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1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当夫妻决定离婚,一些孩子成了弃子。父母双双躲开抚养他们的义务,他们只能跟着祖辈生活,有些人更是只能自力更生。父母的不闻不问和嫌弃,成了他们一路走来无法驱散的阴霾。

朱萧 32岁 男 吉林省吉林市
童年时,我被家人们当成皮球“踢”

1990年父母离婚时,我只有11个月大。

从记事开始,我就像一颗皮球,被大人们踢来踢去。法院把我判给了父亲,他不愿意花钱养我,所以我一直住在外公家里。适龄读书那年,母亲不想供我上学,觉得抚养我是我父亲的义务,把我送去了奶奶家里。

奶奶没有收入,却要带6个小孩,捉襟见肘。一次家里没米了,奶奶拉着我去邻居家讨些米。敲开邻居家的门后,我看见我同学和他妈站在一起。奶奶走向前,问:“能不能借点米?过一阵子就还。”邻居递过来一袋米,我站在奶奶身后,被同学看到家里这么落魄,我无地自容。

小学三年级,奶奶身体不好,无力再照顾我。大姑执意要把我送走,四叔找到了我母亲:“奶奶身体不好,我又是光棍一个,家徒四壁,照顾不了他,你把孩子领回去吧。”

母亲来接我的那天晚上,奶奶家里好几天没有烧火,冷得跟冰窖一样,我们只好借住在邻居家。我抱着母亲的手,抱了一夜没有放开,怕她半夜丢下我再一次一走了之。

在外公家生活到小学毕业,外公外婆对我很好。快要上初中时,生活又变了。舅舅、大姨教唆我母亲,不要再花钱送我上学了:“孩子大了,上学要花很多钱。你以后还得嫁人。抚养他也没有用。”母亲听进去了,带着我去了奶奶家。

不知道为什么,奶奶答应了我妈的请求,只是让我妈拿出1000元,当作我的学费。妈妈拗不过我奶奶,借口留50元作为回去的路费,最后给了950块钱。

母亲走后,我哭了一下午。之后,我居无定所,短短一年间在大伯、四叔和四叔老丈人家辗转。

朱萧外婆家前院

常年没有固定的住处让我很自卑,没有安全感。住在舅舅家,我帮忙照顾表弟,住在四叔家,就帮忙卖水果、蛋糕,每天起早贪黑没有怨言。无论受了什么委屈,我都不敢和大人们顶嘴,怕他们一气之下又赶我出去。四叔每天给我早餐费,我不敢多要,每次只拿一两块,婶婶还是觉得我拿得太多。一次她骂我是小偷,再也不给我早饭钱了。

我在初一辍学,去了大姑承包的供销社,正式走入社会。我干了4年,在她账上存了4万多块钱。本想着拿这钱去做点生意,然后相亲、结婚成家。没想到,父亲突然从外地回来,向大姑借钱,说要买辆车跑出租。大姑拗不过他,给了他4万块。父亲拿着这钱兴冲冲地去买了辆车,却也没去跑出租,继续过着他那逍遥日子。

大姑找到我,借口我父亲没有能力还钱,不能让她借出去的钱打水漂,想用我存在她那的4万元顶上。我没办法,只好说:“那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我还年轻。”

备受打击下,我还是离开了吉林市的老家,到北京一家洗浴中心做服务员。从进去第一天,我就不喜欢这个地方,混乱,肮脏。工作七、八个月后,我离开了这里。那阵子,外公外婆、奶奶相继离世了。对我好过的人都走了,我彻底没有了家。我开始厌世,旁人所说的生活,对我而言仅是生存,苟延残喘。

2012年,为了摆脱厌世情绪,我到老家一处寺庙里住了一阵,整理情绪。后来又去了浙江台州的一座道观生活了一阵。道观里的人劝我,那么年轻,还是要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慢慢地,我发现世界还是美好的,于是决意离开。我又回到了北京,开始了新的生活。

