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2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钟齐鑫接到消息:自己还有机会参加东京奥运会。不过,只有一种情况:各国攀岩队运动员中有人在比赛期间感染新冠,他才有可能作为替补选手上场。

这一年,钟齐鑫32岁,已婚、已育,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满了5岁。他训练攀岩16年,参与攀岩赛事几百场,是世界唯一速度攀岩大满贯获得者(4次世锦赛夺冠,2次世界杯夺冠),累计7次打破世界纪录(其中连续6次是自己超过自己)。他是公认的攀岩明星、“中国壁虎”、任国家攀岩队队长。14年前,他是第一个在世锦赛上拿到攀岩速度赛冠军的亚洲人,那时他刚满18岁。

可是,钟齐鑫没有参加过奥运会。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攀岩正式被纳入2021年东京奥运会比赛项目。在此后五年的所有采访中,钟齐鑫几乎都提到东京奥运会:“参加奥运会是运动员的终极梦想”,“是我的最高梦想”,“是终极目标”。在每个可见的视频里,他说到这,都露出一样的笑,嘴角咧开,两颗标志性的虎牙愉快地跃出。

如果不能成行,这将是钟齐鑫第三次错过奥运。距离开赛还有两天,他已办好参赛的所有手续,保持训练。现在,他离奥运就差一张机票。这种悬置的希望让他难受,他甚至想,“不如直接给我断了这个念头。”

悬置、错过、求而不得,这些心绪于他而言,已太熟悉。从某个时刻开始,“中国攀岩第一人”钟齐鑫感觉自己与奥运之间,掉入了一种有距离感的命运:越是想要,越得不到。

距离

2015年10月,钟齐鑫决定退役。这年,他刚刚在世界杯攀岩赛中战胜世界纪录保持者,以5秒81的成绩夺冠。这时他26岁,已在世锦赛4连冠,也拿到了速度攀岩唯一世界大满贯。他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很多比赛的欲望。“该拿的,你都拿了。”他与相识两年的妻子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停止了训练,转行做攀岩推广、教育工作。

退役九个月后,2016年6月,一则“爆炸性新闻”击中了他:攀岩正式成为2021年东京奥运会的比赛项目。

钟齐鑫的第一反应是惊讶,而后是失落。据中国登山协会数据,参加攀岩赛事的选手,39%都在18岁以下。26岁对于运动员而言,已不是最佳年龄。此外,钟齐鑫的两个女儿刚刚出生。

他面临是否应战奥运的选择。于他个人而言,无论有多困难,他都想去参赛。“对于每个运动员而言,奥运会都是运动生涯的圆满句号。”

毕竟,从2005年,16岁参加学校俱乐部的攀岩训练开始,他已经为这项运动付出了十多年。2016年前,攀岩还未被纳入到任一场奥运会比赛中,在中国是“非奥项目”。队没有康复师、体能师,没有国家任务,也缺乏费用支撑。钟齐鑫记得2005年参加的攀岩比赛,冠军能拿800到1000块奖金。而他好几次只拿到前八,每次能赚100块。

那时的钟齐鑫,从未想过攀岩能纳入奥运会。这次确实是难逢的机遇。

妻子得知后,表示全力支持。没有了后方的顾虑,钟齐鑫离开家庭,来到北京,开始了三年的集训备战。在2019年的世锦赛,他要去争夺奥运会的入场券。他每天7点30吃早餐,9点到12点训练,15点到18点训练。晚上,他用一小时看比赛录像,学习、分析比赛技巧,此外,还要花1到2小时治疗与放松。

由于攀岩是调动全身的运动,从头顶到脚趾,哪里都容易受伤。而钟齐鑫的专长是速度赛,也就是高速攀爬,需要每天重复在5、6秒的时间中爬上高15米、前倾5度的岩壁,因此更容易擦伤、拉伤。

图|来源网络

2019年,钟齐鑫满30岁,基本大他的队友一轮:和他一起集训的,大多都是00后。他看着小男孩们长大,从7、8岁参加青少年赛事,到和他一起备战世锦赛。钟齐鑫从2005年,那个队里最小的少年,变成了经验最丰富、年龄最大的“老运动员”。他发现,孩子们“能吃、能睡、能练”。同样的训练量,00后们当天睡一觉,第二天就没事了。钟齐鑫却不行,“如果连续练三天,就不用训练了,因为已经恢复不过来了。”

