏太极八十四式,吴鉴泉名气爆棚。在上海精武体育会、上海市政府等机构的联合邀请下,吴氏太极拳已由京津南下,风靡大上海地区,成为南方国术代表之一。

而吴鉴泉与杨澄甫本来也有同门之谊,因此,对于杨澄甫的贸然踢馆,吴鉴泉也没有表示反感。一番寒暄过后,两人同时抬手。

经过多年打人桩的训练,杨澄甫的武功大有长进,一上来,手背就顺势贴在了吴鉴泉的腹部,轻轻往上提了三下,吴鉴泉也顺势跳了三下。就这样,杨澄甫的首轮踢馆,圆满成功。

由此,杨澄甫重新打开了杨氏太极的名号。身价水涨船高,前来踢馆子的人也逐渐变多。

在众多踢馆高手中,杨澄甫唯二不敌的人,一个是通臂拳大师、“臂圣”张策,另一个则是号称“天下第一”、精通太极、八卦、形意拳,并自成一派的孙禄堂。

其中,张策在1920年代曾是东北武林叱咤风云的人物。“东北王”张作霖曾高薪聘请其为张学良、张学思的武学授业师傅。其自创的“五行通臂拳”,在当年的武术界享有与韩慕侠的祖师爷董海川、杨澄甫的爷爷杨露禅等老一辈武术创派宗师一般崇高的声望。

不过,杨澄甫的踢馆场景一般为私下进行,而且杨澄甫为人厚德载物,故对这两次踢馆,世人知之甚少。应付完两场踢馆后,战败的杨澄甫顺势与张策和孙禄堂换了帖子,拜把子当起了兄弟。

有了这两个牛人的“加持”,杨澄甫即便在高手如云的京城,那也是名头响当当的人物了。

04

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在民国武林大世界里,一些门派宗师在拳术、掌法之上,发展出了剑术、枪法配合。比如江湖人称“武当剑仙”的李景林和“八极神枪”的李书文。

李景林在武林之外,还是“东北王”张作霖的爱将,近代武术大师中唯一的行伍出身。但老李不是啥都不懂的大头兵、大老粗,与后来在抗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很多将领一样,他也来自保定军校。

早年,李景林师从杨澄甫的父亲杨健侯,算是杨氏太极门下的外姓弟子。杨健侯虽说是耍太极的,但太极武术中刀、枪、剑的用法也相当娴熟。在吸收了杨氏太极的精髓后,李景林率先将中国武学与新式军队训练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训练体系。

当时,中国的新式军队编练内容基本沿袭晚清洋务运动以来的“洋操、洋枪、洋炮”三大项。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民族主义思潮强盛,中国照抄西洋练兵的方式,受到了国人的谴责。很多人认为,洋人国家主义的军事教育很容易让国人丢弃祖先的根本。因此,李景林的练兵之法,可以说是国术练兵的一次实践。

1920年,李景林正式出任奉军第三混成旅旅长。他率先在奉军中建立武术队,并公开招考武术教习。在他的军事训练思维中,他手下的兵不仅要懂得武术基础的一招一式,还要融会贯通门派内功心法,从而达到强身强国的目的。

为此,他还专门拜退隐多年的武当“下乘丹派”第九代传人宋唯一为师。

随后,宋唯一继续发光发热。针对弟子李景林而量身定制的武当四十九人大剑阵被开发出来,武当剑术中第一本武功秘籍《武当剑谱》也很快得以面世。

回到军中,李景林将自己最擅长的武当剑法倾囊相授,并要求在“骑兵训练中,士兵在骑马的同时,也要加强对活靶和移动靶的训练,以提高马上使用刀的能力”。这一过程不但提高了军队骑兵的战斗力,也对中国武术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传承作用。

经过此番改造,在奉军之中,李景林的部队逐渐为大帅张作霖所倚重。加之李景林一向擅长急行军,这支兼具武林打法和实战意义的军队,一度在各大派系军阀战斗中,声名震响。李景林也凭借这支部队,短短几年间,从旅长升到了张作霖手底下第一方面军的司令兼直隶督军。

但比起在军中被人称作“李督办”,李景林更喜欢他的江湖称号“剑仙”李大侠。

1925年,张作霖打败直系军阀后,奉军势力大增,控制了北京政权。当年5月,奉军大举越过长江,进驻上海,第三次直奉战争爆发。但此时,在奉军的大后方滦州,一向为张作霖所看重的郭松龄却不想干了。在南方各路军阀“讨张”的同时,郭松龄也选择通电“起义”,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劝张作霖返回东北老家,停战止戈。