朵朵 23岁 山东青岛
父母离婚的弃子,如何存活、长大

我叫“朵朵”,先天左臂缺失,没有左胳膊和左手。“朵朵”是我长大后自己改的名字,我原名叫多多,意思是“多余”,在父母眼里,我是多余的那个。

从我记事以来,他们就经常因为我吵架,骂我是“怪胎”“孽障”。他们常常把离婚挂在嘴上,觉得我的存在,证明了他们走入婚姻是错误的,证明他们之间是一段孽缘。

吵架的时候,他们会摔碎家里的暖瓶等东西。我很害怕,就躲起来。有时我会钻进床底,想用手捂住双耳,因为没有左手,我只好拿棉花堵住左耳,用右手捂住耳朵。但他们吵得太大声,我还是能听见。

奶奶是个明事理的,会在他们闹的时候对他们吼:“关孩子什么事,你们要离婚不能以孩子为借口,简直就是不负责任!”

小时候我还不知道离婚是什么。问邻居们,她们说,一旦两个人离婚了,家也就破了。听到后我想:“我的家要破了,怎么办?”我没有办法。

2003年,父母离婚后都不愿抚养我,最后是奶奶收养了我。为了能把我养在身边,她劝我父亲在法律上拿到抚养我的资格,我爸接受了,但也仅限于此。

我得知父母离婚了还是在6岁。奶奶带我去上小学,报名那天,我发现户口本上没有我妈妈的名字,才得知真相。我哭了好几个小时,午饭也没吃。奶奶看我哭个不停,跟我说:“你哭到晚上、不吃饭也没有用。你爸妈已经离婚了,你要接受这件事。”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就一直在写日记。由于残疾和父母离婚,学校里的人都看不起我。我没有朋友,难过的时候无人倾诉,就会在日记里写下那些让我难过的事,遇到不会写的字,我用拼音代替。日记的年月日,我都填上“X”,因为我不想记下这些让我难过的日子。有时,写下一件让我很难过的事情后,我会往前翻翻,看看有没有更难过的事情,一对比,我就安慰自己现在也没有那么糟糕,劝自己放下不好的心情。对我来说,日记本就像朋友和亲人一样。

朵朵的日记

母亲已经成为了一个我记不清的、模糊的印象。她很早就切断了跟我的一切联系。她害怕被人知道自己生了个“怪胎”,再难结婚,于是远走他乡。8岁那年,邻居们告诉我她再婚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妈妈已经有一个新的家了,再也不会回我这个家了。我没有妈妈了。”

父亲去了外地打工,平日里,我和奶奶一起待在青岛,靠着她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因为父母在,父亲一年会回来一两次,但不会搭理我。2008年的春节,他从外地回来,我给他递拖鞋,他一下子用手把我手上的拖鞋打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只好走开。

我渴求却得不到父爱。在日记里,我会给父亲写“寄不出去的信”,写下那些想对他说的话。生活里,我没有喊他爸爸的机会,他也不会理我,我就在这些信里写很多个“爸爸”,写满一整页。

初中时,奶奶为了能继续供我上学,开始摆地摊,卖些小玩具。由于没有左手,身体平衡性很差,我经常摔倒。每次看到我摔倒,奶奶都会很心疼我。她今年73岁了,害怕的是自己不在了之后,我一个人生活太艰难。

2014年,我读高一。奶奶得了白内障,做了手术,没有人去照顾摊位的生意了。我只好不去上学,跑去看摊,久而久之就不去学校了。

我不太想看到那些带着孩子的父母,不敢面对这样美好、和谐的画面,会恨我的父母:“为什么会因为我的残疾就离婚、抛弃我?”不过,我却喜欢看母亲带孩子来买玩具。她们的眼里有温柔、慈爱,眼里的光能填补我内心缺失。有一次,我因此分了神,20块钱的玩具,最后糊涂地只收了2块钱。不过无所谓,这种画面我看都看不够。

