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视障者秋池和刘龙结伴参加了在长沙举办的草莓音乐节。滚烫、荡漾的音乐和人群挤压着所有乐迷,也包括秋池和刘龙,在音乐中他们与所有人融在了一起

涌向中央公园入口的人流微微发烫。公园内传出的调试音乐的声响,人群的讲话声和脚步声汇聚成一道明确的地图。刘龙和秋池沿着马路牙子,被这股暖流携拥着向前。

“喂,不准带旗杆进去!”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刘龙和秋池的耳边炸响。这是到草莓音乐节的安检入口了。

刘龙和秋池觉得尴尬、愤怒又有一丝好笑。正不知如何解释,就听近处有个年轻女人清脆的声音响起:“人家拿的是盲杖,你认识不认识!”

在草莓音乐节入口处熙攘的人群中,这几声喊叫,很快把刘龙秋池和周遭的人群区隔开来。

秋池和刘龙,都是先天性视障者。刘龙全盲,眼中的世界只有一团分不清黑夜和白天的混沌:“是黑,又不是完全的漆黑。似乎有光亮,却不是真正的光。” 秋池倒是能感知白天与黑夜,他并非全盲,18个月大时确诊了视网膜色素变性,眼睛只能感知光亮,无法视物。

这是秋池第一次和全盲视障者一起出行,内心的不安和胆怯,与外部那个看不见的世界一样广袤辽阔。

城市的步道上,总有些陷阱等着绊住像刘龙和秋池这样的视障者,还有他们的盲杖。刘龙的上一根盲杖折在了一个车轮里,因为那辆车的后轮压在了盲道上,刘龙执盲杖沿着盲道敲敲点点前行时,盲杖戳进了那辆车的后轮胎里,断了。更难以识别的危险往往悬在半空中,刘龙还曾被电线杠上倾斜45度角拉向地面的绳索迎面勒住脖子。

每次出行都有这些陷阱随行,秋池和刘龙的裤管里,藏着许多淤青和刮擦伤痕,而且往往旧伤还未痊愈,新的红肿破皮又印在了腿上。

好在进来了。

穿过入口处主办方拉起的两道安检,他们进入了更为广袤、无边的场地。

在逾20000平方米的中央公园草地上,草莓音乐节设置了草莓舞台,爱舞台,和RELEASE电子舞台三大舞台,从下午一点到晚上9点半,19个乐队按次序在三个舞台上演出。对一个视觉健全的人来说,这次音乐节舞台设置不复杂,入口处设置了餐饮街,进入中央的长方形草地上东侧到南侧排开3个表演舞台,啤酒饮料区和洗手间走到场地北部就能找到。

印着“摇滚”字样的大旗高高举起,年轻的男孩女孩穿着短裤背心,某支乐队的歌迷身上,身体任何部位都可能系着红领巾。大家手里拿着水枪,嘴里嚼着鼓鼓囊囊的槟郎,顶着大太阳,晃来晃去,时刻准备着去人群冲浪。

刘龙和秋池的音乐节印象撇除了以上所有的视觉元素,留下的,只有听觉上纯粹的审美体验。

都说盲人摸象,进入了主场地,刘龙和秋池觉得这里真就像一头大象。过了安检口,原本排成队的人群四散开去,周遭声音芜杂,旗帜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到处都是叫喊和笑闹的声音。

站在一个微陡的人造山坡上,刘龙和秋池不清楚上了这个坡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喜欢的张玮玮和郭龙即将演出的舞台在哪里、会在何时演出。只能顺着场地里最壮的那股声音,划拉着盲杖慢慢靠过去。

混在人群中,秋池和刘龙靠到了主舞台前。“哭啊!喊啊!叫你妈妈带你去买玩具啊!快、快拿到学校炫耀吧!孩子交点朋友吧!” “草东没有派对”乐队的主唱声音沙哑地吼唱,人群开始跳跃,秋池感到周围人们的手臂朝着四面八方挥舞。

