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1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高考失利后,山西男孩于涛遇到了陕西某所学院的招生老师。对方承诺,入读该学院,毕业可以拿到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三年后,他才知道这是个骗局。

招生

4年后,面对学校和人社部门的代表,我想起了高考那一年。

对成绩优异的学生而言,高考后的夏天是玫瑰色的。录取通知到来,多年苦读获得奖赏,夸赞接踵而至。有人去考驾照,有人出国游玩,有人开始学习TOEFL、雅思课程,憧憬着即将进入的广阔世界。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2017年,身在山西的我高考成绩是320多分,离文科二本线有100多分的差距。我想复读,但学费高昂。家里不宽裕,父亲希望我先上大专,将来再通过自考获取本科学历。

于涛家居住的村子

专科录取分数线是130分,远低于我的成绩,但填报了两所外省的大专,都没有被录取。正在我心灰之际,这天,父亲路过我曾就读的中学附近,见到一群人围着一张条桌,一边翻看桌上堆放的手册和表格,一边向坐在桌前的两个人询问着什么。父亲凑过去,听到“招生”、“包分配”等字眼,赶紧给我打电话,让我立刻赶过去。

我赶到时,只见父亲面露喜色,桌前的人自我介绍,说是“陕西国防XXX学院”的招生老师,来山西为该校招生。两位老师把已经对父亲说过的话向我重复了一遍,说这所学校在陕西,是国家重点公办院校,毕业拿大专学历,入学就签就业协议,将来学校保证安排就业。又说我的分数可以入学,催促我们赶紧登记。

我将信将疑。考大专院校都是从网上填报志愿,怎么会在路边设摊揽客?但父亲对老师口中的学校很满意,校名中的“国防”字样更让他感到放心和敬畏。周围的家长们七嘴八舌提问,招生老师的答复花团锦簇:有学费补贴、高额奖学金……一片喧哗中,我在父亲的劝说下,怀着“老师应该不会骗人吧”的念头,登记了个人信息。

招生老师拿出一本介绍学校开设专业的册子,让我选择专业,我和父亲商量着选择了火车供电方向。老师在本子上登记好,让我们交800元报名费,复印了我的身份证和高中毕业证,我心想,流程挺正规的,疑虑也打消了几分。

回到家,我上网搜索这个学院,发现它的官网花花绿绿,广告窗口漂浮,一股山寨气息。关于学院的网络提问下,零星的几条回答也是毁誉参半。我心里又浮起担忧,便对父亲说不想去这所学校。

后续的电话联系中,招生老师大约察觉到了我们的犹疑。几天后,一个自称是该校招生办主任的孟姓老师打来电话,重复强调学校的种种好处:成立30多年,是西北地区最大的铁路学校,毕业可获得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拿到相关的职业技能证书,还邀请我们随时到校参观。对方的积极,让我的迟疑显得似乎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一来二去,父亲最终拍板,让我去这所学校上学。

8月中旬,我登上了去陕西的列车,虽然不像考上名校的同龄人那样理直气壮地满怀希冀,但也有小小的期待:这是我接下来漫长人生的第一级台阶,虽然不够光鲜,但只要我足够努力,也可以踩着它登向高处。

当时的我不知道,这级台阶,是向下的。

入学

出火车站,倒了数趟公交,终于抵达位于西安郊区的学校。紧邻是一所985大学,楼宇林立,绿树环绕。后来同班的超子跟我说,刚到时他把那所大学误认为是我们学校,欣喜不已。

超子的兴奋很快被真相浇灭:学校只有一栋教学楼,两栋宿舍,宿舍是八人间,不是招生老师宣传的“上床下桌”,满满当当挤了4张上下铺的架子床。洗手间和水房是公用的,地上遍布烟头。我和超子都觉得,学校尚不如我们各自的中学气派,更不像一所大专院校。

办理入学手续的办公室挤满学生和家长,一个老师被簇拥在中间,反复强调:先交钱。我登了记,交了一年的学费7800元。

迎新会上,学保处处长介绍学校的专业设置,极力推荐一个名叫“大数据网络营销”的专业,说该专业学成后都是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工作,就业有保障,薪资待遇也好。在他的鼓动下,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转到这个专业,手续也很简单:找老师做个登记,把原先的专业变更一下就行。