奶奶和我说,父亲不敢再婚,说父亲有在偷偷存钱,想让我在爷爷奶奶百年后,有些积蓄生活。我害怕父亲再婚后我连爸爸也没有了,但还是希望他能有完整的家庭,有一个不像我这样的健康孩子。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和我一样“没人要的小孩”,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我要写出我的经历。

被父母双双舍下,教会我必须学会自理、自立。作为连父母都不要的孩子,我们还能指望谁,记得他们给我生命,就足够了。 我的这条命残缺不全,但我还活着,还有奶奶不离不弃。我有健全的大脑和双腿,以及残存的右手臂,奶奶说,我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也深信奶奶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刘珠 25岁 女 湖北襄阳
抚养我的任务,落在了祖辈、我自己和借贷软件上

和母亲断联4年后,她发来一条短信:“你有没有恨我?”我没有感觉,回她:“我没有爱过你,也就没有恨。”那是我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和父亲最后一次联系是今年3月。奶奶打电话和我说,父亲好像心情不好,平日总去给我爷爷烧纸,她有点担心。我发了条短信问父亲:“最近怎么样?”随即就收到他的回复:”我在离婚大战中,不要烦我!!!”隔着屏幕,我都像能听到他的怒吼。

刘珠父亲发来的短信

这是父亲第二次离婚,第一次是和我母亲。

1998年,父母离婚时,法院把两岁的我判给了母亲。由于没有从父亲那拿到一点抚养费,母亲一走了之。我父亲常年在外打工,自然也不想带着我这个“拖油瓶”。爷爷奶奶看我可怜,便把我养在身边,一养就是16年。父亲没给过我一分钱。再婚后,他的钱全拿来养另一个家。

2015年,爷爷在我参加高考前几个月去世了。我和奶奶没有经济来源,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高考那天。多亏了班主任和同学们借了我一些钱,我才顺利度过了高考。

我考上山西大同的一所大学,学费、生活费没有着落。第一时间,我只能求助父亲。我跑去他家里,跟他说我考上了大学,需要学费和生活费。他反而跟我打起哑谜:“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梦想。”我一下就听懂了。这个对我的生命不负责任的男人,不舍得为抚养我花一分钱,还嘲讽我不该去追求更好的教育机会。我不想多说,夺门而去。

无奈之下,我想到了助学贷款。得知贷款申请需要家长签字才能通过。我只好再次跑去父亲家,请求他签字、陪我去办手续。我、父亲、后妈三个人坐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我明白,他只是怕自己和后妈要给我还贷款。我打破了沉默,说:“我来还贷款,不用你们出一分钱。”
这句话或许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他暴跳如雷,把我的贷款资料全扔在了楼梯上。跟我一起来的朋友见状,连忙把我拉走了。我哭了很久,幸运的是,学院了解到我的家庭情况,为我免除了学费。

大学期间,我做各种兼职,寒暑假也都在打工。父亲和他的新家庭偷偷搬了家,我至今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奶奶被叔叔接回家赡养,我不便跟过去,所以也很少回家。

我如今读到了研究生,还是一边上学一边打工,实在周转不开的时候,就和朋友借点,打工再还。更多时候我不好意思,就靠“花呗”度日。虽然是它的用户,但我真的没有过度消费。

这些年,身边的同学、朋友都说我很坚强,听多了之后,我开始讨厌这个形容。我的坚强是自己被迫选择的。谈及婚姻,我自卑不安。我男朋友的妈妈来看过我,对我很好,但过程中,每一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都没有一个可以询问的人。我甚至害怕,担心如果我以后不开心了,吵架了,也没有一个“娘家”可去……

王芬 34岁 女 山西临汾
从小渴望得到一个疼我的人

1995年我8岁。清明节,在外地打工的母亲少见地回来了一趟。从那时起,我成了别人口中“没妈的孩子”,被判给了父亲抚养。奶奶提前办了退休,照顾我和6岁的妹妹,还有待业的父亲。4年后,父亲再婚,搬到继母处生活,虽然他们离奶奶家不远,但我的世界里,也只剩下奶奶和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