年龄、伤病成了他与奥运之间的距离。但这大体仍然可控。钟齐鑫将训练量从每天攀爬四五十次,调整到一二十次。也调整训练节奏,练一天,休息一天,甚至两天。

妻子有一次去探班钟齐鑫,听队医说他正在做理疗。她来到房间外,听到惨叫的声音,还有哭声。队医说,是在给钟齐鑫的手指做针灸。妻子在外面听着,眼泪也掉了下来。

错过

2019年,世锦赛开幕。在此之前,钟齐鑫已经参加了几次赛事,获得两次冠军,也险些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绩:在2018年世界杯预赛中,他爬出了5.80秒,离此前自己的最好记录只差0.01秒。

他感觉自己已经拥有了可以应战的状态。世锦赛第一组,16进8时,他便爬到了全场最好成绩,淘汰了当时的第2名。这说明,这三年的准备没有辜负他。下一场8进4,钟齐鑫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下一场和他对战的是一位意大利选手。此前,他已和对方对战几次,了解其实力,“只要我正常发挥,我肯定能赢他。”拿到奥运会入场券,几乎毫无疑问。

比赛开始了。发令枪三次响起,滴,滴,滴。钟齐鑫起跑,向上飞跃,已经爬上两三个岩点,领先意大利选手。伴随他的攀爬的,是警示器一连串的滴滴声。有人违规了,比赛提前结束。

钟齐鑫离开岩壁,向上抬头,自己头顶的显示器上,是红色的“FALSE START”。他的脑袋霎时被嗡嗡声占据,片刻后,炸裂为一片空白。“完了完了,钟齐鑫抢跑。”解说员的声音响起。钟齐鑫双手抱头,蜷起四肢,绳索在岩壁前缓缓下降,将他放到地面。

他下场,跑去看计时器:0.06秒。钟齐鑫抢跑了不到0.1秒的时间,失去了奥运会的入场券。

此后,钟齐鑫反复想起这0.06秒。他确认是在第三次“滴”响起前,自己的脚条件反射地挪了一下。在此后的无数次采访中,他都试图找到这个动作出现的原因。

“可能因为自己的注意力太集中了。”“可能心里还是想的有点多了。”“弦绷得太紧了。”也或许,“很多时候,你越渴望什么东西,就越是容易出现意外。”他感到后悔、懊恼,“心里的难受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并不是钟齐鑫第一次抢跑。在备战世锦赛期间的2018年8月,在雅加达亚运会决赛上,他在开赛前一刻重心后移,导致抢跑犯规,被判告负,获得亚军。

那场比赛被叫停时,钟齐鑫在空中愣了一下,回到地面后,跪倒在地。

“我今天的状态非常好,一直压制对手,没想到最后没控制好。”在赛后采访中,他说,“我就想在决赛时发泄一下,用一场激烈的对抗平复一下情绪。”2018年,也是攀岩被纳入亚运会比赛项目的第一年。

在这年的一篇赛后报道中,记者这样写道:“‘我已不再年轻。’钟齐鑫一脸无助地说。以抢跑犯规的方式无缘金牌,让这个被誉为‘蜘蛛侠’的岩壁精灵心碎一地。”

落空

获得东京奥运会入场券的最后一次机会,是2020年的亚锦赛。

“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只有再往前冲这一次。”经过家人、队友、教练的鼓励,钟齐鑫从世锦赛抢跑的打击中慢慢调整过来。

钟齐鑫感觉这一年比以往的任一年都更难熬。这是参加奥运最后的机会,他必须“硬着头皮往前冲”。

压力大的时候,他会离开攀岩,和家人聊天,打篮球、乒乓球。这是他训练攀岩的第15年了,他清楚地知道攀岩,尤其是速度攀岩,对人的要求是绝对的专注。在往上攀爬的五六秒时间中,外面发生的所有事,都要把它忘记。要把全部精力收回来,再集中在五秒的时间中爆发。相反,这时如果有一点杂念,就很容易失误,甚至受伤。

图|来源网络

2020年,新冠疫情来临。5月、6月、12月,钟齐鑫连续三次得到亚锦赛推迟的信息。每次推迟时,他都得到一个新的开幕时间。他总是先平复自己,调整状态,放缓节奏,再继续冲刺备战。而在每每临近新日期时,又被告知比赛延迟。“你觉得你做好准备了,出来就把你压下来。调整后又可以了,又把你压下来。”半年里,希望落空的滋味反复而悠长。