没想到的是,还没正式上课,学校就发生了命案,一个刚入校不到一个月的16岁学生被刺身死。

当时我正在水房洗衣服,走廊传来管理人员声嘶力竭的吼叫:所有人回宿舍!不准出来!稍后,我们的手机被挨个检查,看有没有拍到相关照片或视频,严防有人上网传播。由于禁止讨论,我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看当地媒体的报道才知道,死者因为与宿舍同学发生口角,被同学用刀刺中心脏,不治身亡。

只在电视剧里见过的血腥情节竟然发生在身边,那些天,我害怕得整晚睡不着,萌生了退学的念头。但家里人说,都交了那么多学费了,还是在学校好好学习,拿个大专文凭。老师许诺的大专文凭,是支撑我和家人的最大动力。

终于开始上课了,教学水平却是又一盆冷水。老师要么上了年纪,要么看上去和我们差不多大,据说是四处找来的在读大学生,流动性大,更换频繁。共同点是上课只照着课本念,有人提问,便搪塞说课本上的知识已经过时了,我们去机房实际操作。

学校机房没有网络,所谓实际操作,是在电脑上练习Word、Excel和PPT。然后学打字,每节课上,老师让我们反复练5个键的输入,下节课再换5个键。熟悉拼音打字后,再练习五笔输入。我和不少同学找老师反映所学太简单,老师要么说是遵循学校的课程安排,要么说前两年是学习基础知识,第三年会上专业课。

渐渐地,旷课的人越来越多,教室常常半空。到教室的同学也是睡觉、玩手机、聊天,有时甚至在课堂上打起架来,老师照样视若无睹地在讲台上念自己的书。我曾经买来计算机考级的书在宿舍看,被不分昼夜打游戏的同学嘲笑:别装了。

学校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每晚八点半,晚自习结束后统一到操场集训。所谓操场,是一块扬尘的水泥地。周四下午没有课,全校学生集合,听校领导训话后再训练,稍息立正、齐步走、跑步走。有同学抗议,说自己是来上学,不是来军训的,教官一脚就踹了过去。

图|在校必须着军训服

入学第二年,学校组织我们报名参加成人高考。超子比班里同学大几岁,阅历也多,便提出质疑:学校不是说毕业直接拿大专文凭吗?为什么还要参加成人高考?同学们也纷纷附和。老师闪烁其词,说这是学校和名牌大学合作的项目,考上的可以多拿一个大专学历。

周围同学很多和我类似,生长在小地方,不了解高等和职业教育体系,加上军事化管理带来的封闭和服从的惯性,对于老师关于成人高考和学历的说法,大家虽然有怀疑,但并未深究。只有超子冷笑道:你们就相信学校吗?还包分配?985、211大学都不包分配。

后来的“毕业分配”,让我们信服了超子的先见之明。但在当时,也许因为沉没成本对我们来说已经太大,没有人愿意怀疑学校许诺的光明前景。

学了两年打字后,在大家的抗议下,学校终于接通了机房的网络,安排了“专业课”,内容是如何在某电商平台上注册开店。没上几节课,顶岗实习就开始了。

实习和毕业

第二学年上半学期,我就经历过一次实习。

由于没有门槛地不断招生,学校的教学楼不敷使用,就在空地上盖了一排铁皮房,让部分学生在其中上课。仍不够用,我所在的班级被安排外出实习,腾出教室。当时正值年末,是各大电商平台的销售高峰,我们被分配到绍兴的一个电商仓库,负责打包、发货、盘点,每月工资3000多元。

我被安排上夜班,每晚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需要打包的货物量太大,除了中途一小时的加餐、休息外,一直在手脚不停地干活。夜间容易困倦,四肢麻木、精神恍惚时我想,要是能给我5分钟就好了,我肯定能站着睡过去。

其它专业的同学遭遇也类似。轨道运营专业被要求去电子厂实习,在流水线上拧螺丝。有同学提出异议,觉得实习内容和专业无关,工作也太繁重,学校就出言威胁:不参加实习就不发毕业证。

顶岗实习和此前的实习不同,要完全履行岗位职责,如果表现合格,会转为正式员工。也就是说,顶岗实习的岗位就是学校为我们分配的工作。
迥异于学校一直吹嘘的“坐空调办公室、住两人间”,我们被分配到上海郊区的一间电商仓库,负责为商品拍照。生产工具是一部手机,需要我们以每月100元的价格从厂家手中租借,如有损坏还需赔偿。

