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1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一个偏僻的山村,自古以来没有出现过怪事。500多村民以老人为主,多沾亲带故,老实淳朴,100年来没出现过刑事案件。突然间,村内老人因不明原因大量猝死,几年就死了70多人。更夸张的是,一些老人十分钟前还是好好,突然就倒下死了。一时间,谣言四起,该村也被认定为是鬼村,是《中国十大恐怖旅游景区》之一。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又是一起匪夷所思的案件,如果不是真实发生的,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甚至认为是哪个蹩脚作家胡编的故事。只能说人性的狠毒,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奇案发生地,是浙江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村子位于山中,交通不便,不通汽车。平时村民进出村子或者运货,不是步行就是乘坐两轮摩托车。有时候运货或者载客,还会使用一种三轮摩托车。有意思的是,没有胆量的人是不敢坐这种三轮摩托车的,太惊险了。这种摩托车在崎岖的山路转来转去,旁边就是山谷甚至悬崖,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车却可以开得像过山车一样快。有时候,甚至车子的一个轮子都会悬空。第一次坐这种车的人往往都会被吓尿,脸色惨白甚至全身大汗。交通不便的优势是,这里没有任何商业开发,也没有污染。村子背靠青山,村口还有清澈的小河经过,称得上山清水秀,美丽异常。村里的居民几乎全部姓马,据说在一千年前就在这里定居,以农耕和收集山里药材为生。村子不算小,人口有500多人。这里是山村,可耕种的土地很少,交通不便难以经商。改革开放以后,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陆续外出打工、上学或者做生意。

        浙江乡下人大多颇为重视传统,即便年轻人们在外面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一般也会在村里建一个房子。每逢重大节假日,全国各地的村民都要坐那种吓人的三轮摩托车,回到村子里。有意思的是,这里的老人基本都不愿意离开老家,全部留在村子里居住。一来,村里的方言,同周边城镇都有一定区别。老人多不会说普通话,一旦去了大城市,很难与人沟通。老太太去菜场买个菜都有困难,生活不方便;二来,村里虽比较落后,仅有几家小店,毕竟环境优美,空气好,饮水好。老人们每天可以花几个小时种种自己菜地,其余时间就围坐在一起打牌下棋,热热闹闹,开开心。村里老人活到80岁是寻常事,颇多90岁以上的寿星,甚至100岁高龄老人也不是一两个。马家村也被乡里称为长寿村,颇有些名气。

        从2004年开始,村里却发生了怪事。过完年以后,首先是一个72岁的老头子,突然在家里暴毙。他的老伴回忆,老头子当天打牌回来以后吃了留给他的饭,很快就说不舒服。大概1个小时后,他突然一头栽倒。老太太慌了,急忙喊人。邻居们赶来一时手足无措,老头子没多久就断了气。在乡下,72岁高龄的老人猝死,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村长来了以后,邻居们七嘴八舌猜测死因。老头子患有高血压,大家就怀疑他是急性中风而死。村长倒是略有怀疑,中风哪里有这么快就死的。这是一个淳朴的小村子,这几百年来不要说凶杀案,就连打架殴斗也是很少。村长的怀疑只留在心里,没有同任何人说过。

      根据乡下的风俗,老人死了尽量要土葬。村长联系了老人的几个儿子后,代为疏通一番,让老人不用火葬。几个儿子纷纷从外地赶回老家,大操大办了一通,将老人装入木棺埋入祖坟。村里有个专门负责丧葬的小店老板,叫做马会军,30岁左右。他是少数几个年龄不大,却留在村里的男人。马会军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店,主要卖一些杂货和药物。村子都是节俭的老人,小店收入很一般,无奈之下,马会军也兼做红白喜事的生意。村里年轻人很少,婚宴办得不多,马会军赚不到几个钱。倒是每逢葬礼,村民要面子,往往大操大办,不惜花钱,马会军就能赚一笔。马会军能说会道,将葬礼安排得井井有条,基本一条龙服务,一切都是他管了。老人的几个儿子很满意,又额外送了他几条香烟,表示感谢。

