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19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七夕被冠以“中国情人节”的名号,实际上在古代七夕节的主要习俗是女子乞巧。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和七夕的关系逐渐紧密,也有“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的祈愿。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五代《乞巧图》 | Wikimedia Commons
  但总的来说,数千年来这一节日的爱情色彩,并不像现代人想象中那么浓郁,甚至在一些迷信禁忌中,这一天情人之间不宜过度亲近:“杨公忌曰:是月初七,为道德腊,戒夫妇入房。”在象征爱情的玫瑰成为“中国情人节”的代表之前,七夕有一些古老的风俗和在其中发挥作用的植物,也许更值得回顾。
  研花新染指甲媚
  古代一些女子在七夕之前染指甲,作为庆祝节日的方式:“七月七日侵晓妆,牛郎庙中烧股香……君不见东家女儿结束工,染得指甲如花红。”在没有现代工业制造出的指甲油的时代,美化指甲主要靠植物染料,常用的植物主要是凤仙花科植物凤仙花(Impatiens balsamina)和千屈菜科植物散沫花(Lawsonia inermis)。虽然属别不同,但在凤仙花的花与茎叶、散沫花的叶片里,都含有同一种物质指甲花醌(Lawsone,化学式C10H6O3),它能与指甲、皮肤、头发中的角蛋白发生迈克尔加成反应,从而实现染色不褪的效果。
  

  凤仙花 | Plague / Wikimedia Commons
  描述用凤仙花染指甲的诗句相当多,“碎捣金盆,染成霞腻”、“染将指甲猩红好,凤仙花自捣”都强调了“捣”的重要性,将凤仙花捣烂成泥后加入少量媒染剂明矾,盖在指甲上用叶片裹住,过一夜即可取下,多染几次颜色会更鲜艳。根据《吴郡岁华纪丽》的记载,苏州地区年轻女子习惯在七夕染红无名指和小指的指甲,如果能将它一直留护到过春节,让老年人看到,能使他们两眼不昏花。
  和分布广泛的凤仙花相比,散沫花囿于气温等因素,在国内的种植不算多。它是一种灌木植物,原产于北非、亚洲、澳大利亚的热带、亚热带半干旱地区,枝条多刺,有着小而密的对生叶和细碎的花朵,《本草纲目》里形容它“黄白二色,夏月开,香似木犀”。散沫花别名“henna”,来自阿拉伯语,我国维吾尔族语言里沿袭了这一叫法,称散沫花叶片加工成的粉末为“海娜”,后来又将这个名字用在了在西北能够生长、同样有染色作用的凤仙花上。
  

  散沫花 | Dinesh Valke / Wikimedia Commons
  在古籍里,散沫花也被称为“指甲花”,因此有时会和凤仙花混淆。《圣经》中歌颂爱情的《雅歌》里有一句“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葡萄园中”,虽然常见译文为“凤仙花”,从英文“a cluster of camphire”来看,应该是以色列地区更常见的散沫花。因为散沫花植株有刺,古代常将它种成树篱,所以叙述者将她的恋人比喻成保护葡萄的散沫花。
  洗香澄宿水,曝发向秋邻
  出生于上世纪初的浙江籍作家琦君,在散文里回忆了家乡的习惯:“每年的七月初七,母亲才痛痛快快地洗一次头。乡下人的规矩,平常日子可不能洗头。如洗了头,脏水流到阴间,阎王要把它储存起来,等你死以后去喝,只有七月初七洗的头,脏水才流向东海去。”(《髻》)现在看来,一年洗一次头的习惯匪夷所思,也可以看出封建迷信对人们生活的有害影响。
  女子在七夕洗头发的习俗同样可以见诸史料,如“以木槿叶、春水沐发”、“采柏叶、桃枝,煎汤沐发”等等,或许是上古时期借沐浴仪式祓除不祥的残余。屈原的《九歌•少司命》中“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的意象,也经常在后来描写七夕的诗词中出现,唐寅以七夕赠织女为题的诗中就有“灵津驾鹊将言就,咸池沐发会令晞”。
  

