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1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上周,真故发布了《双城生活的夫妻们》一文,关注距离与亲密关系的拉扯,引起读者热议。作者投书真故,讲述了自己父母分居二十年的故事,漫长的时间滋生了隔阂,耗尽人的活力。这是分居生活的阴暗面。

母亲和父亲的两地分居,是从他们结婚后的第13天开始的。

从我记事起,家里几乎只有母亲一个人。只是,每天晚上九点,一个外地号码会打进家,这是询问今天家中情况如何的父亲,母亲会聊起我的期末成绩,亲朋的人情往来,猪肉价格上涨,末了会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父亲大约半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在家待上两三天。父亲回家对于家庭来说是件大事儿,午饭桌子上会多两道荤菜,我放学的时候会格外开心一些,晚上看电视的时间也会多一些。两天之后,父亲在凌晨出发离开,等我醒来,只有脏衣篓里的几件衣服证明他曾回来过。

日子再一次回到父亲回家前的旋律,对于母亲来说,这样的日子,已经整整二十年。

母亲25岁的时候,是我家这个广西小县城,唯一一座百货大楼的销售主管,按她的话说,“傲着呢,头都是扬着走路”。而大学毕业没几年的父亲,还只是在省会的一家小公司做零活。

母亲教导我,男人混得比女人差,他们心里是受不住的,女人不要骄傲过了头,要给男人闯荡的机会。父亲出门创业,母亲为了照顾孩子,只能辞去工作,成为一位全职主妇。

父亲是这几年才混得不好的。我1岁的时候家里买了轿车、3岁的时候换了大房子,我长到4岁妹妹出生,那时还在计划生育阶段,母亲虽然一直逃着计生办的追捕,但我知道,超生的罚款数额对于父亲来说并不算什么。

图|父亲每次做饭我都要拍照留念一下

母亲说男人有了钱,必得在外面乱作一通,因为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7岁那年,父亲出轨的短信被母亲看见,那个时候,父亲外面的女人已经怀孕5个多月。

奇怪的是,等我上了高中,父亲回来的次数明显变多,这时母亲教导我说,男人只有混不好了才总是回家。果不其然,父亲的公司因为债款纠纷规模越来越小,他不再像年轻时一般意气风发,大手笔享受的钱少了许多,父母之间关于要债、借钱、投资失败的话听得我耳朵都起了茧子。

母亲的教导,我一直视若信条。母亲是一个极富有远见、擅长与人打交道且会营销的能人,她不该在家呆着。她的能力远非一个简单的主妇可以体现。我4岁学画画、5岁学小提琴、7岁学声乐,绘画、甚至是乐理知识,小县城所有的艺术资源母亲都给我捞过来。初高中的弱项学科她也通过各种关系找当地名师为我一对一辅导,母亲使出的一切精力、金钱,一步一步推着我从一个县城三流中学考进武汉一所很有名气的985。

母亲把我和妹妹,尤其是我,她的第一个孩子,当作是她充沛的精力、蓬勃却再也无法实现的职场野心,以及本该悉数投射给父亲的激情的发泄方式。

18年来,我只去过一次南宁,母亲带着年仅7岁的我和3岁的妹妹,还有她的朋友、我的祖母一起5个人,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两间房间。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给父亲藏在南宁的女人打胎。

来之前,母亲已经下定决心和父亲离婚,这也意味着我和妹妹即将分开。我记得,母亲翻到父亲和那个女人亲密短信的第二天,让父亲开车带她来到郊区极为僻静的一个公园,父亲忙着看护妹妹,母亲用父亲的手机给那个女人打了一通电话。对她说:“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就一个要求,我求你,善待我的孩子。”

具体是哪个孩子她没有明说。很久之后,当母亲可以镇定地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对我说,如果当年和你爸离婚,你妹妹现在早就已经不认识我了。

她又说,如果当年没有辞掉工作,生你妹妹,我和你爸10年前就离婚了。

图|四口之家的洗脸台上常年只放着我、妹妹和母亲的刷牙杯子

母亲活的既充满活力,又失望至极。一个月只回来两三次、呆上五六天的父亲或许只把这个县城当作老婆、孩子的寄存处,他似乎不把这里当家。就像他只关心我的成绩、却从不为了我的学习过程操心,就像他只给母亲打钱、生意上的事情从来不主动向母亲提及一样理所当然。