        让村民万万没想到的是,随后村里竟然出现了大量死亡事件。72岁老人葬礼结束后才1个月,突然又有一个76岁老人在家猝死,一个月后68岁老太太在家猝死。又过了一个月,一个62岁老头猝死等等。短短半年,村里竟然死了8口人,死亡的老人生前的身体都还不错。村民觉得不吉利,却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人老了都要死的。村民们大多迷信,相信所谓“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轮到你死,你立马就要死,身体再好也没用。

        这半年每隔1个月,村内就有一次葬礼,丧事不断。更夸张的是,到了下半年,这种情况竟然没有好转。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到二个老人死去。他们几乎都是猝死,也就是前一天还没有什么问题,第二天突然就死了。到了第二年春节时,村长算了一下,全村竟然死了18个老人,从60岁到82岁不等。死人较多,村子被乡里重视起来,要求老人必须火葬,不能随便土葬埋掉。于是,下半年去世的老人,基本都先去火葬,再将骨灰用木棺装着,大操大办后埋入祖坟。

        此时,村长有了较大的怀疑。马家村是非常有名的长寿村,每年病逝的老人一般也就是三四人,最多不过五六人,邻村大体也是如此。怎么突然一下,死亡人数就翻了几倍呢。况且,这些老人大多是猝死。如有个猝死的老太太60多岁,平时身体非常硬朗,爬山比小伙子还快,平时能挑着100斤的重担走山路。这个老太太前一天还去赶集,第二天就突然卧床不起,人事不知,很快死去。村长猜测:是不是村里环境被污染了,或者是有了什么传染病?

      春节期间,年轻村民也都回来了。这些人在外闯荡多年,见识比较多,一致认为肯定哪里有问题,最有可能是被污染了。浙江乡下的污染本来就很严重,有很多癌症村之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在村民的一致要求下,村长向县里报告,希望派人来检查一下环境。接到报告后,县里虽认为病死几个老人也是正常的,不是很重视,也按照规矩办事。没多久,县里的疾控中心医生和技术员七八人,就来到村子。他们首先化验了水源,却发现水质没有问题,还非常优质,比城里的自来水要强多了。经过检测,村子的空气完全正常,所有指标都在安全范围内,污染物大大低于城内甚至县城。

      水和空气都没问题,会不会土壤被污染了?技术员对全村各处土壤采样后,送回市里进行分析。没多久,分析出了结果。村里土壤并没有工业污染,细菌检测也正常,没有发现恶性传染病。医生们则对老人们进行身体检查,发现他们身体大多健康。城里老人常见的各种基础疾病,在村里的老人们身上不是几乎没有,就是非常轻微。检测搞了半个月,最终什么也没查出来。

      当然,医生们提议,可以对没有火化的老人遗体进行病理检测,以确定死因。这里是乡下,老人遗体一旦入土就不能随便迁葬,更别说验尸了。这么做,就是乡下最毒的骂人话,挖祖坟,当然没有一个家属会同意。于是,医生们无功而返。他们留下一个推测:虽然村里老人身体很好,却因交通不便,没有去医院看病的习惯,也很少吃药。他们都相信“药医不死病,死病无药医”,平时有了病,老人们都是自己忍一忍,非到万不得已不吃药。就算吃药,也往往去马会军的小店购买,自行服用。医生们认为,不能排除去世的老人是长期不重视小病,最终拖成了大病,容易猝死。村里老人们,往往还都在家里种菜种地。以他们的年龄来说,这种工作还是比较辛苦的,也许因劳累加大猝死的可能性。

