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2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01

我和老公德文的性格简直不要太互补。

我凡事好强,不甘人后。

他呢,刚刚三十而立,就想躺平,传说中的咸鱼体质。

所以,每年总有那么几次,两人都觉得我们的婚姻是一个错误。

02

说来讽刺,我和德文当初是因为相互欣赏,才走到一起的。

2012年春天,我们在一次文旅业内的年会上相识。

那天,我俩作为各自公司的优秀员工代表上台发言。

德文的演讲轻松幽默,言之有物又讨喜。

再看我的,虽然逻辑严谨新观点密集,但内容过于严肃教条了。

德文却跟他同事感慨:“这女孩,好性感啊。”

拜托,当年的我,无论是装扮还是内心,其实都很中性。

尤其是那天,满场的女性几乎都身着晚礼服,化着或浓或淡的妆,只有我穿着一身西装,像是一个闯进溜冰场的,荷枪实弹的士兵。

其实,我也很想像德文那样挥洒自如、谈笑风生,但我知道那不是我的style。

我无法扮演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角色。

03

还是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生于贵州一个小县城,爸妈早在我初二那年双双下岗,靠打零工维持家用。

成长在一个经济危机的家庭里,我只信奉一个真理:玩命地奋斗。

无论上学,还是后来工作中,我都以用力过猛的姿态生活着。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昆明一家旅游公司,从导游做起,创造过全年无休带团的纪录,数次在行业竞赛中获奖。

我一边带团,一边研发新线路、新服务。

在一无资源,二无背景的情况下,我唯一能靠的只有勤奋。

而背后鞭策我的原因非常简单,妈妈年纪大了,一身慢性病。

老爹不再年轻,依然还在工地搬砖。

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04

那次演讲之后,德文开始追我。

说实话,能被这样一个阳光快乐的大男孩追求,我很荣幸。

而跟德文在一起,我也似乎可以暂时摆脱严阵以待的状态。

他吃喝玩乐样样在行,还经常带给我很多意外之喜。

比如,突然发微信让我在高铁站跟他会合,去贵阳看望姑妈。

结果到了贵阳,我才知道他根本没有姑妈,只是为了和我一起看那晚的流星雨。

比如,看到路边的一株狗尾草,他会插在自己头上,说:“古代卖人时,就在头上插根草求收养,现在我也求求你,收下我吧。”

严肃有余,活泼不足是我的短板。德文的出现,似乎就是来修补我不擅长的那部分。

05

我们的婚姻,得到了双方父母真诚的祝福。

本来,德文爸妈已经为他准备了婚房,但我拒绝了。

理由是我们手都太散,不如拿出共同积蓄首付一套,有点房贷,更有动力好好赚钱。

其实,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拿人手短,毕竟我爸妈拿不出对等的嫁妆,我不希望他们因此被看不起。

在我的坚持下,我和德文拿出全部积蓄,按揭了一套72平的两室一厅。

对此,德文说:“放着精装的大房不住,非得买个小房子,何苦呢?”

一听这话,我马上严阵以待:“孙德文,我是跟你结婚,不是跟你爸妈,咱们的小家,就得靠自己的双手挣,这样吃饭睡觉才安稳。”

德文马上做投降状:“嗨!我们老孙家真是祖坟冒青烟,娶了你这样一个贤良淑德的儿媳妇。”

06

有句话说的好,跟对方的优点谈恋爱,跟彼此的缺点过日子。

婚礼结束后,我和德文本打算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

但由于我公司一个VIP团的导游母亲意外去世,老总希望我能紧急救场。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蜜月什么时候都可以补,但这个VIP团万一出了纰漏,公司损失巨大。

于是,结婚第三天,我带团“出征”。

德文非常不爽,我就连哄带骗:“以后一定补上,不仅去马代,还去你心心念念的瑞士,待两个月的那种。”