从进幼儿园与外人打交道的第一天,我就学会了隐瞒家里的真实状况。母亲总是苦口婆心地教导我,当有人问起父亲在哪里上班,我就说在土地局(父亲的生意涉及地产工程),若是有人追问为什么父亲不来接送我,我再补充,他经常被局里外派到南宁出差。

一开始我不理解为什么要撒谎,即使遵照母亲的要求,也是不屑地讲完她事先教给我的全部台词。直到某天发作业的时候,6岁的我看见同桌的作业本上,家长签字的地方,爸妈的名字交替出现,一页又一页。

上初中,我也开始有喜欢的男孩子。那时候的我认为,能每天看见喜欢的人,便是一种莫大的快乐。在“爱河”里无法自拔的我,经常想到妈妈,她是否也像我一样,期待每天都看见喜欢的人呢?可即便母亲再想又怎么样?父亲还会回来吗?

两地分居对于母亲来说最痛苦的,是等待的煎熬,以及在等待中不得不磨炼的近乎变态的忍耐力。洗碗台和卫生间是她的工作地点,菜市场的讨价还价对她来说,就像出差要账一样刺激。母亲的视野慢慢缩小,每天打交道的人局限于孩子同学的家长,慢慢的与一些社会话题脱节。

母亲至今不会用word排版,不会微信建群,一次我教她修改家长群的群名片,母亲对我说,她觉得自己老了。
我说,妈妈你没有老。你还是像年轻的时候一样,又漂亮身材又好。她说,我看上去比你爸大了得有五岁,我老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操碎了心的老太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成为父母之间博弈的筹码与由头,但也是交流的纽带。

四年级,我参加学校的合唱团,早晨要训练,父亲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耽误了时间,母亲就会撕心竭力地喊:“你已经毁了我的一切,你现在又要开始毁了女儿!”情急之下她想起父亲出轨的事,气不择言的时候会骂一些很难听的话,甚至攀扯上我,说“爸爸造的孽、做的骚事一定会报应在闺女身上”。

五年级,我刚接触QQ空间,想添加父亲的QQ好友,母亲便问父亲索要他的密码,父亲不给,母亲就拿菜刀威胁父亲,说割她自己一刀换一个字母,直到登录成功为止。

母亲有的时候把气撒在我身上,我也非常得意甚至有点满足的忍受着。因为我知道,这点小事和母亲受的委屈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我学会装乖,学会嘴甜哄人,会每天跟母亲说“妈妈我爱你”“离开你我该怎么办”,撅着嘴卖萌也都是算计好的。以此来换得母亲不生气、换得她不提出离婚。

我长大后,还学会了适时岔开话题。每当母亲开始感伤两地分居的苦,如果那个时候我们在公园散步,我就会说今晚天气真好;如果那个时候我们在看电视,我就会说你看这个演员真帅;如果刚好我们在吃饭,我就故意皱眉头说,妈你今天这菜炒的可真咸。母亲很少拆穿我的伪装,这么多年,她或许已经认了,又或许是,徒劳挣扎太久,不得不认了。

母亲相信,婚姻危机可以通过孩子来解决。在南宁,母亲让父亲带我去商场,给我们俩创造机会独处,当我捧着洋娃娃太过高兴,以至于忘记对父亲说母亲教我说的那些话时,母亲夺走了洋娃娃、给了我一耳光;母亲强迫我去给父亲讲一对夫妻共度难关的故事,让只有九岁的我和父亲谈谈;每当我给父亲打电话,母亲总要在旁边听着,用嘴型示意下一句该说什么。

我认定,给父亲打电话绝不是消遣,而是关系到母亲今晚心情和眼泪的任务和使命。

多少个夜晚母亲一个人站在我和妹妹的床前,父亲的手机关机打不通,她紧握拳头咬着牙,赤着脚在冰冷的木地板,做着苍白无力的割舍。早晨醒来他们的结婚照相册还摊开放在床头,两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已经做好,我一碗妹妹一碗。