  木槿 | Katsudanso / Wikimedia Commons
  古代女子在七夕洗头时,曾经普遍使用木槿叶作为清洁原料。今天仍然在浙江舟山、宁波等地保留着这一传统。木槿叶片含有皂苷成分,有一定的去污能力,采集新鲜叶片,搓揉出有黏性的汁液、过滤掉残渣后,就可以用来清洗。
  锦葵科植物木槿(Hibiscus syriacus)又名无穷花、朝生暮落花,这两个名字看似矛盾,其实正好符合它的两个特点:花期漫长、花朵繁盛,但单朵花仅开一天便从枝头掉落,也即“槿花不见夕,一日一回新”。所以古书里称之为“蕣”,取“瞬”之意,庄子叫它“朝菌”,也是取单朵花期短、“不知晦朔”的意思。木槿并不是唯一能起去污作用的植物,但古代女子在七夕时格外青睐它,或许也寄托了“颜如舜华”、留驻好颜色的期待。
  

  木槿 | Pixabay
  木槿花对环境的适应性比较强,从东北到华南都能见到,闽南农村因为这种花随处都能生长繁茂,可以种在厕所附近充当篱笆,取了一个不太雅观的别名“粪寮花”。尽管《诗经》中为木槿命名为“舜华”“舜英”,民间更习惯质朴地称之为“饭汤花”,来自于花朵、嫩叶煮食后的滑润口感。
  满船灯结素馨花
  茉莉(Jasminum sambac)和素馨(Jasminum grandiflorum)均属于素馨属植物,和茉莉相比,素馨枝条更柔弱、花瓣更细瘦。通常认为它们在汉代自西亚传入中国。英语里二者重名,都叫jasmine,这个单词来自波斯语yasmin,有“芳香”的含义。素馨在中国古代也叫“邪悉茗”、“野悉蜜”,也是来自于波斯语。《新唐书》中记载,在现在的新疆伊犁一带有一座“蛰失蜜城”,可能同样源于素馨的波斯名字。但今天的新疆并不产素馨花,尽管维吾尔语里仍保留着“古丽雅苏曼”的名词,指的已经不是素馨,而是千日红。
  

  茉莉的科学插图 | Wikimedia Commons
  在古时,芳香郁烈的素馨因为香气提神醒脑,被认为有避暑的功效,备受广东人的喜爱,甚至达到了广州花市只卖素馨一种花的地步。广州西关曾有种满素馨的十里花田,五羊门南岸曾有花贩用船载着素馨进城的“花渡头”。“花”成了广州人对素馨的专称,正如在洛阳说起花就是指牡丹一样。有钱人成斗成斗的将素馨买回,连穷人也不会吝惜。除了将花朵用线串起来作为男女头饰外,人们还会将大量的素馨花穿成串、缀成球、绕成灯笼:“挂帐成璎珞,张灯废料丝”。非常壮观。
  

  素馨花 | Srichakra Pranav / Wikimedia Commons
  素馨也曾在广州的七夕节庆里有着一席之地,通常是结成灯笼在庭院里悬挂,如同雕玉镂冰,花的香气一受热会更加浓郁,能够洋溢整晚。“花瓜小向庭中设,素馨织得灯如雪”“七夕素馨穿百子,琉璃点处更如霞”都是七夕挂素馨灯的描写。还有一种更加豪迈的方式,明末清初的文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里记载了当时的广州过七夕的盛况:“多为素馨花艇,游泛海珠及西濠、香浦”、“以象星槎”。七夕用素馨花装点小船的创意,出自晋代《博物志》里有人在海上乘坐浮槎来到银河、遇见牛郎织女的典故。这种“素馨花艇”上面挂满了用素馨花朵结成的花串,灯烛辉映,华丽得难以想象。
  

  素馨花串 | JVRKPRASAD / Wikimedia Commons
  遗憾的是,近代以来,由于广州口岸开放、其他花卉的引进导致素馨需求量大大下降,广州的花田不再以种素馨为主,更有许多花田成为建筑用地,曾经的盛况也就不复存在了。
  从渐渐远去但富于情调的习俗来看,七夕无法用“中国情人节”、“买买买”来简单定义。汪曾祺曾说“民俗是一个民族集体创作的生活的抒情诗”,如果把更多的传统风俗去芜存菁,以适当的样子延续下来,我们也能拥有更为诗意,也更有趣味的生活方式。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染指甲、洗头发、坐花艇,传统七夕的草木之味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