      2005年,村里老人死亡数字有减少,仍然大大超过邻村的水平。村里笼罩在一层诡异的气氛中,年轻人开始将部分父母长辈接出村居住。

      到了2006年,死亡事件又猛增了起来。一个57岁老头子,晚上去邻居家串门,刚出家门就跌了一跤。老伴急忙招呼邻居,一起将他抬到床上。大家七手八脚还没来得及将他放在床上,老头竟然已经断了气,前后还不到15分钟。更夸张的是,邻居70岁老人,前一天刚为这个死去老人送殡。爬坟山期间,他都没喘粗气,身体非常硬朗。当晚,他吃饭的时候,突然喷射性呕吐起来。被放在床上后没多久,老人就断气了。

      另外,还有个70多岁独居老太太,前一天同邻居打了很久的麻将,深夜才回家,第二天竟然发现死在床上。有个69岁的老人在烧火时,突然一头栽倒在地,全身抽筋、口吐白沫。家人慌忙用三轮摩托,试图将他送到医院,结果路上就断了气。这样算来,从2000年初到2006年底,6年内村内竟然有76人死亡,基本上都是60岁以上老人,平均每年死亡10人以上。其他村子,平均每年死四五人就算是很多了。

        这些连续不断地猝死太过于诡异,引起了全县甚至全市的巨大震动。由于检测并没有发现异常,顿时谣言四起。一种说法是,2004年的时候,一个村民在村外挖石头,准备修补房子。结果一榔头下去,石头流出血来,村民吓得急忙逃走。这是砸坏了村子的龙脉,导致厄运降临。搞笑的是,究竟是哪个村民做了这个事,谁都不知道,也没人去深究。

        另一种说法是,村里曾有一对双胞胎婴儿突发疾病。家里老人没文化,没有及时送医院,导致孩子们病死。这对婴儿冤死后,阴魂不散,留在村里杀死老人来报仇。这个说法有一个根本性的错误,本村压根就没有生过双胞胎。只在2003年,有个婴儿患上急性脑膜炎,送到医院后医治无效而去世。家人发现婴儿异常以后,就立即送到县医院,压根不存在拖延情况。更邪门的说法是,附近森林里有什么吸血妖怪,一到夜晚就潜入村内害人。年轻人阳气旺,妖怪不敢碰,就专门找老年人下手。到马家村的山路上,确实有几大片阴森森的森林长在山地上,自古以来很少人进去过。

      这些谣言盛行后,2006年下半年开始,村里出现两个截然相反的现象。第一, 只要略有些办法的村民,纷纷将老人们接走,不在村内住了。即便儿子家暂时无法接纳的,也让老人暂时住在出嫁的女儿家。半年内,村内400多老人陆续走光,只剩下6个无儿无女的贫困老人。他们实在没有地方去,也没钱离开。

        第二, 大量游客涌入村子。说起来啼笑皆非,经过媒体报道该村以后,引起了很多驴友的极大兴趣。这些驴友基本都是胆大如天,不怕死的。而马家村位置偏僻,进村子需要爬10公里的山路。这一路很不好走,沿途景色秀丽,本来就是很适合驴友的徒步天堂。马家村变鬼村的传闻出现后,许多驴友都徒步来到这里,下半年就来了数百人之多,超过以往10年的总和。更奇怪的是,随着驴友的到来,老人猝死现象也突然停止了。暂时没有搬走的老人,也没有猝死了。

      于是,那种吸血妖怪的说法,就更有市场了。一些村民说,就是因为阳气重的驴友来到村子,妖怪再也不敢进村了。村民要感谢这些年轻力壮的驴友,是他们救了村子。于是,少数老人开始返回村子,甚至开始做起了驴友的生意。

      马会军和另一个年轻人马国庆回来后,先后开设了一个旅馆,专门接待驴友。马会军将小卖铺二楼和三楼改造成房间,住一晚收费80元,生意还不错。就在村民们开始略有欢喜的时候,6月村里又燃起了大火。马国庆的旅馆门前柴草堆突然着火,火势很快蔓延起来。好在居住在这里的驴友,也不是泛泛之辈,都有着一定自救能力和经验。发现着火以后,他们迅速互相喊醒,带着行李迅速从后门逃出,没有伤到一个人。火势太大,村内又没有任何消防设备,这一下就烧毁了60多间平房。马国庆家的旅店被烧光了,连不远处的村委会也被烧了。