驻守滦州的郭松龄部队如果要起兵造反,首先得抵达李景林控制的直隶省范围。

因此,郭松龄直接上门找到了李景林,以“战事结束后将热河省划归直隶省”为条件,希冀李景林与自己一起“倒张”。但李景林对张作霖尚有一丝感念之恩,并没有答应郭松龄开出的条件。

天下混战,谁输谁赢,李景林心里也没底。在奉、直、郭三方搅局的状态下,他最终选择了中立。

战争的结果是,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实力更强大的张作霖。对于既不帮自己尽快结束战争,也不帮自己打败郭松龄的李景林,张作霖心中有股莫名的难受。第三次直奉战争后,李景林遂不复重用。

05

李景林只能辞去军中所任数职,南下为弘扬中华武术而奔走。他这一举动,却得到了此前的“敌人”、西北军著名将领张之江的支持。

此前,在直奉战争中,张之江和李景林指挥部队干过一架。

李景林通电“下野”后,这个在西北军中地位仅次于冯玉祥的张将军,也因连年战争导致心力交瘁,突发中风,被迫退居二线。与李景林一样,张之江也是武林中人,自小便习得武艺,早年在清军部队中任职。

两人一下子赋了闲,武术成了他们关系变好的媒介。

1927年,国民军北伐成功后,这两个前军阀人士同时呼吁以“武术为国术,推行全民国术化,筹建国术研究馆”,并向当时的教育部提出备案申请。

结果,国民政府教育部一看,武术除了强身还有什么用,又快不过子弹,还想将武术变成国术,地位提升到与国歌、国旗相同,由政府出钱?门都没有。

但这两人人脉也挺广,既然政府不支持,我们私底下找人出钱赞助,应该没问题。

于是,张之江找来了昔日辛亥革命时代的老战友李烈钧。这时,李烈钧正在国民党高层任职,得知老友此行的目的,当即表示赞同,并相继邀请了蔡元培、冯玉祥、孔祥熙、邵力子、于右任等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大佬入伙。

1928年,国民政府中央国术馆正式成立,张之江出任国术馆首任馆长,李景林为副馆长。

张、李二人多方奔走相告。当时全国武术界,诸如杨澄甫、孙禄堂、李书文等各大门派宗师,都对这个新的武术机构抱有极大的兴趣。

考虑到天下武功千千万,为了弘扬国术文化,李景林等人决定在国术馆中按武功类别分少林门和武当门。修习内家拳的武林人士,在国术馆中即被归类为武当门;而修炼少林拳、查拳、弹腿等项目的,则被划分为少林门。

无论武当门还是少林门,按国术馆的行政配置,都需要一名门长,统领本门武功派系发展。

因此,针对门长的竞争,在国术馆正式运转前,各门派私底下已经有所动作。瞿世镜所写的《大器晚成杨澄甫》一书中提及,在武当门成立之初,馆长张之江瞩意让德高望重的杨澄甫担任武当门门长,并打算邀请杨澄甫的几个高徒到国术馆担任教职,教授武艺。但比起杨澄甫,精通内家拳各大门派武功的孙禄堂显然名气更大。因此,两个人在得知对方都是武当门长的优先人选后,碍于过去的情面,两人都选择挂冠而去,退位让贤。

可见,在门派忌讳甚深的武林圈子里,擢选一位代表多派武艺的门长,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最终,少林门的门长由当时江湖人称“神力千斤王”的王子平担任,而武当门门长则由形意拳宗师王芗斋的高徒高振东代理。

本来选出门长是为了方便武艺教授和切磋,结果,因自古以来流传着“天下武功皆出少林”,导致两门之下,武林高手彼此隔阂渐深。

为正武林之气,20世纪唯一一场“天下武林大会”就此展开。

06

据比武亲历者高振东回忆,当时包括国术馆高层在内,对这次比武都十分看重。馆长张之江亲自在场监督,而黄埔军校的总教练杨松山也到场担任裁判员。

高振东回忆说,在双方准备就绪后,“王(子平)摆了个劈拳式向我进招,我用掌钩卦封闭,王无招架之功,被我打中一拳退至墙下。我正要罢手,转身时,王突然过来向我追打,我回身一掌,在王衣服上豁开了一道大口子”。