最终,亚锦赛宣布取消。钟齐鑫没有办法再争取奥运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了。一年的训练落空,最后的希望落空。得到信息后,他不觉得失落,只感觉解脱。

在2019年的跨年演讲中,钟齐鑫曾讲述世锦赛抢跑的经历,这是他与奥运的第一次错过。“我与唯一一张奥运入场券失之交臂……我几乎可以认定为,这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一场比赛。”忧伤的钢琴声响起,他语气低落。镜头转向几位表情凝重的观众。

随后,他又话锋一转,“不过,这恰恰成为了我积极备战的动力!”钟齐鑫身后的大屏幕,出现一连串飞舞的数字,向他站立的方向紧逼而来。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有206天,距离攀岩项目的赛程还有215天,而我唯一入围的机会,是2020年的5月3日(亚锦赛),距离今天还有134天。每天每时每刻,每一个时间,每一个数字,都在我心里、脑海里,不断地翻去。”那时,他的语气激昂,眼神坚定。

少年

“你看这面墙,学了你就像猴子一样,在墙上随便乱走。”体育老师对十几个孩子说。这是2004年,15岁的钟齐鑫第一次听说“攀岩”。这一年,他初中的体育老师和一位朋友吃饭,被拜托在赣州的学校找几个学攀岩的“苗子”。老师便找到了“看起来挺精神”的钟齐鑫。“学了还能单指引体向上呢。你在岩壁上,就这么挂着。”老师继续说道。

真有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酷的运动?钟齐鑫想到武侠小说里“飞檐走壁”的人。初中毕业后,他报名去了江西应用技术职业学院,一年后参加了学校俱乐部进行攀岩训练。他只填了表,交了30元会费,没经过什么筛选——当初被找的十几个孩子,只有他一个人报了名。

少年钟齐鑫对攀岩比赛没有什么认知。喜欢攀岩,好像更多是喜欢与之相关的记忆。钟齐鑫许多美好的“第一次”,都和攀岩相联结: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离开江西、第一次出国。每次队里组织去外地参加比赛,他都兴奋极了。“又有人安排吃的,又有住的,还能旅游,还可以交全国各地的朋友。”

队里有十几人,最大的22岁,最久的呆了8年。钟齐鑫16岁,是队里最小的一个。训练场上,后辈要为前辈服务一年。两条12米的人工赛道,顶部有挂保护绳的装置。钟齐鑫和另外3个年龄较小的男孩,每天为师兄师姐拉绳子,“打保护”。在前辈训练的间隙,赛道空了,他们才能去练习。钟齐鑫一看到赛道空了,就赶紧去试。

4个男孩成为了最好的朋友。那会儿大家都穷。“一瓶水分着喝。都没钱,就把钱凑一起花。”训练结束后,钟齐鑫和三个小师兄去网吧打CS,去外面下馆子,“谁有钱就多出一点,没钱的就下次再出。”

一整条街的饭馆老板,很快都认识了他们,也一见他们就害怕。钟齐鑫还记得,他们总是点三个炒青菜,加一个“油水最多的”西红柿炒蛋,花12块钱。就着三素一荤,每人就可以吃七八碗免费米饭。一次,老板娘终于没忍住,对他们说,给我一块钱饭钱吧。

“那是长身体的时候,训练量也大。”每每想到这些,钟齐鑫便弯起眉眼,语调上扬。他为那时候手机没有拍照功能感到可惜。“那个时候很辛苦,但我觉得那个时候最幸福。”

那时,少年钟齐鑫还没太想过奖牌与成绩。每次比赛,只是去不同的地方玩儿。出国比赛,就是去远一点的地方玩儿。这被他称为“纯真年代”。

第一

成为世界第一后,钟齐鑫也想过自己成功的原因。他想到2006年的那次观赛。

2006年,17岁的钟齐鑫第一次代表中国队去法国参加世锦赛。开场,他便因为失误拿了倒数,被淘汰做观众。借此机会,他认真看完了全部比赛。

坐在第一排,钟齐鑫的目光锁定了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俄罗斯运动员。那场比赛,钟齐鑫看见他手脚并用,动作协调,在岩壁上侧着爬,横着爬,可以转弯,可以“那样跑、这样跑”。钟齐鑫甚至看不清他是用手还是用脚在爬。他联想到功夫电影,感觉对方爬出了“包租婆追周星驰一样的感觉”。他想,对方已经将攀岩爬成了一种艺术,一种能传递流畅、力量与美的艺术。