音乐在户外变得暴烈。“声音的冲击,能给你冲一个跟头!”秋池感叹,这种感受,以往在耳机里和室内都体会不到。

刘龙想跟着人群一起蹦起来,但不敢。“我怕大家觉得我神经。”紧接着,人群开始POGO,刘龙此前没听说过POGO,更没感受过。只觉得有人撞了上来,另一边的人又把他撞回去。之后,人群更为鼎沸,大家迫不及待地冲、喊。人群重新稳下来后,刘龙和秋池不自觉地跟着音乐扭动身体,跟着空气中那股不可抗力的浪潮,跟着音乐和人群的呐喊蹦、扭。

在跟随音乐蹦跳起来的时候,秋池忘掉了自己是一个需要比常人更多看顾的视障者,“我成了海洋中的一滴水,和周围的所有人一样。一样地涌动,一样地快乐。”

刘龙和小伙伴们在旅途中

“这种自由是我们特别向往的,特别棒的一种状态。”秋池说。与自由相对的,是有限。

他在“有限”里待得足够久了。2014年从长春大学针灸推拿系毕业后,他到苏州一间小儿推拿按摩店找到了工作,之后,辗转去过南京高淳区和江西,做的都是推拿按摩师。无论在哪个城市,秋池的生活却囿于按摩店和家,两点一线。“家”往往也会找在距离按摩店1公里的范围内,步行20分钟可达。

小说《推拿》里,作家毕飞宇写过盲人是极度依靠规律的一群人,“他们特别在意培养并遵守生活上的规律,一般不轻易更改。规律是他们的命根子,要不然就会吃苦头。随便举一个例子,走路时拐弯,你一定得按照以往的规律走,——多一步你不能拐,少一步你同样不能拐。一拐你的门牙就没了。”

在湖南益阳沅江郊区,刘龙度过了他的童年。郊区路况混乱,总有小汽车鸣着笛乱窜,治安也不好。为了安全,刘龙的父母把他关在家里,平时,刘龙靠打游戏机消耗时间。玩得最多的是足球游戏,这个游戏场地、前进路线和拐弯时刻都是固定的,只要听着语音提示,规矩地按指令前进,就能闯关升级。

13岁那年,刘龙父母打听到一所接纳特殊儿童的学校,才把他送去了盲校。他读盲校、学推拿,毕业后面试过保险公司业务员和客服,最后还是无奈成了一名按摩师,每天按固定路线从家走到店里上班,下班后沿同一条路回到家中。

声音是一道缝隙,世界从这道缝隙中挤进来,来到刘龙和秋池身边。刘龙爱听歌。最早是电视点歌台,然后是收音机。后来父亲给他买了台能装磁带的复读机,他从韩宝仪、刘德华听到Beyond、张蔷,再到周杰伦和陈奕迅。

秋池最喜欢山东广播电台经济频道的《小凤直播室》。通过这档访谈节目,他知道了摇滚乐队“唐朝”、乐手谢天笑和左小祖咒,还知道了作家韩东、诗人西川。2004年,15岁的秋池在这档节目里听到了一个叫周云蓬的歌手,一个住在北京香山乱坟岗附近一间6平方米的房间里的人,同时也是一个诗人,靠卖唱游历了十几个城市,写歌唱歌,最重要的是,秋池从节目里得知,他也是一个盲人。

“盲人也可以不被按摩店和规则收编,可以这样地生活。”透过周云蓬,秋池看到了一个缝隙,他顺着那个温暖、发着光的地方钻了进去。在周云蓬之后,他还知道了小河、张玮玮、郭龙和南京的李先生。在李被“下架”的前夜,秋池用当晚所有能调用的钱,2000块,买下了李的4张专辑。

听着这些歌手的歌,秋池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哪怕他在记忆着人体肌肉组织、和许许多多的盲人一样练习着推法和拿法。但听着音乐,他就变得和其他人不同了一些,精神置身于一个广阔些的世界。

刘龙在阅读盲文

下午5点钟,阳光开始褪温,到了张玮玮和郭龙的表演时间。为了欣赏他们的演出,秋池和刘龙需要离开草莓舞台,走到爱舞台。

人群的声音大部分归拢在草莓舞台周遭。那时候,在草莓舞台表演的歌手陈粒正火,多数人停留在草莓舞台前等待陈粒上场。

无法依靠人群的声音找到目的地,秋池和刘龙划拉着盲杖,在乐迷们对陈粒阵阵“老公”的呼喊和隔壁舞台躁动的电子音乐中,辨别着从远处传来的张玮玮的手风琴和歌声。

“最光明的那個早上,我們为你沿江而來。可是你的愁云萧森,我们迷失在白银饭店。”玮玮的歌声传、飘来,刘龙和秋池停留在了错误的地方——爱舞台的背面。人群的味道、声音和体温,和张玮玮的歌声飘来,慌张的两根盲杖停歇,他们静静站立着听完了张玮玮和郭龙的表演。