07

事实上,直到今天,我们的蜜月也没补上。

结婚后,我依然是职场的拼命三娘。

房贷、车贷,以及结婚一年后,儿子的出生,还有父母的体弱多病,都让我没办法停下来。

那时候,我很少在晚上八点前回家。

回到家,陪儿子玩一会儿,等他睡着后,会继续加班。

对于我的忙碌,德文不止一次劝我:“差不多就行了,钱是赚不完的。”

我一句话回过去:“等咱家有了一百万的存款,你再跟我说这话吧。”

这句话,最容易让他闭嘴。

08

婚后第三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家里的房贷还完了。

那天,我和德文在银行办完手续后,德文提出一起吃饭庆祝。

他选了一家日料店,还要了瓶清酒。

然后向我举杯:“老婆,你辛苦了,现在房贷也还上了,你也适当地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累,多陪陪我和儿子吧。”

德文这句话,让我觉得很不顺耳。

“我多陪你们,是能陪出学区房?还是能陪出百万富翁?”

有些话,一旦开了头,抱怨也就收不住了。

那天,我把长久以来对德文的不满和盘托出。

09

以德文的能力,完全可以在职场上更进一步。

但他就那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地待在外联位置上,朝九晚五。

年纪轻轻就爱喝茶,喜欢养鱼。

让他加班,他嘻皮笑脸地跟老总讲劳动法,但却能凌晨一点起来看世界杯。

我的朋友圈是另辟的职场宣传阵地,可他的呢,不是探店,就是球评。

那文采,如果用在工作上,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明明一手好牌,却被你打得稀烂,你知不知道,每次加班回家,见你悠哉悠哉喝茶赏鱼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孤助无援。这个家,根本指望不上你。”数落到最后,我说出了心中积攒已久的实话。

“因为你从来没想过,以后儿子上什么学校?将来父母生病了怎么办?咱俩同在一个行业,万一这个行业不景气了,咱们家怎么办?”

我越说越气,奋斗了那么久,依然没有一丝安全感的人生,太丧了。

可德文呢,听完我的一大堆抱怨,没有丝毫触动。

反而批评我说:“你就是太焦虑太悲观,凡事都往坏处想。我就想不明白,咱们现在一没贷款,二没说家里揭不开锅。相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你把自己逼那么狠干什么?”

这话,再次惹怒了我。

“你自己不思进取,居然反过来说教我,谁给你的勇气?”

10

自那天起,我就深深明白,这个家指望不上德文。

指望不上就不指望,反正我一路走来,都是靠自己。

应该也是打那之后,我对自己和儿子的要求越来越高,我害怕儿子变成第二个他。

由于学区房太贵,我拼尽全力把儿子送进了私立学校。

一年的学费,相当于德文全年的工资。

而且,学校经常组织各种活动,算下来的费用也是笔不小的开支。

但我觉得,为孩子的未来投资,多少钱都不足惜。

为了这些超出能力范围内的开销,我比从前更加拼命。

除了本职工作,还利用休息时间给其他同类公司做培训。

每天只休息五个小时,活得真是比时钟还准时准点的严苛。

支撑我的,是儿子那口流利的英文,还有小小年纪,就已经对编程信手拈来的自信。

为了让他更全面的发展,我又针对他的弱势科目,请了一对一的家教。

儿子刚开始很反抗,但这件事情由不得他。

我用自己的奋斗史告诉他: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11

对于我这一系列操作,德文一直持反对意见。

但他的反对,只会换来我的嘲讽:“你自己做咸鱼就好了,不要拖儿子的后腿。”

说来,我们家周末的画风很搞笑。

儿子全天一对一课程,我在书房给企业做线上培训。

德文则喝着茶,听着相声,忙着给他那一缸生育能力超强的鱼接生。

面对我的冷嘲热讽,他大多数时候装聋作哑。

倒是儿子,因为我对他太严苛,所以跟他爸更亲近一些。

但我坚信,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妈妈才是他的榜样。

12

没想到,2020年的一场疫情,会让我事业遭遇危机的同时,也面临着家庭危机。

旅游业是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更何况,我和德文在同一行业。

公司停摆,我们每月只能拿到1500元的基本工资。

一夜之间,我急得嗓子都发炎了。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但我知道,光靠那点收入,这个家无法运转。