这场比赛刻进了钟齐鑫的大脑。回国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方向感。他反复想起那些动作,让自己所有的训练,都去贴近这种感觉,去拆分、组建、接近。

他也记住了那双眼睛。那是一种毫不惧怕,异常专注、锐利、霸气的眼神,好像在说,“我就是天下第一。”这种感觉真好,钟齐鑫想。他期待,这样的眼神也能出现在自己身上。

2007年,钟齐鑫又去参加世锦赛,这次18岁的他拿了冠军,同时以8秒76的成绩打破了世界速度项目纪录。场上的选手都不认识这位中国的年轻人。他看见那位俄罗斯选手朝他走来,用英文表达祝贺。随后问他,你下个比赛还去吗?我们再较量,这一次不算。钟齐鑫看见,他崇拜的偶像,朝着他比了一个大拇指,是向下的。

这次,钟齐鑫近距离看到了那双眼睛。这位大他6岁,与他身高、体型相似的偶像,此时正从眼神中传递出一种发自内心的蔑视。“偶像”向自己发起了挑衅。

一些情绪在钟齐鑫心中被激发了:“以后我见你一次,赢你一次。我要学习你,然后超过你。”

事实上,自此之后,钟齐鑫确实一直赢他。从2007年那场世锦赛后,钟齐鑫几乎就没获得过冠军以外的成绩。2008年,他拿下5个冠军,包含两个世界杯冠军。2009年,钟齐鑫两次打破世界纪录,又拿了世锦赛冠军。

很多赛事,中国队只有钟齐鑫一人参赛。他一人挑战对方整个俄罗斯队,“一个一个地将他们干下去”。2009年的世锦赛,他收到了俄罗斯教练员的一个大拇指,是向上的。他获得了整个俄罗斯队的认可:“我通过我的努力,一个一个把他们的大拇指,掰上来了。”

图|2013年哥伦比亚世界运动会。钟齐鑫和曾经的偶像已经成为朋友

这一年,钟齐鑫接连刷新自己创造的世界纪录。随后的几年,他露着虎牙的笑脸屡屡在屏幕上出现。2007年第一次赢过世界第一后,这种势头一直持续到2016年。钟齐鑫成了那个不可挑战的第一,只要参赛,“基本没怎么败过。”

希望

最近,钟齐鑫还在训练攀岩。

2024年,巴黎奥运会,新增了攀岩速度赛项目,有两块金牌。获得这场奥运会的入场券,则需要在2023年的资格赛中胜出。那时,钟齐鑫34岁。作为运动员,他已不再处于当打之年。

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张门票落空后,钟齐鑫也尝试和一对女儿沟通。爸爸不能去奥运会了,钟齐鑫说。啊,不能去了,不能去了,那我们攀岩吧。女儿回答。钟齐鑫想,女儿也许并不理解奥运会是什么,在她眼中,攀岩就是奥运会,奥运会就是攀岩。

他尝试用自己的故事激励女儿,告诉她们,做任何事都不要放弃,要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不过,他又想,有些时候也应该告诉她们,如果你真的坚持不了的时候,退一步也是海阔天空。

钟齐鑫正对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制定一个新的计划,针对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体能,设计训练的方法。他常在各种场合,表达自己对攀岩的认识:“奥运会的所有项目中,只有攀岩是向上的。它的结束点,也是在最高点。”

他清楚记得2005年,第一次去石家庄参加攀岩比赛时的情景。来到赛场时,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第一次参加比赛,第一次看比赛,流程也不清楚。他只是看着别人怎么做,自己就跟着做。比赛的时候,除了往上爬,他什么都没想。

这也是他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看见绿皮火车。上车时,他从第一节车厢跑到最后一节,到处看看,又从最后一节跑回去,再看一遍。16岁的钟齐鑫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觉得新奇。

他打开窗户,听着火车“吭哧吭哧”的声响。窗外是广袤的平原,秋日的晴空,流动的树影。崭新世界的画卷就在眼前展开,希望就在可见的终点。
这正是:
心有希冀目光长,再展猿臂战八方;岁月岂能夺吾意,在冲云霄少年郎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世界冠军,去不了东京奥运会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