那个年代,父母离异比较少见,我成了全班同学欺负的对象。他们嘲笑我,羞辱我,说我“没有爹妈”。我很生气,却也无力反驳。

那几年,小孩间流行戴几块钱的儿童手表,我跟父亲说想要一块,他敷衍我说:“小孩子要那没用。”几天后,我在继妹的手腕上看见了一块新表,她说那是父亲给她买的。我才明白,父亲已经是别人的父亲了。到上初中时,有一天下大雨,父亲撑着把伞,手上拿着另一把伞来隔壁班接我继妹回家。我碰见他们,尴尬地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没有和我多说什么,一人撑一把伞走了,而我淋着大雨跑了回去,浑身湿透,成了一只“落汤鸡”。

没有父母的爱,我从小没有安全感。我渴望有一个真正的家,得到一个真正懂我、疼我的人。2011年,我和现在的丈夫恋爱了。我和他在山西大同旅游时认识。返程的火车上,我胃痛得直不起腰。凌晨五六点,下火车后,他把我抱了起来,一直抱到火车站外,打了个车陪我到医院。我很感动,觉得这人对我很好,就和他确立了恋爱关系。

恋爱时,他很主动,也很细心,会时常注意、迁就我的小情绪。我很敏感,时常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小脾气,他都会让步。2013年,我们结婚了,也有了小孩。

二十多年了,我早已为人妻为人母。爸爸只是我和丈夫对他的一个称呼,他的内心与我们没有感情。毕竟过去二十年,他不知道我的学校,婚后,也不知道我丈夫的全名。

前几年发放农村户口补贴,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我的户口还没迁到夫家,我只能不停找父亲拿户口本去办手续。爸爸很不耐烦,问我:“能不能赶紧把你的户口搬走,这一趟一趟的麻烦死了。”后来身份证到期需要拿户口本重新办,由于户口地址不符需要他到派出所提供证明,他连面都没露,电话里大声指责我,说他要干活,没时间支应我。

结婚之后,我时常思考婚姻、家庭是什么。我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恐惧婚姻,害怕未来的丈夫像我父亲那样木讷,不懂照顾我的感受。我原以为现在的丈夫不会变得像我父亲那样让我失望。结果,我还是错了。

尽管老公已经是公认的老实人,我却时常觉得感受不到他的爱。去年疫情,他失业了,只能到外地打工,我留在家里独自带孩子。一次,他从外地回来,我想着可以放松一下,把带孩子的活儿交给他,他拖到第二天早上9点,孩子只写了一点作业,他也没着急。我的火气一下冲上来,心想:这个人怎么那么靠不住,于是走过去质问他这样的日子怎么过,提出了离婚。

我太过敏感,又想要他时时刻刻都能关注到我的情绪。他却是一个内敛之人。连架都吵不起来,经常冷战。那一次,他一声不吭,跑去儿童房玩手机。我跟过去,抢走他的手机,希望和他对话,而不是单方面发泄。可他拿回手机,收拾东西离开了家,和我冷战了一个月。

每次吵架,我都会嘟囔着离婚。但事实上,为了孩子,我又不能离婚。我不想孩子像我一样,成为父母离婚的牺牲品。

2018年11月,我拿到了和丈夫一起买的新房钥匙。从小到大,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能锁门的屋子,由自己来装扮。那一天,我31岁,以为终于拥有了梦想中的家,现在看来,它仍只是一个空壳。

王芳的新房钥匙

在我的想象里,家是哪天我回来,应该有一个懂我的人给我温暖的地方。在我受了委屈的时候,他会跟我说:“没事,我在。”现在,这不是我想要的家。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这正是:
前世姻缘今朝仇,可曾怜悯儿女忧;爱难得圆情难留,几多记忆苦清秋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父母离婚,被当成「皮球」的孩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