      公安机关来调查以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认为这可能是柴草在夏季自燃。短短1个月后,村民马炳贵家后院的柴草堆又突然着火。这次烧毁了30多间房屋,好在也没有伤到人。这次却不同了,有人发现了异常。失火之前,有2个驴友穷极无聊,正在村内乱转搞探险。他们曾看到一个男人,从马炳贵家后院匆匆跑开,随后大火就燃烧起来。显然,傻子也知道,这很可能是故意纵火。这两把火烧掉了小半个村子,加上之前的死亡70多人事件,顿时马家村的事情沸沸扬扬传开,成为极大的舆情。

      马家村被认为是不祥的鬼村,被诅咒的村子,村民不知道如何得罪了上天,导致降下各种惩罚。这事传得越来越邪乎,尤其驴友圈几乎无人不知。到了2007年初,当地政府为了平息谣言,开始强力介入。这次是省疾控中心出面,联合市、县疾控中心一起行动,大量专家和医生赶到村内。他们对村子做了全面又细致的检测,甚至检查了村内的放射性污染和各种冷门的细菌病毒污染。然而,检测的结果仍然是完全正常。

        专家组有著名毒物医生,他追溯其中20多人的濒死状态,认为很接近中毒症状,怀疑是中毒而死。于是,专家组对村内所有的食物进行毒物检测,甚至连母鸡下的蛋都去查了,结果完全正常。让医生们费解的是,老人们的饮食往往极为简单。很多人常年就是稀饭、小菜、喝开水,其余什么都不吃。说这些老人因误食某一类食物,而导致大量中毒,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在专家组茫然失措时,公安方面却有了收获。

      他们接到村民马国庆的举报,认为村内两次大火,极有可能是马会军所为。理由很简单,马会军和马国庆都在村内开了旅店,开始都赚了不少钱。后来马国庆有意无意告诉驴友,马会军是做丧葬生意的,家里以前经常堆放棺木。知道这个情况,驴友们纷纷觉得晦气,不再去马会军家旅店居住了。一时间,马会军的生意大减,门可罗雀,存在恶意报复马国庆的可能。而马会军也曾放话,要一把火烧掉马国庆家的屋子,大家一拍两散,谁都赚不到钱。

      另外,马会军同另一个被烧掉屋子的马炳贵,也有一些冤仇,两人敌对多年。马会军存在纵火嫌疑,警方将其逮捕,让曾目击的驴友辨认。驴友认为,现场那个慌忙离开现场的人,同马会军非常相似。在进一步审讯以后,马会军交代,他确实在2006年6月和7月两次纵火,目的就是为了报复。由此纵火案告破,警方却又有怀疑。

      审讯期间,马会军并没有怎么抵抗,很痛快的交代了纵火的事情。正常来说,纵火是大罪,即便没有伤人,导致上百万的经济损失,坐牢也要10年起步。马会军为什么这么痛快的认罪呢?在搜查马会军家里的时候,警方意外地发现了一种含有剧毒氰化物的药物。马会军小卖铺虽卖药,完全没有必要使用这种氰化物,村民们根本用不上。经过反复审讯,马会军终于交代了一件惊天大事:村里的意外死亡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马会军供述,他在村里经营小卖部,兼职做丧葬生意。而老人们都精打细算,很少买东西,小卖部并不怎么赚钱,生意很差。马会军只能依靠做丧葬生意,来贴补家用,维持生计。根据风俗,周边村子对于丧葬较为重视,老人去世以后一般都会大操大办,甚至不惜借钱。而马会军负责丧葬,每次都能赚一笔。虽赚的也不是很多,但比小卖部的惨淡营业收入要高太多了,借此可以维持一年的开销。没想到,村民生活条件逐步提高,村里老人心态又好,寿命大增。本来村子一年至少要死三四个人,这半年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去世。马会军几乎赚不到钱,又不愿意出门打工吃苦,更不愿意和老人们一起种地、赚点小钱。于是,他的生活逐步陷入困境,连小店进货的钱都拿不出了。