母亲有多要强,就有多纠结和憋屈。他们没有离婚,依然两地分居的过着日子。父亲离不开南宁,就像母亲把自己关在房间无尽地哭喊,也割舍不掉我和妹妹。

父亲初中考入县城中学,因为贪玩很少回家,在那之前祖父祖母也因为忙于照看农事不管他。父亲没什么家庭观念,从少年阶段就养成漂泊的习性,讨厌被家、被身后之物拴住的感觉。而这,恰恰和从小家庭观念很强的母亲相反。

高考完的暑假,我和母亲一起看电视剧《三十而已》,看到许幻山出轨,小子言搂住顾佳的脖子说,要是爸妈离婚,他选择跟着爸爸,因为这样妈妈就会因为舍不得他跟着爸爸,而选择不离婚。

我看了看身旁母亲,她没有说话,她被剧情吸引住了。还好她没有看见我掉在地上的眼泪。

图|家附近的街区

母亲和我的姑妈四年没有说过一句话。起因是,两个人因为某事拌嘴,姑妈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让我弟回家和你离婚。”
母亲命令我,这辈子不允许和你姑姑说一句话。

在亲戚面前,母亲被堂而皇之的指责,“这么多年没挣钱、都是我弟养着你”, “这么多年过的多轻松”,“怪不得他(父亲)出轨”,母亲的心在滴血。

高考那年,我发挥得很好,是我们县城的理科状元。庆功宴上,母亲最爱听的话就是“孩子考得这么好,妈妈这些年可值得了”。不知道我这小小的成就,能不能真的成为母亲忍痛十年的慰藉。

2020年秋天,我去了武汉,父亲在南宁,母亲和妹妹还在广西的这座县城里。母亲的重点培养对象由我转变为妹妹。光阴的轮子一日一日的,毫无感情的前进,而车辙,也把母亲离婚的心思和愤怒一日一日地压平。

母亲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让父亲回来。除了用“女儿计”,她还借助娘家的力量。我的舅舅在当地颇有名望,他向父亲承诺,只要父亲肯放弃南宁的生意回到母亲身边,他就可以托关系帮父亲谋到不错的职位。

而父亲每一次都打拖延战,他说他并非不想回家陪我们,只是无法放弃在南宁自己打拼出的事业。母亲并没有同父亲死磕到底。

父亲工作忙,回家的次数又一次减少。母亲把我叫到她的床前,跟我唠叨几句。她说我是她的贴心小棉袄。她说她出去找过工作,可她已经45岁了,很多地方都不愿意要。她还说,妹妹念初二,她还有忙头,她不知道,当妹妹和我一样考上大学,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她还能做什么。
末了她感伤一句,剃了头去当姑子罢了,只有庙里不嫌弃她这50岁的人。

图|妈妈在做饭

上次我放寒假回家,母亲问我,我是不是一个好妈妈?我知道这个问题对于母亲来说意味着全部,舍弃了这么多,风风火火也好,婚姻中的骄傲还有年轻时女人的轻狂和偶尔的夜夜笙歌也好,她都不要了。她只想,又或者是,她只能,做一个好母亲。

母亲是一个奇女子,从嫁给父亲的那天到如今,她经历过婚变、二胎、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父亲欠债那年,催债电话打到家里,她一个人也应付得过,甚至修电表租房子掰扯螺丝刀也样样精通。

母亲的经历使她对“两地分居”四个字很敏感,她开始恐惧,担心这种困境延续到晚辈身上。几个表姐谈婚论嫁时,母亲的担忧总是,男方是外地人,有两地分居的可能性。

母亲偶尔也是有些小俏皮的。可这俏皮,也令我心酸至极。去年农历十六的晚上我和她出去散步,月亮又大又圆又亮的戳在暗黑色的天幕。母亲幽幽地说:“月亮里面住着一个女人,叫嫦娥,她和丈夫常年两地分居。她总是把自己关在月亮里,今晚日子好,她出来透透气。”

我刚想用玩笑的语气把这句话搪塞掉,像往常一样岔开话题。母亲突然攥紧了我的手——“以后你结了婚,若是也和丈夫两地分居,妈妈我拼了命也要拆散你们,让你离婚。”

这正是:旅途未到古来稀,何必鸳鸯两分啼;自有百年同床意,爱不在存鳏寡离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分居夫妻,空洞的亲密关系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