疫情来袭,我才发现,其实我们家没有多少抗风险能力。

那段时间,我没让自己闲着,一边继续研发线上旅游,每天坚持直播吸粉,一边在朋友圈分销公司的代购商品。

我自己压力山大,可是再看我们家那爷俩。

德文每天除了研究美食,还给家里引进了新物种,买了两只巴西龟。

自己动手把阳台重新规整,买来一批绿植,还美其名曰拉动内需。

在他的带领下,儿子天天跟他学做饭、养花,养鱼逗龟。

父子俩活得那叫一个鸟语花香。

13

有一天,我让儿子做一张名校的综合能力考察卷。

结果让我崩溃,他的英语居然才80分。

老师把成绩发给我时,我冲出房间,德文和儿子正在抢救小乌龟,它误食了龟缸上的过滤棉。

暴怒的我,拎起那两只乌龟,把它们装进塑料袋,想扔掉它们。

“人都要活不下去了,还有心情管乌龟,真是没吃饱就已经撑着了。”我边走边骂,整个人感觉都要炸了。

哪曾想,德文和儿子同时冲过来,大有一副我要扔掉乌龟,就跟我断绝关系的架势。

那天,我们家吵翻了。

先是儿子声讨我对他要求的严格,用他的话说:“只要我不是在学习,在你眼里就是十恶不赦。”

“要不是因为爸爸天天给我做思想工作,带我放松,我早被你逼出抑郁症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我等着孩子说“谢谢”,结果孩子在等我说“对不起”。

14

德文冷眼旁观,然后一声不吭地拎回乌龟,继续给它治病。

他的行为,似乎有了挑衅的味道。

晚上,婆婆来给我们送她蒸的包子,我意外看到她往德文兜里塞钱,而德文,竟很自然地笑纳了。

那晚,儿子睡下后,我问德文:“妈今天给你钱了?”

他说:“嗯。”

“你好意思吗?”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一家人,有困难互相帮忙,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德文的语气非常强硬:“再说了,妈惦记我们,我如果不拿,她心里不好受。”

“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呢?而且,就算疫情结束,对咱们这一行的影响也会持续,你能指望爸妈一辈子吗?你想过儿子的学费怎么办?将来如果出国,钱在哪里……”

说实话,我越说心里越没底,越说越觉得委屈。

德文却丝毫没有危机意识:“退一万步讲,我们没房贷车贷,儿子本来也没必要上什么私立学校。再说,就算疫情对我们有影响,咱们不还有一套房子在出租吗?至少生活费够了吧。再说,咱们现在还拿着基础工资,有多少人连工资都拿不着了?有些事情当你无力改变的时候,能不能稍安勿躁,别让全家人像你一样,天天活成热锅上的蚂蚁。”

话匣子一旦打开,德文也收不住了。

他力陈跟我一起生活的压抑窒息,表示跟我过日子,他连买包龟粮都像做贼,养个鱼比出轨还让我水火不容。

他说我凡事永远往坏处想,早晚不是把自己逼疯,就是把他和儿子逼疯。

直到那天我才知道,在我对他充满怨气的同时,他对我也早已忍无可忍。

我觉得自己为了这个家玩命时,他却告诉我,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说:“跟一个不懂得享受生命的人在一起,就是慢性自杀。”

15

如果不是疫情期间,民政局暂停了办理离婚业务,我想我们可能就一拍两散了。

那段日子,我们同在一个屋檐,却陷入冷战。

严格意义上说,是我对他的冷战。

方式是每天在家里把自己搞得比上班还忙,同时还报考了心理咨询师的课程。

当时就想着:万一哪天旅游这碗饭吃不上了,还可以有第二职业。

对我来说,何以解忧,唯有不停给自己的人生加砝码。

可能是常期透支和那几日内心焦虑难过到极点,我终于病倒了。

发烧、呕吐、拉肚子外加头疼欲裂。

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得新冠了。

第二想法则是让德文和儿子赶紧去婆婆家,以免被我传染。

但他们谁也不肯走,还坚定地给我确诊:你就是太累太焦虑了。

于是,爷俩儿不计前嫌地做各种粥、鸡汤给我滋补。

我要去厕所,两个左右搀扶,德文又像从前那样逗逼附体,一边走一边喊:“太后出恭了……”