      一 次串门期间,他看到一个头脑都不太清楚的老头子,却还有顽强的生命力。马会军心里忍不住想,这个老头子肯定这两年就要死了。如果他马上死了,我就能赚一笔,解了燃眉之急。这个念头一出,马会军就难以控制自己。他知道这个老头子是独居,而本村老人都没有外出关门的习惯。一次,他偷偷溜入老人家,将氰化物放入暖水瓶中。然而,马会军文化程度不高,对于下毒也没有任何经验,不知道氰化物致死的剂量。氰化物虽然剧毒,放入整个暖水瓶中肯定剂量不够。老头子喝下一杯水以后,很快出现中毒症状,却辗转了几个小时才毒发毙命。

      此次杀人后,老头子的家人果然回来大操大办一通,马会军借此赚到不少钱。随后,他继续投毒,就有经验得多了。他将大量氰化物放在水杯里,或者某些食物内。由于剂量足够大,中毒者短则15分钟,长则一二个小时必死无疑。2004年那个72岁老人,就是被他下毒而死的第二个老人。随后,老人接二连三死去,马会军生意大好起来。他认为自己反正杀了人,一发而不可收拾,连续下毒。

      随着2006年大量旅游进入村内探险,马会军很聪明地改行开了旅馆,生意一度非常好,比做丧葬还要赚钱。从此时开始,他就放弃了毒死老人的缺德事。到了下半年,马国庆的旅店抢走了大部分客人,马会军的旅店几乎要关门。他明知道此时报复不合适,忍不住还是去放火,烧毁了马国庆家的旅店。在警方做出自燃的结论后,他又放火烧毁了老仇人马炳贵家的房子。自然,这一切只是马会军的口供,还需要通过证据来证明。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目前还有7名死者的遗体没有火化,家属也愿意验尸。开馆验尸后,证明其中2人是被氰化物毒死,同马会军的交代吻合。因此,马会军因故意杀死两人,被判处死缓。

      马会军涉嫌纵火罪、故意杀人罪,村民认为他至少毒死了30多人,一说是7人。最终,却只认定了马会军故意杀死两人,并没有确认他有纵火罪。也就是说,马会军涉嫌纵火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另外,通过开棺验尸最多只能证明,他和两起凶杀案有关系。不过,即便是毒杀两人也是可以判死刑的,为什么改判死缓?

      有一种说法是,大部分死者遗体被火化,无法确认死因。而毒杀这种事情,本来就很难取证,更别说是多年之后。两人是中毒而死,确实有可能是马会军所为,但缺乏完整的证据链。所以,马会军就没有被判处死刑。然而,对于是不是马会军作案,村民也有怀疑。

      有个村民说:他真不像是这种人,30多岁,平时笑嘻嘻的,哪里像为了钱就杀死老人的家伙。况且,他从小在村里长大,我们这个村几乎都是亲戚。说他毒死的那些老人,基本都是他的长辈亲戚,平时关系都不错,他能忍心下这种毒手?

      夸张的是,马家村却一炮而红,到现在也热度不退。村长多年后哭笑不得地说:“那两年来的游客数量一下子暴增好几倍,一年就来了一万多人,不仅全国各地的人都有,连老外也来了不少,比如美国、法国、英国以及非洲国家的游客都有来。他们经常不时询问有关‘鬼村’的事,说到这里就是探秘的。时至今日,还时常有游客提起,去年国内一些驴友曾评出的《中国十大恐怖旅游景区名单》中,就有我们村。这些骇人的言论,反而吸引了更多驴友前来探险。但即便村内游客再多,也没有什么村民敢回来。目前村民只有50多人,除了经营旅店的几人外,都是非常年老的村民,说是死也要死在家里。”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为赚葬礼费用大开杀戒的殡葬店老板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