在舞台背面欣赏完张玮玮的演出,秋池觉得算不上遗憾。日常生活里,类似这样的遗憾太多了,多到不会引发秋池的呼天抢地,只剩下挥之不去的无力感。

2003年,他第一次感受到出行的恐惧。当时是周末,学校放假,因为父母有事,秋池自己一人坐汽车回家。汽车停靠的地方并不准确,下车后,秋池才发现这里不是车站。没有手机,他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找不到接自己的叔叔在哪儿。左敲敲,右敲敲,四周找不到一个人。

“是心理上的恐惧,完全没有掌控感,”秋池回忆道,“可能前后左右都是一马平川的大路,但就是害怕下一脚就会掉进大坑里。”最后,他终于遇到一个路人,借手机给叔叔打电话,让路人帮忙描述自己的位置,才被接了回家。

一些盲人想到路人会凝视自己的盲杖,就感受到尊严丧失,因为不得不承受他人的躲避和“看猴”的眼光。因此,每一次决定出行,都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这些。一些健全人的偏见,认为失去视觉的他们不应该外出。刘龙记得自己刚学着独自出行,有一次不小心和他人相碰,那人留下一句:“看不见就别出来瞎逛!”就走开了。

秋池却不太排斥盲杖,觉得盲杖除了帮忙躲避障碍物,还能减少一些麻烦。秋池没有明显的“盲态”,眼睛粗看上去和一般健全人没有任何区别。有一次,他在路口遇到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大姐, 刹车声急促,秋池以为对方是要让他先走。

就在他动腿的当口,秋池听到疑惑的女声:“真的看不见吗?”他又好气又好笑:“这个东西还有造假的吗!”大姐尴尬地笑出声,骑着电动车走了。

“我是一个真正的瞎子。”这话任谁也说不出口,但盲杖能帮秋池表达这层意思。

天渐渐黑了,秋池残余的一点光感渐渐消失。晚上8点半,谢天笑在草莓舞台压轴演出。演出前的空档,刘龙和秋池一边蹦,一边慢慢向前凑。盲杖不再发挥作用,人挤着人,他们拨开一个又一个肩膀,向音乐飘来的方向走去。

最后,两个盲人竟然穿过人群走到了栏杆前的第一排。在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刘龙和秋池摇摆着,汗濡湿了的T恤被晚风吹干。舞台上灯光亮如白昼,秋池眼前,光又出现了,荧荧闪烁。

“窜来窜去,真的很有意思!”两个疲倦又激动的人,渐渐找到了如鱼得水的自在感。

演出结束时将近10点,人们鱼贯而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流动去往不同的出口。有些人去了广场打车,一些人去停车场开车,另一波人去了其他地方。刘龙和秋池随便挑了一边,跟着人流走。

夜的静谧一口口吞吃了人们的谈话声和脚步声,他们脱离了大部队,草地上,似乎没有了其他人。

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路上遇到了三四个草东的歌迷。有个女孩问他们:“需要帮助吗?”秋池和刘龙接受了善意。“我很少在马路上看到视障,真棒,你们太棒了。”女孩说。

这是一个好听、真诚的声音。刘龙和秋池却在心里嘀咕:“嗨,这有什么的呀,为什么我做一个很普通的事情,大家就会这样表扬我呢?”

渐渐远离了音乐节,路上不再有乐迷的呐喊、喧嚣的音乐。寂静的傍晚流淌过秋池和刘龙的耳朵。秋池觉得“那种感觉和所有人是一样的”。美好的一天结束了,秋池说,他“有点开心,有些留恋,还有一点儿失落”。

这正是:
双瞳无光黑幕长,不坠丝竹乐来赏;前路心开有天光,迷茫为之又何妨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两个盲人去看草莓音乐节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