这场点到为止的比武,好像是高振东赢了。

但根据当时在场的少林弟子回忆,输赢结果却相互倒转。谁输谁赢,竟变成了罗生门。

不过,通过这样一场比武,也让其他门派的宗师们明白,要发展中华国术,还得摒弃门派之见。在这些武林中人的联名建议下,中央国术馆的教学宗旨变成了“化除宗派门户之见,不管内家外家,取长补短,精益求精”。

为了更好地检验国术馆的教学成果,张之江、李景林等人不但筹办了第一届国术国考,还以打擂的形式,邀请各界武林人士共赴浙江国术游艺大会。

在国术馆运行期间,一大批影响后世的武术名家如马英图、万籁声(自然门杜心五传人)、柳印虎(李书文高徒)、朱国福(形意拳传人)、马裕甫(查拳传人)、温敬铭等纷纷脱颖而出。

其中,马英图在国术馆任科长。国术馆创立之初,有二人号称“铁头”“铁手”来较技,国术馆内部公推马英图出头迎战,马英图战而轻取之,维护了国术馆尊严。1928年国术国考中,马英图所向披靡,第二轮比赛后没有继续比赛,后来名列优等。当时,有个姓万的武术家在比武中手受伤,名列中等,国考后不服,又要找人比武。马英图对他说:“擂台还没拆,咱俩比比,三下打不倒你,我马字倒着写”。此人素知马英图外号“马狠子”,遂未敢动手。

创办国术馆的初衷是“强国强种,驱除外侮”。争取机会在国际赛事上露脸,体现国人的新风貌,也成了国术馆的工作之一。当得知1936年将在德国柏林举办第11届奥运会时,中央国术馆紧急派出一支由温敬铭、张文广等9位武术名家组成的表演队,携同其他奥运选手共赴国外。

据温敬铭的夫人刘玉华回忆,当年中国运动员出战奥运会比赛成绩不佳,但中国武术队在温敬铭、张文广的带领下,以借助中国传统武器表演的“空手夺枪”,却令在场的世界运动员瞠目结舌,柏林当地的报刊纷纷赞扬中国武术具有“体育、攻防、艺术”三大价值。

但很快,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凝结了武术界心血的国术馆最终成为了“历史的过客”。在“中华山河遍地血,西夷嚣张东倭狂”的年代,武术名家们暂时放下门派恩怨。共赴国难。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在天津教拳的韩慕侠应张自忠的邀请,到了29军大刀队当总教头。

为了破解日军的刺刀拼杀,韩慕侠将形意拳体系中的连环枪,简化成更具实战意义的刺杀。他把形意枪中的劈、崩、横等枪法转化为刺、拨、挑、崩、劈五下刺杀动作。在战场上,29军的大刀队奋勇向前,成为令日军闻风丧胆的一支“国之劲旅”。

尔后,在另一位武术名家马凤图的改良下,29军大刀队的刀法逐渐演变成赫赫有名的“破锋八刀”,顺步砍、左右砍、连剁带劈,所到之处,日军纷纷让路。

而董海川的高徒、清廷最后一任大内侍卫总管宫宝田,到了抗战期间,虽年近古稀,却依旧鼓动弟子们投军打鬼子,并在八路军将领许世友的帮助下,将自己毕生所学的八卦掌精髓,融入军事教学中,帮助八路军战士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从此,民国武林的种子跟随时代的车轮,走向了新中国。

当年在第一届国术国考中勇夺冠军的万籁声,后来成了武林泰斗,其汇编的《武术汇宗》更是当代著名的武学著作之一。

宫宝田的嫡传弟子王壮飞和刘云樵则是两岸公认的“八卦拳王”,为中国传统武术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

至于名震一时的杨氏太极,在1936年杨澄甫去世后曾受到一定影响,但传承并没有中断。在其弟子崔毅士、武汇川等的努力下,杨家拳法得以精简成册,永世流传。

时至今日,关于民国武林往事的争议并未消歇。习惯了武侠小说与影视剧对于传统武术的夸张化描述与表演后,人们反过来质疑,历史上的武林和武功不过如此。

但正如民国武术家、形意拳传人李存义所说“国术不同武术,只杀敌不表演”,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国术穿着武术的外衣为中华民族抵御外侮,功不可没。

江湖风平,侠客退隐,这才是武林中人的终极追求。

当这样的时代已经来临,传奇归于平淡,凡人和大侠也就在烟火人间,相遇了。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民国武林真相小谈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