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和电脑,强行把我按在阳台上,听他俩讲植物百科,讲哪批小鱼是近亲结婚产物……

说真的,我有点羡慕这爷俩儿,天生自带的乐观体。

16

第三天,我的体温终于正常了。

德文和儿子给我测完体温后,却相视叹息了一声。

德文说:“我俩巴不得你病一下,只有这样,你才能让自己休息,才能陪陪我们爷俩。”

不知为啥,听到这句话,坚硬的我突然就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德文和儿子面前哭。

他们很纳闷,但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

我的出身决定了我的焦虑感,决定了我这辈子必须不断破局的活法。

我无法像德文和儿子这样,坦然平和,随遇而安。

但我的这种活法的确也在强迫他们,跟我一样严肃紧张,如履薄冰。

我很累,我的身边人,又何尝轻松呢?

17

那晚,我跟德文聊了许多。

那可能是我们结婚后,最为深入的一次谈话。

很悲催。

恋爱时,我们欣赏对方的那部分,在结婚后,恰恰成为我们婚姻的障碍。

我问德文:“你说咱俩算不算三观不和?”

德文说:“其实,要是你能做你自己的同时,也不否定我的活法,尊重彼此的不同,咱俩就会相安无事。”

那天之后,我们达成默契,我继续我的向前冲,同时也接受他的佛系。

而且,我俩跟儿子认真谈过之后,决定把他转到公立学校。

这样,我们不必在经济上那么力不从心,同时也尊重了儿子的想法,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从私立回到公立学校,儿子过渡期都是德文陪他度过的。

包括迅速跟新同学的家长熟悉,建立圈子,开生日会,周末和假期组团出去各种烧烤露营游学,这是德文的强项,也是他的兴趣所在。

不像我,一离开工作的环境,就无所适从。

吃喝玩乐超过三个小时,就觉得惶惶不安。

说真的,偶尔参加儿子和同学及同学家长们的聚会,我都觉得很对不起儿子。

他的妈妈是个不会享受生活,不懂得营造气氛的人。

我唯一的改变是会向儿子诚恳地道歉和示弱:“对不起,儿子,妈妈一直都不擅长陪伴和给你制造快乐。”

事实上,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面对这样的坦诚,他说:“妈,没事儿,你这方面不擅长,但不代表你不优秀,而且你不擅长的,我爸擅长,你们都没亏待我。”

这样的话,真的很疗愈我。

它让我知道,连孩子都知道不强人所难。

作为大人,我更应该尊重自己和老公、孩子之间的差异,让我们都有选择做自己的自由与快乐。

18

7月12日,是德文生日,也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人生中第一次跟儿子一起,在车子后备箱给他准备了礼物、气球、彩灯、鲜花、蛋糕组成的惊喜。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哽咽了。

这就是我跟他的不同。

如果我是他,众目睽睽下,老夫老妻,只会觉得尴尬。

那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人这一辈子,走走瞧瞧,吃吃喝喝,不生病就是福气。如果能遇到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人,就是天大的福气。

从前,我对他的朋友圈非常不屑。

但那天,我还是点了个赞。

我依然是那个不奋斗、不折腾就惶恐的中年女人。

但好在,经历了这么多,我学会不断给自己打鸡血的同时,也允许枕边人的适度躺平。

永远走自己的路,同时也允许别人走他们的路。

这于我而言,是一个我自认为了不起的蜕变与成长。

所以,分享我的故事。

希望能给所有还在为“我们不一样”而挣扎痛苦的婚姻,带去一点点安慰。

海水与火焰的组合,也可以成为最好的安排。

婚姻很重要的一个品质不是坚持,而是学会妥协。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咸鱼老公突然要离婚,儿子指了指乌龟,我找到了真相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