仓库逼仄,明晃晃的灯泡悬在头顶,让每一丝偷空休息的念头无所遁形。喝水、上厕所都得报告,任务量细化到每小时,完不成就罚款。工资也按小时计,一小时15元。宿舍是8人间,地上密密麻麻爬满蟑螂。

干了一周后,我逃离了。上一次的实习虽艰苦,但想到是短期工作,还可以说服自己忍耐,但这次,我无法想象自己要长久待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

后来知道,我的实习经历不算最糟糕的。第二年,高铁乘务专业的学生被送到北京实习,住的宿舍身处垃圾堆中,没有门锁,洗澡间也没有门。愤怒的家长们到学校门口拉起横幅抗议。

学校早就没课了,我也没有回去,接下来的半年在四处打零工中度过。临近毕业时,我和同学都在微信群里询问什么时候发放毕业证,学校却一再拖延。直到2020年9月,我才领到为之忍耐三年的毕业证。

毕业证拿在手中,我很快发现不对。证书右下角盖章处有一行小字“根据陕办发【2007】13号文件规定,该毕业生学历与大学专科同等对待”。

图|学校发的毕业证

我上网搜索这份文件,遍寻不着,倒是看到本地另一所学院有学生也在询问。他晒出的毕业证上有一行同样的小字,为了确认陕办发【2007】13号文件的内容,这位学生称自己已咨询人社厅、省政府和省档案馆,回复都是没有这份文件。他说还找了自己学校几个科室的老师询问,对方也都“含糊其辞。”

看到这可笑的说法,再联系三年来的种种情状,我终于确定,“毕业拿大专文凭”是学校的骗局,毕业证上的那行字,不过是校方的自欺欺人,不具备任何效力。

后来,在欲求稍稍正规些的工作都被拒绝时,在父母后悔耽误了我三年时间时,我起了向学校讨说法的念头。但在当时,我只想快些逃离这个集中营一样混乱、憋闷的地方,同学们的想法也大都与我接近。拿到那张无用的毕业证后,我们没有和学校纠缠便各奔西东。毕业证上,我的专业莫名变成了“计算机应用与维修”,三年青春岁月,以谎言始,以谎言终。

当年报名参加了成人高考的同学要到2021年才能拿到大专文凭,没参加的我更是缺少底气。在遍寻工作的困顿中,我尝试过使用学校的那张毕业证作为学历证明。一次应聘某大厂的电话客服,我硬着头皮说自己是大专毕业,对方工作人员现场打开了学信网,要求我输入毕业证编号查询,结果自然查询不到。对方表示,他们只接受可以在学信网上查询到的学历证书。他的说法很委婉,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我报名参加了自考,同时寻找那些没有学历要求的工作。辗转一年间,打工的艰辛、前途的无着,让我越来越痛恨学校的欺骗。2021年7月,我向当地人社部门、市长热线投诉了学校。

毕业一年后,在当地人社部门的办公室里,我再次见到了学校的工作人员。此前,从人社部门工作人员的口中,我已经大致了解了学校的沿革:它曾先后归属国防科工委、人社部门、管委会管理,不在高等教育的序列中,没有发放大专学历的资格。

在人社部门的协调下,学校派出两位工作人员和我及一位一同参与投诉的同学对话。我提到学校关于文凭发放的虚假宣传,对方把责任都推给了招生老师,说是招生老师自作主张那么说的。我把2017年学校网站上“国家承认大专学历”的宣传截图拍到她面前,她便顾左右而言他,称学历的事已经过去,应该着重解决当下的问题,比如可以重新为我们分配工作。但对我而言,像之前那样充当廉价劳动力的工作,已经没有任何补偿的意味。

当天的会面不欢而散,人社部门要求学校后续给我们答复。回到老家后,我好几次接到校方的电话,让我去学校“商量”。我问商量什么,学校从不正面回答,只一个劲催我到校。

担心有陷阱,我没有去学校,而是假充今年高考的考生家长,向那位当年给我家打电话的招生办主任咨询入学。微信里,对方信誓旦旦地保证,上三年学后发放大专毕业证。

*文中人物为化名
这正是:
本无内秀看金榜,谁想蛛丝暗中藏;蹉跎一梦三年忙,世人岂多少纯良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高考后,我上了一个假大学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